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红尘有酒,无你

2020-08-07 23: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fairy 阅读:270

红尘有酒,无你

又是一年新雨淅沥,青衣人打着一把油纸伞来到一座孤坟前。墓前小黄花丛丛,在雨水的映衬下格外可爱动人,男子却看不见那一丛新意,他低着头蹙着眉看着地上那堆未燃尽的烧纸,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释然一笑,他伸手去摸了摸墓碑,碑面粗糙不堪他却格外温柔。

他微微低着头呢喃细语,“娘亲,还记得你当初给我讲的那个故事吗......”

她第一次见他,他递过来一方干净的手帕为她拭去脸上的污痕,那是她离开山林以后第一次有人对她笑得干净而温柔。

自此,她喜欢看他读书,然后等他过来用扇子敲醒自己,看着他牵着自己走去树旁的秋千;她荡秋千,他读书;在他疲乏时,她会轻轻哼唱不知名的曲调。空闲时,他们会一起做饭,通常是他做饭,她递柴。时常,他会给她读些圣人先贤的大道理,看着她懵懂的样子,他摇头失笑;看他笑,她也会对他甜甜的笑。

那年他要赴京赶考,让她等他,她点头答应了。

在他走后不久,她便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急切地想让他知道这一切,所以每日去村口等。每天用他教过的诗句写信,一封封地寄出去,然后一封封退回。日子久了,她也不去村口了,她喜欢坐在窗前摸着肚子里的孩子,眼睛一刻不离地看着窗外的竹子。

第二年春天,她生了个可爱的男孩,唤作与归。与归一日一日长大了,成为母亲的她还是日复一日写着那些岁月里的点点滴滴,等着她的郎君。她期冀他们重逢的那一天了,到时候她可以依偎他身边,听她诉说他不在的时光。

平静的时光总是容易被打破,在一群人吵吵嚷嚷来到屋前商量怎么对付那对“争夺家产”的母子时,她已经带着十岁的与归北上寻夫去了。

与归印象中,母亲是个柔弱的女子,她怕黑但每次都会坚持把他哄睡再去屋外的秋千上一坐就是大半夜,与归起夜时见过好多次;她胆小且听话,那负心人让她在家等,她一等就是十年。说是造化弄人也好,说是有缘无份也罢,母亲还是找到了那人,可是那人忘记了她。那人忘记自己的家里有一个爱笑的女子在等着他,忘记了他和母亲的约定。

第一次,与归看见母亲哭,他知道她胆小却从未见过她哭,原来她的眼泪时这样的:大颗大颗地砸在与归的心上。

那个可笑的男人欲上前为她擦去泪水,母亲避开了,母亲看着那人递过来的方手帕笑了,说了句“你不是他。”便再无言语。

与归在京都有了第二个家,这个家在山上,虽有些破烂但胜在有娘亲,与归特别喜欢在那一丛小竹旁玩耍。与归问过母亲怎么不回家去,母亲看着与归笑了,她摸着与归的脑袋轻轻道:归儿,不知怎地,我总觉得他就在这儿。那是与归最后一次见娘亲笑。

后来,那男人找上了门,也是那天开始母亲不爱笑了,也变得不爱说话了。

与归记得在男人走后,娘亲盯着门前的竹林看了许久,随后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与归说,“你可知我为何要偏居于此吗?我想......”终有一天你会找到我。

女人的身体开始衰败下去,终于在与归十五岁这一天溘然长逝。临终前,她告诉与归,别恨那个男人。

不恨,怎么可能?他娘心心念念的丈夫,他期待已久的父亲,就在娘亲眼泪落地那一刻再也没有了。原本,他有娘,现在,他连娘亲也没有了,怎能让他不恨?他不想让那人扰了母亲的清静便带着骨灰去了偏北的一个小村庄,有山有水有竹林,时母亲喜欢的地方,在这儿,她时时可以听风看叶。

随后与归便开始了流浪。

与归总是能从往来的行人那关于那男人的只言片语,他知道男人找到了自己的弟弟,还知道男人病入膏肓即将命不久矣......与归在生辰前赶回了母亲的坟地,却看见了有人来扰了母亲的清静,他又气又恨,气自己暴露了母亲的所在,恨那个男人的阴魂不散。转身一想释然而笑,找到了又如何?纵你本领通天,也找不到她了!

不远处的竹屋里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中年男人,他身旁伫立着一个深色衣服的男人,只听屋里悠悠传来问话声:“哥,你真的不告诉他吗?”

榻上的男人艰难地朝那模糊地窗外看了看,缓缓摇了摇头,最后用尽全身力气道:“把我和她葬在一处。”说完像是了了心愿般安心地闭上了眼。

与归心若有感应,朝竹屋看了一眼,过了许久他看见那个他讨厌了许久的男人从竹屋里走了出来,看着他满脸泪痕一直走到自己身前。听他叫着自己的名字,抱着自己嚎啕大哭,说实话,与归除了一开始的不适,他还是挺喜欢这种亲人的拥抱。后面他也知道了一切,娘亲心心念念了的爹其实从未消失过,那个被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一直都在。

与归失神地看着相傍的两座坟,不知不觉笑了。“您没白等。”他说完侧身朝另一座新坟恭敬地一揖,轻轻唤了声“父亲”。那一天,一家三口团聚了,与归坐在两座坟前面,对着墓里的人谈笑风生。

其实错的不是命运,错的是人心。叔叔告诉他,他们当初见到的人不是父亲,而是叔叔。父亲多年前赴京赶考,一举中第后,本打算面见天子后便回乡接走他们,孰知小人作祟,一杯毒酒便要了父亲大半条命,而叔叔与爹相貌相似,所以叔叔变成了“父亲”。往后的日子里,与归与娘苦苦等父亲之时,父亲便日日饱受病魔磨折;后来他们找来了,叔叔隐晦地告知娘亲,母亲却以为父亲死了,从此心中便存了死念。

与归笑了,终于,父亲还是找到了母亲。

红尘有酒,无你。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