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37小九医生打针不疼的

2020-06-30 22:4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63

3037-二零一九年十月八日星期二多云20℃~14℃客厅早晨温度23℃ PM2.5-36

昨天晚上回来,我的台式电脑就无法启动了,没有了电脑我就像掉了魂一样。

我没有用妈妈的电脑,因为她的电脑存放了许多东西,妈妈不会希望我动她的电脑。

我在姨妈家的台式电脑运行速度也越来越慢,键盘上边经常用的1和2也塌陷下去,经常文档上出现1和2的一串串字符,平板电脑也被庆小兔无意中把面板击碎。

想着电脑,又不由地想起庆小兔的胳膊,小孩子受伤无法避免,我们的粗心大意却让庆小兔承受痛苦,我还担心庆小兔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医生不能给自己家人看病,老师不一定能够教育好自己的儿女。

那天妈妈问姨爹:“小九一直在喊疼,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姨爹是急诊科医生,但是姨爹不是外科医生,医生给家里人看病往往会走了个极端,一个是尽量往好处想,一个就是把症状想严重了。就是开处方也会变了样,不是把药开重了,也不就是轻描淡写开一些药。

姨爹也十分内疚,姨爹还是不断地询问庆小兔的伤情。

当时我也武断的认为庆小兔可能是肌肉拉伤了,其实庆小兔的受伤以后我一样也有责任。

昨天晚上庆小兔吃完晚饭,庆小兔让我把金刚葫芦娃的积木搬到沙发上玩。

“嘭,嘭,嘭,小九开门。”

庆小兔听见豆苗外婆的喊门声,庆小兔咚咚咚地跑到门口去开门。

豆苗外婆问:“小九,你怎么负伤了。”

庆小兔抬起自己受伤的胳膊说:“我骨折了。”

豆苗外婆问:“你怎么骨折的呀?”

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中间说:“我从沙发上滚下来的。”

王柳虎来了就找庆兔兔玩,庆小兔就跟在王柳虎的屁股后边,我就紧紧的跟随着庆小兔,我不时地用手掩护着庆小兔。

王柳虎从口袋里抓出一把拼装军人,还有一些手枪手雷一些武器。庆兔兔把自己的军车积木拿出来,庆兔兔的积木还是一团散沙,王柳虎马上就开始拼装军车。

庆小兔去找豆苗玩。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胳膊说:“豆豆妹妹,我的胳膊受伤了。”

豆苗并不知道要安慰庆小兔的伤情,豆苗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豆苗在搭积木,庆小兔把积木都递给豆苗。

豆苗在骑滑板车,庆小兔就跟在豆苗的后边。

豆苗跑进书房的床上,庆小兔也脱了鞋上床。

豆苗扒在窗户上,庆小兔也站在窗台上,庆小兔朝着窗外看。

庆小兔说:“有人在浇水。”

豆苗马上就去拉窗户,庆小兔一个手帮着豆苗拉窗户,窗户是锁着的。

庆小兔说:“窗户打不开,外边没有人了。”

豆苗走到床上中间,豆苗往床上一倒,庆小兔也来到床上中间,庆小兔往枕头上看了一眼,庆小兔把头倒在枕头上。

豆苗钻进海盗船里。

豆苗在脱鞋子。

豆苗外婆说:“豆豆,不要脱鞋。”

庆小兔说:“要脱鞋。”

豆苗还是把鞋脱了。

豆苗要庆小兔进海盗船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胳膊说:“我的胳膊受伤了,我不能进海盗船里。”

豆苗从海盗船里爬出来,庆小兔伸出手去拉豆苗出来。

庆小兔给豆苗一把手枪,庆小兔也拿起一把手枪。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有敌人,我们去消灭他们。”

豆苗外婆说:“豆豆,我们要走了。”

豆苗拿着枪就开门出去,庆小兔跟着后边也来到外边。

庆小兔说:“豆豆妹妹,我的枪。”

豆苗拿着枪就往前跑去。

庆小兔跑进来对豆苗外婆说:“我的枪还在豆豆妹妹那里。”

豆苗外婆开门出去,豆苗端着枪远远地站在那里。

庆小兔喊着说:“我的枪。”

豆苗外婆说:“把枪还给哥哥。”

豆苗说:“我要玩。”

庆小兔说:“我的枪。”

豆苗妈妈把枪夺下来给了庆小兔。

她们谈话间我才知道那天是庆兔兔和庆小兔两个人在沙发上跑的。

我希望庆兔兔和庆小兔一起玩,但是我是不允许庆兔兔和庆小兔两个人在沙发上玩的。

庆兔兔也还是一个孩子,庆兔兔并不知道利害关系,沙发上位置狭窄,一个人在上边跑就很多的风险,庆兔兔体型比庆小兔大了许多。庆兔兔很容易把庆小兔碰到沙发下边。庆兔兔身体失去平衡,庆兔兔可以果断从沙发上跳下来,庆小兔却不可能,庆小兔的平衡能力,反应速度远远比不上庆兔兔,庆小兔只能被动地从沙发上摔下来。

庆小兔自己从沙发上跌落下来,庆小兔多多少少还知道防护一下,如果庆小兔被意外撞击下,庆小兔只能靠自己的运气了。

我在庆小兔可能发生危险的情况下,我会一直站在庆小兔的身旁,其他人却不行,手机是她们的唯一选择,她们只能保证庆小兔在出事故的时候在跟前,至于庆小兔是发生什么事故全然不知。

庆小兔八点半才被超级飞侠叫起来。

我说:“你要不要吃鸡蛋?”

庆小兔说:“我不要。”

外婆说:“我们喝奶吧?”

庆小兔说:“我不喝奶。”

我问:“你要不要吃一点馒头?”

庆小兔说:“馒头也不要。”

庆小兔说:“我要看黑猫警长。”

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抱,我的胳膊疼。”

我把庆小兔抱到楼下,我把童车搬下来,我要庆小兔坐在童车了,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

我说:“抱就抱吧,我们庆小兔现在是一个病患。”

庆小兔说:“好冷,穿外套。”

今天外边还是阴沉沉的,不时地小风还是冷飕飕的。

外婆给庆小兔准备了一个厚实带帽子的外套。

庆小兔说:“好暖和,不冷了。”

来到姨妈家,餐桌上放着一盘鸡翅。

庆小兔说:“吃这个。”

外婆递给庆小兔一个鸡翅。

庆小兔用手指着小电视机说:“看这个电视。”

庆小兔看了一集英文版的米奇妙妙屋。

庆小兔来到厨房对外婆说:“我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说:“小九,你真棒。”

庆小兔来到餐桌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盘子。

庆小兔说:“我还要吃。”

我说:“我们再吃一个就不吃了。”

庆小兔说:“我明天再吃。”

庆小兔说:“这个不甜。”

庆小兔拿了一小片葱油饼干。

我说:“这个是不甜的,这是葱油饼干,葱油饼干略微带一点咸味。”

外婆问:“你要不要喝酸奶呀?”

外婆拿了一盒纸包装的酸奶。

纸盒包装的酸奶庆小兔还不是用的很好,庆小兔有时候不由自主地捏一下纸盒,酸奶就从缝隙里被挤了出来。

外婆说:“小九,酸奶洒了。”

庆小兔赶紧把酸奶放下来。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来到窗户跟前。

庆小兔要我把三轮车从阳光房拿了进来,庆小兔想蹬三轮车。

这种三轮车庆小兔还骑不好,与其说是三轮车,其实就是一辆像三轮车的推车。

庆小兔说:“外公推。”

三轮车进到书房。

庆小兔说:“到站了,要下车了,下车注意安全。”

我牵着庆小兔的手从三轮车上下来。

庆小兔用手扳动庆兔兔书桌上护眼支架,支架上下移动着,庆小兔一个手明显笨拙了许多。

外婆给庆小兔缝制了两个肚兜,庆小兔受伤的胳膊没有办法穿衣服,庆小兔的胸前敞开着,庆小兔的面前有一个兜兜,可以避免庆小兔肚子受凉。

庆小兔要看建筑队,我要庆小兔先看识字节目,今天庆小兔看了第一课第二课。

这个教育节目是要收费的可以免费看五集,庆小兔对这个节目热情高涨,看来以后还是给庆小兔交钱继续看下去。

第一课是人、中、一、上、下、五个字,第二课是大、小、二、哭、笑、五个字,庆小兔基本上都能指出来。

庆小兔拿着手枪。

庆小兔说:“去江边。”

外婆说:“马上就要吃饭了,我们下午再去江边。”

这时候已经十一点四十分了。

庆小兔说:“我要去江边。”

我说:“玩就玩一会。”

庆小兔端着枪,庆小兔迈着标准的正步走着。

出来侧门,庆小兔端着枪四处巡视着。

庆小兔说:“有怪兽,开枪,砰砰砰。”

一个中年男子走过去。

庆小兔说:“小孩子不能跟别人走,我要跟着外公走。”

庆小兔用手指着墙上的小广告问:“这是什么呀?”

我说:“这是小广告。”

庆小兔指着小广告上边的字问:“这是什么字呀?”

过来斑马线,这就是庆小兔的活动场地。

庆小兔拿着枪想爬像乌龟的大石头,原来庆小兔没有受伤,庆小兔爬这个大石头就有一点困难,现在庆小兔已经成为伤病员,庆小兔就只能求助于我。

庆小兔跪在大石头上,庆小兔在我的牵引下站起来。

庆小兔说:“太高了,不能爬。”

庆小兔要上大鹅卵石上,庆小兔站在鹅卵石的中间说:“在边上跳吗?”

庆小兔牵着我的手,庆小兔一步步挪到鹅卵石的边沿。

庆小兔说:“可以跳了吗?”

庆小兔还是跳了下来。

庆小兔问:“外公包呢?”

我说:“包没有拿呀?”

庆小兔说:“我要回家,我要拿伞来。”

外婆看着庆小兔很快回来了。

外婆问:“小九,你回来吃饭吗?”

庆小兔说:“我回来拿伞。”

庆小兔拿着小红伞,我背着玩具包又出来了。

庆小兔拿着伞只是举了一会,庆小兔拿着伞在追赶蝴蝶,蝴蝶飞走了,庆小兔的小红伞也不要了,庆小兔重新拿起手枪。

庆小兔把手枪往树桠上放,庆小兔再从树桠另一边把手枪拿下来。

庆小兔要我把他抱起来,庆小兔要把手枪放的更高,庆小兔站在树桠上。

清冷的空气,江边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

就看见一个小朋友,小朋友坐在扭扭车上,小朋友的爸爸拖着扭扭车,扭扭车没有停下来就走了过去。

由于几个月干旱少雨,地面上一层浮土,我的脚从上边走过,浮土上留下的我脚的印迹。

庆小兔说:“脚印,外公的脚印。”

庆小兔也在浮土上踩了一下。

庆小兔说:“我也有脚印了。”

庆小兔用手把地面上边的痕迹抹平。

庆小兔用脚在地上用力踩了一下,庆小兔在浮土上留下一个脚印。

庆小兔说:“该外公了。”

我也在庆小兔的脚印旁边踩了一下。

庆小兔说:“两个脚印,这是我的,这个是外公的。”

庆小兔蹲下来把地面是的脚印抹去,庆小兔又在地面上留下自己的印迹,同样庆小兔也要我留下一个脚印。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游戏,庆小兔竟然做了十几次,庆小兔的位置也在慢慢地位移。

庆小兔说:“洞洞。”

庆小兔用手指着树跟前的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洞洞。

庆小兔伸出脚,庆小兔脚尖去探洞洞,庆小兔的脚尖进不去洞洞里。

庆小兔把手指头往洞里探了一下,洞还没有手指头深,庆小兔用手指头去抠洞洞,庆小兔手指头挖不动洞洞旁边的泥土。

庆小兔说:“挖不动,挖掘机,挖掘机挖的动。”

我说:“没有挖掘机。”

庆小兔说:“外公,回家拿挖掘机。”

回来的路上。

庆小兔说:“尿尿了。”

庆小兔走到一个窨井盖跟前。

庆小兔说:“我要尿在洞洞里。”

庆小兔看着尿尿进洞洞里。

庆小兔说:“给洞洞施肥。”

庆小兔在往三轮车上爬。

我说:“你要爬高的时候,要外公抱你上去。”

庆小兔不让我推,可是庆小兔又骑不动,还是我推着庆小兔在走。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吃完饭。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

我在喝绿豆汤。

庆小兔问:“外公,你在吃什么?”

我说:“我在喝绿豆汤。”

庆小兔说:“我看看。”

庆小兔看了一眼我碗里的绿豆汤。

庆小兔说:“我也要喝绿豆汤。”

外婆舀了一碗绿豆汤过来。

外婆说:“绿豆汤有一点烫。”

庆小兔说:“吹一下。”

庆小兔坐在三轮车上。

庆小兔说:“外公推。”

我不知道庆小兔什么时候爬上三轮车的,庆小兔的胳膊不方便,庆小兔爬上爬下实在有一点危险,我怕庆小兔把肩膀弄伤了。

我对外婆说:“我们以后注意一点,尽量不要让他爬东西,能够抱他上去就一定抱上去。”

外婆说:“我也没有看到他什么时候爬上去的。”

庆小兔下来吃饭。

我睡觉去了。

我还以为我没有睡着,我看了一眼手机,我发现我已经睡了四十分钟了。

外婆拿着罩衣给庆小兔穿。

庆小兔说:“我不要,我热。”

外婆对我说:“小九刚才出汗了,小九把里面的衣服都汗湿了,我给庆小兔把里面的衣服换了。”

我说:“以后我们还要注意一点,不要让他出汗了,这样他的打石膏的胳膊会捂出汗的。”

外婆说:“小九,我们去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你不睡觉,外婆去睡觉了。”

庆小兔挥挥手说:“拜拜。”

我说:“你不睡觉,我们把罩衣穿上。”

庆小兔说:“我出汗了。”

我说:“你已经热了好一会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穿,我身上有汗。”

我拿着纱巾要庆小兔把胳膊吊起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吊着。”

我说:“不吊着,你会把胳膊弄伤的。”

这时候CCTV4正在播放《东方》,镜头里正在举行授勋仪式,大将们排着队走进大厅。

庆小兔说:“解放军。”

我说:“这是授勋仪式。”

庆小兔说:“走步。”

我说:“他们是大将。”

庆小兔说:“又来了。”

我说:“这是上将。”

庆小兔说:“敬礼,齐步走。”

庆小兔往屋里走去。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向着我招招手说:“来呀。”

庆小兔走到床边,庆小兔恭恭敬敬地敬了一个军礼。

庆小兔说:“外婆,敬礼。”

外婆说:“你来睡觉了。”

庆小兔说:“解放军来了。”

尿完尿,外婆给庆小兔兜纸尿裤。

不知道庆小兔的纸尿裤到什么时候结束,庆小兔已经很少看见把尿尿在纸尿裤里了。

庆小兔说:“要盖着肚子,要不会受凉的。”

我躺在庆小兔旁边说:“打呼噜睡觉。”

庆小兔马上发出呼噜声。

等我出来拿东西进去,庆小兔已经睡着了。

过了半个小时我进屋看,抱枕跌落在地板上,我过去把抱着捡起来,庆小兔睁开眼睛。

庆小兔说:“我把头枕在枕头上。”

我把庆小兔的头移到枕头上。

外婆说:“小九就没有睡。”

庆小兔问:“我的毛巾被呢?”

庆小兔在身子跟前摸毛巾被,庆小兔把毛巾被盖在肚子上。

庆小兔说:“盖好了,我睡觉了。”

我说:“外公,把开水掺了就过来陪你睡。”

我再次来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这一次真正的睡着了。

…。

听见庆小兔在喊,我连忙进屋看。

庆小兔已经站起来。

庆小兔说:“尿尿了。”

尿完尿庆小兔说:“穿裤子。”

我说:“你才睡了一会功夫,我们再睡一会。”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了。”

庆小兔才睡了一个半小时。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电视的声音。”

外婆给庆小兔穿袜子。

庆小兔脚缩了回来。

庆小兔说:“不要外婆穿。”

外婆说:“外公抱着你,外公不好穿。”

庆小兔说:“外公好穿。”

庆小兔来到客厅,外婆拿着肚兜让庆小兔穿。

庆小兔两个手扯着肚兜说:“我不要。”

外婆说:“天那么冷,你肚子会受凉的。”

庆小兔甩着手不让外婆系肚兜的带子。

我说:“我们把胳膊兜起来,当心把胳膊甩脱臼了。”

庆小兔一样不愿意兜纱巾。

外婆在一旁继续说着,庆小兔更加用劲地甩着胳膊。

我说:“现在不要说了,当心他把胳膊真的甩脱臼。”

外婆说:“为什么不能说他,万一他受凉怎么办?”

我说:“他胳膊上绑着石膏,对庆小兔来说是很重的,猛烈的甩动可能把肩膀甩脱臼。”

外婆非常生气地说;“说什么都不行。”

我说:“我提醒一下也没有错,等一会他冷静下来了再给他穿。”

就我把手机拿到屋里去充电出来,庆小兔已经坐在外婆的腿上,庆小兔的胳膊已经兜起来了,外婆在给庆小兔穿兜兜。

庆小兔在看宝宝巴士儿歌。

庆小兔拿着枪在床上和我做游戏,庆小兔搞怪的动作,庆小兔千奇百怪的表情,我想给庆小兔录像,庆小兔把我的手机拿去。

庆小兔已经知道手要捏着手机的两边,庆小兔咔嚓咔嚓地在拍照,庆小兔拍照成功率很低,我把手机转换成对着手机拍照。

庆小兔说:“这是庆小九了,我照到自己了。”

庆小兔也拍了一张和外婆在一起的照片。

姨妈下班了。

庆小兔说:“姨妈,我在这里。”

姨妈拿着一个注射器说:“你不是要注射器吗?”

庆小兔说:“是我的。”

庆小兔拿着注射器。

庆小兔说:“姨妈,到海盗船里。”

姨妈说:“到海盗船上干什么?”

庆小兔说:“到海盗船里看病呀。”

姨妈进到海盗船里。

庆小兔说:“姨妈张开嘴,姨妈你打一个嗝。”

姨妈说:“你是想姨妈受伤还是发烧呀?”

庆小兔说:“姨妈发烧了,姨妈要打针。”

姨妈说:“打针很痛的。”

庆小兔说:“姨妈张开嘴。”

姨妈问:“张开嘴干什么?”

庆小兔说:“给姨妈治疗呀。”

姨妈说:“打针怎么在嘴上打的呀。”

庆小兔说:“不疼的。”

姨妈说:“打针是在胳膊上屁股上打的。”

庆小兔说:“打屁股的。”

姨妈假假地哭。

庆小兔说:“轻轻地打,不疼的。”

姨妈说:“姨妈给你打针吧?”

庆小兔说:“不能打。”

姨妈说:“你给姨妈打针,为什么姨妈不给你打针呀?”

庆小兔说:“打针很痛的。”

姨妈说:“你不是说打针不疼吗?”

庆小兔说:“小九医生打针不疼的。”

庆小兔挥舞着针管,针管擦到姨妈的脸上。

姨妈说:“你怎么这样玩呀,针管弄得脸上是很痛的,你给姨妈道歉。”

庆小兔说:“对不起。”

姨妈说:“你不能拿着这样玩了。”

庆小兔说:“我不这样玩了。”

庆小兔拿着针管说:“姨妈张开嘴。”

姨妈说:“我们不要这样玩了。”

庆小兔说:“打针。”

姨妈说:“打针还是可以的。”

庆小兔说:“姨妈念书。”

吃完饭庆小兔在吹口琴。

姨妈问:“小九,你在吹什么歌呀?”

庆小兔说:“姨妈唱歌。”

于是庆小兔吹口琴,姨妈唱歌。

姨妈唱完歌。

庆小兔深深地鞠躬说:“谢谢大家。”

庆小兔说:“姨妈,我还要玩。”

柳河的视频来了,柳河还在医院里,小妹妹躺在妈妈的跟前。

叫庆小兔叫人,庆小兔把头深深地埋进底下。

外婆说:“小九,我回家了。”

庆小兔说:“我在看大毛。”

外婆说:“我们明天再来看大毛。”

庆小兔说:“大毛在等姨爹。”

姨妈说:“小九,拜拜,小九明天再来玩。”

外婆要庆小兔坐车,庆小兔一路跑了起来,外婆推着童车,我就跟在庆小兔的旁边。平时晚上走路,我们还提心吊胆,现在庆小兔是一个骨折患者,黑灯瞎火地在路上跑,我一直不敢掉以轻心。

路上看见一面大红旗,庆小兔停了下来。

庆小兔挥舞着手说:“大红旗,飘呀飘,大红旗,好可爱。”

天色已经昏暗,跑步并不影响庆小兔观察,庆小兔蹲了下来,庆小兔用手指着水泥路面说:“脚印。”

这个脚印也太不明显了,脚印很小是一个狗的脚印,脚印很浅,

勉强可以看到它的存在。

于是庆小兔放慢脚步,庆小兔开始寻找马路施工时遗留下来的脚印。

“脚印。”

“这里也有一个脚印。”

“这里,这里都有脚印。”

回到家庆小兔已经浑身大汗淋漓,外婆倒水让庆小兔擦洗。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洗。”

外婆说:“妈妈没有回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洗。”

我说:“外公给你洗。”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洗。”

我说:“要外婆洗。”

庆小兔说:“外公洗。”

于是庆小兔坐在我的腿上擦洗起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