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拼命挣钱的——孝子

2020-07-14 10:5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331

一、宾馆里来了五个女人

宾馆里来了五个女人,岁数大一点的可能都五十多了,小的也有二十八、九,她们在各自经营的生意里都赚了钱。平时都很忙,今天约好来这里放松一下。 “我们要一个五人间的大房间。” “我们没那么大的房间!” 吧台的登记小姐姐回答说,“那我们到别的宾馆去。” “你们别忙着走,我给问问。” 她一边说一边就拔通了经理的电话,“经理----” “----” 那登记小姐姐搁下电话对五个女人说,“ 我们有个小会议室,现在是K歌的包间,你们住不住,不过那房钱是要按小时计的,每小时200元。” 那五个女人合计了一下便说,“住!”

“你们这里有没有特殊服务项目?” “你是说小姐。” “是先生,说得难听点,叫鸭子。” “先生也有,你们都要是吧?” 随即那小姐姐便找旁边站着的保安,叫了几个青年男子过来,那四个岁数大点的女人便各自点了一个,唯有那最小的女子没要,吧台小姐姐便问她道,“你一个人不要?” “我要,我要刚才领他们进来的那个小伙子。” “那不行,他是我们的保安,不是干这行的。” “我就要他,不然----” “那你等等我找经理给说说----”

经理很耐心地对那保安说,“----今天这事你同意了,还干你的保安,下次也不再叫你干这种事。” “不行,干这种事很丢人的!” “你怕丢人?你不怕你妈没钱医病会死?” 经理这话倒提醒了他,他慢慢地低下了头,不再坚持了。因为他老子死得早,他是他妈居霜养大的,现在又得了尿毒症,医生说是要换肾才行----

光一个肾就要二十多万,还有其他费用。就靠那一个月3000元的工资----再说他妈那病也拖得有些久了,再拖,老命就保不住了。眼前这活计,便能多挣到一些钱,放过了,就可能会放弃了他的妈妈。他不再犹豫了,他离开了经理室,直接来到了前台----

----那位年纪小一些的女人便拉住了他的手,“你好!现在你就暂时属于我的了!” “五妹真有眼光,一下子就把这小伙瞄上了,能不能让我们共同分享一下?” “能!怎么不能,小妹我还是仰仗着姐姐们出道的得吗,分享一下小妹点的牛郎又算得了个啥。” “ 妹妹真好! ”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高兴地说,还有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向那巴台小姐姐道, “ 这先生来了,先前点的这几位我们今天就不要了,要是以后有缘----”

二、保安做鸭

“小伙子你叫个啥?多大了?” 那个五十多的女人问保安,“ 刘智庆,三十三岁。”

“我最大,就叫我大姐,她们就是二、三、四、五姐。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叫我们妹,等会我们舒服了也都会叫你哥,亲哥。”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了1扎百元大钞,然后递给了刘智庆。刘智庆接过钱来,露出了几分喜色,也许是为他妈妈换肾又多了几分希望,“拿着吧,还不只这些,事情完了还有1万,不过你要努力使我们快乐才行。” 说着说着她就把他的上衣脱了下来,用手在他那肌肉显突的膀臂之上贪婪地摸挲,还用那不润不滑的老嘴在他那宽大厚实的胸膛上拱,从两块胸肌一直拱到那六块腹肌,她还在往下拱,拱不下去了,她便脱下了他的长裤,接着是短裤----

“ 大姐占强得狠,这牛郎分明是五妹要来的,你怎么就抢了先,还没完没了。” 四姐有点不满意,五妹显得有些大度,“没事,没事,大姐可能渴了,让她先上。” 大姐可能真是饥渴得很了点,她完全不理会其他人的感受,仍然自顾自地在做她想做的事。她脱下了他的短裤后,就急不可耐地趴在了他的身上,“小哥哥,我想嫁给你,要不要?” “ 按岁数我都得叫你姨了,叫我怎么要。” “嫌我老了,是吧?但我有钱,钱是不会老的。” 刘智庆心理有点气愤,但也不敢说不要钱,他默默地没有出声。

“钱!这房里哪个没钱,五妹的钱多,又年轻又漂亮。小哥你嫁给五妹,我给你当媒人。” 三姐接过话说,五妹又回道,“我们今天是出来寻快乐的,又不是争男人,别要伤了姐妹间的感情。” 那大姐见他没开腔,又怕众人的意见太大, “小哥哥使点劲,早点完了好去她们那里。” 她趴在他的身上,享受着他,有时还用她那不安分的手去牵拉他腋下的长毛----

她翻到了他身体的下面,她舒服极了,她要----她还想要----她如狼似虎地要。她哪里有五十多岁,怕是只有三十几岁吧,她象一头单久了的母狮,巴不得把他吸个干净,她还想一个人独自把他包下来,可人却是五妹要来的,她好生失望----

大姐做了很久才完,该二姐了、该三姐---- 第一轮完了,大姐又该---- “ 别忙,还是让他休息一会。” 五妹看到他累得全身是汗,不免有些见怜, “ 好的,那就让他休息会。” 大姐说完便拿出了一粒椭圆形的蓝色药丸,叫他吃下去再休息----

到了二姐那里又吃了一粒,三姐那里照样,四姐----

到了五妹那里,没给他吃那椭圆形的蓝色药凡了,五妹不想伤害他,也没和他做那事了,只是拥着他叫他好好地休息。

可是大姐还要,大姐等大家都在各自的沙发上睡了的时候,便去把刘智庆从五妹身边拉拽过来,“你再和我做一回,我可以加你一万。” “你再加二万我都不行了,我好累呀。” “行!这次我给你吃两粒,保证行。” “那就一定要加一万呦!”

他真吃了两粒椭圆形的蓝色药丸,隔了好一阵子,才爬上了大姐那多肉的身体,她叫他用力,他确也用力。可是慢慢地他就无力可用了,他瘫在了她的身上----

大姐感觉到他重了,压得她受不了了,她叫他起去,没反应,她给了他两耳光,还是没反主应,她似乎感到情况不妙,便把他从自己的身体上推了下来,然后叫醒了众姐妹,再叫来了酒店的经理----

经理用手探了一下刘智庆的鼻息,还有一点点十分微弱的气息,他马上打了120并亲自送去医院抢救----

三、肖经理

“----这张卡里一共有四十万,快拿回去给你妈把肾换了。” 宾馆经理把一张银行卡递给刘智庆,刘智庆却不敢接,他一脸茫然地看着经理。“这钱----” “你不要是吧!那就等着你妈死吧。” “我总得知道这钱的来路----” “来路!这钱是你自己挣来的,你小子真有孝心,为了你妈差点命都没了,孝子、孝子呀----” 经理一边说一边把那张银行卡硬塞在刘智庆的手里,“按说这钱的来路你多少也清楚一点,不过你既然要问我,我就给你说个清楚。这当中有3万是那五个女人给你的服务费,你躺在抢救室里的时候,我又敲了她们25万,医院里的费用也是她们付的,这也是她们恶意寻欢所付出的代价。当然我也有债任,是我叫你去的,还差点害了你这条命,如果你没命了,你妈也----所以那12万我就添上了。” 刘智庆听完后,再没说话了,他把银行卡揣进兜里,跪在地上给经理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转身就走,走到门外还听到经理在大声地说,“把你妈的肾换了,就快兮回来,我叫你去学车----”

-----------------------------------------------------------

这经理姓肖,叫肖炳云,也是宾馆的老板,因为他的家就在这宾馆的顶楼上,所以就兼着这宾馆的经理。他虽然年逾花甲,却还身体康健。他除了这家宾馆外,还经营着多种实业。其中的‘家装’公司也搞得不错。

最近,他听到负责家装的杜经理反映,说是采购员孔擒钰近一段时间采购的板材,价位过高,质量又不好,叫他换一家板材商,他却不听。肖经理听到反映后就给杜经理回话说,“他再要是不换,就把他给我换了!”

----孔采购还真不换,杜经理真就把他炒了,另换了采购,另换了板材商。

真是无巧不成书,被换掉那家板材供货商的老板正好就是,那次差一点就把刘智庆搞死了的那位大姐,她姓潘,人家都叫她潘大姐。潘大姐本来就恨肖经理,因为她觉得刘智庆那事,实在是把她敲得痛了些。于是就想在生意上坑他一下,捞点回来。这下又被换掉了,心里是老大的不舒服,她就更加地恨起他来----

潘大姐与那孔擒钰原本就有一腿,经过这事之后,他两人勾连更紧,结成了狼、狈。孔擒钰在社会上认识很多混混,潘大姐又有钱,于是二人便暗地里生成了一个计划----

四、缘份是恩怨和债务的往来

“ 巴璧电脑城盘过来了,还得找个人去管。” “ 暂时把前老板用的那经理留下来,等以后有了合式的人再说。” 刘智庆一边开车一边回答肖经理。“ 这倒是个权宜之计,那就先这样办。” 肖经理觉得有点闷,他开了车窗,向外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好了一点。就在这个时候刘智庆突然踩了个急刹车,肖经理的身体便随着车的动向,前后摇晃了两下,待他稳定下来朝前一看,有位老妪正弓着背在横穿公路。肖经理一下就想到了刘智庆的妈,“小刘你妈恢复得怎么样?” “还可以。” “你该多照看她一段时间才回来。” “我原本是这样想的,可她硬要我早点回来帮你做事,说你对我们母子太好了,不早点回来就对不起你,我就只好把她一齐带来了。” “你真是个实足的孝子,人也聪明,你妈真有福气。” “你也有福气。你看你经营着那么多的实业,家大业大的;都六十多岁了,还耳聪目明,身体又那么硬朗;最值得我称颂的就是你对人慈善,又有同情心,你儿女们肯定对你也很孝顺,的。” “别说了,我肯定没你妈有福气。”

他们是一早就出来的,除了在璧阴市签合同、吃午饭外,上下午都在车里。车坐得久了,肖经理显得有些泛困,便眯上眼睛小憩了会儿----

“我听说你会擒拿术,在哪儿学的?” “我当过几年兵,在部队学的。” “那可是真功夫,是用来对付坏人的,你平时可得收敛点,不然会惹祸的。” “好的,我听你的。” “ 宾馆那几个保安也有会点武术的,但是他们不行。你大概有180公分吧!他们都没你高,也没你那样忠厚。” “过奖了。”

“我对你是有所亏欠的——那次我差一点就害了你的命。” “别这样说,我母子应该是领受着你的恩泽才对。” “这也是缘份,缘份本身也是恩怨和债务的往来。我叫你去学车,也不是单单学来给我开车,还有叫你当保镖的意思,但是希望你不要给我惹祸,不要伤了别人的性命。” “好的,谨听教诲,也一定保护好你。

五、玄木关遇袭

车子开进玄木关镇镇口(也是古时的玄木关关口),便听到一声长哨,之后就窜出六个人来,他们抬出一根长长的圆木,然后把它横甩在公路上,那圆木的直径约有30公分,这样大小的圆木足以挡住那底盘不高的轿车了,再则,进镇里去的公路也不是很宽,想绕一下都不行。车刚一停,就听到有人在喊,“把车里那老头给绑了,叫他家人拿100万来续人!” 随着喊声那六个人就围了上来,堵住了车。刘智庆下得车来夺过其中一人手中的棍子,“你们都给我滚!” 这几个混混抬眼一看,眼前这位提着木棍的刘智庆,高大笃实且斗志昂杨,严然一位真正的圣斗士。那些混混们,原本被潘大姐用钱壮着的胆量都泄掉了一大半,不过这里头还是有不怕事的,其中有一混混窜到刘智庆背后高高地举起棍子,望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地敲了下去。刘智庆站在原地,闪晃了两下身子,转身过去,照着那混混拦腰就是一棍,那混混即刻就蜷缩在地,其余人众见状,吓得是拔腿就跑。“你们给我回来!” 刘智庆马上把他们叫着,“把地上这个一齐弄走。” 那几个混混确也听话,便搀着那挨打的家伙落荒而去了。

刘智庆把横在公路上的圆木,拖顺到路边。回到车里一看,一个老娘子正在找肖经理的麻烦,刘智庆也不知道她是几时进到车里来的,他上前去,一把就将她从正在与肖经理的纠缠中拆解开来,他再一看,这老娘子正潘大姐,他的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你倒底要干啥?上次差一点就要了小哥的命,你还不甘心?” “你还不是为了要钱,我的亲哥,我说嫁给你,你又不要,只要嫁给了你,我所有的钱都是你的。没想到你却死心踏地地跟着这老家伙。你对他那么好,倒底是啥关系,是‘同志’?是仗婿?是父子?” “你这老乞婆,真不要脸,他不就是我的一个员工!” “员工!你能够哪么拼力地,亲自把一个即将死亡的员工送到医院去抢救?” 刘智庆实在憋不住了, “他是我父亲!你还有啥话说。” “父亲?就算你有这种父亲也不咋的,你不好生想想,能让儿子去当鸭子的父亲,又能好到哪去。” “少说空话,快给我下去,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呀!到时候我会说你爷俩都欺服过我,再加上,你刚才还把我的人打伤一个。” “你赖上我们了。” “我还真的就想赖上你们,说说看,你们倒底是想让我给小的当妈,还是让我给老的当媳妇?要不然就给我100万元了事----”

六、因为肖老对我有恩

“不能,既不能让你当妈,也不能当媳妇,你只能给志庆当姨姐,因为他是你妹夫。” 潘大姐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五妹,心里就凉了,知道今天这事再也闹不下去了。“那就算了,既然是五妹的人,老姐我就不敢争了,我与这爷儿俩的恩怨从此就一笔勾销。” 说完便极不甘心地下车去,拦了个出租车离开了----

潘大姐走了,一下子却又钻出个五妹来,肖经理一时间没理出个头绪。回到宾馆,肖经理问刘智庆,“我几时就成了你的父亲?” “你老别当真,也别怕,我不会有非份之想的,只是在心里头当你是我的父亲,我并不是你真正的儿子。” “你也想多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要你当我的儿子,我倒是想你能够做我的女婿,你平时没听到有人在叫你附马爷吗?” “听到过,我不敢朝那方面去想。” “先不说敢不敢的,说说你跟那五妹是真的?” “真的----”

那五妹姓余叫余夙岚,也是做板材生意的,初入行时,潘大姐曾给她引过路,后来她的生意却比潘大姐做得大。潘大姐资金周转不过来的时候,常是找余夙岚借,她对余夙岚便多少有些依懒。潘大姐为人狠厉,对人对事都不是那么友善,生意也越做越死。余夙岚与她却是不同,她心地善良,能为别人着想,宁愿吃些亏也不愿害人,她的生意也越做越大。潘大姐要找肖经理闹事,她也晓得,所以才能在这个时间里赶来息事。

余夙岚在宾馆点牛郎时,看中的是刘智庆的高大伟岸,面目和善。但后来又看到他为了钱在床上拼成那副模样,对他的印像就不是很好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只会在床上赚钱。她也不忍心害他,但是轮到潘大姐那关就没那么好过了----

再后来余夙岚听说他是为了给母亲换肾,才那么拼的,便又对他心生好感。慢慢地她和他好了起来,并在暗地里有了交往,再后来他妈妈也住进了她的家----

------------------------------------------------------

“看来要你当我的女婿是不可能的了,那就给我当干儿子吧!你也不用再给我开车了,去给小余开,她也需要你去共同经营她的生意。”

“ 不!我不会去的,我还得留在肖老你这里,” “那又是为啥?”

“肖老对我有恩----”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