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214请借用你的胳膊一下

2020-10-14 08:1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89

庆小兔三岁八十八天

3214-二零二零年四月二日星期四小雨转多云14℃~8℃客厅早晨温度16℃ PM2.5-73

美国FDA拒绝KN95口罩进入美国。

发达经济体是和第三世界不一样,宁可疫情泛滥也不让人们戴口罩。

中国无偿捐赠的口罩竟然说不符合美国欧盟标准,不符合那么就不要用中国生产的口罩。

中国没有必要为一个口罩向着美国欧盟靠拢,中国就是中国,我们没有必要为了欧美国家而让自己的标准西化。我们学习先进并不是步步紧跟,我们要走自己的路,我们要踏出一条没有人走过的雪山草地。这些简单的防护用品,中国的口罩阻挡了千千万万中国人染病,我们可以提供给亚非拉发展中的国家。

西方的口罩不是提供给普通民众的,他们的严苛要求是为专业人士服务,中国的防护用品标准没有他们那么高上大,我们的防护用品使几万医务工作者实现零感染。

天还是懒洋洋的,天还是雾蒙蒙的,温度却悄悄地回升。

听到庆小兔在低声地哭,进去问庆小兔,庆小兔哭声骤然放大。

火火兔在唱歌,庆小兔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来,最后只剩下火火兔稚嫩的歌声。

外婆进屋问庆小兔,庆小兔的哭喊声又飙升起来。

八点二十分庆小兔在喊外婆。

外婆问:“你还哭不哭。”

庆小兔还在继续哭。

外婆问:“你要干什么呀?”

哭声继续从庆小兔的嘴里涌出来。

外婆非常生气。

外婆说:“又没有什么事情,嚎什么嚎。”

我和外婆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

外婆进去。

庆小兔说:“尿尿了。”

外婆说:“尿尿了,就起来。”

庆小兔又大哭起来,庆小兔的两条腿在床上拍打着,外婆又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喊:“我要外婆。”

外婆问:“你是不是要起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起来。”

外婆问:“你尿尿吗?”

庆小兔说:“我还要睡觉。”

外婆说:“要睡觉就不要闹了。”

庆小兔拉好被子侧身在睡。

突然庆小兔喊声又起。

外婆说:“你不要喊了。”

庆小兔的哭声戛然而止。

九点钟外婆出来了。

外婆说:“他就是躺在那里,我一走他就哼哼。”

庆小兔说:“我要听故事。”

我让火火兔播放故事。

九点半庆小兔在喊:“尿尿了。”

庆小兔已经站在床边。

抱着庆小兔去尿尿。

庆小兔说:“那是我的战斗机,战斗机在空中飞翔,我的战斗机上边还有滑道,滑道可以发射炮弹,砰砰砰,把敌人消灭了。”

庆小兔在刷牙。

庆小兔问:“我的战斗机呢?”

我问外婆:“他的战斗机是不是你拿了?”

外婆说:“哪里有什么战斗机呀?”

我说:“就是他放在床上的那个积木。”

外婆说:“我把它放在窗户跟前了。”

庆小兔说:“就是它,我的战斗机。”

庆小兔在搭积木,外婆把牛奶蛋糕拿来。

庆小兔吃了两口蛋糕。

庆小兔说:“外公,这像一个小船。”

我说:“哦,一个小船呀。”

庆小兔又咬了一口蛋糕。

庆小兔说:“外公,变成一个弯弯的月亮了。”

确实像一个月牙。

我说:“像一个弯弯的小船。”

庆小兔说:“外公,我牛奶喝完了。”

我说:“你的牛奶喝的很干净哟,奶牛妈妈好高兴。”

庆小兔在把牛奶杯的盖子打开。

我问:“没有了,你还要喝呀?”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打嗝呢?”

我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打嗝是什么意思。

庆小兔把牛奶杯盖子打开,庆小兔又把牛奶杯盖上,庆小兔用手在牛奶杯上用力按了一下,牛奶杯的吸管里发出噗的一声。

庆小兔说:“它打嗝了。”

我说:“我们学习吧。”

我把《学古诗-认汉字》拿过来。

庆小兔把书又放回去,庆小兔把魔轮板拿了过来。

庆小兔说:“我要做魔轮板。”

一套《玩具屋》已经学习完了,今天妈妈拿的是一套《实验家莱德》。

“请找出相同的试验用具。”

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在桌子上做物理实验。一个盒子上有几个开关,还有一个白炽灯,盒子的一端引出两根电线,小男孩一个手撰著一根电线往一起在碰。小男孩的上边有各种各样的物品,右边一排六格里也放着同样的物品。

地球仪庆小兔认识,马蹄形磁铁庆小兔也玩过,放大镜我的电脑跟前就有一个,烧杯试管酒精灯庆小兔还没有见过,我告诉庆小兔是什么东西,庆小兔只是按照图样,比葫芦画瓢就很快找到了。

把图片翻转过来。

“请找出哪一些实验用品凯西正在使用。”

这也是在做实验,是一个小姑娘在做化学实验。小姑娘身边的物品和刚才小男孩上边的一模一样。

小姑娘手里撰著试管,桌子上的试管架上也有试管,小姑娘面前是一个支架,支架上边是一个烧杯,支架下边燃着一个酒精灯。

这样的实验是用不着地球仪,也用不着磁铁和放大镜的,庆小兔很快就把题目做完了。

我说:“我们来复习以往的字吧?”

庆小兔说:“我要念书。”

庆小兔打开《母鸡萝丝去散步》。

庆小兔用手指着封面。

庆小兔说:“母鸡萝丝去散步。”

庆小兔掀开书,母鸡萝丝在前边走,一只狐狸悄悄地跟着后边。

庆小兔说:“母鸡萝丝出门去散步。”

庆小兔用手指着母鸡萝丝,庆小兔又用手指着后边的狐狸。

庆小兔说:“狐狸跟在母鸡萝丝的后边。”

庆小兔把书翻过一页。

庆小兔说:“她走过院子。”

狐狸被钉耙打着了下巴,庆小兔用手指着钉耙,庆小兔用手拍打着狐狸。

庆小兔说:“狐狸被打着了。”

掀过一页。

庆小兔说:“绕过池塘。”

后边一页是狐狸跌落在池塘里。

庆小兔说:“狐狸掉进池塘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两只跳起来的青蛙。

庆小兔说:“青蛙吓一跳,青蛙跳了起来。”

庆小兔又翻了一页。

庆小兔说:“绕过干草堆。”

我问:“是绕过吗?”

庆小兔说:“越过干草堆,这里还有一只羊,还有太阳,还有云。”

庆小兔兴奋地说:“狐狸被压在干草堆里了。”

庆小兔噼里啪啦地拍打着书上的狐狸。

庆小兔说:“经过磨坊。”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图。

庆小兔说:“这是土拨鼠,这里还有一只山羊,这上边还有一个面口袋。”

掀过一页。

庆小兔笑着说:“狐狸埋在面粉里了。”

庆小兔用手在拍打着狐狸。

…。

庆小兔把《自大的老鼠》拿到跟前来。

我说:“自大…。”

庆小兔用手挡住我的嘴。

庆小兔说:“我会念,自大的老鼠。”

庆小兔掀开书。

庆小兔说:“一只小老鼠。”

庆小兔用手指着书上的语句。

庆小兔说:“我找到一个一,还有一个小。”

我问:“这个字你认识不认识?”

我用手指着只字。

庆小兔有一点犹豫。

我说:“前天我们还在复习呢?”

庆小兔还是没有想起来,关键是庆小兔还没有把学的生字和书本有机地结合起来,庆小兔是字是字,书是书。

我说:“只。”

庆小兔说:“一只鸭。”

我说:“一只老鼠。”

我接着庆小兔念的往下念。

“慢慢地从洞里…。”

庆小兔说:“爬出来。”

我用手指着地。

我问:“这是什么字?”

庆小兔想了一下。

庆小兔说:“地,疑是地上霜。”

我说:“这个字你认识不认识?”

我用手指着里字。

庆小兔还是没有认出来。

我说:“里,里面。”

庆小兔说:“里。”

我指着爬出来三个字。

我说:“爬,你认识吧。”

庆小兔说:“爬上来。”

我说:“上你是认识的,这个是来字。”

庆小兔说:“上,来,上来。”

我继续念:“他这儿瞧瞧,那儿看看。”

庆小兔说:“他这儿瞧瞧,那儿看看。”

我说:“他你认识吧。”

庆小兔说:“他,他是男生。”

我指着看字。

我问:“这是什么字?”

庆小兔又不知道了。

我说:“你再想想,下边有一个目。”

庆小兔还是想不起来。

我说:“看,上边有一个大眉毛,下边有一个眼睛。”

庆小兔说:“看。”

我说:“突然。”

庆小兔说:“突然。”

我说:“他看见…。”

庆小兔说:“他看见自己的旁边。”

我说:“身边。”

庆小兔说:“旁边。”

我想身边旁边并没有错,只不过和书上有一点差距。

我说:“蹲着一个黑乎乎的家伙!”

庆小兔说:“蹲着一个黑乎乎的家伙!”

我说:“黑,黑你认识吧,黑夜。”

庆小兔说:“黑色。”

庆小兔用手指着黑乎乎的乎字。

庆小兔说:“手。”

我说:“这个不是手,手中间是一横,这个中间是两点,这个字读乎,黑乎乎。”

…。

我刚刚换了一本书。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庆小兔急匆匆地跑进卫生间。

外婆给庆小兔拿马桶凳,我给卫生间打开排风扇。

庆小兔说:“大家出去。”

外婆说:“还大家出去。”

庆小兔说:“这里臭。”

外婆就站在门外等着给庆小兔冲马桶。

继续讲故事。

从昨天开始庆小兔已经热衷于在书上寻找认识的字,这可能是庆小兔读书的前兆,但是庆小兔读书变得漫长,以前只要二十分钟的事情,现在把几本故事书讲完要四十分钟。

故事书讲完了。

我说:“我们休息一会。”

看见姨妈在院子的草坪上。

庆小兔拿着羽毛球拍递给我,庆小兔自己拿了一个乒乓球拍。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打羽毛球吧。”

庆小兔打羽毛球就是一时兴趣,庆小兔还没有打羽毛球的感觉,还没有打几下,庆小兔的乒乓球拍就飞了出去。

庆兔兔下课了,庆兔兔和庆小兔在打羽毛球。

庆兔兔体育锻炼要录像了,我跟着庆兔兔回来,庆小兔跟着姨妈在打羽毛球。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束花进来了。

庆小兔来到厨房。

庆小兔举着花说:“外婆,你烧饭辛苦了,这是给你的花。”

外婆说:“这是给我的花吗?”

庆小兔说:“是呀,外婆烧饭辛苦了。”

外婆说:“谢谢了。”

庆小兔说:“不用谢。”

外婆把花放在鼻子跟前闻了一下。

外婆说:“小九,你的花好香哟。”

庆小兔把手里的花也放在鼻子跟前闻了一下。

庆小兔说:“是好香哟。”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把剩下的一束花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你也辛苦了,这个花给你。”

我问:“谢谢了,是你自己摘的花吗?”

庆小兔说:“是姨妈摘的,姨妈送给我,我就给你们了。”

我说:“我们上午的功课还没有完。”

我把一摞卡片放在桌子上,这是学习完的汉字最后二十五张,这一套汉字卡片有二百张,时间长了我都有一点不知道庆小兔学过没有了。

我心怀疑虑地拿出卡片。

我让庆小兔看出字。

庆小兔说:“出,出去。”

我拿出入字,庆小兔有一点犹豫,我把卡片翻转过来。

庆小兔说:“入。”

我把多字拿出来。

庆小兔说:“少。”

我问:“是少吗?”

庆小兔看着我。

我把少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少,这个字是少。”

我又把多字让承泽看。

庆小兔说:“多,多少的多。”

坐字和走字,庆小兔是看到背面的画,庆小兔马上就说了出来。

没想到那么多不经常使用的汉字庆小兔脱口而出。

数数庆小兔数到三十就不愿意再数了。

1到10数字排队庆小兔很快成功,11到20排队庆小兔也没有费多少时间。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闭着眼睛呢?”

真的我把数字拿出来,庆小兔却找不出来了,第一天庆小兔很快就能把缺失的数字找出来,后几天庆小兔就好像逢场作戏一样。

该学习古诗了。

庆小兔翻开《读古诗-学汉字》,庆小兔直接翻到《江南》跟前。

这一首诗不是唐诗是汉乐府收集的诗,乐府是自秦代以来设立的配置乐曲、训练乐工和采集民歌的专门官署,汉乐府其实就是汉朝时乐府机关所采制的诗歌。

《江南》觉得并没有唐诗写的那么有韵味。

我说:“这是昨天妈妈教你的吗?”

庆小兔说:“是呀。”

我在读《江南》,庆小兔跟着我在读,庆小兔虽然昨天就读了一遍,庆小兔有一些句子已经可以跟着我在念。

古诗是从后往前,今天就连《春晓》《咏鹅》也背了,自然庆小兔会不断地在古诗中寻找学过的汉字。

庆小兔来到飘窗跟前,庆小兔用手抚摸着监控器。

庆小兔问:“这个向日葵是录像的吗?”

我说:“是呀。”

庆小兔问:“怎么录像呀?”

我说:“插上电源就可以录像了。”

这是很早以前就买的监控器,就是为了在家里给庆兔兔拍视频的,这几天庆小兔迷恋上海盗船,我想给庆小兔录像,这几天天一直没有晴朗起来,屋里的光线不好,我也没有给庆小兔录像,这两天庆小兔好像又把海盗船忘了。

庆小兔上床很快,午睡庆小兔又让外婆烦了一次。

庆小兔躺在被窝里在玩播放器。这个播放器已经不会说话,只能当做手电筒在用,庆小兔拿着播放在被窝里一直在玩,外婆怎么劝告也不行,庆小兔整整在床上折腾了半个小时。

庆兔兔的体育锻炼就是为了录像。

庆兔兔的iPad录像设置为十秒钟,原地跑步十秒钟,曲体也是十秒钟,俯卧撑也是十秒钟,打乒乓球一样是十秒钟。

我说:“你锻炼身体不是为了自己,你是为了老师检查作业。”

外婆说:“他们的事情你不要管。”

十七点钟庆小兔还没有醒来,外婆把火火兔打开,火火兔就在庆小兔的身旁轻轻地播放故事。

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庆小兔在喊:“哥哥来。”

庆兔兔心血来潮,庆兔兔在姨妈家扫地。

外婆说:“哥哥在姨妈家扫地。”

庆小兔说:“我要哥哥。”

外婆说:“我们穿衣服起来去找哥哥。”

庆小兔喊了起来:“我要哥哥,哥哥来。”

庆兔兔过来了。

庆小兔爬了起来。

外婆说:“我们穿衣服。”

庆小兔说:“我要哥哥穿。”

接着两个人到外边去打羽毛球。

故事会庆小兔先讲,庆小兔是讲《狮子和老鼠》。

今天庆小兔站在那里规规矩矩,但是讲起来庆小兔断断续续,妈妈还要不时地提醒。

古诗庆小兔背了《幼女词》《马诗》《独坐敬亭山》。

《幼女词》妈妈只是每句提示一个字。

《马诗》庆小兔声情并茂,庆小兔的动作就像一个真正的诗人在朗诵。

《独坐敬亭山》庆小兔没有《马诗》表演的好。

庆兔兔背了八首古诗。

庆小兔说:“尿尿了。”

我说:“快去卫生间。”

庆小兔说:“外公,请借用你的胳膊一下。”

自从天突然又冷了下来,冬装都穿了起来,庆小兔尿尿,我就开始给庆小兔端尿。每一次庆小兔尿尿,庆小兔总是说这一句话。

妈妈说:“小九,你明天起来,能不能赖床呀?”

庆小兔说:“不能。”

妈妈问:“每天早上起来能不能哭呀?”

庆小兔说:“不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