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懵懂,被岁月蹉跎了的爱情

2013-06-21 15:4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御书房 阅读:8913

  懵懂,被岁月蹉跎了的爱情作者:御书房
  
  简介:海是鱼儿生存的一切,鱼儿是海蓝色的血液。
  
  正文:
  
  辜若怜是一家公司的员工,佐尚辰是辜若怜从小到大的死党,每天都是以调侃辜若怜,为佐尚辰的生活乐趣,辜若怜不知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今生会被佐尚辰这样一个恶魔纠缠。
  
  小的时候,辜若怜向喜欢的男生告白,佐尚辰就会在一旁:“哎呦,我们辜若怜的作文见长啊。”天来告诉她,难道佐尚辰的乐趣,是践踏在自己的心灵之上吗?
  
  每次一到最终的升学考试,辜若怜都在心里暗暗祈祷,不要再让自己与佐尚辰,这样一个恶魔在一起了,可总是拿着自己的通知书,泪如雨下。
  
  结果这个家伙,就如口香糖一样,粘着辜若怜如影随形,一直到现在他们成了同事。
  
  虽说两人是青梅竹马,不过犹如隔世仇一样,争吵不休,而且每次都是以辜若怜失败告终,辜若怜总是想尽办法,挣脱佐尚辰的魔爪,而佐尚辰好像有未卜先知一样,一下又把自己给抓找了。
  
  这不,辜若怜准备和女同事一起,去公司食堂吃饭,佐尚辰马上寸步不离的,跟在辜若怜的身后,真是有够受了,辜若怜恼了,回过头来,怒斥着佐尚辰。
  
  “喂,佐尚辰,你能不能别总跟着我,行不行。”
  
  “你去食堂吃饭,我也是去食堂吃饭,大家正好一起,有什么问题吗?”
  
  佐尚辰总是能找出各种借口,来搪塞辜若怜,却也总能令辜若怜哑口无言。
  
  辜若怜和佐尚辰同在一张餐桌上吃饭,看到那家伙嬉皮笑脸的嘴脸,辜若怜就一肚子的火气,这家伙无论是上学、上班、吃饭、购物,都会跟狗皮膏药似得,贴在辜若怜的身边,除了睡觉和上厕所之外,辜若怜的身边,总能看到佐尚辰的存在。
  
  现在正值暑季,佐尚辰知道辜若怜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当吃完饭后,辜若怜都会吃一块冰镇西瓜,打一盆清水洗脸。
  
  看到西瓜,辜若怜不禁的想起了,和佐尚辰当初的往事,那时他们两个才八岁,也是正值暑夏的季候,两个人都帮着家里割麦子,放眼望去,一片黄澄澄的金色麦地,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的崔光灿灿。
  
  干活累了,两个人就躲到路边的树荫下去乘凉,这时,小辜若怜就会和佐尚辰一起,偷偷溜到自己家的瓜地,四只小手托着一个大西瓜,来到瓜棚里劈开两半,一人拿着一个勺子,开心的挖着里面的瓜肉吃。
  
  这天吃完了午饭,父亲叫辜若怜去抱一个西瓜,辜若怜心里咯嘣一跳,眼神涣散且表情有些后怕,这时佐尚辰走过去,拉起辜若怜的小手,和她一起走向瓜地。
  
  本来瓜地里的瓜,是打算拿来卖的,却被辜若怜贪吃了不少。
  
  佐尚辰就从自己的家里,滚过来一个西瓜,打算和辜若怜一起抱回去,辜若怜心想:反正自己家的瓜,佐尚辰也分享了不少,吃他一个瓜也不为过。
  
  辜若怜和佐尚辰托起了地上的西瓜,一起往回走去,走到了一段下坡路,辜若怜双手没有托稳,向前栽去,佐尚辰大惊。
  
  “辜若怜!”
  
  眼看着辜若怜瘦小的身影,滚肉球似得不断向下滚去,佐尚辰紧张的跑到辜若怜的身边,把辜若怜搀扶起来,询问她有没有受伤,辜若怜不说话,眉头紧蹙,只是手一直不停的揪着膝盖,佐尚辰轻手轻脚的卷起了,辜若怜的裤子到膝盖上方,沁出一抹鲜红的血液,膝盖处破了好大一块。
  
  佐尚辰背起了辜若怜,到村子里的一家小诊所,医生给辜若怜的膝盖消了毒,并且傅上了药,又背着辜若怜回到了家里,辜若怜的父亲先去给诊所里送钱,佐尚辰的父母,就开始指责起佐尚辰,佐尚辰就把责任,一个人全承担了下来。
  
  也是在那个时候起,辜若怜的膝盖处,就有了一道宛大的疤痕,辜若怜从此就在也没有穿过,低于膝盖以下的裤子及裙子。
  
  辜若怜回到公司,听说公司里调来了,一位上级领导要来考察,辜若怜不以为然,反正都是每年必有的事,不过听说调来的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后生,辜若怜就不免要听同事絮叨几句,以往来公司里调查的,不是已经年到中旬的中年妇男,就是年过花甲的老者前辈。
  
  等到领导莅临的那天,辜若怜透过玻璃门,看见的,真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虽然没有精致的五官,却也是难得一见的少有,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特别清爽,佐尚辰拍了一下辜若怜的脑瓜,示意她不要犯花痴了。
  
  男子绕过了大堂,直奔了六楼的高层,真是不可多得的极品啊,可惜辜若怜是无福消受了,还是踏踏实实的做自己的单身贵族吧。
  
  其实辜若怜的年纪也不小了,父母都督促着她赶紧找个男朋友,可是辜若怜就是不想结婚,也不知是现在女生共有的一个特性,还是仅只自己的个人问题。
  
  辜若怜自己倒不心急,反而父母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生怕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
  
  辜若怜把刚打好的文件,准备给经理送去,眼看着电梯门即将关上,亟不可待的大喊。
  
  “等一下。”
  
  电梯门在关上的瞬间,又嘀的一声打开了,辜若怜便心急火燎的挤了进去,这一进去不要紧,倒是把顾若莲的心脏,吓了一大跳,面前站着的这位,不就是最近来公司考察的年轻后生吗,辜若怜是交了哪辈子的桃花运,居然会和这样的一名男子,同处在一部电梯里,心里在暗暗的窃喜。
  
  到达了三楼,辜若怜极不自然的走了出来,听着电梯门渐渐的合上了,赶紧放下手中文件,抚着胸膛大口喘气,和这样一个领导级的上司待在一起,有种很强烈的压迫感,直逼辜若怜的后背。
  
  咚咚咚~辜若怜敲响了经理室的门,把文件放在了经理的办公桌上,准备转身离开了,这时经理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经理拿起了电话,看经理那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对方肯定是个大人物。
  
  辜若怜正准备拉开经理室的门,却听到经理在后面喊了句。
  
  “辜若怜,你等等。”
  
  “什么事,经理。”
  
  这经理不会是要找她麻烦吧,辜若怜自问工作以来,自己一直勤劳刻苦、循规蹈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没有哪里对不起公司的地方啊,心里默念: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总经理让你去一趟。”
  
  什么,辜若怜此时瞪大了双眼,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来到公司也有两年了,还没见到过这总经理什么模样,因为这个总经理,根本就没来过这种子公司,不会那么有幸,让她得见龙颜一面吧。
  
  辜若怜根据经理的指示,来到了六楼的总经理室,却迟迟没有推门进去,而是在心里暗暗猜想:这总经理,该不会是像故事情节里的那样,是个老色鬼吧,要不然辜若怜又不认识总经理,干嘛要找她?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怎么办呢。
  
  辜若怜想着想着,就记起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着的一把瑞士小刀,如果他对自己真的是意图不轨,那就别怪辜若怜手下无情了。
  
  咚咚咚~做好了一切准备的辜若怜,敲响了总经理室的门:“进来。”伴随着一声极具雄性的声音,传到了辜若怜的耳膜,辜若怜这才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待总经理转过旋转椅,面对着辜若怜,她才惊呼道。
  
  “你,你,你,你不就是那个,考察的领导。”
  
  辜若怜万万没有想到,经理口中所称的总经理,竟然会是这位年轻后生,真可谓人才辈出啊,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那么年轻就当上了总经理,背后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我们又见面了,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敝姓苏:苏洛泽,很高兴认识你。”
  
  苏洛泽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打算和辜若怜友好的一握,却见辜若怜呆如木鸡的站在原地,仿佛被‘葵花点穴手’点中了一般,定格住了画面,苏洛泽又抬手,在辜若怜的眼前晃了晃,辜若怜这才回过神来。
  
  “啊!什么,总经理你刚刚说了什么。”
  
  苏洛泽真是被辜若怜打败了,迫不得已又说了一遍,画面这才按照之后的轨迹,流畅的循环开来,希望这次不会再有卡带的现象了。
  
  辜若怜和苏洛泽闲聊了起来,没想到堂堂的公司总经理,居然是那么的平易近人,辜若怜也渐渐放松了紧绷的神经,舒心的和苏洛泽攀谈了起来。
  
  苏洛泽邀请辜若怜下班一起吃饭,好似有一股甜滋滋清凉凉的风,掠过辜若怜的心头,如此优异的男子邀请,恐怕也只有傻瓜才会拒绝了。
  
  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呢,会不会也像故事里的那样,彼此开始交往,然后结婚生子,貌似辜若怜的心里,又想的太多了。
  
  辜若怜饭后回到家里,还没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对面的大门倒先打开了,只见佐尚辰那张欠扁的面孔,依靠在门边,满脸的不悦。
  
  “喂,辜若怜,和大老板一起吃饭,就不顾别人的死活了,居然回来的这么晚。”
  
  “怎么,要你管,你顿顿来我家里蹭吃蹭喝,我还没管你要伙食费呢。”
  
  这个佐尚辰,借口家里没买电磁炉,没买洗衣机,什么事情都要辜若怜来做,可恶,难道他只买了一张床吗,那干嘛还租来住。
  
  “咱们不是邻居嘛,邻里之间相互照应,不是应该的吗。”
  
  辜若怜懒得和佐尚辰理论,她还不想破坏了自己的一颗好心情呢,辜若怜走进了家里,佐尚辰也跟着闪了进来,辜若怜气的直跺脚。
  
  “喂,佐尚辰,要吃饭你自己去做,我很累了,要休息了。”
  
  “别那么小气嘛,要展现出一个女子的大家风范。”
  
  岂有此理,为了能令佐尚辰,快点离开自己的家里,辜若怜只有去厨房,给佐尚辰下了碗鸡蛋面,不然佐尚辰,肯定会赖在辜若怜家里,怎么轰都轰不走。
  
  好不容易等佐尚辰吃完了饭,辜若怜心想: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却不曾想,佐尚辰丢给了辜若怜一个袋子,说里面都是他的衣服,顺便让辜若怜也帮着洗一下。
  
  辜若怜感叹:到底是为什么,老天,你是在存心耍我是不是,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脱离佐尚辰的魔爪呢,谁来拯救她啊。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故事好像真的按照辜若怜的想法,一步一步的实现着,难道说辜若怜的美梦,真的要成真了,其实苏洛泽当初是受董事长的委派,也就是苏洛泽的爷爷,从英国来到这家公司里考察,却没曾想在这里遇到了辜若怜,邂逅了自己的真爱。
  
  辜若怜不知自己,对苏洛泽是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自己并不排斥苏洛泽,相处下去能不能走在一起,这是个未知的定数,只能凭借着一个‘缘’字,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也许是因为成长了的缘故,这次佐尚辰并没有出来干扰,也没有挖苦辜若怜,只是每天依旧,等待着辜若怜回来之后,让辜若怜给佐尚辰,做着香甜可口的饭菜,有时佐尚辰自己也会露上一手,让辜若怜品尝一下,自己做的美味佳肴。
  
  辜若怜虽然和苏洛泽交往着,但渐渐的辜若怜却感觉,佐尚辰总能影响自己的思绪,辜若怜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佐尚辰,存在一些异样的情愫,摇了摇头,心想: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这天午后,是公司固定开会的日子,辜若怜因为要赶一个文件,所以去的晚了些,凑巧佐尚辰因为一个洽谈,去的也晚了些,两人赶在了一起,辜若怜因为急促的步伐,玉足一个不小心崴了下,佐尚辰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辜若怜,辜若怜靠在佐尚辰的怀里,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上也立马浮起了两团红晕。
  
  这种异样的感觉,使得辜若怜的心里,十分的烦躁,佐尚辰是辜若怜,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两人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辜若怜以前,从未对佐尚辰有过这样的情愫,虽然佐尚辰总爱捉弄她,调侃她,但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伙伴。
  
  这天晚上下了班之后,辜若怜也没在外逗留,很早的就回家了,辜若怜轻手轻脚的走上了楼,在佐尚辰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屋。
  
  辜若怜整整一夜未眠,脑海里不时地蹦出,佐尚辰和苏洛泽的两张面容,心理乱糟糟的,佐尚辰从未说过喜欢辜若怜,也没有明确的表示,辜若怜也总是猜不透佐尚辰的心思,或许只是自己多想了而已。
  
  辜若怜第二天一早,打开房门准备上班,却看到佐尚辰一脸疲惫的倚在门边,望着楼梯处,双眼也布了些细细的血丝,佐尚辰这是在等自己吗,因为担心她,所以等在门前不敢合眼,想到这,辜若怜心里,犹如严寒冬季里,照射出的那一抹阳光,暖洋洋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一直在房间里?”
  
  佐尚辰看到辜若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辜若怜,生怕是自己熬了一夜出现的幻觉。
  
  “是啊,你怎么了,一夜没睡?”
  
  辜若怜明知故问的望着佐尚辰,却还是难掩内心的喜悦,嘴角微微勾起了一道弧度,满心期待的等待着,佐尚辰给自己的回答。
  
  “是啊,你一夜没回来,我能不担心吗,好歹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拜托你以后要是早些回来,也预先知会一声,害的我不仅饥肠辘辘,还一夜未眠。”
  
  “哦,是这样啊,真不好意思。”
  
  辜若怜的眉宇间,夹杂了些许失望,对佐尚辰的埋怨,辜若怜深感内心的愧疚,佐尚辰看到辜若怜安好如初,便卸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让辜若怜等在门口,佐尚辰进去洗漱一番,便和辜若怜一起去了公司。
  
  或许对于佐尚辰的情愫,只是辜若怜的心里在作怪,她应该甜甜蜜蜜、和和美美的和苏洛泽在一起,可是那种异样的感觉,却使辜若怜不得不看清自己,辜若怜的脑袋,像是有无数只苍蝇,在那嗡嗡的乱飞。
  
  为了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辜若怜跟随苏洛泽一起,到了一艘轮渡上游玩,那艘轮渡很大,船上还有很多豪门贵胄,她们个个穿着珠光宝气,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富家子弟,苏洛泽让辜若怜先吹吹海风,苏洛泽走进舱室里去拿饮料。
  
  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看着海面荡起的层层涟漪,辜若怜陷入了深沉的寂静中,自己的心就好像这大海一样,飘荡着阵阵涟漪,人生走到特定的某个时候,就只剩下了一种感觉,那便是无奈。
  
  “久等了,果汁来了,喏。”
  
  “谢谢!”
  #p#副标题#e#
  苏洛泽递给了,辜若怜一杯甘甜的柳橙汁,苏洛泽则拿了杯红酒,自顾的品尝了起来,也不知为什么,跟佐尚辰在一起时,总是随心的放松,而跟苏洛泽在一起,虽然不那么拘谨了,但还是有那么些小小的不自然,也许是因为他们身份悬殊的关系吧。
  
  辜若怜和苏洛泽,一起吹着海风,风穿过身体的每一个空隙,时间把一切拉长,辜若怜是否能够永远沉浸在这风里,好想自己也化作一阵清风,能够与之共舞一曲。
  
  “累了吧,我们进船舱休息一下。”
  
  辜若怜确实也有些疲了,准备回船舱,小憩一会,当辜若怜的手离开栏杆,衣角被栏杆上的铁丝勾了一下,划了一条不长的口子,苏洛泽抚了抚,辜若怜衣角的破损处。
  
  “没事,衣服破了,再买一件。”
  
  辜若怜苦笑,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东西破了、坏了,再买一个不就行了吗,这让辜若怜,又不禁想起了佐尚辰。
  
  那时的她们还小,在村子里玩耍,衣服难免会有破损和灰尘,每次佐尚辰的衣服破了,辜若怜都会向个小媳妇一样,从家里拿来针线,给佐尚辰缝补着衣服,辜若怜每次,再给佐尚辰缝补衣服的同时,总是爱往碎布上,画些花样或者写上字,衣服既搞怪又滑稽。
  
  当时村子里的小朋友们,不止一次的笑话过佐尚辰,而佐尚辰总是挥舞着他的小拳头,大声的告诉他们。
  
  “笑什么,这么独一无二的衣服,你们有吗?”
  
  佐尚辰不顾别人的耻笑,穿着辜若怜缝补得衣服,四处乱窜,好像在跟别人炫耀似得,想起那时的佐尚辰,穿着缝补的另类的衣服,向着那些小朋友们,挥舞起自己粉嫩的小拳头时的样子,辜若怜的心理,就不禁笑出了声来。
  
  “想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
  
  一声话语打破了,辜若怜所有的沉思,辜若怜转过头来,正好对上苏洛泽的眼眸,那双清澈而又明亮的双眸,深深映在了辜若怜的眼底,辜若怜不知自己,当时是什么感受,就是总觉得有些窘迫,心里又有一种怯怕。
  
  “哦,没什么。”
  
  辜若怜和苏洛泽,没玩了几天就回去了,等回到了家里,辜若怜失落的望着,佐尚辰对面的那扇大门,不知佐尚辰现在再做什么,辜若怜的手,伸到了对面的门边,又收了回来,辜若怜不该去打扰,佐尚辰的生活。
  
  不久公司的庆典日子就到了,就是那种公司每年,都要举办一次的聚会节目,到时候董事长和企业的那些高层都会驾临,每位员工都要盛装出席,就连扫地的清洁工,都要穿戴礼服。
  
  而辜若怜穿着的,是苏洛泽一大早,就送来的礼服,白色收腰的过膝长裙,腰后绑了一个蝴蝶结,显得霎是的耀眼,辜若怜拉开了房门,正对上佐尚辰迎面开门。
  
  佐尚辰此时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打了一个黑色的领结,看上去那么的神采飞扬,以前都没发现,原来佐尚辰的五官很小巧,配合着他那脸色圆润的面颊,显得那么的阳光奕奕。
  
  “哟,我们的辜若怜,变成美女了哦。”
  
  就是一开口打破了,辜若怜所有的美好,辜若怜坐在佐尚辰的车子里,向公司驶去,狭窄的空间里,只有辜若怜和佐尚辰两人,显得那么的沉寂,辜若怜心里有种莫名的紧张,手心里都溢出了汗水。
  
  到了公司,苏洛泽早已恭候在了门口,打开车门迎接着辜若怜下车,辜若怜搭上了苏洛泽的右手,走下了车子,佐尚辰也从另一个车门,走了出来,辜若怜回头望了一眼佐尚辰,就跟着苏洛泽走进了公司。
  
  聚会进行到了一半,只见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苏洛泽的爷爷,走向了司仪的台上,首先说了一大堆,词句连篇的客套话,然后介绍了辜若怜和苏洛泽,这对金童玉女。
  
  苏洛泽牵着辜若怜,走上了台前,辜若怜透过台下,众多吹嘘者的追捧,与佐尚辰目光交融,说不出佐尚辰的眼神中,闪烁着什么,是震惊、是祝福、还是那不为人知的心痛。
  
  自那之后,辜若怜很少见到佐尚辰,这天辜若怜回到家里,佐尚辰等在辜若怜的门口,佐尚辰相邀辜若怜去海边,两人坐在金黄黄的沙滩上,聆听着海浪的声音,细看着小孩的玩闹,仰望着碧空的蓝天,心里有一种无言的宁静。
  
  “没有我,你以后一定要幸福。”
  
  这是佐尚辰当天唯一,给辜若怜说过的一句话,之后佐尚辰和辜若怜,就陷入了无边的沉默中,两个各怀着心事,默默地静坐在海边。
  
  还记得十几年前,辜若怜和佐尚辰,也是这样的坐在小河边,那时的她们,怎么也预料不到今后的事情,彼此宣示着。
  
  “等我们长大了以后,彼此都不结婚,就这样永远的在一起。”
  
  儿时的孩童,思想是天真烂漫的,是纯洁无暇的,辜若怜和佐尚辰那时,还不懂得结婚的含义,只是想永远这样的手牵手在一起。
  
  随着年龄一天一天的增长,心智也跟着一点一点的成长,辜若怜和佐尚辰的誓言,也就发生了变故,辜若怜开始有了,自己喜欢的男生,而佐尚辰总是在一旁捣乱,两人就这样,在欢喜打闹中度过了。
  
  直至今日,辜若怜也不明白,究竟什么,才能被称作是‘爱情’,是那种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感觉,还是那种简简单单、平淡无奇的感觉。
  
  其实两者,皆是爱情的表现,只是在于你经历的什么,不同的经历,成就着不一样的人生,前者体现的是艰辛,是困苦,是满路荆棘,而后者表达的是后知后觉,总要到最后才知道,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怎么样的。
  
  也是在次日,苏洛泽约辜若怜到了海边,两人手牵着手,甜蜜的漫步在这片沙滩上,走到沙滩的中央,苏洛泽从口袋里,缓缓的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绒盒子,打开绒盒,里面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苏洛泽单膝跪在了沙滩上。
  
  “辜若怜,嫁给我好吗?”
  
  苏洛泽向辜若怜求着婚,望着苏洛泽真诚的眼眸,看着绒盒里代表幸福的戒指,也象征着一个人的归宿,辜若怜的心纠结了,自己不确定苏洛泽和佐尚辰,给辜若怜的感觉,是否还跟自己当初期待的一样。
  
  辜若怜暂时拒绝了,苏洛泽的求婚,飞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想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辜若怜告诉苏洛泽,如果一年之内,自己没有给他答案,那就请苏洛泽忘了她吧。
  
  岂知辜若怜这一去,就是整整的三年,在美国的一个小城镇里,辜若怜生活的十分惬意,每天除了工作以外,就是喂养着这群小白鸽,鸽子是和平的使者,令大地不在硝烟弥漫,生灵涂炭,那只会将造成一个悲剧。
  
  这天,辜若怜邻居家的一位美国老人,走到了辜若怜的面前,和辜若怜一起喂着白鸽,老人这才对辜若怜告知,老人以前也养过一只白鸽,是老人逝去的老伴,送给老人的,老人在老伴去世之后,那只白鸽就成了,老人寄于老伴的思念之情。
  
  后来因为一次意外,老人的白鸽,被一群调皮的小朋友,给放飞了,老人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了精神的寄托,直到辜若怜来到美国,也养起了一群白鸽,老人这才感觉,有了些心灵上的慰藉。
  
  老人和老人的老伴,是大学里相识的,他们没有经历过,任何的惊心动魄,生活的一直很平凡,却是那么的相亲相爱,并不一定要追寻,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才是叫爱情,只要在适当的时间,遇到一个适合的人,那么幸福,就一直伴在你的左右。
  
  辜若怜听完老人的教诲后,犹如当头棒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幸福一直都围绕着自己,只是自己被爱情遮住了双眼,才知道自己错过了那么多年。
  
  第二天,辜若怜就收拾了行李,回到了自己的祖国,迫不及待的想要,寻回自己的幸福,却也在打听下得知,佐尚辰早就辞了职。
  
  辜若怜当天就坐上了汽车,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却震惊的得知,佐尚辰已不在人世,在辜若怜走后的第二年,佐尚辰就被查出了胃癌,经过医院的治疗,佐尚辰依旧离开了大家。
  
  辜若怜第一次,走进了佐尚辰的房间,在这个狭小的屋子里,放着一张简陋的单人床,和一张木式的书桌,与一个衣柜,书桌上放着一个生锈的铁红盒子,辜若怜颤抖的打开了铁盒,眼睛里映出的是,一张张优秀的成绩单。
  
  原来佐尚辰的功课很好,可以说是名列前茅,而辜若怜只位列中下等,为了迁就辜若怜,佐尚辰总是找老师,把佐尚辰的成绩,排在辜若怜之后,与辜若怜选择,同一个学校,同一个职业,其实佐尚辰大可以选择,条件优良的学校环境,从就一份更好的工作职业,为了辜若怜,佐尚辰甘心于人下等。
  
  辜若怜走到了床边,赫然入目的是一个行李箱,辜若怜轻轻的打开了,行李箱的暗扣,映入眼帘的是一件件,小时候辜若怜帮佐尚辰缝补的衣服,有一件衣服磨损的很重,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抚摸的关系,那件就是写着辜若怜名字,缝补过的衣衫,就成了佐尚辰的心爱之物。
  
  辜若怜的眼眶湿润了,辜若怜没想到自己的一切,早已深深印刻在了,佐尚辰的脑海里,自己却觉悟的太晚,辜若怜起身来到了书桌旁,上面还放着一张,小的时候,写着辜若怜和佐尚辰名字的风筝,那是她们自己做的,不过几次放都飞不起来,现在经过佐尚辰改良过的风筝,精致了不少。
  
  辜若怜拿着那只风筝,来到了小时候,总是和佐尚辰一起放风筝的山坡,线一点一点的在辜若怜手中拉长,风筝也随之越飞越高,直到最后一丝线的终结,辜若怜从兜里拿出了那把,以前和佐尚辰一起,做这只风筝的剪刀,慢慢的剪断了风筝的长线,风筝随着气流飞了起来,辜若怜闭上双眼,仿佛还能听到佐尚辰再喊。
  
  “辜若怜,你快点,快跑啊。”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