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04外婆你去看病

2020-05-28 22:2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26

3004-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星期四晴天转多云31℃~20℃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68

喜马拉雅在播放《健康歌》。

庆小兔喝完奶。

庆小兔说:“我肚子疼。”

听到庆小兔说肚子疼,我还是心头一惊。

我问:“你肚子怎么又疼了?”

庆小兔没有回答我。

喜马拉雅在播放《宝贝,宝贝。》。

庆小兔说:“我要听超级飞侠歌曲。”

外婆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用手指着外婆的脖子问“外婆,你怎么了?”

外婆脖子上的肿块颜色变成深色。

外婆说:“外婆生病了。”

庆小兔说:“外婆生病了,外婆要去医院看病。”

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说:“虫子很好看的哟。”

我说:“你就不换一个节目吗?我们看倒霉熊好不好?”

庆小兔说:“搞笑的虫子不要钱。虫子很好看。”

庆小兔关了电视机说:“外婆,我们要走了。”

我搬童车下楼,庆小兔自己下楼,庆小兔来到楼梯转弯处,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上的手套。

庆小兔说:“这是手套,我不害怕了,这是奶奶工作时候戴的。”

外婆锁好门下来了。

庆小兔说:“外婆,你去看病。”

外婆说:“外婆为什么要去看病呀?”

庆小兔说:“外婆不是受伤了吗?”

外婆说:“外婆的病已经好了。”

庆小兔说:“外婆好了,我们去姨妈家。”

外婆说:“小九,我们坐车吧。”

庆小兔说:“我要坐车。”

我问:“庆小兔,你要不要自己走路呀?”

庆小兔说:“我自己走路。”

于是把带的庆小兔的玩具放到童车上。

我推着童车,外婆跟着庆小兔在走。

姨妈楼上的一个奶奶在问外婆:“他今年上幼儿园吗?”

外婆说:“他要明年才能上幼儿园。”

外婆问:“你孙子好像已经上学了是不是?”

奶奶说:“我孙子已经上二年级了。”

奶奶在前边走了。

庆小兔说:“奶奶回家了。”

庆小兔回到家就打开电视机开关。

外婆说:“你现在也不请示了,你来了就把电视机打开了。”

庆小兔说:“宝宝巴士。”

宝宝巴士有很多节目,我调到一个最近看的节目。

庆小兔说:“这个是儿歌。”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外婆说:“给他用杯子喝奶吧。”

昨天姨妈说:“以后让庆小兔用杯喝奶。”

姨妈跟妈妈说了一大堆奶瓶喝奶对牙齿不好的理论。

庆小兔也用杯子喝了一次牛奶,我把牛奶端了过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杯子。”

庆小兔已经看了一会了。

我说:“这个节目完了,我们就不看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看新闻。”

我发现庆小兔已经把电视机关了。

我说:“你要看新闻,你就不要把电视机关了。”

我把电视机重新打开。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吃那个。”

我问:“你要吃什么?”

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庆小兔用手指着餐厅玻璃柜里。

庆小兔说:“在这里。”

庆小兔这里找一会,庆小兔才发现清江野鱼。

庆小兔说:“吃这个。”

我给庆小兔撕开袋子,庆小兔吃完鱼肉,庆小兔把包装袋扔进垃圾盘里,我这才发现垃圾盘里已经有好几个清江野鱼的包装袋。

庆小兔拿着一辆挖掘机。

庆小兔说:“去江边。”

外婆说:“好,去江边。”

庆小兔走到门口就把大门打开了。

外婆说:“我们还要换衣服,还要关窗户。”

从侧门出去,庆小兔往右边走去。

外婆说:“你怎么往这边走呀?过马路要走那边。”

庆小兔说:“那边有红灯。”

我说:“那边有斑马线,有红灯,我们可以等绿灯呀。”

江边的草地上,庆小兔在推挖掘机。

庆小兔用挖斗在挖土,庆小兔把挖起的土运到树的下边。

挖掘机在往后倒车。

庆小兔说:“倒车,请注意。”

庆小兔把泥巴倒在树根旁,庆小兔再把挖掘机开到泥坑边。

庆小兔说:“挖土。”

挖斗里装了泥土,挖掘机往前开去。

庆小兔说:“让开,挖掘机来了。”

挖掘机又开了回来,挖掘机的车轮陷入泥坑里。

庆小兔说:“拖车汤姆呢?”

我说:“拖车汤姆在姨妈家。”

庆小兔说:“外公回家拿。”

我说:“要拖车汤姆,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把挖掘机从土坑里推出来。

庆小兔说:“挖掘机已经自己出来了,挖掘机不要拖车汤姆了。”

金东方中学里传来喊口号的声音。

庆小兔说:“什么声音?”

我说:“学校同学们在军训。”

庆小兔说:“我要去找哥哥。”

我说:“哥哥在上课。”

庆小兔说:“我要去接哥哥。”

我说:“学校上课的时候,外边的人都不能进去。”

庆小兔说:“我进去。”

我说:“要不你也去上课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上课。”

我说:“茜茜妹妹都上学了,双胞胎姐姐也上幼儿园了。”

今天我背着我以前带庆小兔出去背的一个包。

庆小兔说:“我要拿玩具。”

庆小兔从包里拿出一把枪来,这一把枪就是庆小兔一直在找的枪,这是一把很小的塑料步枪,庆小兔非常喜欢这把枪。

庆小兔说:“打枪。”

庆小兔端着枪在瞄准着,庆小兔朝远处在开枪。

庆小兔说:“我打了一个人。”

庆小兔又端起枪,庆小兔瞄准远处的一条船。

庆小兔嘴里发出开枪的声音。

庆小兔说:“我打中了那条船。”

庆小兔趴在自行车标志上往马路上瞄准,庆小兔拿着枪从自行车标志的下边钻过去。

庆小兔把小公鸡拿了出来,庆小兔还是上不好发条,我帮着庆小兔上发条,小公鸡在马路上吱吱呀呀地走了起来。

庆小兔用脚去踩小公鸡的尾巴。

庆小兔说:“胆小鬼。”

小公鸡马上翻到在地上。

我说:“小公鸡好疼哟。”

庆小兔说:“小公鸡,胆小鬼。”

外婆说:“你不是把小公鸡踩坏了。”

庆小兔继续用脚踩小公鸡的尾巴。

庆小兔终于答应回家了。

庆兔兔幼儿园同学的奶奶推着童车,童车里坐着同学的弟弟,男孩比庆小兔小半岁。

奶奶要小男孩喊奶奶,小男孩没有吭气,。

外婆要庆小兔喊奶奶,庆小兔一样没有着声。

大家要分手了。

外婆说:“小九,和奶奶再见。”

庆小兔这才挥手和奶奶再见。

姨妈楼上一个十岁的脑瘫姐姐,姐姐过来跟庆小兔招手。

庆小兔说:“姐姐再见。”

回到家庆小兔拿着电子琴的电源。

庆小兔说:“这是电子琴的电源。”

庆小兔把插头插在多联插座上。

庆小兔把电源的另一端在往电子琴上插,庆小兔不知道哪一个孔是电源孔。

庆小兔说:“找不到。”

我告诉庆小兔哪一个孔是电源插头。

电子琴的指示灯亮了。

庆小兔说:“亮了。”

庆小兔用一个指头在按琴键,电子琴突然发出很响的一声。

庆小兔被吓一跳。

庆小兔说:“声音太大了。”

我告诉庆小兔哪一个是音量控制电位器。

庆小兔在弹电子琴。

庆小兔说:“我不要这个声音。”

我告诉庆小兔电子琴所有按钮的功能,庆小兔开始不断地调整音色节奏。

听见电视机启动的声音,庆小兔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问:“外婆,你看完了?”

外婆说:“外婆要看新闻。”

庆小兔说:“看电视。”

外婆说:“我们先看一会新闻。”

庆小兔把外婆手里的遥控器拿过来。

庆小兔把遥控器递给我说:“给外公。”

庆小兔说:“外公,遥控器。”

我问:“你是不是要看新闻呀?”

庆小兔说:“我看宝宝巴士。”

宝宝巴士开始了。

庆小兔说:“牛肉干。”

庆小兔要的不是牛肉干,庆小兔要吃的是鱼豆腐。

外婆说:“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庆小兔在吃面条。

外婆说:“还有饺子呢。”

庆小兔说:“我要吃饺子。”

新闻正在播放大兴新机场即将运行的报道,到大兴新机场的地铁已经地铁已经开通。

庆小兔说:“我和妈妈坐的火车。”

地铁开动了。

庆小兔说:“还有我和哥哥一起坐的火车,还有姐姐和我一起坐火车。”

我睡觉起来,外婆睡觉,庆小兔不要睡觉。

新闻报道还是大兴新机场即将运行道。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火车。”

外婆说:“不是你的火车,是你坐过这样的火车。”

庆小兔说:“我要火车。”

庆小兔来到书房。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房间,这是我的床,我要睡觉了。”

给庆小兔脱裤子,庆小兔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屁股。

庆小兔说:“我在打尿不湿。”

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低头看着尿尿。

庆小兔说:“我的雀雀是歪的。”

庆小兔的尿始终偏移一个角度。

庆小兔穿了纸尿裤,庆小兔并没有睡觉,庆小兔不断地拿玩具在床上玩。

外婆睡觉起来了,庆小兔也从书房出来。

庆小兔拿着铁铲子击打磁力棒玩具。

外婆说:“小九,你这样,你的这些玩具不是就坏了。”

外婆是提前起来的,外婆在看电视剧七月与安生。

屋里有了声音,屋里就有了生气,庆小兔睡觉的可能急剧下降。

连续几天的晴天,让气温又在悄悄地抬高。

外婆说:“你把玩具弄得到处都是,你是不是不要了,不要了,我们就把玩具给豆豆妹妹了。”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玩具。”

庆小兔去捡钢球。

外婆用手指着说:“你看这里,这里,还有那里。”

庆小兔捡起一个钢球就咣铛一声扔了回来。

外婆说:“小九,你是在干什么,你捡回来就要好好的放进脸盆里。”

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

庆小兔看着外婆问:“这里吗?”

外婆用手指着说:“那不是吗?”

地上还是仙女散花。

庆小兔要屙巴巴了,庆小兔还是那个时候,庆小兔坐在马桶上。

庆小兔说:“冲巴巴。”

我把马桶冲了。

庆小兔说:“把纸给我。”

我问:“你要擦屁股吗?”

庆小兔说:“我还要拉。”

庆小兔拿着手纸,庆小兔一个手扶着浴缸边沿。

庆小兔说:“冲巴巴。”

马桶里又听到冲水的声音。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拉着你。”

庆小兔拉着我的胳膊。

庆小兔说:“外公冲水。”

我把巴巴冲了。

庆小兔说:“我屙完了。”

庆小兔从卫生间出来。

我说:“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庆小兔在吃葡萄,外婆在问庆小兔生字。

庆小兔就是下字开始说成上,庆小兔把下字放反了。

外婆说:“你把字倒过来。”

庆小兔说:“下。”

已经十四点半了。

我说:“你吃完这一颗葡萄就睡觉。”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说:“是不是要外公喜欢豆豆妹妹了。”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不要,你就听话睡觉。”

庆小兔说:“我睡觉了,我要外婆跟我一起睡。”

庆小兔没有去我们房间,庆小兔跑进书房。

庆小兔说:“我在我的房间里睡觉。”

我说:“你打一个哈欠,闭上眼睛睡觉吧。”

庆小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庆小兔闭着两个眼睛,庆小兔一个手放在眼睛上,庆小兔是像要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喝奶。”

我这才想起来没有给庆小兔冲奶。

庆小兔拿着奶瓶说:“我的毛巾被。”

听到书房里有动静,我进去看,庆小兔趴在床沿,庆小兔的两个手摸着地板。

我说:“你是不是要外公喜欢豆豆妹妹了。”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不要就睡觉,这个屋子里有一点亮,我们去外婆的房间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说:“去外婆那。”

我伸出手说:“外公抱。”

庆小兔甩开手说:“我自己去。”

庆小兔光着脚咚咚咚地跑进我们房间里。

看着庆小兔在床上躺下来,突然听到咣铛一声。

外婆猛然坐起来。

外婆说:“把我吓一跳。”

房间的门关上了。

庆小兔喊:“外公,热。”

我把座扇给庆小兔拿了进去。

今天客厅的温度已经到了三十九度五了。

庆小兔又跑了出来。我用喜欢豆豆妹妹的理由,庆小兔也不在乎了。

我大声地说:“你今天到底睡不睡觉了?”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外婆说:“你不要那么大声,你好好地跟他说。”

我说:“我已经跟他说了多少遍了,他听了吗,他害怕了吗?有时候和声细语能够起作用吗?”

外婆在看电视剧,庆小兔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对外婆说:“你不要看电视了,有电视看,他更不会睡觉了。”

外婆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问:“外婆,你为什么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说:“为什么,因为你不睡觉呀。”

庆小兔把我的茶杯端过来,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庆小兔把茶杯放在我的电脑旁边,我还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庆小兔悄悄地用手把茶杯往我的跟前推,我还是装着没有看见。

庆小兔把茶杯推到我的键盘跟前,庆小兔用手拍拍我的胳膊,庆小兔用手指着我的茶杯。

我说:“不听话的小孩子,外公不喜欢。”

庆小兔在问:“外婆,你是不是在烧面条呀?”

外婆在准备凉拌面。

外婆说:“你不听话,没有人喜欢你。”

庆小兔说:“外婆,这里不是有面条吗?我喜欢吃面条。”

庆小兔在喊:“尿尿了。”

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外婆说:“小九要尿尿了。”

我没有啃气,我也没有站起来。

外婆说:“不得了了,不就是不让你大声说小九吗?”

我说:“我怎么说都不对,宁可让他不睡觉。”

庆小兔把纸尿裤脱下来,我让庆小兔坐在马桶上。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坐在地板上玩了起来。

庆小兔一直在我的旁边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我没有理睬庆小兔。

外婆在切葱。

庆小兔问:“外婆,这是什么呀?”

外婆说:“这是葱。”

庆小兔说:“小朋友不能玩刀。”

庆小兔依偎在外婆的身上。

我说:“你不要以为跟着外婆,你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外婆说:“不睡觉的小孩,没有人喜欢他。”

我说:“你睡不睡觉?”

庆小兔说:“不睡觉。”

庆小兔光着屁股在我们跟前晃动。

庆小兔不时地说:“外婆,这是什么呀?”

“外婆,你在干什么呀?”

外婆一样也没有理睬庆小兔。

听见庆小兔在喊姨妈,庆小兔跑到门口去喊姨妈,果真是姨妈回来了,姨妈今天早早地就回来了。

姨妈问:“小九,你怎么光屁股呀?”

外婆说:“小九没有睡觉。”

姨妈说:“已经四点钟了,可能他不会睡了。”

庆小兔拉着姨妈说:“姨妈。”

姨妈说:“光屁股虫,我们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不要。”

姨妈说:“姨妈抱着你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还是不愿意睡觉。

庆小兔一直拉着姨妈的衣服。

姨妈说:“你去跟外公玩去。”

庆小兔说:“外公生气了。”

姨妈说:“外公为什么要生气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睡觉。”

姨妈说:“你知道你不睡觉,外公会生气,你为什么不睡觉呀?”

庆小兔说:“不睡觉。”

庆小兔拉着姨妈说:“穿裤子。”

庆小兔在姨妈跟前做着各种各样搞怪的动作,庆小兔还不断地往我这边望着。

庆小兔拿着一个桃子递给我。

我说:“我不要,我不要不听话小朋友的东西。”

庆小兔把桃子又推给我。

我问:“你听话不听话。”

庆小兔说:“听话。”

我问:“你明天睡觉不睡觉?”

庆小兔摇摇头说:“不。”

我把桃子又塞给庆小兔,庆小兔用手推开桃子。

我说:“你明天睡觉不睡觉?”

庆小兔说:“睡觉。”

我拿着桃子来到客厅。

我说:“他给我一个桃子。”

外婆说:“他哪里是给你吃桃子的,桃子掉在地上,他是要你帮着洗一下的。”

外婆问:“小九,你跟外公说了没有,你是要洗桃子的?”

庆小兔摇摇头说:“没有。”

姨妈去接庆兔兔放学,今天学校要大家带钱去学校拿校服。

庆小兔一直跟着外婆后边,庆小兔一直哈哈大笑。

外婆说:“你一个疯子,你怎么不跟外公玩呀?”

庆小兔说:“我怕外公。”

外婆说:“你听话了,外公不就喜欢你了。”

庆小兔要洗澡。

庆小兔要贝壳,我哪里也没有找到那个贝壳。

庆小兔说:“外公找得到。”

我给庆小兔几个贝壳,还有两个瓷器小猪。

我说:“你玩这个吧,那个贝壳找不到。”

庆小兔说:“我要那个假贝壳。”

庆小兔在拿着毛巾擦洗玻璃门。

我在电脑上写日记。

庆小兔喊:“我的脚好疼。”

庆小兔把一个脚放在浴缸沿上。

我问:“怎么了?”

庆小兔说:“我的脚踩在上边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水里的贝壳,这个贝壳是浑身长角的。

我说:“你小心一点。”

庆小兔说:“水好凉。”

我摸了一下水,发现水还是凉水,这时候已经过来十几分钟。

我拿了热水瓶往浴缸里加水,一热水瓶水杯水车薪,浴缸里的温度并没有提升多少。

外婆给热水壶里加水,我这才发现水压很低,燃气热水器刚才没有打着。

水还是有一点凉。

外婆说:“小九不洗了。”

庆小兔还不愿意起来。

外婆说:“小九起来吧,当心感冒了。”

我说:“不要紧,人在冷的时候人会自动调节身体机能,人会有应激反应的。”

我说:“我开始接水龙头的凉水的时候水还是很大的。”

外婆说:“我也听到燃气打火的声音的。”

庆小兔又洗了五六分钟,庆小兔才让给自己擦身上的水。

我吃完饭在写日记。

庆小兔跑过来说:“我要看孙悟空。”

孙悟空的画面还没有看几幅,庆小兔的身体就瘫下来,庆小兔已经睡着了。

二十点半庆小兔醒了,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又睡了。

外婆让我先回来,我刚刚把童车搬到楼上,外婆就开门进来。

外婆说:“我把妈妈的包带回来了,她们还要用。”

我说:“你怎么不打一个电话呢?”

外婆说:“你刚刚出门,她们就给你打电话了,你没有接。”

我说:“我没有听见有电话呀,晚上这一路那么安静,我应该能够听见电话铃的。”

我拿出手机看,手机上有没有通话记录。

外婆可能以为我没有走多远,外婆就一直在后边追赶我。

平时我和外婆走,我压着步子,外婆都嫌我走的快。年轻的时候我走路几乎没有人能够赶上我。我现在已经好汉不提当年勇,我还是敢和年龄相当的人有一个比。但是我不会拿自己的健康做赌注,我知道这样过好我的每一天。

晚上我一个人回家,我的步伐就相对要快一点,外婆就一直在追赶我,外婆竟然忘了自己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外婆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

我说:“有电话就要用电话,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已经不能急了,我们不能和年轻人一样拼体力了。”

我把妈妈的包送了回去,妈妈把庆小兔抱给我,我又抱着庆小兔回来。

我回家放下庆小兔,我的头突然有一点眩晕。

外婆说:“你知道年龄大了,你为什么还要急呢?”

我说:“如果你打电话,我在门口就把包给了她们,我们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他们会在姨妈家急的要命,我还能一步三摇的走过去吗?”

外婆说:“你抱小九回来就不要急了。”

我说:“我抱着庆小兔会急吗,庆小兔已经那么重,我想跑,我还跑不动呢。我担心的是你,你身体太虚弱了,你万一有一个好歹,我们这个家怎么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