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我的同学朱科雄

2020-10-23 11:3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九满 阅读:31

朱科雄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还是我的同桌。他不仅外表端正, 而且极其聪慧、口齿伶俐、能言善辩,穿着也比较新潮。

当时,我们年级共有六个班,凡是在县城读初中的学生,都编在四班、五班,还有六班。像我们二班,同一班、三班,都是直接从全县各乡镇招录来的。因此,在这个班上就出现了一种较为复杂的情况:绝大部分同学出身都相当贫寒,只有小部分同学出身于干部、医生、教师家庭,家庭条件比较宽裕。科雄就属于后一种。

科雄的父亲在县城工作,在那里有房子。放学后, 科雄时常邀我去他们家看看,让我在那里享受完城里人的生活后, 他便带我到楼顶去感受县城风光。我站在隔热砖上,呼吸着充满期待与梦想的空气,看着繁华似锦的大街、红墙绿瓦的楼房,活泼开朗的城市俊男靓女,就像是到了一个梦境里的世界,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立志要考上大学,走出农村,到城里来享受美好的生活。

从此,我与同学们开始了追梦的生活。清晨,东方刚露鱼肚白,我们已正襟危坐在教室,渴饮可以改变我们命运的雨露甘甜,白天,数学、物理、化学……走马灯式的轮番上演,我们跟随恩师的教鞭,懵懂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里,沉醉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发出“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旷世感言!夜幕降临,教室里依然亮如白昼,我们依然埋头于课桌……

那些年,我和科雄在学习上有帮助也有竞争,生活上有支持也有鼓励,为对方加油也为自己打气。也许是我俩好得太过了,彼此竟挑剔起来,我们时常互相生气。在互相冷淡的日子里,彼此又是那么寂寞和孤独。放学的时候,我们各自坐在课桌前,磨磨蹭蹭地整理课桌,期待对方主动与自己说话。和好的日子则是那样欢欣鼓舞、阳光明媚,就像是为了补偿虚度的时光,我们会以加倍热烈的语言表达互相的信任和友爱,这时候,他告诉我,他母亲是企业家。

关于他家里的事情,我在下柴市上初中的时候,就已听说了。下柴市就那么大,谁家是做什么的,都瞒不过别人的耳朵。同学之间又喜欢传舌,往往会夸大其词。就这样,同学们把他家描绘成一门土豪。过了许多年后,他父母来我所有的大学办事,我才从他父母那里了解道:他父亲早年也在我所在的学校上中专,后来由于国家政策的原因,他没有修完学业就参加工作了;他母亲在县城做建材生意。他是家里最大的儿子,下面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父母像陀螺一样抽打和压榨着自己,将他这个长子温暖地庇护起来。

科雄是一个特别幸运的男生,有一半城市的血统。那时候,我们都这样认为。有一天下午,唐建彬称呼科雄“街疪子”(乡下人对城里人的贬称),科雄愤怒地回击唐建彬:“猪*的”!唐建彬一听,跳起来同他吵。唐建彬出身于一个极其贫困的农民家庭,时常穿他姐姐的衣服来上学,性格却很倔强。吵到后来,在场的同学渐渐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沉默,另一部分帮着唐建彬吵,而科雄自始至终是一个人,他却毫不让步,声嘶力竭地强调: “你必须道歉!”最后,科雄用笔去刺他,竟把一支新钢笔给弄坏了。这时我看见很大很大的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滚了下来。

不知不觉, 我们的中学时光就在这种压力、焦虑与恐惧之中过去了。后来,我去了长沙一所理工学院上大学,而科雄去了他父亲的单位上班。

那年暑假,我去他家里参加同学小聚。他从楼上下来迎接我,将我带上二楼。

他穿了一件朴素的外衣,脸上堆满微笑,一见到我,就很亲热地用胳膊搂住我的脖子。一边给我带路,一边大声地呼叫已在他家里等我的同学们。

那天午饭,我们几个同学各人端了碗饺子找了个位子坐下就吃,那情景好像学生时代的日子,我很喜欢这种氛围,大家说一些平常却实际的话,感受一种朴实无华的人生。当我向他提议应当添置一套西装时,他露出茫然的神色道:我连想都没有想过,还有西装这一件事情。我不由得想起他中学时代那王子般的生活,心想:社会将他改变得多彻底。如今,只有那整洁的穿着与优雅的手势,以及某些生活习惯,比如不光脚穿鞋,才显露出他埋藏很深的气质。而他现在再怎么高兴,也无法像他学生时代那样开怀大笑了。只有当“班花”媛媛说起我们那时候同性恋般的传奇往事,他才浮起笑靥,往昔的科雄才回到我的眼前。

后来,我和科雄的往来逐渐频繁起来。通过我中学的好朋友,我也不时能得到他的消息。因为他是通过关系进的单位,让许多同事在心里感到不平与妒忌,甚至有一些同事还看不起他,周围有许多对他极具伤害的猜忌与流言,让他在单位很孤立。尽管他努力地工作,也热心参加公益或集体活动,但同事们背地里说起他,总是流露出不那么满意的神情。有时候,在最热闹的场合,他也会突然感到孤独,觉得周围的人都与他有隔阂。

一九九三年冬天,我回老家看望母亲。他和刘健专程从县城到我们乡下来看我,他们是开专车过来的, 还带了几箱水果给我,让我十分感动。他剪了平头, 穿着笔挺的西装,热情、坦诚、直率,脸上的表情还是中学时代的活泼与生动。

我们一同回忆中学时代的的同学,亲爱或并不亲爱的老师,我们互相道出那个时候可笑可叹的故事。我们还谈起了各自这几年里的情况。

他告诉我,参加工作后,他利用业余时间进行补习。一九八六年,他再一次踏进考场,终于金榜题名。大学毕业后,他回到原来的系统工作。三年的大学生活,丰富了他的内涵,给予他认识自身价值的机会,消除了他的自卑感,使他觉得一切尚有希望,这希望是经历许多破灭的日子重新生长起来的……

坐在一边的老同学刘健,不时给我介绍科雄这些年的变化。科雄去年获得了全国金融系统“五一劳动奖章”,他的“背包银行”等创新性的做法还时常让他占据行业报刊的头版头条。同学、朋友中的各路豪杰,上至专家教授,下至市民百姓,一到县城就联系他,让他成了同学聚会的主要倡导者和组织者。一时手紧的找他,他解囊相助;找工作的找他,他尽心竭力……

科雄的每一个行为都给我以真实和快乐的感染。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的他:锋利而不饶人的言辞、敏捷的反应、极度的自尊,以及认真的求学态度。在极尽压抑的日子里,他竟还保持了这些品质,使他终于走出阴霾,见到了晴朗的天空。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