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142我是警察

2020-09-18 21:1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31

庆小兔三岁第十六天

3142-二零二零年元月二十一日星期二阴天转小雨10℃~5℃客厅早晨温度10℃ PM2.5-175

天气预报这个星期一直是小雨,雨没有看见,云倒是遮天蔽日。

八点钟庆小兔就开始听儿歌。

八点四十五分外婆说:“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说:“不要,我还要睡。”

外婆说:“我们尿完尿再睡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

最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让人的心吊了起来,每天都可以看到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报道。关键是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这时候正是人口大迁移的日子,人的大规模的移动就可能导致病毒的快速传播。

据说新型冠状病毒跟那时候的SARS相比传染性没有那么强,毒力也没有那么大。

这只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一个起始阶段,现在的病死率不能说明以后,恐怕我们还要提高警惕。

医务人员的得病就说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人之间可以传染的,不是紧密接触就感染了,一次感染病毒的人那么多,说明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方式不一样,新型冠状病毒传染速度可能惊人。

过完年庆小兔就要上托托班了,托托班幼儿园学校是一个人员集中的场所,小孩子又是抵抗力很低的群体,我也为庆小兔的身体而担忧。

外婆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外婆手里拿着庆小兔的裤子递给我,我迟疑了一下才接过庆小兔的裤子。

外婆对我说:“你是什么眼神呀?”

我说:“我没有注意,我的眼睛不好。”

庆小兔说:“我的眼睛就很好,我可以看见蚊子。”

我说:“外公就看不见蚊子。”

庆小兔说:“外公看见看得见蚊子,外婆也看得见蚊子,妈妈也看得见蚊子。”

外婆说:“小九你也太怪了,夜里那么长时间不尿尿,午睡两三个小时就尿尿。”

庆小兔问:“我的消防车呢?”

我说:“你自己找呀?”

庆小兔说:“消防车在这里。”

庆小兔问:“大吊车在哪里?”

大吊车来到消防车的跟前。

庆小兔一边吃着包子,庆小兔一边在玩汽车。

外婆端着牛奶杯说:“你快一点吃饭,我们喝奶。”

外婆说:“你快一点吃,我们还要出去买菜。”

庆小兔说:“我不要买菜。”

我说:“我们还要买大铁锅。”

昨天大铁锅漏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买大铁锅。”

外婆说:“不买锅,我们怎么做饭炒菜呀?”

庆小兔说:“我不去买菜,我在家里玩。”

我说:“你一个人在家里,我和外婆去买菜了。”

庆小兔抱起大吊车。

庆小兔说:“我去买菜。”

外婆说:“这么大的车子怎么拿呀,我们换一辆小汽车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要大吊车,大吊车要去工作。”

露天市场已经显现浓浓的年味,虽然这里没有各种各样的新年装饰,但是人头攒动已经把新年年味提出来。

人多了在市场里行走都有了一定的困难。

外婆去买锅。

外婆说:“你们去看鸡看鱼吧。”

外婆走了。

庆小兔说:“外婆呢?”

我说:“外婆去买锅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看鱼,我要找外婆。”

我们准备离开。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外婆把所有的店铺都找了,没有一家有发糕,跟庆小兔说好话,我们去伍家菜场去买发糕,同样伍家菜场也没有发糕卖。

庆小兔不愿意了,庆小兔大哭大闹。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我不要回家。”

我说:“我们吃蛋卷。”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蛋卷,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又不是不给你买,没有卖的怎么办?我们吃麻花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麻花,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不管他,我们回家。”

庆小兔哭声震天,庆小兔几乎把童车掀翻。

路上的人纷纷停下来看。

走在没有什么人的路上,这是两个相邻小区中间的大马路,这里是不能走汽车的,我们把童车停下来。

外婆说:“又不是不给你买,现在外边买不到。”

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说:“我要吃发糕。”

庆小兔从童车上下来,童车把上过多的东西,童车也往后倒了下去。

外婆说:“你哭吧,我和外公走了。”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抱。”

我说:“外婆抱不动。”

外婆说:“外婆抱你,外婆的买菜车子怎么拉呀?”

外婆还拖着一个买菜的车子。

庆小兔这才重新坐在童车上。

回到家,庆小兔还是去了一趟篮球场。

庆小兔说:“外公。”

我说:“我不喜欢爱闹的小朋友。”

庆小兔说:“我不闹了。”

我说:“你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闹呀?”

庆小兔说:“我要拼图。”

庆小兔很快把拼图拼完了。

我把昨天的生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还是没有记住,庆小兔每一个字都要看背面的画。

但是我只要告诉庆小兔的读音,庆小兔马上就可以说出一串词语来。

我说:“鞋。”

庆小兔说:“鞋,鞋子,鞋柜,鞋刷。”

…。

今天买回来的零食都装进瓶瓶罐罐里,其中很多都是庆小兔的空奶粉罐。

庆小兔每一个罐子都要看一遍,庆小兔就吃了一根蛋卷,其他东西庆小兔连看都懒的看。

庆小兔把奶粉罐抱起来。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奶粉。”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外婆说:“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饭。”

我说:“庆小兔正在喝奶。”

外婆说:“有鸡蛋饭哟。”

庆小兔说:“鸡蛋饭,我看看。”

我把鸡蛋饭给庆小兔端过来。

庆小兔端着碗闻了一下。

庆小兔说:“鸡蛋饭好香,我要吃。”

庆小兔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围兜兜。”

外婆说:“还有饺子哟。”

庆小兔夹起饺子说:“怎么没有醋呀?”

外婆说:“有醋。”

外婆说:“小九这些东西都知道。”

我吃完饭去睡觉。

门打开了,接着听到的就是咕噜咕噜轮子碾压地板的声音。

外婆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外公在睡觉。”

庆小兔说:“我在旅游。”

外婆说:“你要旅游,就去外边转一圈。”

庆小兔说:“我要在屋里旅游。”

我问:“庆小兔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旅游。”

我问:“你要到哪里旅游呀?”

庆小兔说:“我在外婆家旅游。”

我问:“你拖着什么呀?”

庆小兔说:“麦昆旅行箱。”

我问:“你旅行箱里装的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里面装着妈妈的东西。”

我起来了,庆小兔的旅行也结束了。

庆小兔在一堆玩具里找玩具。

庆小兔说:“警察。”

庆小兔手里拿着一个小的干温度湿度计。

这个温度湿度计直径有一点小,可能就七厘米大小,粉红色的外壳,透明塑料表盘里栏杆粉红色的指针,表盘表面还有两个卡通人物。

庆小兔指着指针说:“这是时间。”

庆小兔指着两个卡通人物说:“这是警察。”

这个温度湿度计有一点像电影里警察拿着的警徽。

庆小兔把警徽往自己的屁股后边的口袋里放,庆小兔背着手,庆小兔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口袋。

庆小兔的屁股撅着,庆小兔的屁股把口袋绷紧,我帮着庆小兔把口袋撑开,庆小兔把警徽塞进口袋里。

庆小兔拿起警车说:“外公,我们去江边玩吧。”

我说:“现在不去江边了,马上就要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我要出去玩,警察要去巡逻。”

我说:“我们就在球场玩一会。”

庆小兔说:“我不要玩一会。”

马路上那么多的麻雀在啄食。

庆小兔马上跑过去。

庆小兔亮出自己的警徽说:“我是警察,你们不能呆在马路上。”

麻雀们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麻雀纷纷扬扬飞向篮球场旁边的树林里。

庆小兔也跟着来到树林里。

树林里不仅仅有麻雀,树林里还有斑鸠。

庆小兔的到来,小鸟们往远处树上飞去。

庆小兔说:“小鸟飞走了。”

庆小兔去爬健身器材的攀登架,庆小兔很快就爬了上去,还剩下两格,庆小兔又把一个脚踩上去。

我说:“你不能再爬了。”

庆小兔说:“我是大哥哥。”

我说:“大哥哥一样要注意安全,你再往上爬,很容易会翻过去的。”

庆小兔说:“那好吧,我下来了。”

地上一个小小的泥坑,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用手在拨泥坑里的树叶。

庆小兔说:“挖掘机呢?”

我说:“挖掘机在家里呀?”

庆小兔说:“回家拿挖掘机。”

庆小兔走了几步。

庆小兔说:“我还要出来玩一次。”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出来了。

一个小姑娘穿着轮滑鞋站在球场入口处。

庆小兔举着警徽说:“姐姐,我是警察。”

小姑娘把头探过来看了一眼。

小姑娘问:“你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这是警察的东西。”

小姑娘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说:“姐姐,这是挖掘机,你不玩吗?”

小姑娘说:“我要等奶奶来。”

看着小姑娘有那么高,小姑娘还不到六岁。

庆小兔举着挖掘机说:“挖掘机,我去工作了。”

庆小兔的挖掘机开始施工,挖掘机的挖斗下去,挖斗上只有几片树叶。

庆小兔说:“挖不动。”

庆小兔把挖掘机递给我,庆小兔上到滑雪机上。

滑雪机一个月前庆小兔还有一点力不从心,今天庆小兔麻利地站在滑雪机上,庆小兔马上咣当咣当地踩起滑雪板了。

小姑娘奶奶来了,小姑娘来到健身器材跟前,小姑娘踩着轮滑鞋跌跌撞撞地走着。

小姑娘从一个个健身器材跟前走过,庆小兔马上跟着小姑娘后边走。

庆小兔问:“姐姐,你在干什么呀?”

小姑娘说:“我在玩呀?”

庆小兔问:“姐姐跟我玩吗?”

小姑娘说:“你不是在玩吗?”

庆小兔说:“我要跟姐姐玩。”

小姑娘来到篮球场上。

篮球场上一片片斑驳的水塘,这是昨天夜里雨水留下的脚印。

小姑娘可能是刚刚学会轮滑,小姑娘还不能往前滑很远,小姑娘滑了几步,马上小姑娘就停下来,篮球场上听到的就是夸夸夸的轮滑鞋和地面撞击的声音。

庆小兔在家里就把棉袄脱了,庆小兔跟在小姑娘后边追。

小姑娘不能躲避面前的水塘,小姑娘的轮滑鞋把雨水高高的溅起来。

庆小兔现在已经文明了许多,庆小兔弯弯曲曲在水塘空档间穿行。

小姑娘奋勇向前,庆小兔穷追不舍。

一会小姑娘停下来。

小姑娘说:“我的鞋子进水了。”

庆小兔看看自己的鞋。

庆小兔说:“我的鞋没有湿。”

小姑娘继续在篮球场上咣咣咣艰难地跑着,庆小兔甩开双臂在后边追着。

来到篮球场篮球架下边。

小姑娘用手指着地上的边线说:“弟弟,我们站在这里出发。”

庆小兔说:“姐姐,我们比赛吧?”

小姑娘说:“预备跑。”

庆小兔还没有反应过来,小姑娘已经跑出去好几步了。

小姑娘在前边呱唧呱唧地跑着,庆小兔在后边紧紧地追着。

就在小姑娘要来到另外一个篮球架下边的时候,庆小兔也已经跑到篮球架跟前。

小姑娘举起手说:“我先到了。”

庆小兔说:“我是第一名,我先到的。”

接下来庆小兔和小姑娘继续在篮球场上驰骋,我这时候才想起来给庆小兔录像。

小姑娘弯腰捡起一个树枝。

庆小兔说:“姐姐,我没有树枝了。”

小姑娘说:“你自己找呀?”

庆小兔往四周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没有呀,姐姐我没有树枝怎么办?”

小姑娘走到球场旁边,小姑娘把树枝扔到灌木丛后边。

庆小兔说:“姐姐,你怎么把树枝扔掉了。”

庆小兔走到灌木丛跟前张望了一下,灌木丛围绕整个球场,庆小兔马上就往篮球架后边跑去。

庆小兔说:“外公,我去捡树枝了。”

庆小兔沿着灌木丛一路找来。

小姑娘说:“弟弟,我们比赛吧?”

庆小兔又咚咚咚地跑了出来。

…。

小姑娘说:“弟弟,我捡了一个很长的棍子,你不能拿。”

在小姑娘奶奶跟前的地上放着一根一米长的棍子。

庆小兔马上把棍子拿起来,庆小兔挥舞着棍子。

庆小兔说:“我是孙悟空。”

小姑娘说:“你可以玩,你不能拿走哟。”

我说:“庆小兔,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家睡觉去吧?”

庆小兔把棍子放着地上。

庆小兔说:“给你,我回家了,拜拜。”

外婆并没有睡觉,外婆在洗衣服,外婆在洗庆小兔上托托班的被子。

庆小兔在把自己的衣服往下脱。

庆小兔说:“我的衣服湿了,我要换衣服。”

外婆在庆小兔的身上摸了一下。

外婆说:“你身上怎么那么多汗呀?”

庆小兔说:“我身上很多汗。”

外婆说:“我们脱下来擦一下,换一件衣服。”

外婆给庆小兔擦洗身体。

庆小兔说:“我身上还有水。”

可能庆小兔身上的汗继续在涌出来。

外婆拿着干毛巾给庆小兔擦了一下。

外婆说:“一会就好了。”

庆小兔看着餐桌上放着的奶瓶。

庆小兔说:“我要好多好多的奶。”

奶瓶里可能是一百五十毫升牛奶。

外婆说:“你刚才的奶就没有喝完。”

庆小兔说:“我要睡觉了,睡觉要喝好多好多的奶。”

我说:“外公给你冲。”

我刚刚把奶瓶洗干净,妈妈就开门进来,妈妈的春节假期正式开始了。

十五点钟把火火兔打开,庆小兔抱着火火兔在听。

妈妈庆兔兔回来的时候,庆小兔还没有起来。

妈妈说:“妈妈抱。”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抱。”

妈妈说:“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睡觉。”

妈妈说:“起来了。”

庆小兔说:“我再睡一次。”

妈妈说:“好了,睡一次了。”

庆小兔说:“妈妈关灯。”

妈妈说:“关了灯,妈妈怎么抱你呀?”

妈妈问:“你拉尿没有?”

庆小兔说:“没有拉尿,我要尿尿了。”

妈妈说:“妈妈买了柿饼,你们谁吃柿饼呀?”

庆兔兔说:“我要吃。”

庆小兔说:“我也要吃。”

妈妈一个人给了一个柿饼。

庆小兔伸出手说:“我还要一个。”

妈妈说:“你不是有了。”

庆小兔说:“我要给外婆。”

妈妈说:“对,吃东西就要想着大家。”

庆小兔把柿饼给外婆。

外婆说:“你自己吃吧。”

庆小兔把柿饼给了我。

妈妈问:“外婆吃柿饼了吗?”

庆小兔说:“外婆没有要,我把柿饼给了外公。”

妈妈说:“你再给外婆一个柿饼。”

庆小兔把一个柿饼给了外婆。

妈妈说:“还剩下两个柿饼怎么办?”

庆兔兔说:“一个给姨妈,一个给姨爹。”

姨妈下班回来了。

姨妈说:“今天上午开了一个会,下午也开了一个会,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事情。”

妈妈说:“现在疫情已经那么厉害了?”

姨妈说:“宜昌已经有了一个确诊病例了。”

妈妈说:“会不会宜昌也传播起来。”

姨妈说:“小九,姨妈回来你还没有喊我呢?”

庆兔兔说:“小九嘴里有东西。”

庆小兔拿了一个柿饼给姨妈。

姨妈说:“这就表示你叫姨妈了。”

庆小兔点点头。

庆兔兔去跟姨爹打羽毛球。

庆小兔跟庆兔兔要羽毛球拍。

姨爹让庆兔兔与庆小兔打羽毛球。

庆兔兔还打不好羽毛球,庆小兔就连羽毛球都碰不到。

庆小兔没有吃饭,庆兔兔吃了一点饭。

庆小兔跟庆兔兔在玩那个八十厘米的大皮球。

姨妈在看新闻。

庆小兔说:“我要看病毒。”

姨妈说:“病毒演完了,你去跟姨爹去玩吧。”

庆小兔说:“姨爹你要当怪物。”

姨妈说:“姨爹怎么当怪物呀?”

庆小兔把两个手扶着头上。

庆小兔说:“姨爹把篮子放在头上。”

姨妈说:“篮子在姨妈家,姨爹没有篮子,姨爹怎么当怪物呀?”

庆小兔说:“我去拿篮子。”

庆小兔把藤条篮子递给姨爹,姨爹把藤条篮子扣在头上。

庆小兔说:“姨爹站起来,姨爹要当怪兽。”

姨爹站起来,庆小兔尖叫着跑了起来。

姨爹把篮子拿了下来。

庆小兔说:“姨爹你当怪物吧?”

姨爹说:“姨爹不当怪兽了。”

庆小兔说:“姨爹当怪物吧,你把篮子戴在头上。”

妈妈说:“让姨爹玩一次。”

庆小兔说:“不要一次。”

妈妈说:“姨爹上班累了,姨爹就一次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吧。”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