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清水出芙蓉

2020-09-07 08:4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九满 阅读:507

一次与老同学聊天,他说:“看着身边这些油腻的女性,让我想起谭文科同学啊,她真真算得上是清水出芙蓉。”我不由感叹这位男同学的用词真是恰当,“清水出芙蓉”常被新潮的爱情小说或者小鲜肉们用来表达对女生的最高赞美,这么一个抽象的词语落到现实中,唯有谭文科同学。

谭文科,是我初中时的同学。一年半的同学期间,我和她有交集的大概就一个星期。作为埋头苦读的模范生,我对女同学并不太关心,即使她已经席卷了全班同学的心,和女生们打成了一片,又成为了男生口中的美女,在男生的闲谈里,她出现的频率极高,但这样还不够引发我的兴趣。

偶然的一天课间,我一抬头看见走廊里谈笑风生的谭文科同学,她的侧脸像极了我的偶像,心动的感觉似乎刹那降临,我远远地盯着,铃声响起时,她秀美的身姿出现在门口,颇有鹤立鸡群之态,她一边和女生继续打趣着,一边还高技术地旋转着手掌上的毽子。那个时刻,我差点要用“清水出芙蓉”来形容她了,心情即刻沦陷。

一周时间,我找各种机会转头看斜后方的她,眼睛一掠而过,看似无意,心却怦怦跳,偶尔也会与她的眼光碰上,同桌也好奇地问了我几次有什么事,说我看起来有点怪。但没有人看出我的心思,与我对视的谭文科同学也没有察觉,她的目光清澈含着真诚的笑意,一如对待其他的同学。大概“模范生”的身份掩护了我。还好,一周之后,火热的心终于平息下来,可能是中考的紧迫感,也可能是找到了她与偶像之间的差别。于是,谭文科同学就作为一位纯洁的女生被搁置在我记忆的一角。

再次见面,已是中考后的暑假,在我去谭秋良同学家的路上。

我不大熟悉那里的路,正四处张望寻找,看到一位恬淡简朴的农家女孩正在埋头忙家务,心想,这个女生多像乡村电影里的女孩。我不好意思盯着看,转开头顾自走,忽然有人叫我的名字。视线对上,我竟然马上脱口而出她的名字,是谭文科同学。一身便装,与在校时多了些乡土气息,身材却更加丰满诱人。她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在陌生的场景,寒暄里有着他乡遇故知般的亲切感,这是我俩对话最多最热切的一次,好像也是唯一的一次。然后道别,走出一段路后,似乎心里还是游动着一丝喜悦,我不禁回头,谁知谭文科同学也恰好回头,于是,我们又彼此挥挥手,脸上的笑容大概都只能给自己感觉,对方是看不到的了,只是彼此都忘了问对方考取的中学。

此后又是多年。几个初中同学小聚,我忽然想起谭文科同学,便问起她的近况。其中一个同学告诉我,小鸟依人的谭文科,参加工作后回母校教书育人,嫁给了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民营企业家共度此生,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小资生活,如今的她依旧迷人,依旧风韵焯人,不愧“清水出芙蓉”的称号,九满,想念你的梦中情人了吧……整个心情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搅翻了,我的眼前一再一再地涌现出记忆中那寥寥的又无比深刻的场景,教室门口那个雅致清丽的少女潇洒地转动着毽子,她家门口那个清秀绝俗的青年,依依地回首道别,笑容那样明净,眼神那样温和。我端着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大概是我心中的醋坛子被打翻了吧。当然,没有谁会留意到我的失落,同学期间我与谭文科的关系是那样的淡薄,而后来在她家门口邂逅不过是我和谭文科同学之间的秘密插曲,算不上故事。只是这样似有若无的情感带子所维系着的人事,却偏偏给了我如此怅惘的人生之叹。

此刻细想,谭文科同学几乎赢得了所有同学的喜欢,在她身上应该有着一种别样的魅力。大家都觉得和她在一起很舒服,这舒服大概来自她浑然的状态,好像大家评论她外表清爽,性情平和,她也是无觉的;当时她的学习成绩不够理想,亦是不急不躁的。

我不由得好奇她的家世,总觉得我们初中所在的乡村,不会有她那种气质的青年。知情的同学说,她的父亲就是她们村里的村长啊,你难道不知道?当年,我几乎不掺和各种八卦,许多人人皆知的事情也可能不知道。村长,在当时,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官”,我说,村长的孩子不是看起来会有点盛气凌人,或者娇生惯养不会看起来有些有点“油腻”吗?可谭文科同学是那么的低调从容啊!我被大家一阵好笑。但我心里还是感到一些欣慰,纯洁漂亮、家庭条件好、严格的家庭管教,这些事情应该都没有损害她的天性呀!

后来,听到高晓松老先生创作的《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歌词当中描述的女同学既漂亮又清纯,借此表达作者对才貌异人的女同桌的怀念之情。当然,歌曲也无数次勾起了我曾经的记忆,特别是这一首歌轻松的旋律,音乐一响起,就直接把我拉回到八十年代,那一段青涩的校园时光,让我想起清水出芙蓉的谭文科同学,啦啦啦啦啦……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