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盛世

2020-06-30 23:2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fairy 阅读:624

盛世

街上到处都是盛装打扮的人,衣着华丽者有,新奇别致者有,无一处不显露出这个日子的重要。一个身系红色丝绦的女孩拉着阿姐的袖子兴奋地往前走着,路两边的各色小吃、香囊、折扇、灯笼......应有尽有,目不暇接,令人眼花缭乱。

“阿姐,我可以要一盏灯笼吗?”小女孩停在灯摊前指着那一盏淡绿色的荷花灯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呢?”话音刚落,便见一只白皙的手挑走那一盏荧荧发光的荷花灯,女子言笑晏晏递了过来。小女孩愣愣看着女子的笑容,一时忘记了言语,直到女子拍了下头才恍然,“哦,谢谢阿姐。”

“快点儿,小不点。”女子远远离去,小女孩在身后紧追不舍。“等等我,阿姐。”

“阿姐,等等我......”床上人梦醒,当年的小女孩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掀被起身走至窗边。

她默默坐在窗边许久,直到小雨淅淅沥沥落下打湿脸颊才恍然下雨了。

她起身叹了口气,想起明天的日子,她回头又看了看窗外,转身走回床榻。

次日傍晚,云霞未掩住颊边的羞意,街上便热闹起来。

“走了,阿爹阿娘。”女孩笑着回头跟爹娘道别,“知道了,好好去跟人家说明白,记得回来给你爹带些蒜蓉肘子回来。”

“好!”

盛世繁华的景象一如当年,不过增了几抹绿意。坊间不时冒出几对情侣,衣裙翻飞、笑语盈盈。女孩笑着来到约定的地方,水声潺潺,却敌不过见到他的灿烂,她笑看着他,嘴里却说着残忍的话语,“我们分开吧!”不看他的反应,她转身离去,听到身后渐渐急促的脚步声,她快步跑起来纵身一跳,跳进了河里。

夜深了,热闹还在继续,岸边突然出现一双纤细的手,是她,她拿出之前藏在砖头下的棕色披风罩在自己身上,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家了。当然,她没忘记为老爹带回蒜蓉肘子。

临到家门时,她抹了抹脸上的眼泪,顿了一会儿像下了什么决心用力推开门道:“爹娘,我已经跟他......”

然后,她看到了他。

随后爹娘再说什么,她全然不知,她傻傻地被拉到他身边坐着,看着他和老爹把酒言欢,啃着自己买的肘子,觉得不可思议。

“朝中男人多轻薄,闺中女子不可信”,多年来她一直记得姐姐出嫁前心如死灰的样子以及说的话,却还是逃不过这个劫。

记得初次见他是在河边浣衣,她看见他往一女子发上插珠钗,随意的一瞥让她喜欢上了他嘴角的笑意;再见是为老爹买肘子的路上,这次她却讨厌上了那抹笑意,他在为另一个女子打扇。

之后有了很多次见面却都无所交际,直到那一次......

“好姐姐,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邻家小妹双手合十可怜兮兮恳求道,“那我需要怎么做?”她无奈摊手,小妹活泼可爱,从未窘迫如此,她心下不忍便松口答应了。谁知却给自己招惹了个麻烦。

“姐姐,你可记得,傍晚时分桥头黑衣男子,折扇还予他便可。切记切记。”小妹之言犹在耳,但她看了看手中的扇子,牙一咬心一横朝着桥头的黑影而去。

“公子,有人托我把它转还给你。”她将折扇递出后便迈着轻盈的步子往桥下走去。

“姑娘!”身后男子叫住了她。

“怎么?扇子有问题吗?”她转身礼貌问道。

“没有,在下只想问问她有没有什么话托你带给我的?”男子神情有些落寞。

“没有。”她肯定地摇头,随后男子没有了疑问也无了动作。她脚步匆匆地下了桥,仿如做了亏心事,天知道她只是想早点回家!或许是大意了,她快要转过桥身时腿一疼,快要滑落时被人接住了。是令人讨厌的他,看见是他,她下意识推开,意料之中没有传来疼痛,还是他接住了她。她低声道谢却没有再抬头看他,她看见他懊恼地踢了踢脚边的石头然后离开了。缓了许久,她在一个小女孩的帮助下慢慢移到了医馆。

她掀开裤腿一看,脚弯处一块瘀青,若是让爹娘知道可不得了,于是她请医女姐姐教自己一些祛瘀化青的法子。回到家中已经月上眉梢,她悄悄溜到厨房却还是被发现了,“丫头,去哪了?这么晚还没吃东西!”

“娘,这不是......”

“还贫嘴!”娘轻轻一弹一下她的头,她便嚷着要吃面和肘子才能好。娘看着她摇头笑笑便挽起袖子去给她做面,边做便唠叨,“你这丫头一贪玩就忘了吃饭,下次再这样,你爹也保不住你,听到没?”她傻笑回应。

从那以后,她经常会碰见他。浣衣时,遇见他;卖花时,遇见他;逛街时,遇见他......这样的巧遇数不胜数,直到她主动说话。

“你想干什么?”

“想你以身相许。” 他定定看着她,看她俏脸变红然后变白,最后给自己狠狠的来上一脚。

小桥边便是他们二人的“相会之地”,每次他说情话,她就不动声色地回过去,完全不像情爱中的小女子。

临近七夕,她心中便越发不安,对于情话没反应的她最近常常会因为他的某句话悄悄开心大半天,耳朵也会不听话地发烫。她喜欢却又讨厌着这样的感觉,是时候结束了,她想。

她准备好了一切:见他说分手、跳河、上岸,聪明如他,就算没抓住她跌落河中的手,也应该明白了她的拒绝。

她和娘收拾完碗筷回头便见他趴在了石桌上,她走过去看了他许久,最终把手放进了他的掌心,轻轻地说:“但还好,你没放弃我,那现在你可要牢牢地抓住我了啊!”感受到他的回握,她的泪缓缓落了下来,沿着嘴角的笑意。

“怎么哭了?”他起身为她擦去眼泪,“姐姐们如果知道我惹得女孩子流泪可是会揍我的。”

“怎么会?”她别扭地扭过身子不给他看自己哭得鼻子通红的样子,心里却乐开了花。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吗?”他问。

“桥边?”她明知故答道。

“不是。”他拉她坐在竹椅上看着她一字一言道,“准确来说是在河对岸,那时我陪大姐姐看珠钗呢,因为看你,我把珠钗插斜,得了她好一顿的训斥。”

看着她惊异的表情,他笑笑然后接着说:“第二次是陪二姐逛街,你手上拎着吃食,半分没看我,二姐说我打的扇子有气无力便夺了过去。此后数次我都想方设法和你见面,又怕唐突你,就只能在你经常浣衣和买东西的地方徘徊。”

“我怎么不知道?”她淡定地问,其实心中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你不知道?对,你不知道。”他带着略酸地语气道,“有一次好不容易见你出来,刚一个转头你就朝着桥头的陆家的小二而去,我看见你对他笑了。”

“你一直都在?”她大惊。

“没有。”

“骗人,你一直在吧!”看着他微微倔强的样子,她转了口风,“没有就没有,那后面呢?”

他很满意她的识时务,瞧着她的好脸色便接着说:“然后你不小心摔倒,我接住你了,然后你把我推开了。”

“你确定我是不小心摔倒的?”

“你不准我扶你,那我就走开了。”他笑着转移话题,看了看她的神情依然便得寸进尺道:“然后去找了个小女孩来帮你,你看我可聪明?是否解了我心上人的围?”

“解了解了,你心上人小腿上还有淤青呢!”她忍不住嘟囔道。

“是吗?我看看......”他焦急转身看她,却见她狡黠的笑,便心知上当,他拉过别扭的她,一把揽她入怀下巴抵在她的头上细语道:“你在真好!”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