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切”骨散记】五

2020-09-28 08:3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小郑 阅读:48

《“切”骨散记》

骨伤的病房,不像内科“寂静”中包含着的危险,它有的是:声嘶力竭的哭喊、咒骂、不停歇的吵闹,头一夜就在痛彻心扉、各种嘈杂的喧闹、一动不能动、大汗淋漓中挨到天明。

天亮后,病人家属问我:“疼吗?从昨天下午进病房到今早,就没听你哼一声”。我看着肿胀的火烧火燎大臂说:“疼啊,可喊有用吗”,问者叹了口气说:需要帮忙就言语一声,我道了谢。因病室里其他五位伤者都有家属陪伴。

看着肿得像小腿似的右臂,稍不小心的微微挪动了下后背,就听到断骨之间的挤压声---嘎吱嘎吱,而后斧凿刀砍的痛,一次次的汗水浸透了衣被。

迷惘的等待不知要干什么,但还是傻傻期待着“奇迹”的出现:一个神样的医生,动动有魔力的手指,我就可复位出院,因为我还要去看先生。

忙碌的护士们,解答着病患的各种问题,可就是没有我到底是怎么了?应该怎么办?

现实中医生在哪、答案在哪......

*

能从六人病房进到两人间已是罕事、铺天盖地的检查、才知叫闭合性骨折:断骨夹住桡神经,损伤程度不详,淤血有600--700毫升、难怪胳膊变成腿的模样。

斜劈的断骨,夹住了掌管小臂腕子手指抬起的神经、没有了知觉的小臂就是伤及了神经的结果、还有碎骨碴儿作乱、留下的只是连绵不断的痛、痛……

何时手术何种方案何人主刀,术后胳膊手指腕子小臂到底会怎样,手术需几次前景几何恢复几何,成了挥之不去的想像,时而痛的迷糊想不明白,时而急的想从床上起来,但稍稍一动就是剧烈的痛楚在提示:不许动——你被“管制”了!

不思饮食,只有喝水的份儿,这就是“切骨”之痛呀!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