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听雨

2020-07-24 01:4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碧野 阅读:113

听雨

每逢下雨天,我比往常的时间要起床迟,听着滴嗒的雨声,心想这一天或许是闲瑕的一天。望着窗外细细的小雨,雨渐渐的密击起来,远方的天空的阴沉沉,原野忍受着寂寥, 一排排伟岸的绿树张扬着笑脸,雨打芭蕉的美妙令人回味,雨打石头的声音清晰、绵长。

那个雨季的暮春晨曦,雨细细淋淋的飘飞,犹如春天禾木助长的声音,窗户外的雨听不见令人想若非非,四乡八邻的农民有的抢割金黄稻谷,有的在等待雨的停息,小镇上依旧喧嚣,上街的农民少了,街上似乎落寞、阒静起来。小狗儿也知道下雨,它扒在屋里的地上贪懒嗑睡,平时有的闲散的鸡儿不知去向何处。古老的镇上,伸展的棚子,述说着它的无奈。

临近中午时分,小雨滴嗒停息,雨的氛围,饭店的炊烟升腾不起,听不见锅碗瓢盆的声音,小镇也沉浸农忙中。

驱车行使在溪口的路途,沥青路锃亮泛黑的大道,弯弯曲曲延伸,崭新的公路给人耳目一新,垄上的夏绿茶姿意着浓郁,一垄垄,一行行,整齐规一,似英姿飒爽的女兵迎接我,一些冬青树犹如火树银花,张扬它的喜悦。前方的竹林,细长、浓密,一池小塘影映竹林的伟岸,一幅暮春的山水画很美。

我们医药的配送车来到周王,小镇虽不大,新街来回走只二十分钟,老街有点古老的氛围,老式的居民房,泛黑黄的楼板,无不诉说岁月的沧桑、变迁。老阮的药房还是老地方,他为人和蔼,始终微笑待人。我们GAc直接开到门口,老阮笑咪咪递上烟,我接过。老阮说,农忙了,生意淡了,随后伸了一个懒腰。我附和道,是呀!我们配送也有难度,我也希望你们生意好。阮,挽留我多玩下,我们因还有货,匆匆道别。

溪口是我们配送药品常去的小镇,小镇的人富裕,不仅做生意、开大超市、开茶叶铺,家里有山、有茶叶种植,溪口药房也是我老朋友,老板王三为人憨厚、诚挚,每次道别总是握手,仿佛干言万语都在无言中,想起他的模样,想起他的憨厚,我时常念起他的友好。人生在世,几十年,不就是念家人、念友人?怀念是心情,也是温暖。

溪口小李子母亲是镇上开的诊所,小李子二十出头,对我们很客气。他母亲是医生,说话柔和、轻声。他每次电话预约药品,每次进货比药房货多,小李子和郎是邻居,因此认识了。郎是我的同学,我们只同学一年,那时候我补习一年坐一起。我和小李子因工作关系成了忘年交,他从不进别人的货,十年如一日,我感激有这么多的朋友似的客户。

雨一直下着,望着窗外,我从回忆中回来,淋淋的雨,潮湿了时光,潮湿了心灵,一天的时光从听雨伊始,忽然之间,我想聆听雨中爱的琴筝,一首悠扬的旋律在灵魂飘逸,无声似有声。

六月梅雨季节来了,时光不可避免的在雨季,漫长的等待成了一种态度,滴嗒的雨是忧郁,雨是开启等待的宝钥?

雨一直下,一直下,听雨,我期冀是有花开的音,有温度的雨,雨是奋进的歌,雨是疫情后白衣天使凯旋的旋律,雨是彩虹的回归。

水湄的河畔,寒蝉远逝,取而代之是美妙和弦,凝听雨中跫音响起,有节奏的步履想起,我相信最好听的声音即将来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