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缘份姊妹

2020-05-22 23: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689

一、卖菜

“三十斤蕃茄,纸葙就占了16斤,你赚的是黑心钱呦!” 值班民警指着那些被填实在纸葙夹层里的泥料继续说,“ 这些泥料也卖蕃茄价?” “那不是我干的----” 被询问的女菜贩非常冤枉地回答。“ 那是谁干的,总不会是顾客自己干的吧!” “ 不知道!我也是在别人手里买过来的。” “你去把卖给你的那个人找来,不然你今晚就只有在派出所里过夜了。“ 民警叔叔,我是昨晚在街口,从一个菜贩子手里倒过来的,现在去哪里找人-----” 这时一位比较高的美女民警过来给值班民警说,“ 叫她把钱退给顾客,放她回去。” “ 这怎么----” “ 所长说这种纸葙,她是造不出来的,况且她也就这一次,如果次数多,就有伙同作案的嫌疑---- ”

这女菜贩叫于兰,她回到市场继续卖菜----

“我刚才在你这摊里买菜,钱包就丢了,不会是你偷了吧!快拿出来!” 一位在这里买过菜的顾客来找于兰理论。“ 我没拿你什么钱包,别冤枉我!” “ 谁冤枉你,你昨天才被弄进过派出所,还赔了钱,会是好人吗?少说空话,快把钱包还给我!你们这种人就是见钱眼开!” “ 我真的没拿你钱包----”

就在这个时候派出所那位美女民警来了,“ 偷你钱包的人不是她。” “ 不是她?那会是谁呀?我是在她这里买过菜才丢的。” “真的不是她,偷钱包的扒手已经送派出所了,钱包也在那里,去录个证词就可以拿走 。”

那顾客走了,于兰想对那女警说点什么,可那女警也走了----

第二天那女警又来了,“ 昨天的事,你不对我说声谢谢?” “ 谢谢!谢谢你天天来监视我。” “ 这不好吗?你要是想自证清白,可能就要担误你卖菜了。” “ 你这样帮我不会没原因吧!” “ 这叫帮你?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事。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们,提供一些这方面的信息----”

这事,于兰给答应了,也做了。可她却被扒手老大盯上了,这卖菜的生意她也就只好不做了。

于兰虽然没啥文化,但是个高,约莫165厘米,力大。要找个混饭碗的工作还是不太难的。不久便去当了环卫工,开始扫起了马路来。

二、环卫工勇斗人贩子

“ 姐姐救我!” 于兰让和她共同打扫一段路的搭当先走了,她大约还要再扫一个钟头才能收工。天很热,她拿着矿泉水瓶正在喝,突然一彪形男人拉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子和她擦身而过,呼救声正是这女孩子叫出来的。“ 站住,把孩子给我留下!” 她来不及多着考虑,抬腿便大步地追了上去,堵住了那男人的去路。“ 这孩子是我女儿,我干吗要给你留下?” “ 你是他女儿吗?” 她冲着孩子问,女孩在惊怯中,似乎看到了救星,“我不是他的女儿,我不是---- ” 她希图从那男人的手掌中挣脱开来,无奈那支细嫩的小手,要想从那支犹如熊掌般宽大而且厚实的手里挣脱出来,根本就没有可能。“ 听到没有,人家不是你的女儿。” “ 就算她不是我的女儿,也不会是你的什么人,凭啥给你留下。”

“ 你听到她叫我姐姐吗?她是我妹妹,你今天必须给我留下!” “ 我今天要是不给你留下,你能把我怎么样----”

那男人仗着自己身形高大(高度约莫在一米八以上),对方又是个女的,中午的行人也不多,而且同伙马上就快到了,他想硬来,因为他已经有恃无恐了。他放下孩子拱到于兰的面前,伸出双手对着于兰便来了个连速冲拳。两人距离隔得太近,对方攻势又来得突然,要躲闪就显得有些不便。于兰脑子灵光,倏地转身,翻过身来飞起就是一腿,齐腰就横扫过去,还没等他站稳,又当胸一脚踹了去。这男人一个趔趄就摔下了,看似孔武有力的他,一下子懵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了硬茬,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便抱着头鼠窜了。

于兰赶走了那男人,再来看女孩。女孩却在那男人的同伙手里,这同伙是刚来的,他虽然把女孩接过去了,但眼前的情景也看得个清楚,他也想逃,还想带上女孩逃---- “ 把孩子放下!你也走。要打,你也不一定就打得过我!” 这同伙倒也听话,乖乖地丢下孩子走了----

三、被救那女孩和她的哥哥

于兰问那女孩,“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 别告诉她,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那女孩还没回话,就跑过来一位十七岁左右的少年。“ 为什么呀? ” “ 她害得我们有好几个兄弟都进去了,我们老大四处在找她,要她知道整我们的后果。” “ 整你们!你认识我?” “ 咋不认识,你不就是在市场卖菜的那个女人,其实你卖你的菜,也不关我们的事,你不该给派出所当内线来害我们呀!” 那小女孩起初想给那少年说 ‘ 哥哥,是这个姐姐救了我,她是个好人。’ 可是后来听完那少年说的话,她就不说了,而且还把她那支被于兰牵住的小手慢慢地挣脱开来,然后朝着那少年身边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望着于兰,显现出一种甚是不舍却又无奈的样子。那少年牵着小女孩转过身去,走了----

那女孩还在回过头看她,似乎在说,谢谢了!再见了!

于兰本想说点劝告他们的话,一时间竟又说不出来,她不担心那少年,她有点担心那小女孩,她想知道他俩的关係----

于兰照样在那里扫地,还会想起那小女孩差一点就被坏人抢走的情景----是自己硬生生地把她救下来的,却又跟着那少年去了,那少年会是她的什么人?她想知道他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更想知道她现在是否安全。

-----------------------------------------------

“ 姐姐,我们来了。” 于兰听到了那女孩的声音,转过身朝着呼喊的方向望去,看见那女孩和那少年正向着她奔来----

“ 还真是你来了!我正想知道你现在好不好。” 于兰心里象放下了块石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我就知道你会想我,从你救我那天起就觉得你应该是我亲姐。” 女孩说着又把那少年拉过来介绍说,“ 姐,他是我哥,叫存良,他对我很好。” “ 姐好!谢谢你救了我妹妹,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那天是我不好。” 存良面向着于兰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姐,我妹妹很可怜的。” “ 哥你别说了 ,让我来说,我叫存幸,妈妈临死时告诉我说,我是她捡回来的弃婴,还叫哥不要丢弃我,一定要带着我 。” “ 你们的爸爸呢?” 存良接上说,“ 我爸爸死得更早,我妈也是个善良的人,她拉扯着我一个娃,都比较困难了,还把妹妹捡回来----” “ 哥,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 “ 你还说这些干啥,你现在就是我的妹妹,有啥拖累不拖累的,我刚才是在说我妈善良!” 存良止住妹妹的话后接着又说,“ 我兄妹人太小了,干不了农活,我带上她到县城里来向人讨要----

再后来就被一个扒手老大叫去学了小偷。” “ 小偷这行为是违法的!你能不能不做小偷?” “ 我知道干小偷是违法的,可是谁来给我养存幸?” “ 只要你不再干小偷,就让我来给你养----”

四、姐,我喜欢你

“姐,我渴了。” 存良突然急急地跑过来,夺过于兰正要喝的那半瓶矿泉水,然后转过身去拔腿就跑得远远的了。于兰有点纳闷,‘这小子是咋搞的,要喝水,再买一瓶就是,哪半瓶是我喝过的。’ 她似乎又不觉得奇怪,因为他当乞丐时讨要来的东西,大多都是别人吃剩了的;但也不该抢了就跑,也许是做小偷时养成的习惯,一时间也改不了吧----

---------------------------------------------

“ 听说今天是存幸的生日,姐特地请了一天假,带你们来下顿馆子。想吃啥就点,姐今天的钱是带足了的。” “ 那好,我今天要喝酒,还要喝白的。” “ 喝白的?你行?” “咋不行! 等我喝高兴了还要讲个故事给你听。” “ 那好!姐今天就陪你喝,反正我今天也不上班。” 小存幸喝饮料,于兰和存良都喝白的,喝了一阵过后,于兰那张没擦脂粉的脸有些红了,而且还透着光,这位二十六岁的大姑娘在存良的眼里,显得来更加地好看,他喜欢她五观端正,面部有比较明显的立体感,身体康健,还有点象运动员。这个早熟的小偷趁着酒性大起胆来了,“ 姐我喜欢你,我知道我比你小,我能保护你的,你要是不嫌我小----” “ 你是疯了还是吃醉了,一个还没长醒的小屁孩,竟然跟老大姐说出这种话来,还保护我,你怎么保护我,我保护你还差不多! ” “ 我保护你,自有我的保护方法,不过你要是真嫌我小,就当我说的疯话和酒话----” 于兰不是那种读过很多书的年轻人,是有江湖儿女个性的人,当然不会去责怪说这种话的存良。相反她还真的有点看好他,只是他实在是小了自己许多,更重要的是她心里----

五、他知道了老大要害姐的秘密

“ 姐喜欢听故事吗?” “ 啥故事?” “就是那天在饭桌上哥要讲给你听的,后来他喝醉了就没讲。” “ 他要讲的故事你也会讲,会!他前几天讲给我听过,讲完了还很得意,他解决这事,你都解决不了,就算你会点跆拳道,也不行。” “ 啥事?这么难解决。” “你听了就晓得了。” “ 那你就快快讲给姐听,” “ 那你就仔细地听呦 !”:

小偷的老大传唤存良,“ 你有很久没交钱回来了,最近在做啥?” “ 啥也没做,就是乞讨,我的目标太大了,认得我的人多,别人看到我就谨慎起来,我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再说如今大多数人都是在用微信支付----

最近吃饭都成了问题,那还有钱交给老大你----” “ 你个不中用的东西,再不交钱给我,谨防我找人打断你的狗腿----”

存良从老大那里出来时,刚到门口,就看到两个一胖一瘦的人进去,还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 老大怕是又要催我们去办那事----” “ 办!怎么办?于兰那女人会跆拳道,哪个奈得活她?” 那老大的耳尖,那么小声,他居然在里屋都听倒了,“ 你们是猪呀!打不赢都要硬打。” “ 那怎么办?要不老大就多叫些人跟我们一起去----” “ 说你们是猪还真就是猪,去那么多人,警察来了撤离得了?那不得全都被抓进去。” “ ----” “ 我这里有包药,只要让她吃下去,即便是高手----”

存良没见过这两个人,这两个人好象也不认识他,存良想在那里多听一会,但是他却不敢----不过从那天起他就开始注意起那胖、瘦二人了----

六、好小子,还真有保护姐的能耐

“ 我去看了来,那女人吃的是农夫山泉那种牌的矿泉水。” “ 还好,我恰恰买的是这种牌的。 ” “ 快把盖子打开,把里面的水倒掉一半,不要倒多了。” “ 你看够不够?” “ 还倒点,把那药放进去----”

准备工作做好后,胖子开始朝着于兰扫地的方向跑,瘦子就在后面追,嘴里还不停地喊着 “ 抓小偷----” 于兰用手里拿着的扫把橫挡住了胖子,瘦子赶上前来一阵扭打,闹成了一团,最后是胖子拿出一个小包还给了瘦子----

也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他们是怎样搞的,就把于兰背包旁的浅口袋里,插放着的那半瓶矿水给调换了----

这一切的前前后后都被存良看到了,但是他不敢去揭穿他们,他怕老大知道了,自己也会遭害。他只有等二人走后再去告诉于兰。

于兰看到胖子还了小包,也就没管他们的事了,待二人走后便觉得有点渴了,就把那半瓶插在背包浅袋里的矿泉水拿出来,正要喝的时候----

-----------------------------------------

“ 小妹,你别讲了----原来他抢了我那半瓶矿泉水就跑,是这么回事。好小子还真有保护姐的能耐,光会点跆拳道还真不行。” “ 姐,我哥真的很喜欢你。” “ 那也不行,我比他大那么多。” 于兰看了看存幸笑了笑说,“小妹,姐说句话你别生气。” “ 姐说,我不生气。” “ 我看你还行,再等几年长大点了,你就嫁给他。” “ 他是我哥!” “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亲哥。” “ 可他比亲哥还亲 。 ” “ 是呀男人都比哥亲!” “ 姐,你好坏,我才多大呀,你就和我说这些----” “小妹,对不起,我不该给你说这些。” 于兰虽然给存幸道了谦,心里还是觉得她俩适合。“ 不过现在的男男女女都发育得快,成熟得早!” “ 那姐呢?姐为啥还不成熟?” “ 姐呀!姐已经成熟过了----”

七 、不认你这个爸了,以后改叫你哥

“ 姐和你一样是个弃婴,当时姐是被一个会跆拳道的大叔捡回去的,当然我也就多少会一点跆拳道。记得是16岁那年吧,我同养父一道去他朋友家吃饭,我养父被灌醉了,后来我也醉了----

再后来我就怀孕了,旁人都说是我养父干的,我养父觉得冤,便问我,‘----那天听说你也醉了,你喝了酒?’ ‘我喝的饮料,一点酒都没沾。’ ‘一点酒都没沾----’

我养父去找了他朋友,他朋友当晚就死了,我养父就被警察拉走了----

养父被拉走后,我很伤心,生活也没了规律,肚子里那不该来的孩子也没了。但是日子还得过,于是就来到了县城,先是给人家当保姆,又当过清洁工,还卖过菜,后来----再后来又遇上你俩兄妹。”

“ 姐,去看过你那养父吗?” “ 不是去过,是经常去,我还告诉他说,你是为我先背黑锅,后来又为我报仇才进去的,再加上又把我养这么大,我得为你付出点什么才行,他问我要付出点什么?”

“ 你倒底想付出点啥?难不成还想嫁给他。” “ 你说对了,我就是这样给他说的。他一听到就骂我,‘ 死女娃子,你疯了,我是你爸!’ ‘你又不是我亲爸,我现在不认你这个爸了,以后改叫你哥,你没出来我不会嫁的,就等着嫁给你----’ ”

“ 你真的有点乱来,女儿怎么能嫁给爸,让别人知道说起多难听。”

“ 我从前怀上那不该怀的孩子,让他背上黑锅,就已经听了不知多少难听的话,这是一种道德上的冤屈。我要是正二八经的嫁给了他,再难听的话----”

“ 哦!原来你不嫁人是在等他。”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