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她傻了,他依然要了她

2020-12-24 19: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575

一、她替他挨了一棒

“兰芬,张云那边就别理他了,我托人另外给你找了一个男人,姓徐,45岁,是个做生意的,家底厚实。就是岁数上稍稍大了一点----” “不行,我和张云朋友都交几年了----” “几年了又怎么样?连二十万彩礼都拿不出来,人家徐老板开口就出四十万,比二十万还翻了一翻----” “那也不行,我就要跟张云好。” “你个不争气的死女娃子,硬是要把老娘气死!” 兰芬她妈说着说着还哭起来了, “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成人,我容易吗?我!收点彩礼钱也不为过。” “为不为过都不好说,可是人家一时里也拿不出那么多钱。” “他拿不出,你就别跟他!徐老板多的都拿得出,乖女儿听妈的话,就跟徐老板,我明天就去回他的话。” “妈!你是想把女儿卖个好价钱?” “我养你那么大,总得在女婿那边要回点----” “他妈也养他那么大,他妈又找谁要钱去?” “好你个死女娃子,还没嫁过去,就帮人家说话了,难怪都说女生外相。” “啥子外相不外相哟,我嫁过去了,那边就是我的家,不存在什么外不外的。” “你这死女娃子,几时学得这样牙尖嘴利的,你硬是要气死老娘----” “妈,你也别生气,好好想想,你要那么多钱,他就算去借来给你了,他不也就穷了,那你不是让我过去受穷。” “你要是嫁给徐老扳----” “徐老板,徐老板,徐老板都叫你姐了----”

母女俩正在争吵着的时候张云来了,“兰芬,你在吵啥呀?有话不能好好说?” “还不是为你,你要是一次能拿20万出来,就没这些事了。” “妈!我实在是一次拿不出那么多来。” 张云十分无奈地说。兰芬妈却很不屑地回答道,“一次拿不出那么多来,就别想要我女儿,人家徐老板娶兰芬肯出40万,你连20万都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就别痴心妄想了,赶紧给我滚,以后也别再来纠缠兰芬。” 兰芬妈直接就给张云把话喊了个明白。张云实在没法,最后只得把随身带来的那张卡拿了出来,递给那不尽情理的老太太。 “妈,这张卡里只有10万元钱,也是我们家的全部资产。剩下那10万等我有了钱的时候再给,你要是不放心, 我给你打个欠条。” “你别叫我妈,我还没有同意把兰芬嫁给你。我还老实地告诉你,我女儿不止值你拿的这个数。今天要不拿20万,我就要把兰芬嫁给肯出40万的徐老板了。” “妈,你这样做兰芬也不愿意。” “叫你别叫我妈,你没听到吗?再说,这事也由不得兰芬愿不愿意,她是我养大的,就得听我的,这事你管不了,还是把你那张卡拿着赶紧给我滚,再不滚我要拿竹杠撵了。” 他没放弃,他跪下了,“妈,兰芬喜欢的是我,不是徐老板,你就成全我们吧!” “成全你!赶快拿20万出来,我就成全你。还有,叫你别叫我妈,不长记性是吧,那我就拿竹杠教教你。” 兰芬妈双手举起那根有矿泉水瓶粗的竹杠,照着张云劈头就打了下去。兰芬看见张云挨打,赶紧上前去护着。这老太太,一杠下去还消不了气,紧接着第二杠又打了下去,谁知这第二的一杠刚好被兰芬的头接上了。这老太太身板硬朗,平时干农活又多有锻炼,手底下便有些力道,再加上气愤,下手就重了些,本想这第二杠打下去,就好把心头的气消了,没承想这一杠棒下去竟打着了自己的女儿。兰芬不是张云,她哪经得住这样的重手,她马上就倒在了地上,她妈楞住了。很快地发现兰芬已经失去了知觉,张云慌了,他抱起她来,便去了那远处的医院----

二、她傻了,他仍然要了她

----兰芬的命是保住了,因为脑震荡,再加上头部的额叶受伤,可怜的她才23岁便傻了,痴了,呆了,啥事都记不得了。她妈要的40万也没了,她妈很有好恨,她恨张云,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张云造成的。她也恨兰芬,她恨她死活都要跟着张云 。她也不管她了,不管她是饥是渴,也不管她是冷是热,任由她穿着脏兮兮的一身,四处游荡,有时候还要打她。

“你这个死女娃子,现在落得这种下埸,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要是听我的话嫁给徐老板,会这样造孽吗?你活该。你造孽还不算,害得老娘的40万也没得手,老娘我真冤。” 兰芬好象也不知道她妈说的是些啥,只是一个劲自顾自的地说着,“我----饿,我----饿----”

“你饿,饿死你才好。我还没得多的闲钱来养你,你那么喜欢张云,找你的张云去,看他现在还要不要你。”

“我要,咋会不要呢。” 那妈正吵着兰芬的时候,张云来了,她吵兰芬的的话他也都听到了。“她好孬都是我的人,只要你同意,我马上领她走。” 那妈一听,心里便暗自高兴起来,张云真要把她带走了,家里便少了一个包袱(负担),多好的事。她又不太相信张云会带兰芬走,‘他当真会要一个傻子,难不成,他找不到老婆,想老婆想疯了?想傻了?不会呀,这小子才25岁。个子高高的,长得一表人材,哪有找不到老婆的。’ 那妈想到后面便有些害怕起来,她怕张云会反悔。“这话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 “不反悔?” “不反悔。” “那好!你赶紧把她带走。” “我明天来带她走。” “就现在呀!干吗要明天?” “总得拿点钱给你,我今天没带钱来。” “钱!不要钱,我现在啥钱都不要了。你赶紧带她走吧。” 说也奇怪,这兰芬自从傻了、失忆了,她是啥人都怕,啥人都不认得。唯有这张云,她是不怕,也不陌生,她依旧和他很好,。张云每次来看她,拥护着她,她不但能够接受,还视他为一种依靠。

张云用手搭在兰芬的肩上,弯过手臂,拥护着十分顺从的她走出了这个家门。

那妈一丁点舍不得的意思都没有,似乎还轻松了许多。不过,多隔了一会,她又觉得心里还是轻松不起来,她出得门来,望着远去的兰芬和张云 ,禁不住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看你两个傻子怎么办呦----”

三、他成了傻子的守护神

“你把她带回来了?” 张云妈问。“她不是傻了吗?她妈得不到彩礼钱,还要养她,心里不高兴就嫌弃她,还打她。” 张云刚回完他妈的话,就听到他爸的声音,“她妈不高兴,我还不高兴。你把一个傻子领回来养着,以后还想不想娶媳妇?赶紧给她妈送回去。” 张云他爸很气愤地从里屋走出来大声地道。“她就是我的媳妇,我还娶啥媳妇?” “你个没用的东西,连个傻子都要,硬是离了她就再找不到媳妇了?只要你把她给送回去,媳妇有的是,你找不到,我和你妈去给你找。” “我就要兰芬,你们找来的人我不会要。” “你想她给你生个傻儿子是不是?” “我不要儿子,行不行?” “你白养她?” “我该养,她是替我挨了那杠棒才傻的,我不能不管她。” “你要管她是嘛? 那就带着她给我滚出这个家。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 “他爸,你儿子房子都没有,你叫他们滚到哪里去?他说要养她也没多大的错,兰芬也是替儿子挨打才傻的,这闺女也可怜,就暂时让他们留下来,缓缓再说行不?” “你这老婆子就知道疼你那儿子。” 他爸的口气没那么硬了,象是同意了。

兰芬一天只知道跟着张云,张云去哪里,她就去哪里,张云便无法去外面打工赚钱。光守着地里那点农活干,是挣不到钱的,张云觉得照这样下去终不是个法,他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离村口不远处有条公路,公路上也有不少的车辆和行人过往,张云觉得那里需得着一个添茶供水的摊点。于是张云便在公路边上堆砌了一张石桌、一个灶,还做了一个装水的大缸。张云人勤快,天还没亮就去挑水,早早的就把缸里的水装满了,然后把烧好的水装进几个暖水瓶里,还烧了凉茶之类的----就这样,一天也有点少许的收入。

单单只靠卖这点茶水也赚不到几个钱,但是却能把兰芬带在身边看着。还好,无论张云做啥事兰芬都跟着他,一般不自己行动,张云也不担心她乱跑。过了一阵子,张云便添加了些矿泉水和糕点类来兼着卖,再过了一阵子,还加卖热食----这路边摊慢慢地就变成了一家路边小店。因为他带着个傻子,村里、镇里也没责难他,只叫他去办了个营业执照。

四、守护傻子也没那么顺利

----后来生意做大了,盖了房,还请了一个帮工,那帮工叫白梅。是张云的表妹,也是他爸有意按排来的。白梅年轻,比兰芬还小两岁,长得也不错,她也喜欢张云,喜欢他能干、聪明、会赚钱。她千方百计地找机会单独地接近张云,这机会实在是不太好找,因为兰芬与张云几乎是形影不离。她开始恨起兰芬来,她想找机会整她。

“这几天,店里的日收入每天都比前些天少了几十元。” 张云说,白梅却回答道,“是不是有人偷呦?” “偷!谁偷?店里就我们三人,兰芬是个傻子,难不成我自己偷我自己的钱?” “表哥这样一分析,那不就认定这钱是我偷的?” “我也没说是你偷的,我是在找原因,我又在想,万一是生意不好呢。” “天天的东西都是卖完了的,咋会是生意不好。” “那是谁偷的?” “我看就是那傻子偷的。” “说是我偷的都没关系,你不能去冤枉兰芬,再说她偷钱来做啥?你再要这样针对她,那就别在这店里干了,自己收拾好东西回家。” 张云十分地生气。

白梅是张云爸叫来的,便有些底气,又怎会轻易地走人。她不仅不走人,而且还照样经常找兰芬的不是。张云可不干了,他不想留下这个总是和兰芬过不去的人,他也没过多地考虑,竟然强硬地叫那白梅回了家。白梅也不甘心,于是便去找了张云他爸----

张云爸来到店里,很生气地问他儿子,“张云,你为啥要把白梅赶回家?” 张云解释道,“她与兰芬老是过不去,我是想把她们分开,兰芬是个傻子,总不能把傻子赶走吧!” “我还就想你把这个傻子给我赶走。” “那哪行哟?把她赶到哪去?她生存能力都没有, 你叫她去死?” “你实在要养她也可以,但必须把白梅娶了。” “那也不行!” “那也不行、这也不行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硬是要气死老子。” “这事你不管行不行?” “我不管?难不成你就跟着这傻子过一辇子?” “是呀,我就要和她过一辇子。” “我咋就生出你这样一个不争气的东西 ,你给我----” “滚是吧!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店我不要了,明天我带着兰芬就滚。” 这老头听张云这个样子一说后,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 他就这么个儿子,现如今人也老了,本指望着儿子能娶个正常的媳妇,好早一点抱孙子 ,谁承想这媳妇还没过门就被她娘给打傻了,叫儿子换一个,儿子又不肯。儿子如果真带着傻子走了,往后有个病痛,我又找谁去? 想到这里,他从害怕一下子变成了气愤,“你敢走!你真要走我就打死你,打死了,我就当没生你一样。” “你看我敢不敢走,我还不等到明天了,我马上就走。” “你看我敢不敢打你。” “只要你打死我,我就不走了,没打死,我还要走。”

当年张云领着兰芬回家时,他爸要赶他们出去,那时的张云还有些害怕。此时的张云却是不怕了,他已经有了带着傻兰芬一边工作一边生活的经验了。

张云进到里边的小屋,简单地搁了点东西在包里,拉着兰芬便要出门。谁知他爸双手紧紧握着张云挑水的那根扁担,对着张云拦腰就橫扫过来,紧接着又双手举起那扁担,照着张云的头部连续劈了两扁担。张云用双手拖拽住他爸手里的扁担哭了,“爸!你真要打死我呀!我是你的儿子,不是强盗,别下那么重的手。” 他把拖拽过来的扁担抛甩到门外,然后伸出手去拉兰芬,没拉着,侧过身一看,兰芬已经倒在地上了----

白梅是同张云他爸一道来的,她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知道张云他爸留不住张云,全都是因为兰芬的原因,她心里很有好恨,就在张云父子相残的时候,她用双手举起了那炒菜用的长把铁锅,照着兰芬搂头盖顶地拍了下去,兰芬倒下去了,白梅也吓到了----

“爸,你这样对我也就罢了,咋还硬要跟一个傻子过不去,” 张云对他爸彻底失望了,他爸却说,“我没打她呀!” 张云转过身来,看到白梅手里还没放下的铁锅,便愤怒地道,“你年纪轻轻,心就那么狠呀!要是兰芬有个三长两短,你会犯法的。” 他双手端抱着兰芬,出得门去,拦了个车,祈求车主把他们送去了医院----

张云他爸也没想到,白梅会下这样的狠手,“你这个死丫头,谁叫你动的手?” “你还不是在动手。” “我动手打的是我自己的儿子,你----这下好了,是你自己把事搞砸了,搞不好你还要去坐几天牢才了得到事----”

五、结尾

张云一家三口,回老家来了。他进屋看到了他妈,他妈没理他,他才开口说道,“妈,我是你儿子张云。” 。他妈有些惊喜, “是儿子,我看不见,听声音才知道你是我儿子,这两年你去哪里了,妈天天都在想你,天天都在哭,眼睛都哭瞎了。还有那兰芬呢,她还在吗?” “妈,我还在,谢谢你一直都很可怜我。” 老太太听到兰芬的回答,有些惊奇,“兰芬,你病好了?” “好了。” “真的就好了?”老人家有些不信,但又听她应答正常, 便为她庆幸起来, “你真是命大。先前被你妈给打傻了,后来又被那狠毒的白梅打成那个样子,没想到你还能好,而且还不傻了。” “这都多亏了你儿子张云!” 老人家还是不太相信,因为单单是兰芬那傻病,都不太好治的,何况后来又遭过白梅的狠手。她又去问儿子,“张云,兰芬真的好了? ” “妈,她真的好了,” “好了就好,我就怕她出事。” “可能是老天爷睁了眼,才让她好的,记得她在医院睡了三天三夜,后来醒了,我就发现她说话不那么傻乎乎的了,还能记起些事来,我太高兴了,我急急地去告诉了医生。医生也很高兴,还告诉我说兰芬被她妈打后,经过治疗,本来就不傻,只是记性不好,反应迟缓而已。她妈和我爸对她的态度,使她又多了些胆怯和恐惧,她便成了所谓的傻子。医生还说,她要不是在我的看护下,结果会很糟糕的。” “兰芬,你受苦了。” “妈你看看,这是你的大孙子。” 三人只顾着相互问慰,却忘记了兰芬手中抱着那不满周岁的孩子,那孩子哪会愿意,于是尿了兰芬一手的热尿,兰芬这才想起把孩子给他奶奶抱过去。“我哪看得见?快让我摸摸。” 张云妈摸了摸孩子的额头、鼻子、耳朵---- “这孩子就和张云小时候长得一个样。” 她高兴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云爸从外面回来了,他有些惊呀,“你们回来了?” 张云和兰芬都没说话,张云妈才把小两口的事给说了一遍, “你还好意思问,那年你----” 老头听了以后很难为情,但还是想凑上去看看他的孙子,张云有些不愿意,他走上前去用背挡住了他爸。兰芬却绕开他,要把双手抱着的孩子递给他爸。“爸你看看,这就是你早就想要的大孙子。” 老头儿没有伸手去接兰芬递过来的孩子,却负疚地道,“兰芬,我从前那么不待见你,你就不记恨我?还叫我爸,我听着都惭愧。” “记恨个啥呀?你还不是想早点有个孙子。” “你真是个好儿媳妇,我那儿子都做不到。你看我进屋来都那么久了,他连爸都没叫过一声。” “你下重手打我的时候,咋就没当你是我爸?” 张云的确也有些儿记恨他爸,不过兰芬倒真是个好媳妇,她不断地劝着张云,“你也别过份地责怪老人家了,他终归是你爸,要忍让点、多多体谅体谅----

-----------------------------------

“张云,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你丈母娘的情况,选个日子带着兰芬和你儿子回娘家去看看。” “我那妈从前经常打我,还时常让我挨饿,后来还不要我了,要不是张云,我都怕死过几回了,我是不会回去看她的。” 兰芬听到她婆婆给张云说的话,心里也记恨起她自己的妈来。还没等张云回答他妈说的话,便接上说。张云听兰芬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笑了,“这就不对了,我恨我爸时,你都知道劝我,这下轮到你自己,咋就不知道忍让和体谅呢?” 兰芬还是不服气,“要去你一个人去,我是不愿意回去的。” 张云还在笑,“我也不去,我一个人回去,你妈再打我的时候,没得人给我挡杠棒了。” “好你个张云,难道还想我再被打傻一次----” 张云仍然在笑。

张云她妈知道儿子在逗兰芬,不过这逗笑的话,细想起来确也有些后怕,她禁不着寒颤起来,“你那妈和我家那死老头子,下手都重,不知道他们怎么对自己的儿女,竟下得了那样的重手。” “丈母娘是为了要彩礼钱。” “公公是为了要抱孙子。” “这两个人真是不可理喻 ,好了,我也不劝你们了,自己拿主意,回不回娘家随你们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