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切”骨散记】十

2021-01-02 21:4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小郑 阅读:62

《“切”骨散记》

术后的第四天,迎来周一大查房,齐刷刷的大批医生到来。

我可有救了,赶快诉说疼得不能睡觉不能自己,但手术的主任乐了说“好事,这就对了”

——啊?!

随后一手握着我的手肘,一手拿着我的没知觉小臂,问这儿有感觉吗?那儿有感觉吗?手指腕子会动吗?冷不防把小臂往大臂上推,一直推到小于九十度,突然的巨痛让我要从床上弹起,但虚弱的只是欠了欠身体,浑身哆嗦着。主任说:没有掰痛的康复过程就不是康复,手就不能伸到嘴边。

原来还是好的征兆。

当兴奋过后的我,又被不间断的剧烈的疼痛所困扰:不能吃,痛的胃里翻江蹈海的往上涌。电话那边病床上的先生,告诉我强忍也要吃,那怕吐了就再吃,也能多少有点所吸收。不吃没有新陈代谢的能量补充就是不行的, 伤口的愈合需要营养,在汗里来汗里去的翻滚,体力的消耗太大都要大量补充些能量。

艰难的进食过程,是胃与痛的战争。

还是没有期待的止痛良方!

现实中还是因没找到“医嘱”,只能的两粒“安定”还不能多给,也只是安定个把小时而已,有胜过了吧。

小小的一粒去痛片,承担不起这种创伤之重,在似活剐的酷痛面前尽显苍白乏力。唯一的方法是喝水、深呼吸,搜肠刮肚的背诵脑子里所能记得起不被痛楚所搅扰的书和文章,“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成了我的最爱,偶尔回馈我片刻的小憇,聊以在煎熬中看到晨曦的降临。

病友问:怎么听不到你喊疼的呻吟声音?

苦笑一下的我,只能是自己的事自己扛吧,干嘛搅扰他人呢。

我在想新的一天,一定会给我新的希望!

这就是真心的希望。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