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219疑是地上霜

2020-10-19 09:4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42

庆小兔三岁九十三天

3219-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星期二晴天转多云23℃~10℃客厅早晨温度16℃ PM2.5-68

姨妈的一线津贴每天二百元还有,一笔六千元的津贴被扣除。

医院规定:你在疫情一线,你必须在班上遇上确诊病人,哪怕你班有一个病例,你就可以获得六千块钱。

疫情一线都是冒着风险的,遇上遇不上这样的病人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染病谁也不知道,人们是拿着自己的性命在战斗。现在疫情结束了,这些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津贴也悄然消失。

以后再遇上这样的疫情还有多少人站出来,虽然我们上前线不是为了奖金,没有人知道这一次疫情会经历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会有多少人被感染。疫情在悄悄地缓解,一线的医务人员渐渐地退了出来,津贴也悄悄地从入门的视野里淡化。

有了前车之鉴,以后再出现这样的疫情,会不会人们会心有余悸。上前线的人冒着枪林弹雨,坐办公室的人继续喝茶看报,不愿意冒险的人还在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我没有问,我也不想知道,但愿没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愿这是我误听到的事情。

天上看不出是白色还是蓝色,有的地方白色中透着蓝,有一些蓝色中融入浓浓的白色。

太阳已经照在大地上,但是阳光有一点毫无生气。

八点钟庆兔兔在早读。

外婆进房间,外婆发现庆小兔已经醒了。

外婆说:“醒了。”

庆小兔说:“外公,这是妈妈的唇膏。”

一个黑色的唇膏放在飘窗上。

庆小兔说:“妈妈是放在蓝色的包包里的。”

庆小兔在找妈妈的包。

庆小兔问:“妈妈的包不见了。”

外婆说:“妈妈上班把包背走了。”

庆小兔说:“妈妈没有唇膏怎么办?”

外婆说:“妈妈回来再放进包里。”

庆小兔说:“妈妈不见了,哥哥就在外边学习。”

我说:“妈妈上班了,哥哥就在外边学习。”

iPad里播放着嘈杂的声音。

庆小兔说:“哥哥是不是在看广告呀?”

我说:“哥哥在读英语。”

庆小兔说:“我看看。”

我说:“你刷牙洗脸,你和哥哥一起学英语。”

外婆问:“你穿拖鞋还是穿皮鞋?”

庆小兔说:“我的拖鞋尿湿了。”

外婆说:“昨天妈妈给你洗了,妈妈用电吹风吹干了。”

庆小兔端着牛奶杯站在庆兔兔旁边听英语。

庆小兔喝完奶,庆小兔竟然自己坐在那里开始学习魔轮板。

魔轮板我已经准备好放在玩具桌上。

“请找出每条串珠缺少的形状。”

每条串珠最后一个是一个空白。

第一条是橘色圆形,黄色正方形,橘色圆形,黄色正方形,最后一个橘色圆形红包是一个灰色的空白。

庆小兔一个个指着说:“黄色正方形,橘色圆形,黄色正方形,…。”

我问:“这个是什么?”

庆小兔说:“灰色。”

我说:“这个空白是问是什么颜色的形状。”

庆小兔一会说橘色,庆小兔一会说黄色。

我说:“黄色正方形,橘色圆形,黄色正方形,…”

庆小兔说:“黄色正方形,橘色圆形,黄色正方形,…。”

庆小兔跟着一起念。

我说:“黄色,橘色,黄色,这个是什么颜色?”

庆小兔说:“橘色。”

我问:“橘色是什么形状?”

庆小兔说:“正方形。”

我问:“橘色的正方形在哪里?”

庆小兔马上就找到了橘色正方形。

庆小兔对找规律还有一点模糊,在我的不断提示下庆小兔还是把题目做完了。

图片翻转过来。

“请依照蝴蝶蜻蜓蜻蜓甲壳虫画一条路径抵达终点。”

我还是一遍遍地跟庆小兔说这个顺序,我在路上一个个地指着,庆小兔勉强把路画了出来。

我想把魔轮板拿走。

庆小兔说:“我还要做。”

庆小兔自己又从盒子里拿了两张图片。

“请依据数字1-6把缺失的数字找出来。”

一排排都是实验室瓶瓶罐罐,上边都标注着1-6的数字,每一排都有一个瓶子上没有数字。右边一排是1-6的数字。

我让庆小兔一个个数字在念,1-6的数字并没有按顺序排列,庆小兔都念出来了。

庆小兔一排排在数,庆小兔把每一排缺失的数字都找了出来。

把图片翻转过来。

图片的反面是四条跑道,四只甲壳虫在比赛,每一个甲壳虫后边有1-6的数字。

“请依照昆虫的快慢程度,按照从快到慢的顺序,圈出正确的数字。”

我问:“哪一个甲壳虫第一名?”

庆小兔说:“这一个。”

我说:“你把一圈出来。”

我问:“谁是第二名?”

…。

换了一张图片。请按照动物的局部特征找出都是那只动物。

图上是一个四不像的动物,是把各种各样的动物罗列在一起,右边一排是放屁虫,蜻蜓,小鸟,有一种甲壳虫,青蛙,蝴蝶。

庆小兔很快找出四不像身上所有的动物部件。

图片的反面是一个青蛙的爪子,下边有三个动物、老鼠、青蛙,还有一只猴子。

中间是一个甲壳虫的大鳄,下边是三只甲壳虫。

最后是一只蝴蝶翅膀,下边是三只蝴蝶。

我问:“是哪一个蝴蝶。”

庆小兔随手指了一只蝴蝶。

我问:“是这一只蝴蝶吗?这里有三只蝴蝶,你看看蝴蝶的翅膀一样不一样。”

庆小兔说:“不一样。”

庆小兔马上就找到那只蝴蝶。

我说:“我们讲故事吧?”

庆小兔说:“我要休息一会,我要去姨妈家。”

姨妈正在收拾抽屉。

姨妈举着一把安全剪刀。

姨妈说:“小九,这个给你吧。”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剪刀。”

姨妈在抽屉里找到一个量角器两个三角板两把尺子。

姨妈说:“小九,这个也给你了。”

庆小兔放下剪刀,庆小兔拿起量角器三角板尺子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爬到自己的床上,庆小兔把量角器三角板尺子放在床边书架上。

庆小兔说:“这是它们的家。”

庆小兔把量角器三角板尺子从书架上拿下来,庆小兔把量角器三角板尺子放在床边的椅子上,椅子上放着枕头。

庆小兔说:“这是它们的家,这是它们的床。”

庆小兔撰著毛巾被的一个角,庆小兔把毛巾被高高地举起来。

庆小兔说:“象鼻子,象鼻子在喷水,大象在给小动物们洗澡。”

庆小兔移动着毛巾被。

庆小兔说:“长颈鹿,这是长颈鹿,长颈鹿在吃树叶。”

庆小兔把撰著的毛巾被放下来。

庆小兔说:“摘了很多红色果子。”

我问:“是良太吗?”

庆小兔说:“是良太。”

我问:“红色果子给谁摘的。”

庆小兔说:“给慈母龙妈妈。”

我说:“良太是谁呀?”

庆小兔张开两个手。

庆小兔说:“良太是厉害的霸王龙。”

庆小兔从书架上拿了几本书。

庆小兔说:“外公讲书吧?”

庆小兔拿起其中一本书。

庆小兔说:“大脚丫。”

我说:“大脚丫跳芭蕾。”

我把《大脚丫跳芭蕾》接过来。

庆小兔又拿起一本书。

庆小兔说:“讲这个。”

我接过书。

庆小兔说:“勇气。”

这本书是《勇气》。

我用手指着书上的气字。

我问:“这是什么字?”

庆小兔说:“气。”

我说:“对,以后看书就要把认识的字读一下。”

庆小兔说:“外公,读呀。”

我念道:“勇气有很多种。”

庆小兔凑过来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她在跳舞。”

第二页是一个杂技团在表演。

我说:“有的令人敬畏。”

庆小兔说:“他们在表演。”

我说:“他们在表演杂技,演杂技是很危险的。”

一个人站在高高的跳台上。

我念道:“有的平平常常。”

庆小兔指着旁边的一幅画。

庆小兔说:“他跳下来了,救命。”

我念道:“总之,不管哪一种…,勇气就是勇气。”

我继续在念,庆小兔也不看了。

庆小兔拿起相框,上边的照片是爸爸抱着小时候的庆兔兔。

我问:“这是不是你呀?”

庆小兔说:“这是哥哥,这是哥哥小时候。”

我问:“你小时候爸爸抱过你没有呀?”

庆小兔说:“爸爸在肯尼亚上班,爸爸不能抱我。”

庆小兔说:“外公讲书。”

我说:“你又没有听。”

庆小兔说:“我在一边玩,我在一边听。”

庆小兔把量角器三角板尺子放回书架上。

庆小兔说:“我的剪刀还在姨妈家呢。”

我说:“你不要了?”

庆小兔说:“我现在还不用。”

我说:“过一会我们再去拿。”

庆小兔说:“外公念。”

我念道:“勇气就是不开灯上床睡觉。”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一片黑暗就可以看见两个眼睛。

庆小兔说:“看不见了,可以看见眼睛,我就不开灯睡觉。”

我说:“你很勇敢。”

我继续念。

我说:“勇气,就是你决定去理个发。”

庆小兔说:“不要理发。”

我问:“为什么不要理发。”

庆小兔说:“我怕疼。”

我说:“你什么时候理发疼了?”

庆小兔说:“剪指甲我不怕疼。”

我说:“理发和剪指甲一样不会疼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理发。”

我说:“书念完了,我们要学习了。”

我把学过的二百个字分成六组,这样可以有规律地每天复习一组。

今天星期二,我把标注2的卡片让庆小兔念,没想到今天庆小兔大部分都没有说出来,原来这些字庆小兔都认识的。

我拿出是字。

庆小兔说:“是,就是。”

庆小兔又说:“上边一个口是足。”

我说:“对,学习就要认真仔细。”

他字庆小兔也没有说出来。

她庆小兔却认识。

庆小兔说:“她,女的她。”

庆小兔说:“他和她不一样,她这边是一个女。”

庆小兔用手指着她的偏旁女字。

字念完一遍。

我说:“今天你的字认的不好,我们下午还要再读一遍。”

我把要学习的东西都拿了过来。

我问:“我们先学习什么?”

庆小兔说:“拼图。”

拼图庆小兔很快就完成了。

我说:“我们讲故事。”

我把故事书拿过来。

庆小兔打开《母鸡萝丝去散步》。

庆小兔说:“母鸡萝丝去散步。”

《母鸡萝丝去散步》庆小兔有声有色地讲完了。

庆小兔拿起《Up You Go》,这是妈妈每天要给庆小兔念的书。

庆小兔说:“外公讲英语。”

我说:“外公不会念。”

庆小兔说:“外公念。”

我说:“过一会哥哥下课了,我们要哥哥念。”

庆小兔说:“嗯。”

庆小兔使劲地拉着我的胳膊。

我说:“晚上妈妈回来念。”

庆小兔说:“外公念。”

我说:“我们找姨妈念。”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找姨爹念。”

庆小兔说:“外公念。”

我说:“你怎么那么犟呢?外公不会念。”

庆小兔说:“不。”

我说:“我们继续讲故事。”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讲故事我就走了。”

我离开一会。

庆小兔拿着一本英文绘本。

庆小兔说:“姨妈会念英语。我去找姨妈念书去。”

我说:“这就对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两个一起去找姨妈。”

庆小兔刚刚跨进姨妈家。

庆小兔喊道:“姨妈。”

姨妈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姨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

庆小兔说:“姨妈念书。”

姨妈问:“你要念什么书呀?”

庆小兔说:“念英语书呀?”

姨妈说:“姨妈的英语念不好哟?”

姨妈的英语不如妈妈。

我说:“我们找姨爹去念书。”

姨妈说:“姨爹去医院了,姨爹现在不在家。”

庆小兔问:“姨爹去看病了吗?”

姨妈说:“姨爹带别人去看病了。”

庆小兔问:“别人生病了吗?”

姨妈说:“对,别人生病了。”

庆小兔说:“姨妈,我帮你收拾。”

姨妈说:“你帮不好。”

庆小兔说:“我帮的好。”

姨妈拿着庆小兔过去玩的一点大米。

姨妈说:“你拿这个去玩。”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大米。”

庆小兔把大米倒进盘子里,庆小兔拿着勺子在烧饭。

庆小兔说:“大米撒了。”

庆小兔想把盘子里的大米倒进塑料盒里,大米洒在茶几上,大米散落在地上。

我说:“地上的大米不要了。”

庆小兔说:“疑是地上霜。”

我说:“这个哪里像地上霜呀。”

庆小兔说:“是地上霜。”

姨妈说:“是地上霜,地上那么多白色。”

庆小兔回到外婆家继续学习。

我继续给庆小兔讲故事。

庆小兔在数数。

我说:“我们从五十一开始数。”

庆小兔一个手拨着数珠。

庆小兔说:“一。”

庆小兔眼睛看着我。

我说:“那你就从一开始数吧。”

一到十庆小兔顺风顺水,十以上庆小兔经常能够数下来,但是庆小兔只要分神,庆小兔就会中途停下来。

庆小兔一直数到五十。

数字排队庆小兔很快排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闭眼睛呢?”

我按照妈妈的方法,把数字拿开,我没有再把数字合拢,庆小兔一个个很快就找到说出来。

11到20我也像妈妈一样,1到10继续排在那里没有拿开,庆小兔就在1到10上边排11到20。

庆小兔看一眼下边的数字,庆小兔就找一个尾数一样的数字。

庆小兔看见1,庆小兔拿起11。

庆小兔说:“一和十一是姐妹。”

庆小兔庆小兔一直把11到20排完。

庆小兔的筷子还是拿不好,庆小兔拿着筷子是一把抓。

我说:“庆小兔,你的筷子手拿反了。”

庆小兔马上在翻转筷子,筷子一松,筷子上的蒜薹掉在地上。

外婆说:“你看把菜掉在地上了。”

庆小兔说:“疑是地上霜。”

姨妈说:“这也叫地上霜呀?”

庆小兔说:“撒在地上了呀?”

外婆跟姨爹说起自己胸口有时候有一点疼痛的事情,姨爹问了外婆一些症状。

姨爹说:“你这个不像心肌梗塞,心肌梗塞如果用力的话就会疼痛加剧。”

外婆提一桶水去浇花,外婆并没有感到胸口疼痛。

外婆疼痛没有规律,外婆下午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庆兔兔庆小兔看完一集《动物兄弟》。

庆小兔尿完尿。

我说:“外婆生病了,你睡觉要乖一点。”

庆小兔说:“外婆生病了吗?外婆为什么生病,外婆是不是有病毒了?”

我说:“不是,外婆年纪大了,身上的零件老化了,所以病就慢慢地多了起来。”

进屋庆小兔问:“外婆,你生病了吗?”

外婆说:“外婆有一点不舒服。”

庆小兔说:“外婆,是不是你老了,老了就要生病了?”

外婆说:“人老了病就会多了起来。”

庆小兔问:“外婆你为什么会老呀?”

外婆说:“人都会老的。”

庆小兔问:“我老了吗?”

外婆说:“你还是一个小孩,你要长很大了,你才会慢慢地变老。”

庆小兔说:“妈妈呢?”

外婆说:“妈妈还没有老,妈妈慢慢地也会变老的。”

我说:“你要乖乖地睡觉,不要吵了外婆。”

一会功夫庆小兔在喊。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

我说:“你不是刚刚尿了吗?”

庆小兔说:“我还要尿一次。”

庆小兔晚上睡觉都会尿两次。

庆小兔就尿了一点点。

我说:“你就那么一点尿。”

庆小兔说:“就一点点。”

听到庆小兔的声音,庆小兔已经坐了起来。

我说:“你起来了?”

庆小兔说:“我的衣服湿了,我出汗了。”

我摸一摸庆小兔的背后,庆小兔背后并没有汗。

庆小兔抱起毛巾被。

庆小兔说:“小七也汗湿了。”

庆小兔又抱起小八。

庆小兔说:“小八也湿了。”

我说:“好,晚上我们要外婆洗一下。”

庆小兔说:“外婆不在家,我就找外公。”

庆小兔来到客厅。

庆小兔说:“哥哥,外婆生病了,外婆去看病了。”

庆兔兔说:“外婆老了,外婆的身体不好了。”

外婆检查回来了。

我心有余悸地问:“还好吧?”

外婆说:“用了一千多块钱,检查没有问题。”

我说:“要一个安心,没有事情,就不用天天吊着心了,你的血管不会有问题的。”

因为外婆的记性尤其地好,就是说外婆的脑血管比较通畅,外婆和我一样都是吃清淡的食物,外婆血管里不会有很多胆固醇。

庆小兔说:“我的霸王龙看不见了。”

我说:“是不是霸王龙回家了?”

庆小兔说:“霸王龙没有回家。”

我问:“霸王龙住在哪里呀?”

庆小兔说:“霸王龙住在这个盒子里的。”

我问:“你怎么不让霸王龙回家呀?”

庆小兔说:“我放了呀?”

我说:“霸王龙没有回家多可怜呀?”

姨妈说:“霸王龙不是在这里吗。”

姨妈用手指着窗台上。

庆小兔拿起霸王龙。

庆小兔说:“就是这个霸王龙。”

我说:“你不让恐龙回家,恐龙好可伶哟。”

姨妈说:“霸王龙没有回家,霸王龙感冒了,霸王龙都变成了绿色了。”

庆小兔说:“霸王龙本来就是绿色的。”

庆小兔说:“警察怎么站不稳呀?”

我说:“你让警察一个脚站着,警察怎么能够站稳呢?”

庆小兔说:“我要他金鸡独立呀。”

我说:“玩具人偶不是人,人可以自己调整平衡,玩偶你让他一个脚站着,玩偶会摔倒的。”

姨妈拿出一摞汉字,姨妈在让庆小兔认字。

姨妈说:“姨妈拿一张卡片,你认识了,你就可以得到这张卡片。”

姨妈拿着刀字。

姨妈说:“这个。”

庆小兔说:“刀。”

姨妈说:“你赢了,这个给你。”

庆小兔说:“方。”

姨妈说:“你又赢了,你又赢了一张。”

庆小兔说:“圆。”

姨妈说:“组词。”

庆小兔说:“圆圈。”

姨妈问:“这个呢?”

庆小兔说:“眉。”

姨妈说:“你又说对了。”

庆小兔说:“尖。”

…。

姨妈说:“你已经赢了那么多了,我们换一种玩法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

姨妈说:“我们把卡片放在爬行毯上,姨妈说一个,你就用手指出来。”

姨妈把卡片平铺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开始。”

姨妈问:“哪一个是气呀?”

庆小兔在地上看了一会。

庆小兔说:“气。”

姨妈说:“哦,你找到了。”

姨妈问:“人。”

庆小兔说:“人在这里。”

姨妈问:“土。”

庆小兔说:“这是土。”

姨妈说:“你又找到了。”

姨妈问:“舌。”

庆小兔说:“这个是舌。”

姨妈说:“你那么厉害呀?”

姨妈问:“目。”

庆小兔在地上找了一圈。

庆小兔说:“目在这里。”

姨妈说:“你真的很厉害。”

姨妈问:“弓。”

庆小兔说:“弓我找到了。”

…。

姨妈说:“你所有的字都认识了呀?”

妈妈回来带回来几根蒲公英。

故事会庆小兔讲《自大的老鼠》,庆小兔还是喜欢动一下,妈妈也不断地要求庆小兔不要动,结果庆小兔的故事断断续续。

妈妈说:“你今天怎么了,你今天是不是没有读书呀?”

庆小兔说:“我读了呀!”

妈妈说:“读了,怎么讲的这个样子,你是不是不想吃清口糖了。”

庆小兔说:“我要。”

妈妈说:“你要,你就要好好的讲。”

庆小兔的两个手还是不时地动几下,庆小兔要表演故事的场景,妈妈也不断地打断庆小兔的故事。

妈妈说:“你今天故事没有讲好,你今天只能吃一颗清口糖。”

庆小兔说:“我要两颗清口糖。”

妈妈说:“不行。”

庆兔兔还是在讲皮皮鲁。

妈妈说:“你今天讲的还可以。”

庆小兔说:“妈妈,我要两颗清口糖。”

妈妈说:“一颗。”

庆小兔说:“两颗。”

妈妈说:“你闹,你一颗也不要吃。”

庆兔兔说:“妈妈,我可以不可以吃两颗清口糖。”

妈妈说:“你也只能吃一颗。”

庆兔兔说:“为什么呀?”

妈妈说:“你讲的还不是很好。”

庆兔兔说:“你不是说今天我讲的很好吗?”

妈妈说:“我是说,你今天比昨天讲的好一点。”

庆小兔说:“妈妈抱。”

妈妈说:“你只能吃一块清口糖。”

庆小兔只好无奈地点点头。

庆兔兔刚刚走进卫生间。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外婆说:“哥哥在洗澡,你去姨妈家屙巴巴。”

庆小兔说:“我要在这里屙巴巴。”

庆小兔推门进去。

庆兔兔说:“哥哥在洗澡,你去别的地方屙巴巴。”

妈妈说:“小九快一点,你到这边屙巴巴。”

庆小兔拉着我说:“外公来。”

妈妈说:“你自己蹲着屙。”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外公端。”

妈妈说:“你是不是要打一个哭脸呀?”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