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94外公,小九要你

2020-05-17 20:4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35

2994-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星期一雷阵雨转中雨33℃~24℃客厅早晨温度29℃ PM2.5-58

白色盘踞了整个天空,一块块带着墨色的云把天空染成一副水墨画,个别缝隙里还能显露出淡淡的蓝色。

七点半我来到妈妈家,几个房间的门都关着,外边的光亮从窗帘的缝隙里流了进来。

餐桌上放在一盒矮子饼,可能有一斤多,矮子饼就是一种月饼。餐桌上还散落了许多其他糕点,这些可能就是庆兔兔和爸爸的午饭。

我刚刚打开电视看新闻,庆兔兔拉开门出来了。

庆兔兔说:“外公,小九要你。”

看见我进屋,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抱着毛巾被。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

庆小兔趴在沙发上看新闻,庆兔兔也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我说:“庆兔兔,你洗脸刷牙了。”

我拿毛巾给庆小兔洗脸,庆小兔把脸埋在沙发上。

我说:“你的眼睛有眼巴巴。”

庆小兔用手挡住我的毛巾。

我拿着洗屁股的毛巾给庆小兔擦屁股,庆小兔一样用手挡住我的手。

我站起来说:“你的屁股那么臭,外公不和你玩了。”

庆小兔马上改变态度。

庆小兔说:“洗屁股。”

接着就是洗脸擦身子。

我刚刚准备离开,庆小兔伸出两个手说:“我的手还没有擦呢。”

电视上正在播放天气预报,庆小兔在跟着说城市名称。

有一些城市名称庆小兔没有跟着念,我就重复一遍城市的名称。

庆小兔说:“哥哥,我要看马丁。”

庆兔兔拿起遥控器说:“小九要看马丁。”

我说:“庆兔兔,动画片我不反对你们看,但是你不能再看打打杀杀的动画片,你要给庆小兔做一个好的榜样。”

动画片完了,庆小兔把电视机关了。

外婆说:“庆兔兔,等一会爸爸起来,你跟爸爸说,包子在锅里,还有豆腐脑和鸡蛋。”

临出门外婆说:“庆兔兔,你要记着要复习功课呀。”

庆小兔在吃鸡蛋,庆小兔听到要走了,庆小兔把鸡蛋一个劲地往嘴里塞。

外婆说:“小九,你不能这样吃鸡蛋。”

庆小兔用指头把鸡蛋一点点地往嘴里塞。

庆小兔一个手捂住嘴,不让鸡蛋从嘴里挤出来,我也不敢跟庆小兔说话,我怕庆小兔说话会把鸡蛋吸进喉咙里。

来到姨妈家。

庆小兔说:“看电视。”

我把电视机打开,我拿了生字让庆小兔看,昨天学的大小水火四个字庆小兔都说了出来,以前学的那么多字,庆小兔就是把爸字说成了妈,其他字庆小兔都说对了。

庆小兔看动画片。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我看完了。”

我说:“哦。”

庆小兔问:“我把电视机关了。”

我说:“做的好。”

庆小兔说:“我要看新闻。”

庆小兔又把电视机打开。

这时候正在播放巴西亚马孙森林大火。

庆小兔跟着说:“巴西,亚马孙。”

“英国,脱欧。”

庆小兔去找玩具,庆小兔拿起望远镜,庆小兔拿着望远镜看。

庆小兔说:“我看见外边了,外边有树。”

我突然发现庆小兔竟然是对着目镜在看,庆小兔两个手还调节镜筒的距离。上一次庆小兔看望远镜,庆小兔是通过物镜看的,我要庆小兔翻转过来,庆小兔还是反着看望远镜。我要庆小兔把镜筒调整到和两个眼睛一致起来,庆小兔还是把两个镜筒掰开,庆小兔一个眼睛从镜筒里往前看。

没有想到就那么几天的功夫,庆小兔好像专门学习过一样。

庆小兔说:“我看见汽车了。”

庆小兔爬到飘窗上,庆小兔拿着望远镜对着马路上看。

庆小兔说:“汽车在开。”

庆小兔拉开一边的窗帘。

庆小兔说:“这边也有汽车。”

庆小兔转动望远镜的方向。

庆小兔问:“哥哥呢?”

我说:“哥哥在做作业。”

庆小兔问:“妈妈呢?”

我说:“妈妈在上班。”

庆小兔说:“爸爸在哪里?”

我说:“爸爸也上班。”

庆小兔说:“爸爸在家里,哥哥也在家里。”

庆小兔和外婆一起搭建磁力棒建筑。

我十点半给庆兔兔打电话。

我问:“爸爸起来没有,如果爸爸没有起来,你就到姨妈家来。”

庆兔兔说:“爸爸起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呢?”

我说:“妈妈上班了呀。”

庆小兔说:“我要哥哥。”

我说:“哥哥要做暑假作业。”

庆小兔说:“我要找爸爸。”

我说:“爸爸有事情。”

庆小兔说:“爸爸没有事情,爸爸在家里。”

我对外婆说:“要不要把庆小兔送到爸爸那里,或者要庆兔兔和爸爸过来。”

外婆说:“庆兔兔在做作业。”

我问:“庆小兔怎么办?”

外婆说:“小九会影响庆兔兔做作业的。”

我说:“小孩子不是吃饱穿暖就可以了,庆小兔是一个人,庆小兔需要爸爸妈妈的精神安慰。”

外婆说:“还不是还有我们吗?”

我说:“我们能够替代爸爸妈妈吗?我们只能给庆小兔吃喝拉撒睡,庆小兔需要情感上的交流。”

庆小兔说:“外公,机器人有垃圾。”

庆小兔要我来到充电器旁边,庆小兔趴在地上,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掀起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下边垃圾入口说:“这里有垃圾。”

扫地机器人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几次在进口的位置经常堵塞许多絮瓤,使垃圾不能进入垃圾盒里。

我把絮瓤拉了出来,我把絮瓤扔到垃圾桶里。

庆小兔说:“不对,要放在这个里面。”

庆小兔拿着扫地机器人的垃圾盒,庆小兔打开垃圾盒说:“放这里。”

庆小兔把垃圾桶里的絮瓤拿了出来,庆小兔把絮瓤放进垃圾盒里。

庆小兔说:“放这里。”

庆小兔把垃圾盒关上。

庆小兔把垃圾盒递给我说:“外公倒。”

庆小兔让扫地机器人扫地。

庆小兔说:“我要洗澡。”

庆小兔就是洗了一个澡,庆小兔还没有玩十分钟。

庆小兔说:“我洗完了。”

庆小兔看电视,庆小兔洗澡,我有一点时间把一些要记录的事情扼要记录下来。

突然我的电脑黑了,原来庆小兔把我的电脑电源关了,好容易有一点时间写了几百字,结果我没有来得及保存。

十一点钟新闻结束。

庆小兔说:“新闻没有了,看电视。”

打开小电视。

外婆把小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小。”

外婆拿出大字。

庆小兔说:“火。”

外婆拿出火字让庆小兔看。

外婆说:“这个是火。”

庆小兔说:“火。”

外婆把水字让庆小兔认,庆小兔马上就说出来了。

外婆又把大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大,外公大。”

外婆问:“还有谁大呀?”

庆小兔说:“爸爸大。”

外婆问:“还有呢?”

庆小兔说:“妈妈大。”

外婆把小字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说:“小,小九小。”

外婆问:“外公呢?”

庆小兔说:“外公高。”

外婆说:“外婆呢?”

庆小兔说:“外婆高。”

外婆问:“小九呢?”

庆小兔说:“小九矮。”

给庆小兔看巴布工程师。

小电视好像出毛病了,经常屏幕上没有图像,但是电视机的声音还有,只能不断地关了再启动,也可能长时间不用的结果。

庆小兔说:“飞机来了。”

庆小兔拿着滑翔机过来了。

庆小兔说:“飞机降落了。”

滑翔机落在我的面前。

庆小兔说:“外公上飞机。”

我站起来,我假假地上飞机。

庆小兔说:“外公坐下来。”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庆小兔说:“飞机起飞了。”

我说:“我准备好了。”

庆小兔说:“飞机要吃饭了。”

庆小兔的飞机来到厨房。

庆小兔说:“飞机要吃面条。”

庆小兔用手在喂飞机。

十二点钟,庆小兔说:“新闻结束了,看电视。”

庆小兔把遥控器递给我。

我说;“我们等一会再看好不好?我们先吃饭。”

庆小兔把遥控器放到茶几的边沿上,庆小兔用手悄悄地把遥控器抹到地上。

我说:“庆小兔,你把遥控器弄哪里了?”

庆小兔用脚踩在遥控器,庆小兔用脚把遥控器推过来。

外婆说:“你不想看电视了。”

庆小兔把遥控器捡起来,庆小兔没有再要看电视。

我在睡觉,庆小兔来到屋里。

庆小兔说:“这个是我的手机,这个是外公的手机。”

庆小兔拨动手机,庆小兔拿着手机在听。

庆小兔说:“喂,你在哪里?”

庆小兔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怎么没有接通?”

庆小兔又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拨号键,听着手机嘀嘀嘀嘀地在响,庆小兔又把手机放在耳朵跟前。

庆小兔说:“妈妈吗?我是小九,妈妈你在哪里。”

庆小兔看了一眼手机说:“妈妈没有接电话。”

庆小兔从电话的界面退出来,庆小兔进入计时界面,庆小兔开始在计时页面用手指头点起来。

庆小兔说:“怎么不唱歌呢?”

我说:“要到闹钟和定时器才能唱歌。”

庆小兔说:“外公弄。”

我把时钟变换到定时器。

庆小兔说:“我来弄。”

庆小兔用手指头在屏幕下边的菜单点起来,庆小兔不知道哪一个是开始,经不住庆小兔不断地在点,定时器的数字在跳动,很快定时器屏幕变成红色,接着定时器开始唱歌。

我躺在床上,庆小兔手机弄不响了,庆小兔就要我帮忙。

我说:“外公再弄一次,你再玩就去找外婆去。”

庆小兔说:“外婆不会弄。”

我说:“你出去看电视吧?”

庆小兔还是出去了。

外婆说:“我们看电视。”

庆小兔说:“不要看电视。”

我也睡不着了,我从屋里出来。

外婆进屋睡觉,庆小兔也爬到床上。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

我去给庆小兔冲牛奶。

外婆给庆小兔兜纸尿裤。

外婆喊:“小九要外公。”

庆小兔要我兜纸尿裤。

我说:“外婆不能兜纸尿裤呀?”

庆小兔说:“外公弄。”

庆小兔喝奶,我出来开电脑。

庆小兔说:“外公来睡觉。”

可能是外婆认为我没有睡好觉。

我躺在床边,庆小兔拱着屁股趴在枕头上。

我说:“大青蛙要睡觉了。”

庆小兔一下子蹦了起来。

庆小兔嘴里发出呱呱呱的声音。

庆小兔又蹦了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撑在床上。

庆小兔说:“呱呱呱,大青蛙。”

我说:“不要跳了,我们睡觉吧。”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外婆在睡觉。”

我说:“你好好睡觉,我出去看电脑。”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老看电脑。”

我还没有写几个字。

外婆喊道:“小九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站在马桶跟前,庆小兔用手指着马桶前沿一点黄色。

庆小兔说:“巴巴。”

我看了一下说:“不是巴巴。”

庆小兔说:“是巴巴。”

庆小兔用手去抠。

我说:“不要用手。”

我撕下一片手纸擦,怎么擦颜色依旧。

庆小兔说:“怎么擦不掉呀?”

我说:“这是马桶本来的颜色。”

庆小兔上床我又出去,等我进屋看,庆小兔把头埋在外婆的肩膀跟前,庆小兔撅着屁股跪在床上。

我说:“大青蛙,你还没有睡呀?你不睡觉,外婆还要睡觉呢?”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我不睡觉。”

庆小兔在喊:“尿尿了。”

等庆小兔尿完尿,时间已经过来一个小时,庆小兔也静悄悄的睡着了。

天越发浓重起来,这一会太阳光已经无影无踪。

屋里的温度在三十度以上,把温度计放在外边才发现外边已经低于三十度了。

庆小兔醒了。

庆小兔说:“我的毛巾被湿了,毛巾被要洗一下。”

庆小兔在看《远方的家》,最先出现的是猕猴,记者在和保护区的学者,一个大学的教授在说话的时候,一只猕猴记者旁边。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猕猴。”

庆小兔说:“那里还有猕猴,那里还有一只。”

黑叶猴就小心多了,黑叶猴都远远地爬在树上。

我说:“黑叶猴。”

庆小兔说:“黑叶猴。”

我说:“这种黑叶猴主要是吃树叶的,所以叫黑叶猴。”

接着庆小兔学说红腹锦鸡。

姨妈回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没有下班。”

十八点半庆兔兔才开门进来,庆兔兔挨个在喊人,庆小兔一声不响。

爸爸说:“小九,爸爸来了。”

庆小兔没有做声。

庆小兔问:“姨妈,妈妈呢?”

姨妈说:“妈妈还没有下班。”

庆兔兔说:“妈妈下班了,妈妈在卫生间。”

妈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呢?”

庆小兔在吃哈密瓜。

庆小兔吃完哈密瓜,庆小兔在爸爸身上推了几下。

外婆跟爸爸说:“小九今天问了好几次爸爸。”

爸爸说:“小九在家里又不要我。”

外婆说:“小九要人跟他玩,小九在家里经常提起爸爸,你要跟小九玩,小九还不要你呀?”

爸爸说:“是的,小九比庆兔兔话多多了。”

外婆说:“庆兔兔,吃饭了。”

庆兔兔说:“我不想吃饭。”

外婆说:“怎么你又不想吃饭,你老是这样不吃饭,你的身体怎么行呀。”

妈妈说:“不吃就不吃吧,现在放假不运动,可能不想吃饭,等开学了,他会感到饿的。”

庆兔兔在家里到处都是零食,庆兔兔可以随时随地在吃,等庆兔兔上学了,在学校就没有那么多蛋糕饼干了。

庆小兔坐到凳子上。

庆小兔说:“哥哥,我在吃饭。”

外婆煮的是饺子。

庆小兔说:“我要吃饺子。”

妈妈给庆小兔夹了一个饺子,庆小兔把妈妈的饺子推开。

庆小兔说:“我自己弄。”

庆小兔用勺子把饺子舀到自己的碗里,庆小兔一连吃了三个饺子。

姨妈说:“小九,姨妈想吃饺子怎么办?”

庆小兔用勺子舀饺子,庆小兔没有舀起饺子来,庆小兔用勺子戳饺子,饺子戳了一个口子,饺子没有戳起来,庆小兔用手抓住一个饺子送到姨妈的嘴里。

庆兔兔终于过来吃饺子了。

吃完饭庆兔兔说:“小九,你抓我好不好?”

于是庆兔兔在前边跑,庆小兔在后边追。

庆小兔说:“追上你了。”

庆兔兔几步就跑到前边,庆小兔快步追上去,庆兔兔从沙发的宽头走过去,庆小兔跟着后边爬上沙发,庆兔兔从沙发一端下来,庆小兔转身爬上来。

爸爸坐在沙发宽头的一边,庆兔兔绕过爸爸转了过去,庆小兔挥着手,庆小兔喊着去追庆兔兔。庆兔兔轻而易举登上沙发,庆小兔总慢一步来到沙发跟前,庆兔兔跳下了沙发,庆小兔一下子扑到沙发上,庆小兔爬着翻过沙发,庆兔兔已经站在那里等着庆小兔了。

庆小兔跑过来喊着:“打到了,打到了。”

庆兔兔一溜烟重新登上了沙发,庆小兔跑了过来,庆小兔伸出手想打庆兔兔,庆兔兔已经从沙发另一边跳了下来,庆小兔马不停蹄爬上沙发,庆小兔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庆兔兔已经用手拍到庆小兔的屁股了。

庆小兔摸着额头的汗说:“我要洗澡了。”

庆兔兔说:“小九,哥哥跟你一起洗澡。”

妈妈说:“庆兔兔,你的脚上的伤不能沾水哟。”

庆兔兔说:“用伤口贴贴上。”

姨妈说:“伤口贴不防水的。”

外婆还是给庆兔兔的脚上贴了伤口贴。

外婆要出去散步,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我告诉他们庆小兔的衣服在哪里。

江边今天已经大不一样,昨天的热气腾腾,今天已经感不到什么热度,最明显的就是大理石台阶,昨天还不敢坐下来,今天手摸上去比手的温度还要低一些。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