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切”骨散记】六

2020-09-30 20:2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小郑 阅读:60

《“切”骨散记》

如同“桑拿”一般的七天,昼夜浸淫在痛楚和淋漓的汗水中,终于盼到有了手术的日期。这是我的骨折长征路,开始行动的第一步。

今天做最后的检查,术前护工的清里备皮碰了断骨,爆炸似的肿胀爆裂般剧烈的疼痛直冲头顶,紧接着是阵阵的满眼金星,噎得你喘不上气来口干舌燥的干呕,接着又奔向了 全身,变麻变木后直到痛到发冷,冷得哆嗦冷汗长流,然后双手开始抽筋,嘴已抽畜的说不清话,眼睛渐渐模糊,两腿也跟着一下一下的发紧抖动,并开始向身体蜷缩。

我知道再任由其发展下去,就是全身的抽搐,就会赶不上明天的手术,又不知要拖到多久,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能浪费好容易排到的手术机会,拼着命也要达到术前的各项硬性指标要求,这是给自己下达的不容质否的命令,因为我等不起。

z姐急的去找医生,但都在手术,护士只有去痛片,此时此刻清醒的意识到,没有任何人能帮到你,也只能自救!

趁着支开z姐去交费、不能再让她担惊受怕、趁着疼痛的间歇、还能稍稍掌控的四肢、深深的吸一口气就拼了这一次!

左手掐住右手肘,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咬紧牙关往下猛地一拽,听到骨头间摩擦的声音,剧烈的痛天旋地转使得眼前一黑浑身瘫软。但毕竟拉开了断骨相挤相顶着的骨头碴子,不让它顶着蹭着挨着了,它才能饶过了我,就这样慢慢的才算是缓过这口气儿来,没发展到全身抽搐的不可收拾。

就在这时z姐匆忙跑来,急切问我没事吧:原来担架工把我送到检查室门口,又去转运另一个病人,同一部电梯我出他进,出现了近十层楼的摔梯,膀大腰圆的担架工,连蹲带摔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全身抖动如筛糠(因z姐把我交给了担架工),而在我后边的那个病人,就直接送进抢救室......

我顾不得又一次与灾难擦肩而过,只是还徘徊在剧烈疼痛后的麻木喘息哆嗦的干呕中。

歇歇劲儿喘口气如释重负,我,可是终于赶上了明天这趟手术的车了……

其实自救动手以前根本不知是否有效,只是当时当下能想到的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而已,反正已经这样了还能更糟吗?

冷汗热汗一遍又一遍的湿透了衣服被褥,剩下就是瘫软得一动不动,任凭床下的轮子在一道道门槛儿上颠簸震痛着伤口,实在是什么也顾不得了喽。

我,不知到为什么来到救苦救难的医院,怎么还会这般跌跌撞撞的不得要领。

就这样,用了个不是方法的法子,化解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急急风”。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