更多精彩

文字的江湖

2013-03-17 11:3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长歌笑 阅读:3456

  最近闲来无事,总爱上网聊聊天,看看别人写的文章。一来打发空虚消遣时光,二是想吸收一些养分,捣拾捣拾自以为是的情趣。没想到,便闯入了文字的江湖。
  
  满以为自己裹紧风衣,戴上面具,便可以行走如风,来去自如。只是插在腰间并非家传的剑,不是金刚寒铁所锻造,也不是什么千年桃木制成,可以锋利无比避邪驱魔,只是随手折下软软的柳条。只因腰杆不够挺拔,终究需要那软软的柳条支撑。
  
  偶然手中的柳条点击到别人的文字,华丽、平实也好,浅薄、深刻也好,遇上了本不该留下不痒不痛、千篇一律的痕迹;证明我来过,并认真的读过,用相差几秒各地留言敷衍自己的真实,博取那所谓的人气。如此这般下去别人的心血被践踏,自己的情感也会被亵渎,我知道古时的人插上草标,是可以出卖的,现代人如果人格贴上标签同样可以出卖,但愿有人出钱能够论斤可以买去。我没入佛,也不知道观音座下的莲花是如何的冰清玉洁,内心还是残存了那么一点点人世间的真诚和喜爱文字的热情。有幸遇到和胃口的文字也难免来点阿谀奉承,隔屏相视一笑,彼此心美不问江湖来处。有时候也犯贱,柳条点到别人高高冲起的发梢,触了怒气,软软的柳条怎敌得过那刀笔的锋利。只怪自己江湖阅历太浅,又没能学会深厚的内功,终是柳条不能剑气如虹,伤人于无形。
  
  与其这样,不如拿着柳条在湖边戏水,或许能够绞起湖底的千年残渣,来一番义正词严的讽刺,高亢激越的批判;至少可以找到与众不同的题材,标榜文字的快感,作侠于人生。转念一想,就算绞起满湖残渣,自己得意了,但要沉淀满湖的肮脏,恢复纯净,着实有些力不从心,幸好软软的柳条绞不起湖的残渣,不然只能在旁人乱箭齐发中吃不了兜着走了。想想,还是在湖边等吧,等哪一天秋叶心灰意冷飘落湖面,我可以用软软的柳条拂去落叶,还湖面一片明净,也算有一点小小的贡献吧。不经意,看到湖面倒影的我,摇晃着不像自己游历江湖的气质,是谁呢?
  
  认识不到自己是悲哀的,文字也就失去了灵魂。我记得佛山文艺的主编说过一句话,“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靓。”有趣,也对,即在江湖,多一点侠气和豪气,自己伟岸一点,少不了俘获游戏风尘的,女侠的青睐,不小心留下一段始乱终弃的佳话,传说千古也不是难事。翻开遗训才发现,侠不是不以关起门来自称的,需要公认,需要武功去验明正身。推开门便察觉自己的小来,敏锐了别人的眼光,浅白了自己的修为。如果真还执意自己的自大,那么,只好把文字的秘笈私藏起来,自宫修炼,说一定会练成葵花宝典的绝世武功,从此名扬天下;倒是不男不女的性情,不会再去在意别人老婆的靓了。就算没有自大到自宫,别人的老婆也是不可以碰的,靓是养眼的新,新是来欣赏的;也许他有色心没色胆的老公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文字的含冤莫白,大抵太多写手是不容易接受的。这网站审核的头条,那网站被雪藏;那网站的特别推荐,这网站被沉底。请别介意,谁叫你用情不专,徒增了自作自受的恩怨情仇来,况且,各自修为尚存差异,何况小编、大编、主编穿透不了你的思想,读不懂你的感情,而存在审核的武功差异,也就不是奇怪的事了。人在江湖,便身不由己。编辑是人,不是神;虽然有些神秘莫测,一样有推杯换盏的心腹也有礼尚往来,偶尔提携捧一下还是不为过的,只是写手不小心忘记了作文的初衷。文章不需要同情,出名的不出名的总不能忘记留存一点自负吧,何必把自己高贵的头颅砍了下来当箭,让别人射靶呢!那一两个小小的红字,不一定就可以下酒快意江湖。
  
  熟悉了,话就多了;看惯看淡了,麻木就解脱了。文字的江湖瞧不见血雨腥风的画面,暗藏着波涛汹涌。我还愿意飘着,说不定哪天泰山比武,结识一知己于泰山脚下,开怀畅饮,把酒言欢,笑傲江湖;或许偶遇一文字美眉,作伴江湖,也不枉一桩人生美事。采莲怀人,折柳赠远,手中的柳条是不能丢的,果真要验证相忘于江湖的结局,那时,柳条伤不了人,还可以怀起旧来。
  
  ❈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