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99我去找奶奶玩了

2020-08-30 15:5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70

庆小兔两岁三百三十八天

3099-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星期一多云8℃~5℃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125

外婆说:“今天外边的雾气轻了一点了。”

雾依旧盘踞在我们的眼前,长江对面的大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点轮廓。

外婆早早地就过去看亲家母,亲家母还没有起来。

外婆问姨爹:“你妈妈早上吃什么呀?”

姨爹的妹妹今天休息,姨爹说他妹妹过来给他妈妈煮面条。

我们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对现在的变化有许多的不适应,一个偏远乡间来的老人,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会有很多的不了解。

外婆说:“她早饭还不知道要吃什么?”

我说:“他的儿子姑娘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他们都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们也是老年人,我们是比他们还要老的老人,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可以多帮帮忙,但是我们不能包揽一切。”

外婆还是过一会就过去看看,外婆告诉哪里有水,哪里可以干什么,问问还有什么需要的。

外婆问要吃什么,姨爹妈妈要吃面包。

面包是姨妈昨天烤制的,虽然没有蛋糕店的面包那样可口,对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家已经是不错的选择了。

庆小兔手里拿着饺子。

庆小兔说:“巴克队长。”

我说:“还是要先看汉字城堡。”

第一个是雨字,组词是雨水雨伞雨衣。

第二个是雪字,组词是雪花滑雪雪人。

雨和雪是熟悉的汉字,我想庆小兔可能会很容易记住。

海底小纵队放在大电视机上播放,这是网上下载的动画片,电视机的屏幕大了,画面的清晰度就不是那么好了。

外婆在拿卡片让庆小兔认。

外婆说:“你认识了三个,还有两个你不认识,我们买菜回来再学习一会。”

庆小兔说:“我要吃饺子。”

外婆说:“饺子没有了,饺子只有两个,我们吃鸡蛋饭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鸡蛋饭。”

外婆说:“你要不要吃面包。”

庆小兔说:“我要吃饺子。”

外婆说:“我给你煮饺子。”

外婆对我说:“他们没有钥匙,出门大门就不能反锁了。”

我说:“不要紧,偶尔一次两次不要紧。”

外婆说:“她们回来开不了门怎么办?我自己出去买菜,你和小九两个人在家里。”

我说:“我们又不会一直在外边,她们去打针做理疗不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

八点钟外婆说:“小九,我们去买菜了。”

庆小兔抱着布狗坐进童车里。

路过姨妈家的大门,姨妈家的大门敞开着,姨爹的妈妈站在大楼的大门跟前,大门用一块红砖抵着。

我说:“你不用站在这里。”

姨爹妈妈说:“他们会进不来的。”

我说:“你开着门站在外边会很不安全的,她们来了会在窗户外边叫的,你手里还有手机,他们叫不开门,她们会给你打电话的。”

庆小兔说:“奶奶,我去找姨爹去。”

奶奶问:“不用,你跟着外婆出去吧。”

庆小兔说:“不要,奶奶我去接姨爹。”

外婆说:“我们去买菜,一会就回来。”

奶奶说:“就多一个人,用不着买那么多菜。”

外婆说:“就是你不来,一家那么多人,不买菜怎么够吃呀?”

把姨爹妈妈请回了屋里关上门。

出门庆小兔说:“接姨爹。”

我说:“姨爹在上班。”

庆小兔说:“姨爹不上班,接姨爹回来。”

我说:“姨爹晚上才回来。”

庆小兔说:“奶奶要姨爹,我要去接姨爹。”

我说:“我们晚上去接姨爹。”

出了小区大门,我们向左边走去。

庆小兔用手指着右边的医院说:“姨爹在那里上班。”

我说:“我们下午睡觉起来去接姨爹。”

当我们买菜回来,我们把童车推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我不要去姨妈家。”

这时候庆小兔发现奶奶还在家里。

庆小兔抱着小狗来到奶奶的跟前。

庆小兔说:“奶奶,小狗。”

奶奶问:“这是刚刚买的小狗吗?”

外婆说:“这是原来的小狗。”

庆小兔说:“这是妈妈买的。”

庆小兔把小狗放在奶奶的面前,庆小兔不断地晃动小狗,庆小兔嘴里发出汪汪汪的声音。

庆小兔拿起枪。

庆小兔说:“奶奶,我的枪。”

庆小兔把枪递给外婆。

庆小兔说:“外婆拉。”

外婆给庆小兔拉枪栓。

庆小兔拿着枪在四处瞄准。

奶奶连忙用手挡在前边。

外婆说:“小九,你不要把枪对着人。”

奶奶说:“你不要把子弹打到奶奶了。”

庆小兔说:“枪里没有子弹。”

外婆说:“这把枪是捡的,这把枪没有子弹,我们就是有子弹也没有让他们装过。”

庆小兔举着枪往一旁射击着。

庆小兔举着水泥罐车说:“奶奶,水泥罐车。”

奶奶疑惑地说:“水泥罐车?”

外婆说:“就是运输水泥的汽车。”

庆小兔说:“这是运水泥的。”

庆小兔不跟奶奶玩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出去玩。”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球场。

天空还是白茫茫的一片,有一些云的背后可以看到一点蓝色。

太阳还能够看得见一个圆圆的光斑,太阳的影子却若隐若现。

篮球场一个人也没有,小广场一样看不见一个人。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小朋友去哪里呀?”

海阔任鱼跃,天空任鸟飞。

没有一个人,这里就成了庆小兔一个人的天下。

庆小兔的扭扭车往前猛地开了出去。

庆小兔扭扭车吱溜一声停下来,扭扭车车头一个一百八十度原地旋转,庆小兔的扭扭车飘移了过来。

庆小兔的扭扭车往前开出去,扭扭车来到我的跟前,扭扭车来了一个九十度的转弯,扭扭车稳稳地停在我的面前。

接着庆小兔的扭扭车风驰电掣地在篮球场飘移着。

庆小兔非常兴奋,庆小兔的扭扭车不辞劳苦,扭扭车在篮球场留下自己的印迹。

一个奶奶抱着一个男孩过来。

奶奶让男孩对着庆小兔。

奶奶问:“小哥哥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骑扭扭车。”

奶奶抱起小男孩走了。

庆小兔问:“奶奶去哪里了?”

我说:“奶奶要回家了。”

庆小兔说:“我们也回家吧。”

庆小兔回到家。

庆小兔来到阳光房。

庆小兔指着水桶说:“把桶搬出去。”

庆小兔拿着刷子,庆小兔把刷子蘸上水,庆小兔用刷子在刷阶梯,庆小兔把一层层阶梯都刷了一遍。

庆小兔拿着刷子在刷摩托车上下的斜坡,庆小兔把整个斜坡全部擦洗了一遍。

阳光房大铝盆里放着许多花生,这是一些时间有一点长了的花生,姨妈准备把花生给花卉增加一点营养。

昨天姨妈要庆小兔进去用脚踩。

花生看上去弱小无能,可是真正的要将花生壳踩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庆小兔把越野攀爬车放进大铝盆里,庆小兔抱起越野攀爬车砸向花生,越野攀爬车的轮胎并不是铁锤,汽车轮胎就是一个减震器,同样越野攀爬车对花生无能为力。

大毛过来看庆小兔在劳动,庆小兔拿起一颗花生扔了过去。

我说:“大毛不吃花生。”

大毛马上把鼻子凑了过去。

庆小兔说:“大毛在吃花生。”

大毛还是把花生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大毛又把花生吐了出来。

庆小兔说:“大毛没有吃。”

庆小兔又朝大毛扔去几颗花生,这时候大毛对花生失去兴趣,大毛扭头就离开了。

我让庆小兔认今天的生字。

风字庆小兔不认识。

画字庆小兔也没有认出来。

我拿起车字。

庆小兔说:“车,汽车。”

我拿出虫字,庆小兔也认识。

我把弟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地,地瓜。”

我说:“这个不是地瓜的地,这是弟弟的弟。”

庆小兔来到阳光房。

庆小兔说:“水泥罐车来了。”

水泥罐车体积不是很大,水泥罐车行走的距离不是很大,大毛站在远处注视着水泥罐车。

庆小兔走到水泥罐车跟前,庆小兔推着水泥罐车向着大毛驶去,大毛看着庆小兔的走近,大毛向后退了一步,水泥罐车开了过来,大毛往旁边移了一步,大毛看着水泥罐车从自己的身旁开过去。

庆小兔说:“大毛,不要走,这是水泥罐车。”

庆小兔拿起水泥罐车往大毛跟前走去,大毛转身就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庆小兔也跟着大毛在走。

大毛停了下来,大毛回头看着庆小兔,庆小兔蹲下来推水泥罐车,大毛又往前走一步停下来。

庆小兔说:“大毛,你不要走。”

水泥罐车跟在大毛后边开了过去。

庆小兔站起来也往前走一步,大毛扭头走到更远处停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的吉普车。”

吉普车很大,吉普车的轮子就和水泥罐车不相上下,吉普车虽然是遥控汽车,吉普车推一下可以开出去两米开外。

庆小兔说:“汽车来了。”

大毛盯着庆小兔手里的吉普车。

庆小兔推着吉普车走了过来,大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庆小兔的动向。

庆小兔把吉普车放下地,庆小兔猛地推了一下吉普车,吉普车迅速往前驶去。

庆小兔对大毛说:“吉普车来了。”

大毛侧身躲过了吉普车。

庆小兔走过来拿吉普车,大毛转身往庆小兔的后边走去,大毛远远地看着庆小兔。

吉普车呼啸着开到大毛的前边停下来。

庆小兔走过来拿吉普车,大毛从庆小兔的身旁走过去。庆小兔拿着吉普车放在大毛身上,大毛望着庆小兔一步步地后退。

庆小兔说:“大毛,不要走,看吉普车。”

大毛反而离庆小兔而走,大毛开始往藤椅下边钻。

我坐在藤椅上。

庆小兔说:“大毛钻下边了。”

庆小兔过来用脚在往藤椅下边踢。

庆小兔说:“外公,大毛在下边。”

我说:“你自己玩,大毛很害怕。”

庆小兔说:“大毛喜欢。”

我说:“大毛不喜欢。”

庆小兔说:“大毛喜欢。”

大毛从一个藤椅下边出来,大毛又钻进旁边的藤椅下边。

庆小兔把吉普车放在藤椅跟前,庆小兔推着吉普车冲向大毛。

庆小兔说:“大毛,吉普车来了。”

大毛从藤椅下边走了出来,大毛走到狭窄的走道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大毛说:“大毛到这里了。”

我说:“你不要再逗大毛了。”

庆小兔说:“大毛要跟我玩。”

庆小兔向着大毛在招手。

庆小兔说:“大毛来呀,大毛来和我玩。”

大毛只是愣愣的看着庆小兔。

庆小兔往大毛跟前走了几步,大毛连忙从庆小兔的身旁挤了过去。

庆小兔转身就用手去抓大毛,大毛身上的毛很短,庆小兔没有抓住大毛。

大毛的尾巴从庆小兔的手上扫过,庆小兔把手一翻,庆小兔就去抓大毛的尾巴。大毛猛地扭动屁股,大毛逃脱庆小兔的抓捕。

庆小兔拿着吉普车在追大毛,大毛就一直四处逃窜。

大毛钻进藤椅下边,庆小兔把吉普车推到大毛的跟前,大毛把头扭开,庆小兔的吉普车马上就迎了上去。

大毛从藤椅下边出来,庆小兔抱着吉普车就跟了上去。

庆小兔说:“大毛,不要走,大毛,跟我玩。”

我说:“庆小兔,你这样大毛会很生气的。”

庆小兔说:“大毛高兴。”

大毛跑回窝里。

庆小兔对我说:“大毛回窝里了。”

我说:“大毛要休息了。”

庆小兔说:“大毛不要睡觉。”

庆小兔过去把脚伸到大毛的头跟前。

我说:“当心大毛咬你哟。”

庆小兔说:“大毛喜欢我。”

我说:“你也不能这样喜欢大毛呀?”

庆小兔的脚在大毛眼前晃动,大毛的头也不断地在转动,大毛试图躲开庆小兔的脚。

我说:“你是不是要大毛咬你的脚呀?”

庆小兔说:“大毛不会咬我。”

我说:“大毛喜欢啃骨头,大毛以为有一个猪脚在跟前呢。”

庆小兔说:“不是猪脚,这是我的脚。”

我说:“不要闹了,当心大毛真的生气了。”

吃完饭庆小兔跟着奶奶在玩。

楼上装修又在往下噼噼啪啪地掉石头。

找了物业,物业上楼问了。

物业说:“他们是刮腻子掉下来的碎沫沫。”

我说:“你看这么大的石头会是沫沫吗?”

石头一个个都有半个鸡蛋那么大。

我说:“这么大的石头可以砸死人的,现在高空抛物是入刑法的。”

物业税:“我们知道。”

庆兔兔回来的时候,庆小兔已经站在门口。

庆小兔说:“哥哥回来了。”

我问:“庆小兔,你起来哭了没有?”

庆小兔说:“我没有哭。”

我说:“你已经是大哥哥了。”

庆小兔说:“看巴克队长。”

庆小兔又说:“我要先学习汉字,我学习完了,我再看巴克队长。”

屏幕上出现一个包子。

同时出现:“包。”

庆小兔说:“包,书包。”

屏幕上出现b-āo包

庆小兔说:“b-āo包。”

组词庆小兔也跟着在说。

屏幕上组词包子。

庆小兔说:“包子。”

屏幕说面包。

庆小兔说:“面包。”

屏幕上说出书包。

庆小兔说:“书包。”

庆小兔说:“灯。”

第二个字是灯。

庆小兔说:“d-ēng,灯。”

两集海底小纵队演完了,我想让庆小兔看新闻。

庆小兔说:“把电视机关了,不能老看电视,眼睛会不好的。”

我说:“姨妈回来了,你要不要找姨妈玩?”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姨爹也回来了。”

庆小兔说:“我不找姨爹,奶奶呢?”

我说:“奶奶在姨妈家。”

庆小兔说:“我去找奶奶玩了。”

奶奶在看电视机,庆小兔依偎在奶奶跟前看电视。

吃饭了,庆小兔不要吃饭。

姨妈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不愿意了。

姨妈说:“告诉你妈妈去。”

庆小兔跟着姨妈来到妈妈跟前。

我吃完饭过来。

妈妈说:“小九,你跟外公去吃饭。”

庆小兔马上就跑到姨妈家。

把庆小兔抱到凳子上,庆小兔拿起勺子正准备吃饭。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洗手。”

吃了饭庆小兔来到奶奶跟前,奶奶继续在看电视剧,奶奶把庆小兔搂在怀里。

姨妈说:“小九,我们洗澡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洗澡。”

姨妈说:“洗完澡我们学习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姨妈说:“我跟妈妈说。”

妈妈过来了。

妈妈说:“小九洗澡吧。”

庆小兔说:“我跟妈妈洗澡。”

妈妈说:“你跟着姨妈洗澡,晚上妈妈让你多听一首歌。”

庆小兔说:“不要。”

妈妈说:“妈妈多给你讲一本书。”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多讲一本书。”

妈妈说:“那你就要洗澡了。”

庆小兔说:“还要多听一首歌。”

妈妈说:“好。”

庆小兔说:“姨妈洗澡了。”

庆小兔先洗完澡。

姨妈后洗完澡过来。

姨妈问:“我是谁呀?”

庆小兔说:“你是三角龙。”

姨妈问:“你是什么龙呀?”

庆小兔说:“我是霸王龙,哦呜,哦呜,霸王龙来了。”

姨妈把两个手平举起来,姨妈煽动两个胳膊。

姨妈说:“我是翼龙,我翼龙会飞。”

庆小兔说:“你不是翼龙,你没有翅膀。”

姨妈又煽动两个胳膊。

姨妈说:“这不是翅膀吗?”

庆小兔说:“这不是翅膀,这是姨妈的胳膊。”

姨妈把两个胳膊背在后边。

姨妈说:“三角龙身上有角,三角龙的角可以扎你一下。”

庆小兔张开两个手,张开嘴,庆小兔哦呜哦呜的叫着。

庆小兔说:“霸王龙有尖尖的牙齿,霸王龙很厉害的。”

庆小兔拿着国旗卡片的盒子过来。

庆小兔说:“我这个还没有学习。”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学习国旗了,庆小兔已经非常生疏了。

妈妈说:“小九,妈妈要给你检查作业了。”

我说:“妈妈叫你,你去妈妈那里。”

妈妈把昨天的卡片让庆小兔认,庆小兔大部分都没有认出。

妈妈说:“小九,你这样不行哟,你这样以后上幼儿园怎么办哟,明天你一定要多复习几遍,晚上妈妈回来给你检查作业。”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