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白日梦

2020-12-21 10:2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想早睡的(^・ェ・^) 阅读:378

正午的太阳更加霸道了些,吓退了最后一丝清风。街边树木都被烘烤得蔫头耷脑,无精打采地立在街道两边。蝉儿隐藏在树荫里,发出聒噪的叫声,似乎在发泄它的烦闷,对烈日发起抗议。酷暑难耐,就连最顽皮的小孩也耐不住高温乖乖回家午休了。公园里只有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小男孩倚靠着最大的那棵树席地而坐。夏天总是让人犯困,伴着“知了~知了~”的蝉鸣,小男孩渐渐酣睡。

小男孩难得的做了个好梦,梦里第一次出现了自己的父母。在梦中,父母的脸看不真切,但能感受到是笑着的。小男孩有些怀疑,在自己仅存的一些关于父母的记忆中,几乎是没有笑容的。有的只是喝醉酒的父亲面红耳赤的愤怒和柔弱的母亲日复一日的眼泪。哦,不,要说笑容还是有过的。在将小男孩卖掉的那个晚上,父亲接过钱时,露出了他的满口黄牙,那个笑容可比今天的太阳刺眼多了。想到这,小男孩嘴角刚刚微微上扬的弧度立刻消失不见了,恢复了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因为这幅生人勿近的“死人相”,他一天乞讨到的东西总是一群人中最少的,也更加不受“养父”的喜爱。那些长得讨喜又会说话的孩子总是能讨到更多,“养父”高兴时也会给他们一些奖励,但小男孩从来不属于受奖励的孩子。饿肚子是常事,也渐渐习惯了当“养父”的出气筒。

梦中的父母喊了一声“阿庆”,多么久违的名字,小男孩差点遗忘了自己的本名,“死人相”“呆子”之类的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代名词。母亲微笑着向自己伸出手,小男孩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母亲的手,反正是在梦里,就让自己贪婪一会儿吧。父母牵着小男孩度过了他一直梦想的一天。爸爸给他买了公园里的小孩们都爱吃的冰淇淋和男孩子们最爱的模型玩具;妈妈拿出了一个纸袋,里面是他每天都要去看上一眼的橱窗里的牛仔套装。画面一转,小男孩穿上了新的牛仔套装,和父母来到了心心念念的游乐场,从旋转木马到过山车,从海盗船到激流勇进,总之所有的项目他统统都体验了。他从未如此开心过,甚至祈祷这场梦永远不要醒来。但这世间事从未如他所愿过,画面再次转换,便又回到了公园的树下,梦该醒了。

忽然一道白光打下来,小男孩被迫眯了眯眼睛。再次睁开时,眼前多了一个陌生人,他从光中走来向小男孩伸出了手。小男孩回头望了望靠着大树的自己,又看了看站着的自己,似乎明白了陌生人的意图。小男孩再次回望了树下灰头土脸的自己,破旧的衣服下是数不清的新伤旧伤。他回顾自己短暂的人生,能想起的只有父亲刺眼的笑容和“养父”手中的鞭子。于是他坚定的向光中走去,握住了陌生人的手,以这场白日梦做结尾已经很幸福了。

太阳似乎也累了,渐渐收敛了光芒,被吓跑的云彩也从午睡中清醒,慢悠悠地飘来。公园里渐渐热闹起来,那棵最老的树周围围满了人,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什么,一句“这小孩真可怜!”飘进了我的耳朵,我从人群的间隙里看到小男孩脸上最幸福最满足的笑容。如果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那我祝你美梦成真,希望那个世界有人真心庆祝你的到来,庆幸你的存在。再见,阿庆。

警车走后,人群散了。我不知道这件事能在人们的记忆里待多久,但应该是不长的。会不会有人关心阿庆是怎么死的?会不会有人为了他的离开而落泪?最后一个记得阿庆的人是谁?而他又需要多久会被彻底遗忘?不重要了,没人会关心的。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一切如旧,似乎无事发生,就连正午的太阳也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