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他原来不是个陈世美

2020-06-10 22: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780

一、钱没有了,我还有条命,回去问你妈要不要

“你和兰湘多久才结婚?钱没准备够吗?”舅舅很关心龚和的婚事,因为龚和都31岁了。兰湘没等龚和开口,就接上了,“他就是拿不出那么多钱,不然我妈早就同意了。”

“估计要多少钱才够?” “彩礼钱30万听龚和说有了,我妈说还要买辆象样一点的客货两用车,方便我弟弟做生意好拉点货----”“那----还得要多少钱?” “也不是很多,加上改口费、认门费、谢媒费、酬客费、红包费,及家俱家电之类的东西的费用,大慨还要35万的样子,也许还要----”

舅舅听了兰湘说的数额,心里有些不快,他转过身来对着龚和说,“你小子藏得够深的,结个媳妇都要用恁多钱,不晓你还藏得有多少。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你看你自己那房子都要垮了,是不是该留点钱来修一下,不然兰湘过来怎么住?”舅舅这话象是,话里有话,不过兰湘怕是听不出来的。

本来兰湘说的这些话,龚和早就听兰湘她妈说过,可是龚和没那么多钱,那妈就没让女儿过门,这事也就搁下来了。可兰湘却是巴望着的,今天舅舅一问,她就照着她妈说的话,说给了他舅舅听,想让他舅舅能再催催他。

可是龚和听了心里却不太舒服——‘你妈是这种人也就罢了,想不到你也是这种人,’他把被兰湘手臂圈挽住的手慢慢地抽取出来,然后对兰湘说,“没有钱了,我还有条命,回去问你妈要不要----”“你不要这样说,钱不够可以叫舅舅帮帮你不就行了。”兰湘也许对龚和真的有感情,才想叫他去找舅舅帮帮的,这下她到好,干脆就当着舅舅的面直接说了出来。谁知龚和听了越发的不舒服, “你妈是不是想连我舅舅的命也一并要----”

龚和起初甩出来的硬话,兰湘还没把它当回事。听到这第二句硬话,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没有反对她妈的过份要求,眼下也不认为龚和就是错的,善良温顺的兰湘很是为难,心里又好生地难过,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该怎么办了----她慢慢地转过身去,失望地走了。

二、没那么多钱,那爱便有些可望而不可及了

兰湘走后,舅甥俩继续朝前走着,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

忽然间,舅舅想到兰湘走得不甚高兴,而且是一个人走的,便对龚和说道:“快追上去看看,别生出什么事来,天晚了,要不去送送她。”

龚和原本对兰湘也是不错的,只是她那妈----

他恼恨自己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这些天来的积怨,今天一下子就啥也不顾地发泄出来,他虽然爱她,可是没有那么多的钱,那爱便有些可望而不可及了,他垂着头闷声不语地随舅舅走着,还时不时地用脚去踹着路边的小石子,似乎就是那小小的石子在阻绊着他和她的婚事。舅舅说的话他也听到了,也让他马上从沮丧中清醒过来,然后不要命地朝她去的方向追去----

不远处是个大堰塘,十四头上的月亮已接近满月,而且起升得比较早,略带金黄色的月光,映在塘里的水面、也照在塘坎上,看起来都跟白天有些接近了----

他看见她了,她正在向着塘坎的边沿靠近。他着起急来,“兰----湘----你不要哇----”他已经慌不择路了,不过无论他跑得怎样地快,当他赶拢那塘坎的边沿,她已经在水里了。还好,他从小就是个有水毛子之称的游泳好手,他衣裤都没来得及脱就跳进了水里----

他把她背回了家,他帮她熬了姜汤,他又去买了药----

三、我打电话她不接

“我送你回去,不然你妈会找来的,”“这也是,那得先准备下该怎样应付才好。”“你回去嘛,我没那么多钱,你妈又不同意,留在我这里,让你妈晓得了咋办----”他俩还没把这事商量好,门就响了,她妈还真就来了。她反应还是有点快,转身就从后门出去了。

兰湘那妈一进门就满屋子转,这间屋找了找那间屋,都没见到兰湘,便指着龚和的鼻子没好气地道,“你把兰湘藏在哪里去了,还不给我交出来。”

“妈!”“你莫要叫我妈,我还没同意把女儿嫁给你。”“婶子,几间屋你都看仔细了,我能把她藏在哪里。”龚和改口重新道。“那人呢?你得给我交出来。”

“交不出来了,人都走了。”龚和的舅舅不知啥时候来的,他听出她没见到兰湘,便接过话来回答道,“大嫂子,你女儿到外边打工去了,临走时还来约了龚和,龚和不去,她就一个人自己去了。你要是不信就打电话问问她。” “我打电话她不接!”“你多打几次吗。”兰湘那妈见闹也没闹出个结果,便很是气愤地走出了门----

四、你再找他要那么多钱,就是再逼我跳塘

兰湘这次在手机上看到她妈的电话显示,接了,因为她在后门外把舅舅说的话听得个清楚,便照着舅舅那话的路数和她妈聊开了。“----都快结婚了,怎么又想起要出去打工,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你心里头倒底在想些啥子?”“和你一样,心里头想的都是钱!”“想钱不对吗?钱多好办事!”“你到好办事,可龚和他拿不出那么多钱。”“那他得去想办法借,现在不找他多要点,以后就别再指望他能拿钱出来了。”“你再坚持这样,人家就不要我了。” “那就正好去找一个有钱点的,”“你说啥呀?你生个女儿来就是卖钱的?还想卖个好价钱?”“我还不是为了你和你弟。”“你这样做就是逼我去跳塘,反正我已经跳过一次,是他把我从塘里救起来的,我现在已经是他的人了,你再找他要那么多钱,就是再逼我跳塘,那时候你一分钱都得不到。”她那妈虽然是把钱看得重了些,可还是把自家女儿看得更加的重要。“你给妈乘乘地回来,妈不要钱了,我只要你好好的活起在,我的小祖宗呀----”她妈象是怕了,她听出妈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哽咽,还有些个发颤,她好生不忍,她怕把她妈吓着了。“妈!妈----你别担心,我回来,我回来,我回来就去看你!”“那你就一定呦!你只要回来,妈就由着你,既然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再说钱的事就难听了,回来吧!妈的乘女儿----”

----------------------------------

他们得到了她妈的认可,她妈也没让他们过多的花费。他们开始计划起小日子来,他按照舅舅的意思,还是打算先把三间房屋修整一下----

五、不幸中的大幸

“兰湘,你咋就伤得那么严重,受得了吗?”“妈,我没事,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兰湘妈看到兰湘睡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嘴唇干得飞起一块一块的唇膜,说话都不太带劲,心中好生心痛。这就是那个为了女儿,连彩礼都可以不要的妈妈。她用手抹着眼里不断向外流着的泪水。“还好好的,我听医生说你肋骨都断了两根,脾脏还受了影响,左腿骨也是断了的,你以后怎么过哟!” “妈别难过,女儿会好的,没多大个事。”

其实兰湘还是很痛苦的,但是她看到妈妈为她担心成这个样子,便不敢显露出来。她也很坚强,她心里还担心着他。 “妈,龚和的伤也不轻,你去看看嘛!”“别提他了,当初要是不嫁给他----” “妈,不要这样说,他对我很好的,舅舅也很好,我与龚和住在医院全靠舅舅----”

说曹操,曹操就到,舅舅也就在这个时候到病房来了,“亲家母,几时来的?”

“来了一阵了,舅舅,辛苦你了!”“你太客气了!我妹妹、妹夫都死得早,留下这龚和都是我养大的,跟我的儿子没啥差别,我来照看他们也是份内之事。倒是让亲家母担心了。”兰湘妈看到舅舅那么客气,一下子心里平和了许多,对龚和的怨气也没那么重了。“你也客气了!他们都是我的女儿、女婿,那有不担心的。不过我想知道,他们是咋出的事?”

“他们不是在修房子吗,为了节约费用,有些事就自己做,尽量少请人工。出事那天:他俩从豹溪河外的沙滩上,用推车推了一推车沙,龚和在后面掌着两个车把手推着,兰湘在前面用纯子拉着。差不多都快到家了。

突然间脚下的路垮塌了,人和车都顺着那垮塌的缺口,摔滚到了坡下。兰湘伤得还不是很重,龚和的腰却担在一块很大的石头上,而且还处在危险的边沿,如果稍一翻身,就有可能掉到更危险的坡下。她看见了,她甚是担心,急忙去拽着他的手,死命地往里拉,拉到安全一点的地方,才让他躺下。

兰湘离开了龚和,她要去找人来救援他。刚寻到一条可以上去的路时,陡然间一棵翻了蔸的大树从坡上面滚了下来,兰湘躲避不及,就遭受到了那粗壮树干的滚压----”

兰湘的妈妈边听边哭,听到这里便捧着兰湘的脸大声地喊叫起来“我的湘儿呐----”“亲家母你别伤心了,当心哭坏了身子。虽说这是件惨事,却也是不幸中的大幸——最终还是捡回了他俩的性命,应该感谢祖宗的保佑才是----”

六、我没法养活她,只好把她还给你

“兰湘,我领你回娘家去住几天,让我把地里的活忙完了就接你回来。”“好的!你要抽空来看看我呦!”“来,一定来!我们收拾点东西就走。”

-------------------------

“妈我们来了。”“回来了!腿好些吗?”“老毛病,一时那能好。还多亏了龚和----”“我女儿好可怜,你受那伤要是能让妈替着就好了”

“妈,你说哪里话,女儿哪能让妈来受这种痛苦,再说也替不来的。龚和经常去医院给我拿药,在家一早一晚还要给我做按摸,他也累!”“你们都辛苦了,先坐会,我去给你们弄吃的。”兰湘妈前脚走进灶房,龚和就跟随着她到了灶房。 “妈我想给你说个事。”“有啥话不能当着兰湘面说?要追到这里来单独跟我说。”“妈,就给你直说了吧!我和兰湘搞成这样,都是我不好,她嫁给我就是个灾难。我没法养活她,只好把她还给你。”说完便跪在地上给她磕了三个头,然后从灶房出来给兰湘说了声“对不起”就冲出了大门,急急地走了。

事发突然,兰湘的妈正想问他“啥意思?”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她这才发现不对劲,马上就追了出去,“你小子给我站住----”

龚和走了一阵,回过头来一看,老人家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眼看就要累倒在地上了,他怕了,怕她会累事来。他折转身来,大步地朝她走去,然后用双手扶着她。兰湘妈虽然累得不行了,心中的火冒得却不只三丈高,伸出手来照着龚和的脸上啪、啪、啪就是几记耳光。“好你个陈世美,老娘啥都没要你的,就把一个好好的女儿交给你,如今病残了,就退货给我,你还讲不讲点良心?”“妈----”“你别叫我妈!”“你看都两年了,兰湘还是恢复不了,腿不得力,胸腰部经常疼痛,家里的钱都用光了,我真的没办法养活她呀!”“养不活也得养,要退货也得把病治好了再说,我当初交给你的时候,是个没病没痛的人。”“我连养活她的能力都没有,哪还有钱给她治病,你让我走嘛!”“走可以,那就去把兰湘也带回去。”兰湘妈抓住龚和就往回拖。龚和把手从兰湘妈的手中抽退出来,“我是不会带她回去的,我那房子都要垮了,她也回不去了。”说完这些他就飞快地逃跑了----

七、她还想见到他,哪怕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兰湘我给你找了个人,是做生意的,年收入好几十万,女人才死不久,不过就是有两个不到十岁的娃----”“妈!我不嫁人了,这两年看把你累成啥样了,人都老了好大一头,我要留在家里好好孝敬孝敬你。”“你说这些,我才不信!

我看你心中还装着那个陈世美,人家早就不要你了,都三年了,连个音信都没有,怕都死了,难道他死了你也不嫁?”“妈!你说啥呀----”“你真的不嫁吗?都32岁了,再不嫁,就嫁不出去了----”

“妈我想去看看舅舅,这两年,多亏他去镇里跑,才给我申请到那每个月5000的元医疗救助金,要不然我这伤残好得了?”“是呀,还劳烦他每个月给领回来,是得去看看,这老头倒是个好人,可是他怎么就养出个陈世美这样的外甥来----”

兰湘要去看看龚和那舅舅,也是应该的。不过她还想在舅舅那里去打听打听龚和的情况,他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即便是不要我了,也应该好好的才是。’必竟从前好过,而且很好----

兰湘和龚和是在外面打工认识的,三年中,他对她很好,她也很爱他。他们觉得长时间在外面打工也终不是个事,便商量着回家结婚。

回家后,兰湘又经历了:从妈妈要龚和的高额婚嫁钱,到妈妈的妥协,再到身体受了伤残----

在这些过程中她都一直沐浴在他的关爱里,也深深地留在了她的记忆中。

让她怎么也想不通的是,后来‘怎么就不要我了?’他真的就是个渣男?陈世美?她认为,水是要往低处流才通,人是要往高处走才有利,他的离去,她从来也没怪过,到现在她还在想,‘他现在要是能够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病残之中的她不敢奢望见到他,如今治好了,她到想能够再见到他了,哪怕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你在哪儿啦!我的哥----”

八、原来他不是陈世美

兰湘的呼唤似乎还真的有一种心灵感应,因为龚和还真的就来了,是被他舅舅搀扶着来的,兰湘迎了上去。“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快些进屋坐下再说。”“不行,我这屋也不是啥人都能随便进。”兰湘妈从里屋出来,一看到龚和,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站在门口,伸开双臂就把他们堵在门外,然后用斜视的眼光,把龚和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翻,然后道,“你谁呀?你!”“妈他就是龚和。”“不是吧,怕是陈世美还差不多。想当年到我们家来退货的时候,多了不起,身体壮壮的,人也高高的,气也足足的,说不要兰湘就不要兰湘,说走就走,拉都拉不回来。如今在外面打了烂仗是吧!你看你背也弯了,腿也瘸了,还好意思回来,咋就不死在外面!”“妈!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说----”“他咋样了?你不记得他丢下你的时候,你自己的那个样子吗?报应!真是报应----”

龚和的舅舅本是个老好人,平时里话也不多。他见兰湘妈说得如此地刻薄,心实不忍,他发话了,“大嫂子我来说几句,”“你说,你是个大好人,我们都听你的。”

“先说说兰湘治病的钱是哪来的。”“那不是你去给我们四处奔跑申请来的嘛!”“不错有的钱是我给你们跑来的,可是你们也不想想,兰湘又不是工伤,她凭啥一个月要得5000元的医疗补贴,上面没给那么多,只给了500元,多的是龚和在外面寄回来的,他叫我不给你们讲----”“真的?”

“别插嘴,继续听我说,为了每月能给你们寄回那4500元,他是加班加点地干,省吃俭用地过,才把身体搞成这个样子。这些也就罢了,没承想回来竟受到这样的奚落,真的是让人觉得不值呀----”“他当初可以不到外边去。”

“他也想过不到外边去,可是不到外边去不行呀!不到外边去,在家里一个月能挣到那么多钱?不到外边去,兰湘的病有钱医?”“哦!原来他不是陈世美。”

“亲家母,我的话也说得差不多了,这背弯腿瘸的女婿你究竟要不要,不要我就搀回去了。”

九、我下辈子如是有女,还要叫她嫁给你

兰湘妈听完舅舅讲的这些话,深深地感到实在是冤枉了龚和,她走过来把拥抱着龚和的兰湘分拆开来,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去牵住龚和的双手,“妈的乖女婿,好儿子,妈错怪你了,没想到你对兰湘那么好。”“没事,没事,那是妈不知道。不过当时如果告诉你了,你就不会要我走的。”“你做得对,进屋去坐,别在外面站着。”龚和用手去扶着她往屋里走,忽然间她发觉不对劲,再一看龚和,人站得伸伸的,背也不弯了,走路也不瘸了,“好小子!你装成个残疾人来糊弄老妈嗦。”“是呀!我就是做成这个样子,来看老妈还要不要我这个女婿。” “要!要!我的女婿这么好,我咋会不要呢!我下辈子如是有女,还要叫她嫁给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