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纪念逝去的光阴

2020-08-01 21:1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九满 阅读:111

磨光阴并不是我的专利。斜躺在床上的父亲,眼睛微闭,弓着的双腿悠哉悠哉地摇晃,睁开眼睛便咳嗽不休,或跟我一道分享他的光辉岁月。花猫知趣地蜷缩在被窝里,享受父亲施舍给它的温暖。上世纪七十年代,毛主席号召农业学大寨,战天斗地,可父亲走路依旧不前不后,干活不紧不慢。搞农田水利建设,修筑防洪堤,“哎嗨哟—哎嗨哟—哎嗨哎嗨哟……”在紧凑激昂的劳动号子里,人们雷声大,雨点少,一天下来,极大地减少了体能的损耗;父亲说,生产队的劳动,就是磨光阴。不知何时,花猫钻出被窝,“喵喵喵……”跳下床,出门转悠去了,猫也是去磨光阴,我想。花猫的身影远了,渐渐地淡出我的视线。猛然间,我记起母亲奚落自己磨光阴的话,不禁会心地笑了。

今天吃早餐时,妻子突然提到今天是我农历生日,我才想起:今年的生日又到了。才会动用数学细胞算出自己已经五十五岁了,便快步走到镜前仔细端详自己来,是我吗?皱纹和眼袋不屑地笑了笑,让这个本该高兴的清晨,又多了一声叹息。妻子坐在沙发上,一边享受早餐,一边收看电视节日,大大方方地挥霍她的光阴。唉!光阴似水,它在我的脸上泛起片片涟漪,无情地留下千沟万壑,让曾经的鹤发童颜写满无穷无尽的沧桑。此时的我,倍感光阴的匆匆,不由自主地惶恐起来,忧心忡忡地踱到阳台上发呆。

我也曾怀揣梦想,我也曾书生意气,我也曾在橘子州头看百舸争流……一晃三十年了,—日复一日按部就班地过着体制内的生活,每天有处理不完的文件,开不完的会,什么关键工程、检查评比更是让我焦头烂额。整个人就像被抽打的陀螺,跟着光阴旋转,浑浑噩噩,没有朋友,没有梦想与希望,而工作依旧原地踏步,收获寥寥,所谓的事业只是一声叹息。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一圈又一圈麻木地转动,嘀嗒、嘀嗒……今天,它跳动的秒针仿佛被无限放大了声音,变成我生命散场的倒计时,一秒一秒的蚕食我所剩无几的光阴。

呜呼,我说不出话来,以此纪念逝去的光阴!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