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3002小朋友不能跟着别人走

2020-05-26 22:3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25

3002-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星期二多云转晴天29℃~19℃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48

七点半庆小兔喝完奶。

把庆小兔放在马桶上。

庆小兔说:“妈妈告诉我这样坐的。”

我让庆小兔坐马桶,庆小兔的两条腿在前边,庆小兔有一点坐不稳。今天庆小兔是岔开两条腿坐在马桶上,庆小兔已经相对稳定一些。但是庆小兔只能单独坐一会,庆小兔还是要用手拉着我的衣服。

不过我让庆小兔坐在马桶的时候,庆小兔是穿着裤子的,庆小兔的裤子褪到小腿肚,庆小兔两条腿束缚着两条腿,早上庆小兔坐马桶,庆小兔是光屁股。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说:“我们看新闻吧。”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了,可以看电视。”

外婆说:“你也知道,妈妈不在家,可以看电视呀。”

庆小兔选了一个动画片,庆小兔最喜欢的就是汽车动画片。

庆小兔说:“外公,这个电视是要钱的,调一个不要钱的动画片。”

一集动画片结束了,马上屏幕上显示是不是缴费,庆小兔又选了一个动画片。

外婆这两天一直在整理衣物,衣服装进大纸箱里,棉絮都用床单包裹起来,外婆在为几天后的搬家做准备。

我说:“庆小兔,我们要走了。”

外婆说:“我今天要去一趟医院。”

外婆上个星期就发现脖子上出现一个不大的肿块。

庆小兔今天没有要抱下楼。

庆小兔一边下楼,庆小兔一边说:“外婆没有走,外婆一个人在家里。”

我说:“外婆要去医院看病。”

庆小兔说:“外婆生病了。”

我说:“外婆脖子上有一个包。”

庆小兔说:“给外婆抹药。”

我说:“外婆去医院找医生检查一下”

庆小兔说:“我的病好了,外婆生病了。”

下楼庆小兔没有要坐车,庆小兔一路小跑。

天空万里无云,东方露出一片淡淡的金黄色。

小区里有一个钢琴培训班,培训班门口有一个汽车轮胎搭建的秋千,庆小兔小时候在这里玩过几次。

我们每天从小区侧门出去,都要经过这个钢琴培训班,庆小兔今天沿小路进去看看,庆小兔转了一圈出来了。

庆小兔说:“游泳圈怎么没有了?”

我说:“那不是游泳圈,那是汽车轮胎做的秋千。”

我们从小区侧门出去,我按了开门的按键。

庆小兔推着门说:“外公,我推着门。”

我把童车搬到马路上。

庆小兔俨然变成一个交通警察。

庆小兔举起右手说:“红灯停。”

我的车子停下来。

庆小兔放下左手。

庆小兔举起右手说:“绿灯行。”

庆小兔把手伸向前方。

庆小兔说:“往这边走。”

庆小兔把右手指向右边。

庆小兔说:“转弯。”

我刚刚转弯,庆小兔的手又指向前方。

庆小兔说:“转弯,往前走。”

庆小兔在看汽车标识,庆小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过汽车标识了,庆小兔也就一时兴起,很快庆小兔就忘了要看汽车标识的事情。

走在两个小区之间的水泥马路上,马路没有用沥青刷黑,庆小兔蹲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马路说:“一个脚印。”

这是马路在浇灌过程中有人留下的印迹。

庆小兔又在喊:“这里也有一个脚印。”

还没有走几步。

庆小兔说:“这里也有脚印。”

庆小兔捂着嘴巴突然站起来说。

庆小兔说:“狗巴巴,臭巴巴,快一点走。”

一个打扮时髦的奶奶走过来。

奶奶说:“帅哥,你在跑步呀?”

庆小兔摆出一个跑步架势。

奶奶说:“你跟着奶奶一起走吧。”

庆小兔说:“不,我自己走。”

奶奶打着一把花伞走了。

庆小兔对我说:“妈妈说,我要跟着外公走,小朋友不能跟着别人走。”

一个奶奶推着一个脑瘫的男孩走过来。

姨妈小区的门口有一个脑瘫康复中心,别的地方很少可以看见脑瘫的孩子,在这里,只要我们经过小区大门,我们就可以看到脑瘫的孩子。就在姨妈家的楼上就有好几个脑瘫孩子家在这里租住。

我真的替这些家庭叹息,以前就听说因病致贫,这是一个家庭一辈子的痛。我发现这些脑瘫孩子只是在康复治疗,却没有发现这些孩子在学习知识,本来脑瘫孩子在社会中已经失去竞争力,如果再失去最起码的生存条件,孩子们长大了谁来为他们的存在买单。

奶奶说:“小弟弟,你在自己走路呀?”

庆小兔停下来,庆小兔弯曲右胳膊。

庆小兔说:“我大力气。”

奶奶对车上的男孩说:“你看见弟弟是不是很高兴呀?”

男孩一看就知道智力方面有一点问题,男孩看着庆小兔笑了一下。

庆小兔围着男孩在跑步,来到小区门口,庆小兔停下来说:“我们从这里进去。”

奶奶说:“我们在这里进行理疗呢,小弟弟再见。”

庆小兔挥挥手说:“再见。”

庆小兔进门就说:“看电视吗?”

庆小兔爬到阳光房的窗户上边,庆小兔拿着喷水壶在浇水,庆小兔拉着门把手要到外边浇水,庆小兔拿着喷壶来到外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花盆说:“我要耙子。”

庆小兔要在花盆里耙土。

花盆的土不是很容易耙动。

庆小兔说:“铲子在哪里呢?”

庆小兔拿着铲子去铲土,花盆的土并不是那么好挖。

我说:“我们去挖沙吧。”

庆小兔说:“去挖泥巴。”

我说:“沙子好挖一点。”

庆小兔来到沙堆跟前。

我说:“如果有蚊子,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还没有挖五分钟的沙。

庆小兔说:“有蚊子。”

我说:“有蚊子我们就回家。”

庆小兔说:“我要挖沙。”

我说:“我们把沙子放进大铝盆里,我们在阳光房里玩沙。”

庆小兔拿着喷壶往沙子里喷水,喷水壶没有水了,庆小兔拿着喷壶去接水,水龙头上接着浇花的水管,庆小兔拿着水管上的喷头说:“我浇水。”

庆小兔说:“外公,蚊子,回家。”

庆小兔的额头已经留下蚊子的印迹。

庆小兔拿着药膏在往腿上抹。

我问:“庆小兔,你在抹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抹蚊子药。”

庆小兔把药膏递给我,药膏什么都是日本字,药管上印着一个蚊子。

庆小兔爬上厨房的飘窗。

庆小兔用手指着大米袋子说:“我要大米。”

我把以前玩过的大米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说:“我的搅拌机。”

庆小兔拿着打蛋器在搅拌大米。

庆小兔要尿尿,庆小兔突然发现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两个小猪,还有一个贝壳。

庆小兔把小猪拿着手里,庆小兔让两只小猪在顶头。

庆小兔两个手掰着贝壳说:“怎么掰不开呀?”

我说:“这种贝壳就是这样的。”

十一点钟外婆的电话来了,外婆还要做彩超,肿块还要进行穿刺,可能还要一会才能回来。

听到穿刺,我的心马上吊了起来,我不知道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夫老妻几十年,我没有想过活九十岁一百岁,我只想超过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我只想和外婆携手一起走完最后一程,哪怕是互相搀扶着走在长江边的小道上。

庆小兔拿起一把步枪,庆小兔要我扳动扳机,庆小兔扣动扳机在开枪。

庆小兔说:“去江边。”

来到丁字路口斑马线跟前,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牵着。

庆小兔说:“妈妈说,过马路要牵着,小朋友不能自己过马路。”

过来马路庆小兔把枪给了我,庆小兔爬上一个长条椅上。

庆小兔说:“外公坐。”

庆小兔把手迅速地抬起来。

庆小兔说:“好烫。”

长条椅是在树荫下,树太小,阳光依旧照在椅子上。

庆小兔来到小路旁边的大石头上,这个大石头很大,石头表面比较平整。

庆小兔站在石头上,庆小兔学着交通警察的样子在指挥交通,庆小兔两个手不停地左右摆动,庆小兔嘴里还不断地说着什么。

我想走过去给庆小兔录像。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过来。”

我说:“外公给你录像。”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录像,外公回去坐。”

我回到长条椅上,我回头看着庆小兔的表演。

庆小兔说:“外公脸背过去。”

我把身子转过来,我偷偷地望着庆小兔的表演。

庆小兔往阶梯下边走去。

庆小兔在找石头,庆小兔捡一块石头就趴在栏杆上,庆小兔把石头扔到长江里。岸边的石头也太少了,被江水冲刷过的堤岸除了泥沙,什么也没有留下,庆小兔把蚕豆大小的石头也称为大石头。

庆小兔说:“石头呢?”

我说:“没有石头了”

庆小兔说:“有小草。”

护坡上的水泥石板有一些中间有一个圆洞,圆洞里长出一些小草。

庆小兔说:“我看见的。”

庆小兔把小草也扔进江水里。

庆小兔顺着阶梯往底下走,江水已经退去不少,江边裸露了不少石滩。

庆小兔专门找大的石头,很多石头庆小兔两个手勉强能够拿起来,庆小兔把大石头往江水里扔。

一艘大船经过,大船激起的波浪涌向岸边。

庆小兔说:“海浪来了。”

电话响了。

外婆说:“我回来了。”

我问:“怎么样?”

外婆说:“没有事情,结果下午才能知道。”

我的心继续悬在半空中,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说:“外婆回来了,我们回家吧。”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小兔扔石头,庆小兔只要手上粘一点泥沙,庆小兔就会去水里把手洗干净。

庆小兔说:“我洗一下手。”

来到中华鲟投放平台上,平台上那么多插栏杆的孔洞,空洞里都积满了水。庆小兔在有一些孔洞里发现小石头,庆小兔在一个孔洞里拿出来形状一致的石头。

庆小兔用手指着在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庆小兔说:“外公你喜欢哪一个?”

我就随便指了一个大一点的石头。

庆小兔把石头递给我,我拿在手里才知道不是石头,竟然都是一些田螺。

庆小兔说:“我扔到长江里。”

太阳从云中挣脱出来,大地一片金黄,阳光照在身上,马上感到热燥起来。

我说:“太阳出来了,我们回家吧。”

上到岸上庆小兔拿起枪。

庆小兔说:“我还要开枪。”

我给庆小兔拉枪栓。

我说:“我们一边打枪,我们一边往家里走。”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听见学校里喊口号的声音。

庆小兔说:“我要找哥哥。”

我说:“哥哥还在上课。”

庆小兔说:“我要去接哥哥。”

我说:“等你睡觉起来,我们就去接哥哥。”

回到家已经十三点钟了。

我吃完饭睡觉,我起来,外婆去睡觉。

庆小兔说:“我不要睡觉。”

我说:“小朋友都要睡觉的。”

庆小兔说:“我不睡觉。”

我说:“你不睡觉,外公就不喜欢你了。”

我站在电脑旁边,庆小兔在骑扭扭车。

轰隆一声庆小兔躺在地板上,扭扭车扣在庆小兔的身上。

我说:“你怎么骑的扭扭车,怎么让扭扭车骑在你身上了。”

庆小兔说:“我慢慢地骑。”

庆小兔放下扭扭车,庆小兔把挖掘机骑了过来。

庆小兔问:“我的贝壳呢?”

我说:“你不是在书房玩过。”

庆小兔在书房没有找到。

我到处找,我也没有找到。

外婆说:“贝壳小猪我已经收起来了。”

我把贝壳小猪拿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是这个。”

庆小兔说:“要睡觉了。”

这时候已经十五点钟了。

庆小兔躺在床上说:“外公,你忘了冲奶了。”

庆小兔说:“我肚子疼。”

我说:“你回来吃那么多东西,以后吃东西要适度一点。”

庆小兔说:“少吃一点。”

庆小兔说:“我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可能巴巴都被挤了出来,庆小兔巴巴不断地跌落在马桶里,每屙出一段巴巴,庆小兔就会要冲一下,今天连最后擦屁股的纸,一共冲了四次马桶。

庆小兔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今天去接庆兔兔放学。

天上的云消失的无影无踪,太阳已经无忧无虑的注视着大地,但是太阳光的热度已经低了几分。

上楼就发现学校的楼梯都铺设一层棕色的塑料楼梯面,这样一改动以后学生上下楼发生滑倒磕伤的几率就会降低。

去年庆兔兔二年级,庆兔兔的教室是在二楼,今年庆兔兔三年级,按常理也应该升高一层。

当我上到三楼的时候,发现这一层变成1802的教室,这就是说这一层是二年级的教室,我上到四楼,这一层竟然是1502的教室,就是是这一层变成六年级的楼层。

我回到三楼,我沿着楼道走到另外一个教学楼。

我打电话找庆兔兔,我往前走的时候,发现庆兔兔就坐在我的面前,教室窗户下边就坐在两个人,三年级搬到这里来了。

庆兔兔回来喊道:“外婆,我回来了。”

外婆说:“你可以休息二十分钟,接下来就开始做作业。”

庆兔兔说:“我看一会电视行不行。”

外婆说:“你回来要休息一下,你还记着看电视呀。”

姨妈下班回来了。

外婆亟不可待地问:“怎么样?”

姨妈说:“没有事情,就是一般的淋巴结,可能是时间长了,淋巴结变硬了。”

外婆的心放下来了,我一样也松了一口气,否则我这几天的夜里就不可能再睡着了。

外婆是一棵大树,外婆倒了下来,这个家也就散了。

我其实在家里就是一个局外人,我在,只是多了一个人吃饭,我不在家里,这个家一样过日子。外婆是一个保姆,外婆是一个厨师,外婆是一个尽心尽责带工资的管家婆。

我一样离不开外婆,有外婆的一天,我不会为自己的吃饭穿衣操心,没有外婆的日子,我会变得一团糟。虽然外婆会唠唠叨叨,外婆有时候的说教并不是令人满意,但是外婆从来没有恶意。

外婆说过:“我真的那一天不在了,你还会觉得不习惯,你听不到一个念念叨叨的声音了。”

树老根多,人老话多。

外婆能够跟别人唠家常,但是外婆不会张三李四说八卦。外婆其实话不是很多,只不过天天在一起,你我之间看到的缺点就多了起来,听到的就是哪里做的不够好。外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外婆还是把自己当做一家之主,不过外婆的主人公只是埋头管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睡而已。

妈妈下班了,庆小兔还在睡梦中。

跟庆小兔说:“哥哥放学了。”

庆小兔一动不动。

跟庆小兔说:“姨妈下班了。”

庆小兔只是把头换了一个方向。

“妈妈回来了。”

庆小兔只是把身体转了一个方向。

妈妈过来,妈妈在庆小兔的肚子上摸了一下,庆小兔哼哼起来。

庆小兔要外婆,外婆把庆小兔抱了起来,这时候妈妈才从外婆手里接过庆小兔。

庆兔兔吃完饭去做作业。

庆小兔问:“哥哥呢?”

姨妈说:“哥哥在做作业。”

庆小兔问:“妈妈呢?”

姨妈说:“妈妈在给哥哥辅导作业,我们小九要不要学习呀?”

我把今天要学习的几个字拿起来,上午我给庆小兔念过一遍,外婆也让庆小兔念过。

我问:“哪一个是上呀?”

庆小兔的手一会指这个,庆小兔一会又指那一个。

我说:“庆小兔你怎么乱指呢?”

外婆说:“上午小九都认识了的。”

我又给庆小兔念一遍。

我指着上字说:“你看一竖在一横上边就是上。”

我又指着下字说:“一竖在一横下边就是下。”

庆小兔把下字倒转过来。

庆小兔说:“这不是变成上了。”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想到了,你的脑子转的也太快了。”

姨妈说:“小九,你真是一个天才。”

庆小兔用手指着鱼缸说:“姨妈,金鱼只有一个了。”

姨妈说:“姨妈没有钱了,你帮着姨妈买几条金鱼好不好?”

庆小兔张开两个手说:“我也没有钱。”

我们回妈妈家了。

庆小兔说:“月亮出来了。”

外婆说:“月亮弯弯像小船。”

庆小兔说:“月亮像细细的船。”

今天的月牙像一个瘦弱的婆婆。

外婆说:“月亮婆婆。”

庆小兔说:“月亮没有嘴巴,月亮不能说话。”

外婆说:“我们坐在小船上。”

庆小兔说:“月亮没有脚,月亮不能走路。”

庆小兔说:“尿尿了。”

外婆说:“自己脱裤子。”

庆小兔把裤子褪下来,庆小兔把裤子从脚上脱到地板上。

外婆说:“你怎么把裤子脱下来了。”

庆小兔说:“光溜溜。”

外婆说:“光屁股好丑哟。”

庆小兔说:“尿尿了,我洗澡。”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