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72小九发烧了

2020-08-06 00: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51

3072-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星期二小雨18℃~13℃客厅早晨温度19℃ PM2.5-62

拉开窗帘,天空还漆黑一片,公路上灯光灿烂,飞驰的汽车呼啸而过。

妈妈从屋里出来,妈妈手里抱着庆小兔。

妈妈说:“小九要尿尿。”

尿完尿,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躺在床上喊妈妈。

妈妈说:“妈妈要上班。”

外婆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抱起毛巾被要我抱,我抱着庆小兔坐在沙发上。

外婆洗完衣服过来。

外婆朝着庆小兔脸看去。

外婆说:“小九睁着眼睛呢。”

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外婆说:“你什么都不会忘记,起来就想起来看电视。”

电视在启动。

庆小兔问:“蛇呢?”

我说:“这里没有蛇。”

庆小兔说:“外边有蛇。”

我说:“这是居民区,基本上没有蛇,蛇是野生动物,蛇在大山上,蛇在树林里。”

庆小兔说:“蛇在草丛中。”

庆小兔喊道:“外婆,蛇在草丛中。”

外婆问:“什么在草丛中。”

庆小兔说:“蛇在那里。”

外婆问:“蛇呀,蛇在哪里?”

庆小兔说:“蛇找妈妈了,蛇还没有吃饭,蛇在找食物。”

动画片看完了。

我说:“我们学习汉语拼音吧?”

庆小兔拿起一本涂色书。

庆小兔说:“这是我画的,我的蜡笔在姨妈家。”

庆小兔拿着蜡笔在填色。

庆小兔没有真正的填色,庆小兔只是沿图画的线条在画,庆小兔线条也没有画多少。

外婆说:“我们买菜吧。”

外婆在拿钱包,我在推童车,庆小兔在拿手机。

庆小兔拿着我的手机说:“外公,你的手机。”

庆小兔举着外婆的手机说:“外婆,你的手机还没有拿。”

庆小兔现在还穿一条裤子,庆小兔上身多了一件外套。庆小兔在玩的时候,庆小兔外套经常没有穿在身上,庆小兔睡觉一样比我们少盖许多。

气温还是低了下来,前几天最低温度已经到了十一度。

昨天在买菜的路上。

一个奶奶说:“小家伙的腿露了出来。”

我这才发现庆小兔两条腿的裤子被撸了起来,庆小兔的小腿完全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

庆小兔在动的时候,庆小兔一直在散发热量,庆小兔坐在童车里,庆小兔一动不动,庆小兔就可能被冻伤。庆小兔出门并不感到冷,路上的寒冷是一点点浸入的,庆小兔嘴里在说外边冷,时间长了庆小兔就会忘记的。

今天出门还是找了一件庆小兔的棉背心挡在庆小兔的童车前边。

超市里庆小兔一直跟着外婆。

庆小兔不时地在喊:“外婆,你在哪里?”

来到米面豆类的柜台跟前,庆小兔又开始一样样的商品触摸,庆小兔没有再拿撮斗撮起来看,庆小兔抓起一把,庆小兔手不会离开豆子大米,庆小兔只是翻转手,庆小兔张开手看着手里的东西。

我就一个个跟庆小兔说,这是是什么东西。

一遍走过,庆小兔又调转拐回来继续看。

我说:“你看过一遍就不要看了,这是商品,这不是玩具,这里也不是家里,也不是幼儿园,这里的营业员会说的。”

庆小兔继续在看他的商品,就在庆小兔又转回来的时候,一个营业员说:“小朋友,不要在这里玩哟。”

庆小兔马上把手里的大米放了回去,庆小兔迅速把手缩了回来。

庆小兔两个眼睛注视着这个营业员,营业员已经走开去忙别的事情了。

庆小兔跑到外婆跟前,庆小兔跟着外婆去缴费。

回到家庆小兔要看动画片。

我说:“你要看动画片,我们就先学习汉语拼音。”

庆小兔把汉语拼音上册点读了一遍。

家里有两个温湿度计,是圆形的温湿度计。

庆小兔看见一个小一点温湿度计。

庆小兔拿着温度计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温湿度计,这是测量温度和湿度的。”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温度吗?”

我说:“这个不是人的温度,这个是屋里的温度。”

庆小兔问:“是我屋里的温度吗?”

我用手指着柜子上那个大一点的温度计。

我说:“和这个是一样的温度计。”

庆小兔说:“我拿那个温度计比一下。”

我把大的温湿度计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大温度计问:“这个温度大吗?”

我说:“大,这个温度计大,但是他们测的温度是一样的。”

庆小兔举着大的温湿度计问:“这是大人测温度的吗?”

我说:“这个只是个头大一点,他们侧温度是一样的,大一点可以看的清楚一点。”

庆小兔把大的温湿度计递给我。

庆小兔说:“这个给外公,这是大人的。”

庆小兔把小的温湿度计往自己怀里放一下。

庆小兔说:“这个是小朋友的,这个是我的。”

庆小兔问:“出去吗?”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篮球场。

天上偶尔还会飘下几滴雨点,篮球场一个人也没有,庆小兔一个人骑着扭扭车在转圈。

庆小兔来到健身器材场地。

庆小兔双手抓住杠子,庆小兔两条腿翘起来。

庆小兔站在滑雪机上,庆小兔来回晃动几下。

庆小兔想站在扭腰机转盘上。

我说:“不行,你的手没有支撑,你站上去是很危险的。”

庆小兔用两个手转动转盘。

庆小兔抱着双人双杠的立柱,庆小兔两个脚踩在下边两个链接杆上。

庆小兔把一个脚往上踏了一步,庆小兔的另外一个脚有一点别劲,庆小兔试了几次都没有敢踏上去。

庆小兔说:“我好怕。”

我说:“你怕就不要爬了,等你以后不怕了,你再爬。”

庆小兔用手指着篮球场旁边。

庆小兔说:“砖头。”

在篮球场边上不知道哪个大朋友搭建的房子,四块半截红砖,还有一块不大的四方地板砖,再加上大大小小的石头堆砌在一起。

庆小兔说:“房子。”

庆小兔把脚推过去,房子倒塌下来。

庆小兔说:“房子倒了。”

庆小兔开始建造自己的房子。

庆小兔把半截砖一块一块垒起来,庆小兔把方形瓷砖放在上边,庆小兔把一堆石头都码在瓷砖上。

庆小兔说:“外公,我搭了房子。”

庆小兔抬起脚就把房子踢倒了。

庆小兔说:“倒了。”

庆小兔把半截砖一块接一块的排列起来,就像一列长长的火车。

庆小兔说:“火车。”

庆小兔把瓷砖放在火车上,庆小兔把所有的大小石头都放在火车上。

庆小兔想推着火车走,火车勉强能够往前走一点,很快火车车厢弯曲了,火车车厢断裂了,庆小兔顺势就是一脚,火车彻底解体了。

庆小兔说:“火车没有了。”

庆小兔把一块砖头立起来放在平躺的半截砖上,庆小兔把瓷砖放在立着的半截砖上,庆小兔把大大小小身体放在瓷砖上。

庆小兔站起来欣赏了一下,庆小兔的脚一抬,庆小兔的建筑粉身碎骨。

庆小兔把一块半截砖平放在地上的一块躺着的半截砖上,庆小兔把一块半截砖立在下边的基座上,另外一块半截砖立在最上边。瓷砖还是放在最上边,庆小兔把其他石头放在瓷砖上。

庆小兔说:“外公,房子好高。”

庆小兔踢了一脚。

庆小兔说:“回家了。”

外婆在整理衣物。

庆小兔说:“外婆,我给你帮忙。”

外婆说:“你还不会帮忙。”

庆小兔说:“我还要工作。”

外婆叠好的衣服放在床上,庆小兔拿起一件衣服,庆小兔两个手把衣服抖开。

外婆说:“这是外婆叠好的衣服。”

庆小兔说:“我在叠衣服呀?”

庆小兔把衣服铺在床上,庆小兔把衣服铺平,庆小兔在把衣服一次又一次的在叠着。

庆小兔把叠好的衣服举起来说:“外婆,我叠好了。”

外婆说:“好谢谢了,你去一边去玩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工作。”

庆小兔在搭积木,庆小兔在用金刚葫芦娃的积木在搭,金刚葫芦娃的体积比较大。

原来庆小兔搭积木是一个劲地往高处搭,这一次庆小兔搭积木已经改变做法。

庆小兔在一块三头的积木两边下边各插接两个单头积木,这样就搭建起一个门洞,庆小兔把门洞一边插接在一个三头积木上,门洞就变成一边高一边低了。庆小兔拿一个单头积木把矮的一面接长,门洞马上就平稳起来。

庆小兔又搭建一个门洞,庆小兔把这个门洞放在底下的三头积木另外一边,门洞另一边低了下去,庆小兔把另一边插在一个三头积木上。

庆小兔已经连续搭建两个门洞,庆小兔又开始搭建第三个门洞,这个门洞一样是连接在一起的。

这是一个连续的作业,几个门洞需要互相配合,这是庆小兔的进步。

我给庆小兔录像,我给庆小兔拍照,因为庆小兔连续搭建了好几个这样的建筑。

庆小兔中午还是要吃面条。

外婆说:“小九,你现在变成一个北方人了,以前是偶尔吃面条,现在是每天吃面条。”

我午睡起来。

我喊:“庆小兔,睡觉了。”

屋里没有人回话,我从屋里出来,客厅里没有看见庆小兔。

我想去姨妈家喊庆小兔,我发现放在餐桌上的奶瓶,奶瓶里还有残留的牛奶,庆小兔已经和外婆在妈妈的房间里睡着了。

听见庆小兔在房间里叫,庆小兔睡了一个小时,庆小兔要起来尿尿。

尿完尿把庆小兔送进房间,

庆小兔闭着眼睛要抱,我抱着庆小兔睡觉。

两次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抱,一直抱着庆小兔睡了两个小时。

庆小兔看了一会动画片又睡着了,

妈妈回来了。

妈妈问:“庆兔兔在做作业吗?”

我说:“你今天没有接庆兔兔吗?”

妈妈说:“我忘了今天庆兔兔有足球课。”

听见妈妈的说话声音,庆小兔起来了,庆小兔哭了起来,庆小兔要妈妈。

我说:“妈妈去接哥哥放学了。”

庆小兔说:“我要去姨妈家。”

庆小兔看了一会动画片,庆小兔又要我抱了起来。

晚饭庆小兔也没有吃。

外婆说:“拿温度计量一下看看是不是发烧。”

我说:“我好像没有感到小九发烧嘛?”

外婆说:“下午庆小兔那么没有精神,庆小兔还有一点闹。”

一会外婆说:“小九发烧了,小九发烧三十八度二。”

妈妈去姨妈家把庆小兔抱了回来,外婆冲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给庆小兔喝。

妈妈把庆小兔玩具架变换了位置,妈妈在整理玩具,庆小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玩具。

我也大意了,庆小兔下午一直精神不好,我还抱了一下午庆小兔,我就没有想到庆小兔发烧的事情。

庆兔兔找妈妈报听写。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去姨妈家。”

庆小兔的精神还好,庆小兔看了恐龙世界,庆小兔吃了一个虾,庆小兔把虾壳虾头给大毛吃。

外婆说:“我们给小九洗一下吧。”

我说:“每天不是姨妈给庆小兔洗澡吗?”

外婆说:“他妈妈说,小九发烧不能洗大澡。”

我说:“洗澡有什么关系,现在天又不是那么冷,洗澡出汗,对发烧没有多大影响。”

还是姨妈给庆小兔洗澡。

一会就听见庆小兔在大喊大叫,庆小兔在和姨妈疯着玩。

庆小兔拿着牙刷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我在刷牙。”

我说:“刷牙的时候不要走,当心牙刷戳了嘴巴。”

外婆在刷牙,庆小兔拿着我的牙刷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要刷牙了,这是你的牙刷。”

我说:“外婆在刷牙呀?”

庆小兔说:“外公可以去那边去刷牙呀?”

我说:“外公没有牙缸呀?”

庆小兔说:“那里有牙缸呀。”

外婆从卫生间出来。

庆小兔说:“外公,你可以刷牙了。”

庆小兔跟着我来到卫生间。

庆小兔说:“外公,你要把牙齿里的虫子都刷掉哟。”

庆小兔拿着耳温计放在耳朵上。

妈妈说:“你怎么拿着温度计呀?”

庆小兔说:“我在侧温度呀。”

妈妈说:“你侧完温度要把温度计放好哟。”

睡觉的时候妈妈在找温度计,妈妈找遍所有可能放温度计的地方,妈妈没有找到温度计。

妈妈问:“小九,你刚刚拿的温度计呢?”

庆小兔迅速爬上床,庆小兔在枕头下边拿出耳温计。

庆小兔说:“温度计不是在这里吗?”

外婆说:“小九就是这样好,他放在哪里的东西,你问他,他马上就会给你找出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