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穿过岁月的哀愁

2013-03-09 11:1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长歌笑 阅读:3266

  夜寂静安然,街市的灯光晕散开了它的生动,天台上,我斜靠着栏杆,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生命律动的呼吸。眼睛触及不到外界纷乱的物象,心沉了下来,不悲不喜,便可以放下生活中一切担当,自由自在地构筑心灵的城堡,听物外的独白,不戴面具地渲染自己的情节。
  
  我毫无意识地仰望着天空,无垠的苍穹繁星点点,明明暗暗布局了然。终究左右不了思绪,那颗最亮的应该不是我,我的生命还不具备那般璀璨,半明半暗的呢?那颗移动的呢?好像也不是。我来来回回细细地寻觅,怎么也定位不了自己。如果天上的星,真是传说中人的影射,哪一颗是我?我不至于沉寂得无影无踪,总该有我生命的点存在,总该有一些光亮吧!
  
  渐渐地,一种哀愁油然扬起,淡淡的扩散。
  
  回想自己,曾经青春无敌、不可一世,爱可以极至无疆,情可以放歌天下;不羁的梦逐大江东流,只要愿意、随时伸出一只手,攥紧拳头,也就握住了两岸春光。如今挥霍去了最美的华彩,只剩下残缺摇摆的希翼;经历无数风霜雪雨之后,才逐渐发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就像是河床上沉睡的一粒石子无声无息,就像是荒野中生长一棵野草无名无姓,也许有一天,雨水泛滥成洪流掩没我的渺小,冰雪残酷成严寒凋零我的卑微,我还能留下什么?我不敢想下去,也不敢去触及那根颤若游丝的底线。
  
  情由心生,境无端端地变为佐证。我赶紧下楼回到房间,拉开灯,希望灯光能够调和内心的恐惧。拓荒者是孤独的,孤独得只剩下背影;作家是孤独的,孤独得只剩下文字;诗人是孤独的,孤独得只剩下灵魂;我是孤独的,只剩下空虚……
  
  我打开电脑,试着与文字游戏,企图用它善变的活力、清理穿过岁月的哀愁,充填自己的空虚。然而,低沉的笔调,引不起共鸣,粉饰华丽的虚拟情节,不敢触碰生活的真实,终是经不起严酷的审视。破不了题,立不了意;情感无据,下笔无力;如何诠释深刻的人生。
  
  人生是一条此消彼长的曲线,升起、滑落;滑落,升起。滑落时是哀愁,升起时是欣喜;我不相信佛可以拯救一切,不相信血不可以燃烧,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晨光中依然有花朵在枝头微笑。自己是自己的主宰,人的卑微和渺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卑微、渺小的人格。传播光明的人同样被光明照耀,洒落芳香的人自己也蕴染芳香。只要脉搏还在跳动,血还在心中流淌,欣喜也好,哀愁也好,都是一种思想的磨砺,爱可以再生,失去的光阴不会重来。也许,我的人生曲线上,真就没有一颗星星般的光点在移动;那么,就在曲线的尽头树立一座无字的碑,裹紧灵与魂,怀揣一缕人世芳香,在纷乱中认清方向找回自我,从容淡淡地走过春夏秋冬。
  
  夜很寂寥,心不可以不敞亮,哀愁散去时,面对自己我便可以会心一笑。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