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137你不要拍照

2020-09-13 21:2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81

庆小兔三岁第十一天

3137-二零二零年元月十六日星期四晴天转多云4℃~0℃客厅早晨温度9℃ PM2.5-102

在宜昌最高温度很少下到零度以下,宜昌城区的雪几乎成为一种奢侈。

宜昌的冷体现在屋里,屋里冷飕飕的浑身上下裹得像一个棉球,有时候冷的会不愿意伸出手,取暖器只能提供面前的温暖,身子背后还是一股凉气。

我们的房子保温好像还可以,偶尔用暖风机吹一会,屋里的温度可以勉强维持在十度左右。

八点钟庆小兔就醒了,庆小兔躺在床上听儿歌。

外婆说:“八点半了,我们起来吧。”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你怎么学会赖床了,赖床不好哟。”

庆小兔说:“我在听歌。”

庆小兔把火火兔的鸭子衣服脱了下来。

外婆说:“你把火火兔的衣服脱下来干什么?”

庆小兔说:“我要火火兔睡觉。”

外婆又进到房间里。

外婆说:“你还不起来呀?马上就要九点钟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起来。”

外婆说:“你不要看电视吗?”

庆小兔说:“要。”

外婆说:“你要看电视,我们就赶快起来。”

外婆抱着庆小兔来到卫生间。

庆小兔学着羊叫:“咩咩咩。”

我说:“你现在怎么变成一个小绵羊了。”

庆小兔说:“我不是小绵羊,我是小猴子。”

外婆问:“妈妈是属什么的?”

庆小兔说:“妈妈也是猴子。”

外婆问:“哥哥呢?”

庆小兔说:“哥哥是小白兔。”

外婆问:“姨妈属什么呀?”

庆小兔说:“姨妈也是小白兔。”

我说:“姨爹属牛。”

庆小兔说:“爸爸属羊。”

庆小兔来到沙发上。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

外婆说:“你就记着你的毛巾被。”

我把毛巾被拿来给了庆小兔,我准备把火火兔的鸭子衣服穿上。

庆小兔说:“我不要她穿衣服。”

我说:“不穿衣服,她会受凉感冒的。”

庆小兔说:“我不要。”

庆小兔说:“把火火兔给我。”

外婆说:“当心火火兔掉在地上,会把火火兔摔坏的。”

我说:“那你把火火兔抱着吧。”

庆小兔端着牛奶杯。

庆小兔说:“外公,你给火火兔穿衣服吧。”

我说:“你在穿衣服,火火兔也要穿衣服,你看火火兔穿好衣服多好看呀?”

词语城堡在学习芒果两个字。

庆小兔说:“我要吃芒果。”

外婆说:“这是电视上的,家里现在没有芒果。”

庆小兔说:“芒果好吃。”

第二个词语是石榴。

庆小兔说:“石榴,我要吃石榴。”

外婆说:“没有石榴。”

庆小兔说:“我要吃石榴。”

我说:“回来我们要外婆去买。”

外婆说:“现在过季节了。”

我说:“水果店还是有卖的,现在水果店什么水果没有呀。”

庆小兔说:“管子没有了。”

庆小兔的牛奶杯的吸管缩进牛奶杯里了。

外婆说:“你干什么呀?你怎么把管子弄到里面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屏幕上边的石榴两个字。

庆小兔说:“石榴,石,石头。”

外婆说:“对,石,是学过的。”

当我想起来让庆小兔看卡片的时候,词语城堡已经开始在演葡萄了。

庆小兔说:“演完了,我要看汪汪队。”

我问:“你刚刚学的什么词呀?”

庆小兔说:“葡萄。”

我问:“还有什么词呀?”

庆小兔说:“芒果。”

我问:“还有呢?”

庆小兔楞了一下。

我说:“石…。”

庆小兔说:“石榴。”

外婆说:“我们要学习了。”

庆小兔说:“我在玩球。”

庆小兔在掰玩具足球。

我说:“我们拼图吧?”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拼汽车。”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拼挖掘机。”

庆小兔说:“不要。”

我拿了一个鳄鱼拼图。

我说:“我们拼鳄鱼吧?”

庆小兔说:“我拼挖掘机。”

拼图对于庆小兔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我说:“我我们再拼一个。”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认字吧?”

庆小兔说:“我要玩挖掘机。”

庆小兔拿起一辆大挖掘机。

庆小兔问:“还有一辆有轮子的挖掘机呢?”

我说:“你的挖掘机不是在这里吗?”

庆小兔说:“我拿两个挖掘机。”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出来,庆小兔看见外婆在阳光房。

庆小兔喊道:“外婆,你在干什么呀?”

外婆在外边没有听见。

庆小兔提着挖掘机往门口走。

鞋柜的走廊里放着晾衣架。

庆小兔说:“衣服怎么在这里呀?”

我说:“夜里有一点冷,衣服在外边会结冰的。”

出门就看见大毛还在窝里没有起来。

庆小兔说:“大毛还在睡觉。”

庆小兔对大毛说:“大毛,你还不起来呀?”

大毛一动不动地望着庆小兔。

外婆说:“外边那么冷,大毛呆在窝里多暖和呀,我们进屋里去,外边那么冷。”

庆小兔说:“我要出去玩。”

外婆说:“你要出去玩,我们去超市买东西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要去江边。”

外婆说:“江边还要冷。”

庆小兔说:“我要找小朋友玩。”

外婆说:“江边风那么大,小朋友都在家里在烤火呢?”

庆小兔说:“我要去江边玩。”

我说:“他要去就让他去,冷了,找不到小朋友,他自然就会回来了。”

庆小兔放下挖掘机,庆小兔抱起那个最大的赛车。

庆小兔说:“外公放包里。”

庆小兔不要从院子出去,余承泽要从大门出去,我还以为庆小兔要去球场。

大楼的大门被用砖头抵着,庆小兔把砖头移开扔到一边去。

庆小兔说:“开着门危险,小偷会进去偷东西的。”

出门庆小兔就拐向侧面。

江边冷飕飕的,不时地还会吹过来一阵小风。

庆小兔拿出大赛车,庆小兔让赛车在自行车道上行驶,庆小兔把赛车在大石头上推行。

庆小兔把赛车在空中飞翔,庆小兔松开手赛车飞了出去。

庆小兔说:“赛车降落了。”

赛车咣铛一声一头栽在地上。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赛车会很疼的。”

庆小兔说:“赛车在训练,赛车在锻炼身体。”

我说:“哪里有这样锻炼身体的。”

庆小兔说:“赛车就这样锻炼身体的。”

赛车在空中飞翔,赛车不断地撞击地面,赛车有时候撞击树干。

一个小男孩从斑马线过来了。

庆小兔说:“小朋友。”

庆小兔没有过去,庆小兔更加夸张地在玩赛车。

男孩只是往这边望了一眼,男孩的爷爷拉着男孩往前走去。

男孩想停下来,爷爷拉着男孩在走。

男孩爷爷说:“我们去那边去玩,那边有柚子。”

庆小兔说:“小朋友怎么没有过来呀?”

小男孩并没有走多远,男孩停下来在捡地上的树枝,就是一种光秃秃没有叶子和分叉的细树枝。

庆小兔把赛车放进我的包里,庆小兔跑到男孩的跟前。

庆小兔说:“你在干什么呀?”

男孩没有做声。

男孩爷爷说:“我们去前边玩。”

男孩爷爷说着就去拉男孩的手。

男孩甩开爷爷的手,男孩继续在捡树枝。

我说:“这是哥哥,他比你大。”

男孩好像有三岁半。

男孩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爷爷也是一样地打扮。

庆小兔问:“你有哥哥吗?”

男孩没有啃气。

庆小兔问:“你有弟弟吗?”

男孩也没有啃气。

庆小兔说:“你在捡树枝吗?”

男孩说:“好玩。”

庆小兔说:“我也玩。”

庆小兔也蹲下来捡树枝。

男孩爷爷过来拉着男孩说:“我们去前边玩。”

男孩说:“我要跟弟弟玩。”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一根树枝,庆小兔舞动两个手,庆小兔摆出一套套不一样的姿势。庆小兔并没有亲密接触小男孩,庆小兔每一次表演都在小男孩的前边不远的地方。

男孩也活了起来,男孩也舞动树枝在跑。

庆小兔把手指向胭脂園。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跑吧。”

庆小兔迅速往前跑了起来,男孩跟着后边在追。

男孩爷爷在后边喊着:“宝宝,不要跑,当心摔倒了。”

庆小兔跑起来没有一个头。

男孩气喘吁吁地在后边喊着:“等等我,弟弟,等等我。”

男孩爷爷喊道:“宝宝,不要跑了,当心出汗了。”

男孩停下来在喘气。

庆小兔发现男孩没有追上来,庆小兔又跑了回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前方说:“哥哥,我们跑吧。”

庆小兔又往前跑了起来。

庆小兔一口气跑到胭脂園,庆小兔站在路口等男孩。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玩吧。”

两个人挥舞着树枝在跑。

我说:“你们两个人一起玩,你们就不要玩树枝好不好?”

庆小兔马上就把手里的树枝扔在地上。

庆小兔对男孩说:“你不能玩树枝,树枝会使人受伤的。”

男孩不愿意把树枝扔掉。

庆小兔伸出手把树枝抓在手里,庆小兔用劲一拽,庆小兔把男孩的树枝扔了出去。

男孩说:“你怎么把我的树枝扔了。”

庆小兔说:“会受伤的。”

男孩又捡了一根比较长的树枝拿着手里。

庆小兔说:“你玩树枝,我不跟你玩了。”

庆小兔转身往后走了两步。

男孩爷爷说:“宝宝,这个树枝多脏呀,你会把手弄脏的。”

男孩不愿意把树枝扔了。

庆小兔停下来说:“我还要跟哥哥玩呢。”

看见男孩手里拿着树枝。

庆小兔说:“哥哥,你把树枝扔了。”

男孩还是不愿意扔树枝。

庆小兔自己一个人在胭脂園跑了起来。

男孩在后边喊着:“弟弟等等我。”

庆小兔说:“有危险。”

男孩这时候才把手里的树枝扔了。

庆小兔停下来等男孩。

庆小兔爬进花坛里。

男孩跟着后边钻进树丛里。

男孩爷爷连忙过来拉男孩。

男孩爷爷说:“竹子那么多毛,会把你的衣服弄脏的。”

男孩爷爷没有拉住男孩,男孩跟着庆小兔从另一端跑了出来。

两个人用手抚摸着雕刻胭脂園三个字的巨大景观石。

我说:“胭脂園。”

庆小兔用手指着上边的字说:“胭脂園。”

男孩指着长江珍稀鱼类流放点说:“我们去那里玩吧?”

庆小兔跟着男孩跑了过去。

男孩从石碑斜坡低的一面爬上去,男孩很快爬到石碑的半腰站起来。

男孩向着庆小兔在招手。

庆小兔已经来到石碑过去。

男孩说:“弟弟,上来呀。”

庆小兔说:“危险,我不上去。”

庆小兔跑开了。男孩也跟着跑了下来。

男孩爷爷说:“我们去看柚子吧。”

庆小兔说:“看柚子。”

高高的树上挂着几个金黄色的柚子。

男孩说:“爷爷抱。”

爷爷说:“抱也够不着。”

爷爷从树丛里找到一个柚子,男孩过来就是一脚,柚子被踢滚了起来。

爷爷连忙拉住男孩说:“你怎么踢呀,你会把鞋踢脏的。”

庆小兔跑过去,庆小兔飞起一脚,庆小兔把柚子又踢回树丛里。

庆小兔说:“柚子回家了。”

重新回到小广场,庆小兔在前边跑,男孩在后边追。

从男孩口袋里掉出来一包东西,我把东西递给男孩的爷爷。

男孩走过来说:“这是我的。”

男孩将包装袋让庆小兔看。

男孩说:“弟弟,这是好吃的。”

庆小兔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我不要别人的东西。”

男孩说:“是海苔,好好吃的。”

庆小兔说:“我们家也有海苔。”

男孩要爷爷撕开包装。

爷爷说:“我们过一会再吃。”

男孩说:“我要现在吃。”

庆小兔把汽车全部拿出来放在浮雕的地面上。

男孩蹲在庆小兔的旁边吃着海苔,男孩把装海苔的盒子举到庆小兔的跟前。

男孩说:“好好吃的。”

庆小兔摆摆手说:“我不会要的。”

男孩吃完海苔,男孩的爷爷拉着男孩就走了。

一个富态的奶奶带着一个四岁的男孩来了。

奶奶说:“他在楼上看见这里有小朋友,他就要下来玩。”

庆小兔拿着一辆水泥罐车走到男孩跟前、

庆小兔说:“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奶奶说:“不能玩,这里都是水。”

男孩说:“弟弟就在玩。”

男孩奶奶说:“什么人在外边玩水呀,你要是去玩水,我们就回家。”

男孩奶奶说:“你们怎么在水里玩呀?”

这里地上还有一些下雨留下的水,庆小兔把所有的汽车都放在水塘里,其实就是表面一点点水。

我说:“不要紧,就这么一点点水。”

奶奶说:“小孩子不能玩水。”

我说:“小孩子怎么不能玩水了?”

奶奶说:“小孩子就要注意文明形象。”

我说:“小孩子跟大人不一样,小孩子就要无拘无束地玩,只要没有危险,就可以让他们随便玩。如果他们的衣服湿了,要就是回家换一件衣服就是了。”

男孩奶奶说:“弟弟玩水,我们去别的地方玩。”

男孩被奶奶拽走了。

庆小兔说:“哥哥走了,哥哥不跟我玩。”

又来了一个四岁半的男孩。

男孩说:“弟弟,你怎么把汽车放在水里呀,这样汽车会有问题的。”

男孩的爷爷笑着说:“会有什么问题呀?”

大男孩又走了。

又来了一个男孩,男孩手里拿着一个不大的吊车。

庆小兔走过去问:“这是什么汽车呀?”

男孩举着吊车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伸出手把吊车拿了过来。

庆小兔说:“这是一个吊车。”

庆小兔把自己的小校车递给男孩。

男孩拿着校车在推。

庆小兔把校车拿过来,庆小兔把校车翻转过来,庆小兔把开关打开。

庆小兔说:“它会自己走的。”

校车比吊车还要小,男孩把校车递给奶奶,男孩一直注视着庆小兔的大赛车。

于是庆小兔把大赛车拿给了男孩。

男孩说:“哥哥,我们去那边玩吧。”

于是两个人天南海北,两个人跑遍了胭脂園。

我问男孩奶奶,我才知道男孩比庆小兔还要大两个月。

于是弟弟变成了哥哥,哥哥又变成了弟弟。

男孩奶奶几次要男孩回家,男孩还要和庆小兔玩。

已经过了十二点钟了。

我说:“我们玩一会回家吧?”

庆小兔说:“不要回家。”

我说:“我们玩一下就回家。”

庆小兔说:“玩一下不回家。”

我说:“我们我两下,我们玩三下就回家。”

男孩说:“玩三下不回家。”

庆小兔转了两圈回来,庆小兔把吊车还给男孩,男孩不愿意了。

男孩哭着还要玩,男孩奶奶把大赛车给了庆小兔,男孩一下子就躺在地上不起来了。

庆小兔抱着大赛车说:“哥哥,我们明天再来玩。”

我给庆小兔拍照,庆小兔用手在前边挡着。

庆小兔说:“我不要你拍照。”

这已经是庆小兔第二次不让我给他拍照了。

我刚刚放下碗,我发现庆小兔没有在吃饭。

我问:“小九,你的饭呢?”

庆小兔说:“我已经吃完了。”

我睡觉,外婆让庆小兔看电视。

门打开了。

庆小兔说:“我要拿好大好大的熊。”

庆小兔把那个好大好大的熊抱了出去。

我午睡起来了。

庆小兔说:“外公,外婆不会调电视,我要看玩具。”

外婆说:“我们起来再看电视。”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我要看玩具。”

外婆说:“我们看一集电视就睡觉。”

庆小兔看宝宝巴士玩具。

庆小兔睡觉起来了。

庆小兔要尿尿。

我过去给庆小兔端尿。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端尿。”

尿完尿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

听到庆小兔在哭。

外婆说:“他不要穿里面的绒衣。”

外婆要给庆小兔穿,庆小兔坚决不让外婆穿,庆小兔还大哭大叫

外婆有一点急躁起来。

外婆说:“你再哭,你就去找你当阳的奶奶去吧。”

外婆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哭。

庆小兔在喊:“外婆来。”

我把词语城堡打开,我过来写日记。

庆小兔说:“外公,青草。”

庆小兔猛地说青草,我还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我问外婆:“小九说的是什么?”

外婆说:“我也不知道。”

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屏幕说、

这时候屏幕上正在说:“qīng cǎo,草。”

庆小兔说:“不是草吗?小草青青,青草。”

接下来是:“m-éi,苺。”

庆小兔说:“莓,梅花的梅。”

我说:“这个不是梅花的梅,梅花的梅是木字旁。”

我用手指着电视机说:“你看,这个苺是草字头的。”

“c-ǎo,m-éi,草莓。”

接下来是枇杷。

“p-í,p-á,枇杷。”

猛地一听词语城堡的读音,我还有一点不习惯,因为我们原来念枇杷的杷是第四声,没想到枇杷的杷是第二声。

庆小兔说:“外公,演完了,汪汪队。”

我说:“看汪汪队可以,看完汪汪队,我们把字学习一遍。”

汪汪队演完了。

我说:“我们认字吧?”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庆小兔在喝奶。

庆小兔说:“我要听将军的歌。”

我说:“这是国歌。”

突然去找国歌,一下子又找不到在哪里了,都是介绍国歌的。

我要庆小兔先认字,庆小兔拿了一张纸。

庆小兔说:“我要比一下。”

我说:“你要比什么?”

庆小兔把纸揉做一团。

庆小兔说:“我扔到垃圾桶里。”

庆小兔问:“外婆呢?”

我说:“外婆去烧饭了。”

庆小兔说:“我去找外婆。”

我说:“你不认字了。”

庆小兔说:“我不认字了。”

庆小兔在阳光房骑上三轮车。

我说:“你不学习,我回来告诉妈妈。”

庆小兔没有啃气。

我说:“你不听话,以后你不要找外公出去玩,你也不要找外公调动画片。”

庆小兔来到姨妈家,庆小兔发现瑜伽垫平铺在地上。

庆小兔问:“外婆,这是怎么了?”

外婆说:“这是哥哥锻炼身体完了没有收拾起来的。”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瑜伽垫。”

庆小兔把瑜伽垫卷起来立在墙角。

姨妈回来了,庆小兔躲在椅子后边。

姨妈说:“小九,你怎么了?”

我说:“他今天不学习。”

姨妈说:“小九,你怎么突然不爱学习了。”

庆小兔马上跑了过来,庆小兔把汉字卡片拿起来。

庆小兔说:“我要姨妈复习功课。”

姨妈问:“这个是什么字?”

庆小兔说:“右,右字下边是一个口字。”

庆小兔把左字找出来。

庆小兔说:“左字下边是一个工字,它和右不一样。”

…。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尿尿。”

我引着庆小兔去卫生间。

我说:“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小孩子。”

庆小兔说:“我听话了呀?我要姨妈认字了。”

尿完尿庆小兔说:“男孩有雀雀,女孩没有雀雀。”

吃饭庆小兔说:“妈妈,我今天又哭了。”

妈妈检查完毕庆小兔的作业,妈妈又给庆小兔布置五个生字。

外婆说:“你这些字,我们以前都教过的。”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