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漫谈]中国当代艺术

2020-10-14 08:0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海之源 阅读:45

成立于2009年中国当代艺术院,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权威而君临艺术界,而罗中立院长与叶永青艺术总监更是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代表人物。罗中立是一位官途顺畅的画家,一幅《父亲》油画让他受益几十年,之后一直在画农民,乡土写实绘画,用西方油画艺术语言讲中国故事,表现手法从写实主义到原始主义以及涂鸦风格等西方艺术语言等,描绘的对象依然是农民,那已经不是真实对象,只是一种形式主义,是一个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主题。与罗中立一样陈丹青也经历过下乡的知识青年,体验到真实的贫穷生活,他以《西藏组画》而赢得了盛名,之后就离开艺术探索,开始了人生规划。岁月让他眼高手低,欲望更是困扰着让他无法静下心来创作。加上美国籍阻断了他的仕途,使他成为一位“高级北漂”。

《父亲》与《西藏组画》的成功是那个时代造就,一旦处于相对宽松的时代,模仿不再为他们带来声誉时,中国画家们要么追求仕途要么追求创意,激情燃尽无法再现,唯有静下心来描绘自己的世界。另一位中国写实主义的代表画家何多苓,他的毕业作品《春风已经苏醒》寄寓了一代人青春的记忆,他那发自内心深处的孤独感,与怀斯的艺术世界产生共鸣,扎根于内心深处的艺术世界,带有文学性的绘画成就了他的艺术语言。在努力走出怀斯的影响之后,开始了自己的艺术探索。

2005年陈逸飞与原北京写实画派13人一起成立了中国写实画派,成员也扩大到30人。何多苓也加入其中,可以说是集合了中国写实主义绘画的精英。陈逸飞是其中商业运作最成功的一位,自1985年以后的12年,他售出500多幅作品,仅1991年至1998年,拍卖的33幅画总额达四千多万元人民币。他创作的主题主要针对欧美人的爱好,如中国水乡风景、西藏风情、音乐人物、古典仕女等。然而,一位画家的时间是有限的,尤其是写实的巨幅油画创作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而陈逸飞工作室依靠一大批助手(枪手)才得以实现,每件作品他只是动手完成最后一道程序和签名。在创作题材上他还通过买断摄影家的摄影作品,通过幻灯投射勾画轮廓,明暗处理也完全依赖照片,从而开启了绘画创作的商业化模式。与此相比,吴冠中对自己的作品艺术性极其认真,他于1991年9月全面审视自己的作品后,毁去几百幅不满意的画作,让世人震惊。因为1990年代正是吴冠中艺术的升华期,1989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他的《高昌遗址》以187万元创下当时中国油画拍卖的最高价。吴冠中致力于风景油画创作,力图用西方油画语言来描绘自己对大自然的生观性,以油画丰富细腻的色彩来表达中国传统艺术审美,使其作品具有水墨画形式的抽象主义美。

如今上网查阅中国当代艺术,很难看到有关中国当代艺术的评论文章,最多的是作品拍卖价格,并以此来划定艺术家的地位。为此出现了购买自己的作品来推高价格,或结成利益链来运作等怪象。1979年,杂志《读书》创刊号刊登了李洪林的文章《读书无禁区》,引发出改革开放所必需的思想解放,以及中国现代艺术的起航。中国当代艺术能有今天的成就,应归结于85美术新潮,那是一场现代艺术的运动,与当时中国社会文化批判思潮紧密相连。也正是这场运动打破了禁锢,能自由表现自己的真实想法,有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思潮,政治波普和玩世写实主义。如今这些当代艺术家们通过这段时期艺术实践,为自己赢得了声誉,90年代中期,随着消费文化的盛行,社会文化批判思潮开始萎缩。加上经济的全球化中国艺术的商业化进程,让他们在享受成功的同时,前卫性被商业性取代,在资本充斥艺术界中,除去复制旧时艺术语言,也只剩下吆喝艺术了。如玩世写实主义画家方力钧、岳敏君、刘炜等,他们创造的泼皮式形象,影射当代人的一种受压抑的内心错觉,在国际艺术市场颇受欢迎,国内则长期被冷遇,认为是一种文化自虐。中国元素也是商业化艺术市场的卖点,让许多艺术家再次捡起了红色主题,又小心地回避着众多政治雷区,大批贴着前卫标签的红色元素作品不仅商业气息强,而且没有什么深度更缺乏感染力。如王广义、余友涵、李山、刘大鸿、张晓刚等,他们采用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性宗教形象以及经典符号,传达出具有时代意义的集体记忆,激发人们内心的某种共鸣。艺术商业化让更多的画家们去刻意表现传统元素,期望迎合人们的好奇心,其中中国书法元素被运用得最多,成为谷文达、徐冰等艺术家们的艺术语言,把书法文字作为一种图案,与现代主义的艺术语言相结合,借助笔墨的渲染和怪诞形体的组合来挑战人们的习惯思维。徐冰的作品《析世鉴——天书》独创4000多个字,这些没有意义也无可释读的文字。与《天书》相对应,他创作的《地书》是以公共标识为主题,强调视觉表意上的共通性,是一本无需翻译的书。如今谷文达、徐冰都是移居美国的中国艺术家,正是这些旅居国外的画家们,与在国内同行相比少些禁锢,多些自由表现的空间,包括定居国外的森达达、黄永、艾未未等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他们以批判性代替艺术性,正如森达达提出的“当代艺术不在美术馆和博物馆,而是在街头;当代艺术的唯一出路就是彻底抗争和颠覆。”他们是继杜尚、波依斯的现代艺术与后现代艺术之后的当代艺术,相比前者其艺术语言得到了更大的扩展。

思想的禁锢也反应出艺术表现的贫乏,栗宪庭是中国艺术批评家,代表着那一代人,围绕着他的中国艺术家将失去旧日光环,高价的作品也掩饰不了艺术语言的单调和与时代脱节。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艺术语言,方力钧、岳敏君、杨少斌等玩世现实主义画家们如何应对新时代,与众多当代艺术家有着共同的彷徨。如曾梵志、石冲雷同的表现手法,如同商品包装以自己的符号帷幕来遮掩表现对象,他们一个用乱草,一个用水汽,隐喻着内心的空虚与创作的焦虑。

如果以具象艺术与抽象艺术来划分,在中国具象依然占多数,尤其是中国学院派具象绘画。各地都有画院,这些具象绘画的堡垒阻碍着艺术多样化进程,更有拍卖会为其提供支援,网上盛传最爱画老婆的画家杨飞云,画女儿裸体的画家李壮平,前者的油画作品「湖水」中的人体造型与虚构背景等,完全依循古典主义绘画的模式,后者「东方神女 山鬼系列」的主题为中国神话故事,加上唯美主义的表现形式,让画面充满了通俗画的气息。杨飞云的人物肖像与李壮平的神话题材作品,传统的表现手法与缺乏个性的题材很难引起人们共鸣,唯有通过炒作方能抬高作品的价格。然而,时代会真实地评价和无情地淘汰作品,艺术家的创作活动能映射出其艺术修养和知识内涵,潜意识中还有时代背景与人生经历。在西方现代美术潮流中,中国美术界除商业化艺术外,也有勇于思考和敢于创新的年轻艺术家,他(她)们走自己的路,哪怕是一条寂寞之道。能在艺术史上留名的艺术品无不闪耀着个性与独特的思想光彩,其中包含有艺术家的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等,核心的哲学观点创作的重要部分之一。那些旅居海外的艺术家们更能尽情地表现自我,可以不用顾忌许多禁忌,尤其是对性的描绘,国内体制画家们能够达到的极限也就是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的人体表现,因为在中国的任何时期,“性”都是被回避与压制的对象。旅居加拿大多伦多的魔幻现实主义画家刘溢,表现出普世的审美情趣。从1989年创作的油画《我讲金苹果的故事》到2005年的《2008 北京》,前者表现受到西方世界的影响中国开始思变,后者喻示着中国从旁观开始参与其中。画家以精湛的写实技法再现自己的艺术想象,通过传统的艺术语言建立起文化与艺术之间的关联。旅居澳大利亚的画家呼鸣以自己在中国部队服过兵役的经历,大胆创作了「穿着透明军装的中国女兵」系列。用宣传海报形式描绘的年轻女兵们,正处于生命旺盛期,她们青春阳光、丰乳肥臀,军装难以遮盖的性别性感,冲击着观众的视觉。画面率真的表现,呐喊着一个时代对性的长期压抑,至使爆发结果震撼强烈。

在中国共有专业艺术类院校30余所,而几乎每所综合类院校都设有艺术系。大批受到传统写实主义教育的毕业生们,进入一个充满诱惑的艺术市场,他们的生活阅历少,写生基本依赖照片,远离阅读疏于思考,创作的作品自然没有深度,无法引起共鸣。(待续)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