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去仙居(小说连载3)

2020-11-07 15:5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东湖聚李胤德 阅读:189

第一章去仙居摘杨梅

第二节 如意来缘

5月下旬那天,莫晓霄还真说不清具体日子,这那天究竟是那天。他早已退为草民,不从政了,七、八年来,不管事不管人,还懒得管理自己,所以也就惯了从然的生活。现在,他是无官一身轻,没有了事山务海,没有了上班时间的约束,不用再翻查日历,不用再关注气象,就连自己喜戴的手表,也被他摘了下来,轻得只剩下一个自在和一个想象。日常里,他对光阴不过敏,对轮回不界限,昼不昼夜不夜,任由自然睡自然醒自然活,靠明暗冷热感觉四季,凭浓淡光色识别天候,醒来睁眼看到蓝天白云那就是晴天,看到乌云密布那就是阴天,或风或雨,或静或喧,全凭一副皮囊五官感知这些体外声色的维度,包容春秋前来阴阳交错。

不过轻下来的时光,上网看新闻和写日记,这两件事仍是他每日的必修功课,除此之外,他就像是脱了缰的马,出了窝的鹰,自然纵横,任情放纵,大有点“东西驰骋我天下,曲直由心撷自好”的范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他不玩火,以免引火烧身;不惹事,省得牵缠纠葛;不是非,少些入陷伤神。遇上有事,说事做事,空来无事,看书玩字。这几年,他倒是写了很多东西南北的诗歌散文,为公司创新了一些管理思想与文化。他现在的活法,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逍遥自在的尘外隐人,超凡脱俗,过着另一种“随由世事呈缤纷,奈我居家揽日月”、“无遐春秋披风雨,但看年季竞红绿”的生活。

其实那天,天容地貌照如彩画,天籁声音听似抚琴。淡淡的絮云,像蚕丝罗衣,轻轻薄薄的浮空飘动,灵灵显显地镶嵌在蓝天。破夜起白时,就有一群不同科的小鸟在窗前喧叫,各自鸣着自家的鸟语,唧唧,喳喳,叽叽,咕咕,啁噍醉心,音唤梦人。早上,小区住楼周遭和窗下工科校院以及不远处的道路侧旁、西河岸边的绿化,被晨曦刻出的草草木木,递次呈展一片碧绿青翠,而盛开的五月时花又分外异彩夺目,不时围拢来成群随伴的蜂嗡蜓飞蝶舞。楼宇参差,成列如林;早点餐铺,风味扑鼻;纵横城路,车水马龙;沿街百店,人声鼎沸。醒起的城市,再次铺底出一派新天开启的繁华与昌盛。

那天,莫晓霄如同往日一样,起床做完个人细碎,之后就移身去了阳台,伫立窗口,凝赏盆花,眺望远景,像是要把眼前的城市蓝天、高厦霄云揽抱入怀,刷新心海。每天起床,吸纳清新空气,感受美好景色,这也是他雷打不动的喜好和习惯。按他自己的说法,在新天之始,一定要让自己的心空,充满诗情画意,以赢得一日的好心景,而不枉光阴所赋,乘兴做好一桩桩生活差使。他亦常常在心里告诫自己,无论怎样阳光风雨尊贵卑贱的生活,都要珍惜善待当下,在骨髓里聚气生风,在灵魂上集智开慧,不断活好活强自己,成就生命的价值,出彩厚积的力量。没有自我,弱不禁风,或如同行尸走肉,哪来人生,又何谈天地人间。

那天,莫晓霄想起了要去仙居的计划。说来也巧,人有所思,事亦有应,就像是佛道所谓的因果关联所致一样。上午10点多钟,好多天没声没息的胡波扬,突然给莫晓霄打来电话。在相互寒喧闲聊一通之后,胡鄱阳偷声细气地觑问莫晓霄说:“阿哥,今晚不知道你有没有空?仙居老周,想约你喝个茶聊会天,见面你们肯定认识,熟人。”莫晓霄听后,极速反应,入脑翻储,秒寻熟人忆档,并浅声自语地问自己:“仙居老周?哪个仙居老周?”一时间他还真的被卡在了脑细胞中,根本想不起来是哪位神仙。不过,他另念一闪,近来在家,孑闲孤度,正好可以借此出去透透风。“小胡,那好,你就通知他,晚上见。”莫晓霄接过胡波扬的话,带着迷蒙,直接入题,用简句肯定地回答说。“阿哥,那我下午再给你确定具体时间地点。”胡波扬在电话那头,却是开了心地短言了一句,随即就挂断了手机。

晌午后,莫晓霄等着胡波扬的电话,琢磨着胡波扬怎会突然让自己去见一个人,那个“仙居老周”,究景是谁?为何要见我?这些问题,胡波扬在电话中没滴落一滴水,而他也没有细问。“见面你们肯定认识,熟人”,这倒像是胡波扬给他出了一个谜语,令他伤脑费神,揭着种种谜底。在台州的熟人,莫晓霄屈指可数一二,实在数不出第三个人来,况且这个一二,又都不是仙居人,而且胡波扬也皆不认识,这么突然间多出一个仙居熟人来呢?他想来思去,理不出一个甲人丙丁来。算了,不想了,不管是王儿,还是李四,反正见面就会有迷底。他自我宽慰地在心里嘀咕着,便随手打开手机,接着前日看起了《荒岛生活》,这部不事不实胡诌乱道的电子书来,以此来消时磨间。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