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54我还没有学习国旗呢

2020-04-07 21:4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57

2954-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星期三大雨转中雨29℃~23℃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52

庆小兔的学习好像进展不大,我还是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庆小兔是要学习什么,庆小兔的学习内容怎样穿插着进行,关键是要激发庆小兔的学习欲望,不能让学习变成庆小兔的一种负担。

今天把识字卡片带来一部分,都是一张一个汉字的卡片,卡片反面也有一个一样的汉字,下边有汉语拼音,旁边有四个组词,还有对汉字的解释,这些都标注了汉语拼音,最下边是一排写字的笔画顺序。

天上看不到一点蓝色,看到的就是深浅不一云彩,太阳隐藏在布幔后边,太阳只能看到一个圆圆的银盘。看不到房屋大树的阴影,却感到阳光的热度渗透。

菜外婆已经买了,来到江山锦苑外边,外婆还要买西瓜,外婆还要买豆奶,还有家里的酸奶没有了,今天一样要补充酸奶。

经过小超市门口。

庆小兔说:“摇摇车我还没有玩呢?”

我说:“我们一会还要过来。”

两辆房车还停在那里,房车的旁边的店面变成了一个房车俱乐部。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房车,上海大通。”

庆小兔说:“房车可以睡觉,是可以洗澡的汽车。”

马路对面的金东方中学院墙里,两辆巨大的挖掘机在工作。

一挖斗一挖斗的泥土装进一辆大卡车里。

庆小兔说:“挖掘机。”

我们停下来看挖掘机。

庆小兔说:“挖掘机在工作。”

我说:“外婆买了西瓜,我们进去看挖掘机。”

庆小兔说:“大卡车走了。”

装满泥土的大卡车从大门里出来。

两个大西瓜装进童车下边的斗子里。

庆小兔说:“还没有看挖掘机呢?”

来到金东方中学的侧门,刚刚还在挖掘的挖掘机,现在已经静悄悄地停在那里,硕大的挖斗依靠在地面上。

庆小兔说:“挖掘机不工作了。”

我问:“你还看不看挖掘机了?”

庆小兔说:“不看了,挖掘机在休息。”

我们离开金东方中学。

庆小兔回头看了一眼说:“挖掘机需要别人帮忙。”

我问:“挖掘机要谁帮忙呀?”

庆小兔说:“大卡车走了。”

路旁的小吃店生意兴隆,一群小麻雀从树上落下来。

庆小兔说:“小鸟,小鸟在找食物。”

麻雀在地上啄食地上残留的早饭。

庆小兔说:“你看,小鸟飞走了。”

几只麻雀飞了起来。

庆小兔说:“小鸟吃饱了,小鸟回家了。”

转眼间麻雀飞的不知去向。

庆小兔说:“小鸟回家休息了。”

庆小兔说:“鱼,鱼。”

啄食餐馆外边的玻璃鱼缸,几条鲫鱼在鱼缸里游动,数不清的气泡从鱼缸底部升起来。

我把童车停下来。

庆小兔说:“过去看。”

我说:“我们车子上东西太多了,我们就在马路上看。”

庆小兔说:“看不到。”

外婆说:“外婆今天买了鱼的呀,我们回家就把鱼放在盆子里养好不好?”

摇摇车庆小兔从来没有要坐第二遍。

回家庆小兔说:“看电视。”

看动画片前还是要看一遍国旗。

庆小兔说:“看玩具,看汽车。”

看完动画片庆小兔说:“看新闻。”

我说:“看新闻可以,你不能再闹。”

CCTV13新闻正在播放印度孟买高楼塌方事故。

我说:“房子不结实,房子塌了。”

庆小兔说:“有人受伤了。”

我说:“已经死了十二个人了。”

我指着屏幕左下角的印度两个字说:“印度。”

庆小兔也走到跟前用手指着说:“印度。”

我马上拿出印度国旗让庆小兔看。

可惜的是屏幕上没有显示印度国旗,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印度两个字,但是要所有人知道印度国旗是什么样的,可能十个人会有八个人不知道。

其实这就是一种学习,就是一种知识传递,在新闻联播上加上一个国家的国旗并不难,也占据不了多少空间,却可以让所有人多学习一种知识。

庆小兔过来找我说:“游泳没有了?”

新闻刚刚播放《光州国际游泳锦标赛》。

我说:“已经没有了就没有了。”

庆小兔说:“我要看游泳。”

外婆今天买了鱼,我把鱼字让庆小兔看,我又把鹅字让庆小兔读。

鱼字庆小兔以前就学过,鸟字庆小兔也早就知道,鹅庆小兔还是第一次接触。

我说:“鹅。”

庆小兔说:“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庆小兔又想起了游泳比赛。

庆小兔说:“外公,我要看游泳。”

我说:“这是花样游泳。”

体育比赛是一种休闲,体育竞技也是一种学习。花样游泳是一种水中舞蹈,花样游泳是一种美的享受。

我把节目调到CCTV5回看,我找到《光州国际游泳锦标赛》。

这个节目下边的图标有每一个参赛国的国旗,比赛现场的大屏幕上也在显示着比赛国的国旗,于是趁机拿出国旗卡片和屏幕上的国旗进行比对。

外婆走了过来。

外婆说:“今天上午他一直在看电视。”

我说:“他刚才是看新闻,新闻他只是偶尔看一眼。他刚刚要看游泳比赛的,这上边有各个国家的国旗。”

外婆说:“我是看他一直在看电视的。”

不过庆小兔看花样游泳比赛,庆小兔就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还有意在庆小兔前边挡着,庆小兔伸出手要我离开。

我把电视调到CCTV13新闻。

庆小兔说:“看新闻。”

我说:“这个就是新闻呀?”

庆小兔说:“我要看那个新闻。”

庆小兔把体育比赛和新闻报道搞混淆了,其实体育比赛也是一只新闻,只不过很多人喜欢体育比赛。

庆小兔马上开始大哭大叫。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看新闻。”

我说:“这就是新闻,你看不看,你不看,我就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就是一句话我要看新闻。

我把电视机关了,庆小兔的哭声马上飙升起来。

我就进屋写日记了。

听到红豆撒在地上的声音。

外婆说:“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接着听外婆提高嗓门说:“小九,你怎么这样呀,你是不是要讨打呀?”

听到外婆在打庆小兔的屁股声音,不过外婆打庆小兔也是做一个样子。

听到外婆说话的腔调在变化。

外婆说:“让你哭,让你闹。”

我连忙出来看,外婆手里拿着抹布在地板上擦水。

原来庆小兔尿裤子了,电视机跟前一片湿痕。

我问:“是谁把豆子弄地上了?”

庆小兔不好意思地说:“小九。”

我说:“你不是说了以后不会闹了,你怎么今天又闹了?”

庆小兔说:“我不闹了。”

我说:“庆小兔,你已经是大宝宝了,你已经两岁半了,你怎么还没有长大呀?你把地上的豆子捡起来。”

庆小兔把地上的豆子捡起来,庆小兔在捡电视柜上边的红豆。

庆小兔说:“这个豆子捡不出来。”

姨妈姨爹结婚照的相框下边的缝隙塞进许多红豆,这些红豆没有办法都捡出来。

我把相框抬了起来。

庆小兔说:“豆子在这里。”

原来庆小兔学习的人名压在相框的后边。

庆小兔拿起其中一张纸,庆小兔用手指着自己的名字说:“庆小兔。”

庆小兔用手指着庆兔兔的名字说:“庆兔兔。”

我指着爸爸的名字问:“这是谁?”

庆小兔说:“庆大兔。”

我又指着妈妈的名字问:“这个?”

庆小兔说:“玉和萍。”

当我拿起另外一张纸,这张纸上边是姨爹姨妈我和外婆的名字。

庆小兔好像都忘了,庆小兔有一些像瞎说的。

当我指着姨爹的名字说的时候。

庆小兔说:“姨爹。”

同样我在说姨妈的名字的时候。

庆小兔说:“姨妈。”

我说出外婆的名字,庆小兔马上就指出哪一个名字是外婆。

庆小兔用手指着厨房里说:“外婆在这里。”

当我说出我的名字。

庆小兔说:“你就是外公。”

我进屋睡觉。

庆小兔说:“我要找玩具。”

庆小兔拿着挖掘机来到客厅里。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救命呀,抢险队赶快来。”

听到外婆说:“你在干什么?好好的东西都被你弄坏了。”

我从房间里出来看,庆小兔把挖掘机翻倒在地板上,庆小兔手拿着一把八寸活板子,庆小兔拿着活板子在挖掘机上找螺帽在拧,地板上还放着一个木榔头。

我睡觉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我还没有学习国旗呢?”

我没有想到庆小兔会那么主动要求学习,庆小兔经常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但是当我要庆小兔学习的时候,庆小兔最多能够认几张卡片,庆小兔心已经飞到一旁去了。

我说:“庆小兔,你学习态度好了起来了,以后你一直这样,我们庆小兔就是最好的小朋友了。”

我把国旗卡片前边拿出来,开始几张庆小兔还一边看一边跟着读,接着庆小兔的眼睛就转到一边,庆小兔只是嘴里继续在读着。

读着读着,庆小兔的声音在慢慢地变小,一会功夫庆小兔的声音几乎不愿意从嘴里出来。

我说:“你怎么这么小的声音呀?大青蛙的声音是很大的哟,呱呱呱,呱呱呱。”

庆小兔马上要跟着叫了几声呱呱呱,庆小兔读卡片的声音又提高八度。

卡片还没有读三分之一,庆小兔已经走到一旁去了。

我说:“庆小兔,你不是要学习吗,你怎么跑到那边去了。”

庆小兔马上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跟着读了几张,庆小兔又不知不觉地走开,庆小兔的声音还在客厅里盘旋续。

我放下国旗卡片,外婆拿起我今天让庆小兔看的两个生字卡片。

外婆拿着鹅字问:“这个是什么?”

庆小兔说:“鸟。”

外婆说:“这不是鸟,这个是鹅。”

外婆用手挡住半边卡片。

外婆说:“这个才是鸟。”

过了一小会,外婆拿着鹅又让庆小兔念。

庆小兔毫不犹豫张口就说:“鸟。”

外婆说:“怎么又念鸟呢?”

庆小兔说:“鹅。”

外婆说:“对,这个字是鹅。”

庆小兔说:“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外婆跟着庆小兔把后边两句说完。

庆小兔说:“还有春晓呢?”

外婆开始背春晓,庆小兔却没有跟着背。

外婆说:“小九可能会晚一点睡,我就先去睡了。”

庆小兔说:“我要睡。”

外婆说:“你的脚要好好的擦一擦。”

庆小兔抱起毛巾被说:“我的小八也要去睡觉。”

我给庆小兔擦脚,我给庆小兔端尿。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我的尿片呢。”

外婆悄悄地说:“他刚刚吃了一碗饭,他不叫就不要冲奶了。”

庆小兔刚刚躺下来。

庆小兔问:“我的奶呢?”

午睡只给庆小兔冲了一百二十毫升牛奶。

庆小兔刚刚起来,姨妈就下班回来了。

外婆说:“小九,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工作。”

姨妈说:“今天是吃面条哟。”

庆小兔把电风扇打开说:“风扇开始工作了。”

姨妈说:“你看面条多好吃呀?”

庆小兔说:“面条有辣椒。”

姨妈说:“你可以吃没有辣椒的面条呀。”

庆小兔说:“还有胡萝卜。”

姨妈说:“胡萝卜可以明亮眼睛的。”

庆小兔说:“还有西蓝花。”

姨妈说:“你怎么想起来西蓝花了?”

外婆说:“那是黄瓜丝。”

庆小兔说:“黄瓜丝。”

姨妈问:“面条好吃不还吃?”

庆小兔说:“好吃。”

姨妈问:“好吃,你应该说什么?”

庆小兔说:“Thank you。”

姨妈说:“一下子英语也出来了,你应该跟谁Thank you呀?”

庆小兔说:“跟姨妈Thank you。”

姨妈说:“应该谁做的面条,你就跟谁Thank you。”

庆小兔说:“外婆Thank you。”

姨妈说:“吃饭,就可以长身体。”

庆小兔说:“吃饭才能大力气。”

姨妈说:“我们去江边玩。”

庆小兔说:“江边可不行。”

姨妈说:“为什么江边不行呀?”

庆小兔说:“去外边玩。”

姨妈说:“外边不就是江边吗?”

庆小兔说:“我的篮球呢?”

我说:“去江边不能带篮球,篮球掉进水里就飘走了,你可以拿着水枪去打水呀。”

庆小兔说:“我的水枪在哪里,我的水枪不见了。”

庆小兔昨天玩的水枪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我说:“卫生间里不是还有一个水枪吗?”

庆小兔说:“我拿水枪去。”

天阴沉阴沉,风犀利犀利,空气湿闷湿闷。

天气预报说,二十一点钟会有暴风雨光临宜昌,于是今天妈妈提前回家。

天空出现奇异的现象,黑黢黢的空中,一片雪亮的云在空中飞速漂移,

云已经快要压到房顶上,中建之星地面的灯光,把最下边的云暴露无遗。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嗖嗖的疾风,夹带着细细的雨星,催促着我们的脚步。

庆小兔说:“下雨了,快一点回家。”

庆小兔搬了一个塑料支架。

我问:“你要这个干什么?”

庆小兔说:“搭积木。”

庆小兔把积木放在格子里搭。

庆小兔拿了巫婆的扫把。

庆小兔说:“我要这个。”

我说:“这是老巫婆骑的。”

庆小兔说:“这是我扫地的。”

庆小兔把轨道车的轨道搬到爬行毯上。

庆小兔拿了一面国旗插在一个路灯的孔里。

庆小兔说:“开始比赛了。”

庆小兔打开传送带,庆小兔把一盒小汽车都搬到轨道旁边,庆小兔一辆一辆汽车在轨道上运行。小汽车一辆辆停在轨道上停车的地方。

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我们睡觉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一滴雨下下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