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愿无岁月可回首

2020-05-28 22:3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102

文/清水一碗

人到了一定年纪,往往会不由自主地回首过往。过往里欢乐总是无迹可寻,而遗憾却处处有痕,它有如一根根小刺杵在你的心头,让你的某根神经时不时紧张一下,去重新品味那酸涩的滋味,让你在以后的岁月中不至于留下太多的遗憾。

那还是父亲病重期间,因为当兵的缘故,不能在膝下孝敬。野战部队请假非常严格,一年的假期屈指可数。住院化疗多是父亲自己来去,一个疗程要七天时间,一天要吊好多瓶水,过程十分痛苦。为了省钱,后又改吃中药,父亲曾独自一人多次去外地买中药,一个来回起码要两天,拖着骨瘦如柴的病体,艰难痛苦自不必说。而我却什么也帮不上,直至父亲病逝。这之前,父亲曾几次提出,想去我服役十多年的部队走走看看。其不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父亲离大去之日已经不远,总认为父亲突然间会好起来,因为儿子还没来得及尽孝呢,怎么能忍心离开我们?后来,父亲没有再提起,连个电话也没打过。父亲病逝后,从母亲那里得知,去部队走走是他最后的遗愿,而这个遗愿我却没能帮他实现,对于父亲是一种遗憾,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痛。尤其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想找一件像样的衣服送他上路,一大堆旧衣服里竟然没有一件是完整的。我怎么这么粗心这么没心没肺,对父亲的日常穿着可以习以为常呢?这根刺怕是将伴随我的一生,时不时会隐隐作痛。

读高中时,奶奶已经八十多岁,白发苍苍,风烛残年,衰老的一颗牙齿不剩。高一暑期,奶奶生病,日日无精打采的。那时穷的要命,生病了别说寻医问药,往往硬撑着,更别想吃到稀罕的食物。当时父亲正带着我们热火朝天在挖地,准备种大蒜,个个热的不行。正在树荫下休息,一个卖葡萄的喊了过来,便要求父亲买葡萄吃,父亲搜遍口袋一共才买了两串葡萄。而父亲向来孝顺,父子三人吃一串,另一串让我送给奶奶吃,当我一路小跑进了奶奶的家,眼前的一幕令我刻骨铭心、终生不忘。当时还远未到做午饭的时间,奶奶却一丝不苟在灶堂里用小棍拨着什么,脸几乎贴到灶堂口,却没发现我的到来。片刻,奶奶似乎找到了什么,然后摸摸索索往嘴里一丢继续寻找,原来奶奶在烧蚕豆吃。当我含泪将葡萄塞进她的手里,奶奶顾不上我的存在,大口大口吞咽着葡萄,吃的那么香甜,连皮和籽都忘记吐出来。奶奶平日里有块糖都会偷偷给我留着,可今天没有,反而无视我的存在。久病的奶奶嘴里到底有多淡,才会吃的那么旁若无人,那么无拘无束。蚕豆那么硬,奶奶一颗牙齿都没有,到现在也没想通奶奶是如何将蚕豆嚼碎并吃下去的,会不会都是整咽的?每每想起奶奶病中烧蚕豆吃的情景,自己都无比心痛。更难忘记奶奶临走的前一天,她突然清醒过来,想吃罐头。正好她的侄女来看她,带来了杏罐头。当时我扶着奶奶坐起来,奶奶又是旁若无人地吃着,脸上透着平静,甚至满足,似乎一辈子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食物。吃的那么令人心疼,那么令人扼腕叹息。多年来一直以为世间最美的食物非杏罐头莫属,要是奶奶现在活着多好,带着她逛一逛超市,吃遍城市街角所有的美味小食,可这个愿望再也无法实现了。

我有个家境非常贫困的同学,成绩很好。如果继续读下去,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的,可他的父亲去逝早,姐弟六人仅靠母亲一人支撑维持生计,贫穷可想而知。母亲希望他毕业后回家务农,可他很想继续复读,母亲死活不同意,说破天都不成。同学没有办法就向我哭诉,希望我能帮到他,说服他的母亲,让他继续求学。其实,对于同学的要求我也很为难。我知道他的母亲不是一般的固执,只要认准的事,根本听不进别人的建议。那时年龄小,人情事故经历的少,没有尝试就骗同学说他的母亲不同意。同学失望之极,哭的跟泪人一样,失落好长时间才恢复到正常状态。多年以后,每当同学提此往事,我就如鲠在喉。当初,如果自己去亲身试一试,说不定他的母亲允了也是有可能的,她的母亲本来待我有如亲儿子一般,再不行就跪下来一直跪到他母亲同意为止。可我没有尝试就对同学撒了谎,如今只能将往事深深埋藏在心底,不敢有丝毫的触碰,不然心就痛,灵魂就受到百般拷问。

岁月有如一张筛子。筛去的是欢乐和温馨,还有美好的记忆,唯独留下一个个不敢触碰也无法弥补的遗憾。若有来生,只希望过着安之若素,没有遗憾,一无岁月可回首的生活。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