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164姨妈姨爹奔赴疫情第一线

2020-09-22 02:5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58

庆小兔三岁三十八天

3164-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星期三多云17℃~8℃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94

姨妈姨爹早早地就去上班了。

姨妈说:“这一两个月我们就不回来了,我们屋子通风换气两天,你们就可以进去了。”

昨天晚上姨妈姨爹就把行李搬进了宾馆,姨妈姨爹两个人双双投入疫情第一线。

我早早地戴着手套口罩进屋把所有的窗户打开。

黄冈实施地毯式拉网排查,村、社区排查1748.6万人次,公共社区排查4.5万人次,卡口排查103.4万人次,企事业单位排查190.7万人次,排查发现发热病人约13000人。

这个数字太可怕了,发热还不能隔离。

国家卫健委建立了十六个省支援武汉以外地市的对口支援关系,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持湖北加强病人的救治工作,福建对口支援的是宜昌市。昨天中午,福建省对口支援湖北宜昌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首批由一百五十八人组成的支援队出征。

宜昌市也在各家各户自己报家庭成员的体温,至今只听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没有一个人下来抽查体温测试的可靠性,报表做的很好看,是不是脚踏实地只能期盼苍天的恩惠了。

妈妈马上就要上班了,妈妈每天还要挤公交车,我们只能默默地祈祷,希望妈妈能够一路平安。

我们家里两个老人,两个小孩子,我真不知道下来会怎么办。

庆兔兔不能上学,庆小兔不能上托托班。

我和外婆已经超过七十岁,我们的身体只能勉强自保,外婆做饭就有一点力不从心,我只能保证他们不会出现危险。

妈妈出去不能保证会不会带回病毒回来,家里四个人将处于危险之中。

现在学校还没有开课,小朋友还不能上幼儿园,宜昌市还处于警戒状态,许多孩子妈妈处于尴尬的境地。

我想妈妈上班了,要妈妈和庆兔兔在姨妈家复习功课,要妈妈和庆兔兔在姨妈家睡觉,让庆小兔和我们一起睡觉,这样可以适当减少互相感染的机会。

太阳按时爬到楼顶,晃眼的亮光让人睁不开眼睛,天不是那么蓝,天更多的是一种白色。

庆兔兔七点半起来。

庆小兔八点半起来。

妈妈给庆小兔端尿,我给庆小兔洗屁股。

我说:“庆小兔,你是不是今天又要多了一个笑脸了。”

庆小兔刷完牙洗完脸。

妈妈说:“我们擦香香。”

庆小兔说:“我要吹一下。”

妈妈拿电吹风给庆小兔吹了一下袖口。

庆小兔喊妈妈带着一点哭腔,虽然不是哭,听到的就是像撒娇的一样。

妈妈说:“你要这样,是不是要妈妈给你画一个哭脸呀?”

庆小兔说:“我不要。”

妈妈问:“你要吃什么饭?”

庆小兔说:“我要吃馒头。”

妈妈说:“有鸡蛋饭你吃不吃。”

庆小兔说:“我要吃馒头。”

外婆说:“外婆给你热馒头。”

妈妈说:“我们冲一点奶喝吧?”

庆小兔说:“好吧。”

庆小兔在喝奶,庆小兔在吃馒头。

庆小兔说:“我的笑脸呢?”

外婆说:“你的饭还没有吃完呀?”

妈妈画了一个崭新的庆小兔行为表格。

一张十六开的白纸,竖着画了六行,横着画了九格。

左上角是项目和日期,就是说第一个竖行是每天就记录的庆小兔的行为项目,横着是一天天记录庆小兔的表现。

第二行是一个床,第三行是一个碗,第四行是一本掀开的书。

再往下是一辆小汽车,可能是代表玩具。

再往下是一把扫帚,是不是要庆小兔自己做事。

妈妈在最下边画了两个小人。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妈妈说:“大的是哥哥,小的是你。你要跟哥哥和平相处,你要跟哥哥打打闹闹,就没有笑脸了。”

庆小兔指着两个小人。

庆小兔说:“我不能跟哥哥抢东西,抢了我就没有笑脸了。”

庆小兔说:“外婆,我们两个人一起玩吧。”

庆小兔手里拿着磁力棒玩具。

庆小兔说:“外婆,我们搭城堡吧?”

庆小兔拿着搭好的磁力棒三角形。

庆小兔说:“妈妈,这是我搭的。”

妈妈说:“不错呀,你搭好了,妈妈给你画一个笑脸。”

庆小兔举着好几个立体三角形。

庆小兔说:“妈妈,我搭了好几个呢。”

妈妈说:“好,你好好的玩。”

庆小兔拿着磁力棒汽车在空中飞驰。

庆小兔说:“飞呀,去战斗。”

庆小兔问:“我的高能力士呢?”

我问:“是不是魔方呀?”

我以为庆小兔说的是咖宝车神里面的魔方。

庆小兔说:“不是的,是会变形的汽车。”

突然看见庆小兔低下头,从庆小兔嘴里吐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不用说,这就是钢珠。

我吓一跳。

我说:“你怎么把钢珠放进嘴里了,钢珠会把牙齿咯碎的,钢珠不小心吃到肚子里,你就要到医院去开刀拿出来。”

庆小兔用手推了我一下。

我说:“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

庆小兔来到妈妈跟前。

妈妈说:“能不能把玩具放进嘴里呀?”

庆小兔说:“妈妈,我的高能力士找不到了。”

妈妈说:“玩具放进嘴里脏不脏呀?玩具吃到肚子里会生病的哟,能不能把玩具放在嘴里呀?”

庆小兔说:“不能。”

妈妈说:“你好好的玩,妈妈就会给你画笑脸了。”

外婆说:“我帮你搞。”

庆小兔说:“我会搞的好的。”

外婆说:“你要这样搞。”

庆小兔说:“我会搞好。”

妈妈说:“我会搞好,小九很有自信。”

我把几辆变形汽车找出来。

我问:“哪一个是高能力士呀?”

庆小兔说:“这些都是咖宝车神。”

庆兔兔说:“外公,我们打羽毛球吧?”

外婆拿着一些洗干净的白菜萝卜,外婆端着白菜萝卜往外走。

我问:“你要干什么呀?”

外婆说:“我过去把这些放在泡菜坛里。”

我说:“那边还在隔离时段,为什么就不能过几天进去。”

外婆说:“我就进去放一下就出来。”

我说:“病毒看不见摸不着,说要隔离多少天就要隔离多少天,万一真的有了病毒,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妈妈对庆小兔说:“我们现在开始讲故事。”

妈妈说:“哥哥,我们都坐在这里听小九讲故事。”

庆小兔说:“外公外婆也来当观众。”

庆小兔在摆道具。

妈妈说:“我们今天不表演,你就站在那里讲。”

庆小兔坐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今天要讲的故事是…。”

妈妈说:“你要站着讲。”

庆小兔往后退去,庆小兔一屁股坐在电视柜上。

庆小兔说:“母鸡萝丝。”

妈妈说:“你不要坐在这里讲。”

庆小兔说:“去散步。”

我说:“要不你先坐在那里讲一遍,再站起来讲一遍。”

妈妈说:“你还是站起来讲吧?”

庆小兔说:“她走过院子。”

庆小兔站了起来,庆小兔一边走着,庆小兔一边说着。

庆小兔说:“她绕过池塘。”

妈妈说:“你不要来回走,你就站在说。”

庆小兔撅起屁股拍拍。

庆小兔说:“越过干草堆。”

妈妈说:“你不要走了,你就停下来站着讲。”

庆小兔继续在走着。

庆小兔说:“经过磨坊。”

妈妈说:“穿…。”

庆小兔说:“穿过篱笆,钻过蜜蜂房。”

妈妈说:“按…。”

庆小兔说:“按时回到家,吃晚饭。”

妈妈说:“谢…。”

庆小兔说:“谢谢,我的故事讲完了。”

妈妈说:“不错,今天你讲的故事又进步了。”

妈妈说:“小九,我们现在开始唱歌了。”

庆小兔说:“唱国歌。”

妈妈说:“我们唱国歌。”

庆小兔说:“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庆小兔已经能够把国歌大概唱出来,有一些字庆小兔还咬的不是很清楚。

妈妈说:“唱的不错,妈妈奖励你一颗干草莓。”

妈妈在重放刚才庆小兔唱歌的录音。

庆小兔说:“这是我唱的。”

庆兔兔说:“我也会唱。”

妈妈说:“那你们两个人一起唱一遍。”

…。

庆兔兔在做操,庆兔兔在做俯卧撑。

我发现外婆在姨妈家一直没有出来。

我连忙过去,外婆正在厨房翻箱倒柜在清理东西。

我说:“这是什么时候,现在是需要隔离,现在需要通风换气,我们要两三天以后才能进去。”

外婆说:“不就是一会吗?”

我说:“细菌看不见摸不着,你再想做事,你也不能这样呀?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自身的安全,为什么感染的人大部分是老年人,就是老年人老思想,并不认为细菌比尘土还危险。”

外婆还非常不高兴,外婆做事并没有错,关键是外婆做起事情就忘了病毒的事情。

庆小兔说:“我的手机呢?”

庆兔兔说:“你还有手机吗?”

庆小兔拿着手机说:“这不是我的手机吗?”

庆小兔拿着手机在拍照。

外婆喊:“吃饭了。”

庆兔兔说:“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庆兔兔是:“妈妈,小九不吃饭?”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一会。”

庆兔兔把手伸向庆小兔的手机跟前。

庆小兔说:“不要。”

庆兔兔继续把手伸向庆小兔手机跟前。

庆小兔举起手。

庆兔兔喊道:“妈妈,小九要打我。”

妈妈正在厨房里炒菜,妈妈在学习炒自己喜欢吃的菜。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要打人了?”

庆兔兔说:“小九,妈妈说你了。”

庆小兔举起手挥了一下。

庆兔兔又喊了起来。

庆兔兔说:“妈妈,小九又要打我。”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又要打人呀?你是不是不要笑脸了。”

庆小兔又向着庆兔兔举起手。

庆兔兔喊道:“妈妈,小九又要打我了。”

庆小兔放下手机,庆小兔一边走,庆小兔一边喊着妈妈,庆小兔的手还是一下一下地举起来放下去,庆小兔做出一副想打人的样子。

走到妈妈的跟前,庆小兔放下手,庆小兔抱着妈妈的大腿。

妈妈说:“你为什么要打哥哥呀?”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抱。”

妈妈说:“妈妈在炒菜。”

庆小兔说:“我要抱。”

妈妈抱庆小兔抱了起来,外婆接着在炒菜。

妈妈说:“你打哥哥对不对呀?你给哥哥赔礼道歉。”

庆小兔没有啃气。

妈妈说:“你以后不能打哥哥,你不能抢哥哥的玩具,你跟哥哥说对不起。”

我说:“庆兔兔,你是哥哥,你有时候要让一点弟弟。”

妈妈说:“我在跟他们讲,你在讲什么?”

我说:“这是庆兔兔惹起的。”

妈妈说:“我说你不要讲,你就不要讲。”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小孩子打打闹闹发出正常,庆兔兔先去惹庆小兔,却要庆小兔去道歉。庆小兔举起手摆出想打人的样子,庆小兔是不对,但是庆小兔并没有打庆兔兔,庆兔兔却一遍遍地到妈妈那里告状。

妈妈总是把庆小兔看着与庆兔兔一样大,庆小兔做的每一样事,都要符合要求庆兔兔的规范。

妈妈说:“以后两个人出现矛盾,你不要就先告状,问题可以用不同方法解决。”

吃饭庆小兔还是用筷子,庆小兔拿筷子的方向对了,庆小兔还是一把抓,庆小兔用筷子吃一会,庆小兔又拿起来勺子。

吃完饭,庆小兔和庆兔兔又来到爬行毯上。

外婆坐在按摩椅上看着两个人。

庆兔兔手里拿着一个变形金刚。

庆小兔伸出手说:“哥哥我玩一会。”

庆兔兔说:“哥哥还没有玩呢?”

庆小兔拿了一个多多递给庆兔兔。

庆小兔说:“我们换一下。”

外婆说:“刚才妈妈怎么说的。”

庆兔兔随手拿一辆汽车。

庆兔兔说:“你先玩这个好不好?一会哥哥再给你玩。”

庆兔兔把汽车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接过汽车。

庆小兔说:“谢谢哥哥。”

外婆说:“你看,你换一个说法,弟弟就没有非要你的玩具是不是?”

今天外边的阳光灿烂,屋里的温度也在升高,客厅的温度已经升到十六度了。

阳光杀菌,我戴着手套,我把姨妈家的沙发垫,被子毯子都拿出来晒了。

这两天都是不到十二点就吃饭了,自然睡觉也相对早一点。

十三点钟听到庆小兔在哼哼,庆小兔在要妈妈。

妈妈说:“睡觉不要哼哼,你已经是大宝宝了,你还想不想要笑脸了。”

很快屋里又安静下来。

庆小兔说:“我怎么没有笑脸呀?”

妈妈说:“你起来的时候就不是很乖,你又没有学习,妈妈怎么给你加笑脸呀。”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你不要,笑脸也不要。”

庆小兔说:“妈妈,我要学习了。”

妈妈说:“我们先学数学,过一会我们再读书。”

数学学完了。

妈妈说:“你去把书拿来。”

庆小兔说:“一种的城市。”

妈妈说:“一种颜色的城市。”

庆小兔说:“一种颜色的城市。”

…。

庆小兔说:“数学启蒙。”

“数字连线-数字顺序。”

妈妈说:“你按照一二三的数字连起来,看看小黑兔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

庆小兔说:“这是蘑菇房子。”

妈妈说:“你用笔把它们画出来。”

庆小兔把蘑菇的房顶用绿色的笔画,蘑菇房的房檐用红色笔画了一条直线。

“连起来是什么?”

这个也是123三个点连接起来。

妈妈问:“什么形状呀?”

庆小兔说:“直线。”

又画了一幅图。

妈妈问:“什么形状?”

庆小兔说:“三角形。”

又是一幅图。

妈妈说:“一二三,先连一到二,再连二到三。”

庆小兔说:“红旗。”

妈妈说:“你知道下边三幅图发生的先后次序吗?”

妈妈问:“先穿鞋吗?”

庆小兔说:“先穿裤子。”

妈妈说:“穿好裤子呢?”

庆小兔说:“穿鞋。”

“你知道上厕所的顺序吗?将图与数字连起来。”

妈妈问:“你知道上厕所的次序吗?”

庆小兔说:“到厕所里。”

妈妈说:“你上厕所先要干什么?”

庆小兔说:“拉巴巴。”

妈妈问:“先是拉巴巴,还是先擦屁股?”

庆小兔说:“先拉巴巴。”

妈妈问:“拉完巴巴干什么?”

庆小兔说:“擦屁股。”

妈妈说:“上完厕所要干什么?”

庆小兔说:“洗手。”

妈妈说:“对,你注意个人卫生。”

妈妈说:“我们开始念书。”

庆小兔说:“一种颜色的城市。”

…。

庆小兔说:“还念这个。”

妈妈说:“这个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弗洛格吓坏了。”

…。

妈妈说:“我们休息一会。”

庆小兔说:“我要画画。”

庆兔兔拿着几张纸出来。

庆兔兔说:“我画了几张纸都没有画出来。”

庆兔兔又拿了一张纸进去。

外婆说:“你把纸裁一下,分成两半画。”

我进屋看,庆兔兔看着平板电脑上边的简笔画在画。

简笔画是一个坐着的青蛙。

庆兔兔说:“我的圆画不好。”

我说:“你不要企图一下子就画出来,你先用铅笔轻轻地画一个大概的轮廓,不像就继续画,一直觉得差不多了,你再在轮廓线上画眼睛,再把青蛙的脚画出来,你觉得差不多了,你就可以用铅笔加深加重,这样你就可以画出一个青蛙了。”

庆小兔拿着画纸出来了,纸上一个绿色的大青蛙,青蛙画的还是不错。

庆兔兔说:“妈妈,我画好了。”

妈妈说:“你把画拍一个照。”

庆兔兔说:“我怎么拍不好呀?”

妈妈说:“不是跟你讲过了吗?我再给你讲一遍。”

庆小兔在沙发下边找钢珠,庆小兔从沙发下边拿出一个空瓶子。

庆小兔说:“清口糖。”

我不知道什么是清口糖。

庆小兔拿着空瓶子去找妈妈。

庆小兔说:“妈妈,我找到了清口糖的瓶子。”

妈妈说:“空瓶子不要了。”

庆小兔说:“我要清口糖。”

妈妈说:“今天你不能吃清口糖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清口糖。”

妈妈说:“你今天睡觉起来哭了,所以你今天清口糖就不能吃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清口糖。”

妈妈说:“今天你已经失去了吃清口糖的机会了,明天你如果表现的好,明天才可以吃清口糖,如果明天你睡觉起来还哭了,明天你还是不能吃清口糖。”

庆小兔靠在妈妈的身上说:“我要吃清口糖。”

我说:“庆小兔,你吃草莓好不好?”

妈妈说:“清口糖你今天不能吃了,你可以吃草莓,你也可以吃梨子,你也可以吃橙子。”

庆小兔说:“我要吃清口糖。”

妈妈说:“你是不是要闹呀,你是不是想把笑脸划掉一个呀?”

庆小兔两个手护着表格说:“不要。”

妈妈说:“不要,你就不要闹了,你吃不吃草莓。”

庆小兔无奈地说:“我吃草莓吧。”

庆小兔吃完一个草莓。

庆小兔来到厨房,庆小兔拿了一个大草莓。

庆小兔说:“我给哥哥拿一个草莓。”

庆小兔拿着草莓,庆小兔把草莓放到鼻子跟前在闻,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又闻了一下草莓,庆小兔在草莓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外婆说:“你不是给哥哥拿的吗?”

庆小兔把草莓让外婆看看,庆小兔又把草莓放进嘴里咬一口。

余承泽又拿了一颗草莓给庆兔兔拿去。

庆小兔拿着一本书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念书。”

我看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香肠。

我问:“你是不是给外公拿的。”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我给外公拿。”

庆小兔喊:“妈妈,外公还没有吃香肠。”

我说:“外公不要吃。”

妈妈说:“外公不要的。”

庆小兔说:“外公要吃的。”

我说:“外公不要,我们念书吧?”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