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51下车要注意安全

2020-04-05 09:3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37

295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星期日多云30℃~20℃客厅早晨温度26℃ PM2.5-51

昨天晚上二十三点妈妈还没有睡觉,听着妈妈在跟爸爸打电话,好像是在说庆兔兔的事情,庆兔兔还是做作业拖拖拉拉,妈妈恨不得打庆兔兔几下。

妈妈没有睡觉,庆小兔同样也在跟爸爸在说话。

今天早上庆兔兔和妈妈八点半才起来。

庆小兔跟着妈妈,哪一天都是二十三点钟以后才睡觉。

庆小兔跟着姨妈,庆小兔从来过了二十一点钟就上床睡觉。

妈妈的快递源源不断,每天晚上回来,妈妈都会去拿快递。

昨天晚上的几包快递还没有打开,今天起来妈妈又出去拿快递。

庆小兔说:“我要去拿快递。”

妈妈说:“一起走。”

庆小兔拉着童车说:“推车子。”

妈妈说:“我们还要回来的。”

外婆说:“我们一起走吧。”

今天是一个艳阳天,碧蓝碧蓝的天空没有一朵云彩,远处大山深处才看见有一些云盘踞在山头上。

庆小兔说:“妈妈推车。”

妈妈悄悄地离开去买东西了。我接着推庆小兔走。

庆小兔回头发现妈妈不在了。

庆小兔问:“妈妈呢?”

外婆说:“妈妈去买东西了。”

我推着童车继续往前走,我已经拐弯了,我回头看外婆,外婆已经不在后边了。

我们已经来到四期门口,回头看还是不见外婆的踪影。

庆小兔说:“拐弯,拐弯。”

我说:“我们就先去姨妈家吧。”

庆小兔说:“外婆还没有来。”

于是我们又往回走。

庆小兔用手指着京东超市说:“我看见了,外婆在那里。”

这里离京东超市还很远,我的眼睛那么远已经看不清楚,于是我们停在十字路口等外婆。

这时候外婆提着一袋大米走过来,我这才想起来,外婆说过今天要买大米。

我说:“你进店买大米,你怎么不说一声呢?”

外婆说:“我说了,我要你们在阴凉处等一下。”

我说:“我听到的是,你要我们走在阴凉处。”

我说:“你就干脆说一声,你是买大米去了。”

外婆说:“我从商店里出来,已经看不见你们去哪里了。”

我说:“你找不到我们,你为什么不打电话找,要不是庆小兔要等你,我们现在就已经回到姨妈家了,你总不能提着几十斤的大米走回去吧。”

外婆说:“我想你们不会走远。”

我说:“我还在想,你是不是遇上熟人在聊天了。你要时时刻刻想着自己已经是一个七十几岁的老年人了,你不能用拿自己的想象去做事,你看不见我们就打电话,我们会马上就回来的。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胳膊提不起东西,你还强打精神去做,你这样做力不能及的事情,万一你有一个好歹,疼痛是你自己,没有人会替你难过的。”

庆小兔在玩昨天朱妈妈的积木。

这是一套以葫芦娃为主题的插接积木。

还有一个紫色的葫芦,把葫芦上边的把按一下,葫芦马上发出闪耀的漂亮的色彩,葫芦开始播放葫芦娃的主题歌。再按一下就会出现葫芦娃电影里的部分台词。

庆小兔说:“看电视。”

庆小兔说:“外公,这个电视要收费的。”

我过来给庆小兔打开《消防员雷恩》。

庆兔兔打架子鼓回来了。

妈妈说:“你可以跟小九一起看一会电视。”

听到庆小兔在问妈妈:“妈妈我要棒棒糖。”

妈妈说:“没有棒棒糖呀?”

庆小兔说:“有棒棒糖。”

妈妈说:“真的没有棒棒糖。”

庆小兔说:“有棒棒糖。”

妈妈说:“妈妈回来给你买棒棒糖好不好?”

庆小兔说:“妈妈现在买。”

妈妈说:“你看今天好大的太阳,我们晚上回去再买棒棒糖。”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拿着一个小插接积木,这一个积木是混装在大积木里的。

庆小兔问:“外公,这个是什么?”

我说:“这个不是这些积木里面的。”

庆小兔把积木扬起手扔了出去。

我说:“你怎么随便扔玩具呀?”

庆小兔坐在飘窗跟前,庆小兔把一辆汽车扒到地上。

我问:“庆小兔,你怎么了?”

庆小兔又往地下扒下来一辆汽车。

我说:“庆小兔,这是你的玩具,你不要这些玩具了吗?”

庆小兔继续在把玩具扒到地上。

我说:“你不是说听话了吗?你怎么又在发脾气了。”

庆小兔还是一声不吭地往地下扔玩具。

我在庆小兔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庆小兔哭了起来,庆小兔的手并没有停下来。

我说:“你怎么不听话了。”

我加重了拍庆小兔的屁股。

庆小兔大声地哭了起来。

妈妈过来问:“小九怎么了?”

我说:“他在往地上扔玩具。”

妈妈说:“小九,你怎么往地上扔玩具呀?”

庆小兔并没有停下扔玩具的节奏。

妈妈也生气了,妈妈拉着庆小兔的手。

妈妈说:“你怎么还要扔玩具呀?”

庆小兔还是不断地把玩具往地下扔,妈妈在庆小兔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庆小兔的哭声马上上调了八度。

妈妈问:“你还扔不扔玩具了。”

庆小兔不再扔玩具,庆小兔哭声依旧。

妈妈伸出手说:“妈妈抱。”

妈妈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的哭声并没有减弱下来,妈妈有一点耐不住性子,妈妈把庆小兔放在床上躺着。

妈妈说:“你哭吧,让你哭一个够。”

庆小兔躺在床上大哭起来。

哭一会,妈妈走过去问一下,庆小兔继续哭。又哭了一会,妈妈又跟前问,庆小兔依旧在哭。

我说:“你让他哭,他一会就不会哭了,你老是去,他会一直哭下去的。”

妈妈从屋里出来,妈妈坐在房间门口看手机,庆小兔看着妈妈拼命地大哭。

我说:“你不要站在门口,他们哭是哭给别人看的,你站在门口,他会一直哭下去的。”

妈妈这才离开房间去客厅。

庆小兔说:“尿尿了。”

妈妈进去问:“你是不是要尿尿,赶快下来尿尿了。”

我真的有一点怕庆小兔会尿尿,庆小兔哭时间长了,有可能不由自主地尿出来,关键是庆小兔是躺在床上。

庆小兔没有尿尿,庆小兔继续在哭。

庆兔兔来到门口。

妈妈说:“你来干什么?”

庆兔兔说:“我想把门关上。”

妈妈说:“你不要管弟弟,你也不要把门关上。”

庆小兔终于服软了,妈妈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妈妈靠在沙发上,庆小兔趴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说:“你下来一下。”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来。”

妈妈说:“妈妈要去卫生间一下。”

妈妈要去卫生间,余承继续在喊着妈妈。

庆兔兔说:“妈妈,小九,要妈妈。”

妈妈又拐了回来。

妈妈问:“小九,你为什么要扔玩具呀?”

庆小兔说:“我要找小猪。”

妈妈说:“你小猪没有找到吗?”

庆小兔说:“没有小猪。”

妈妈说:“没有找到小猪,你也不能把玩具扔掉呀。”

庆小兔趴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说:“你下来一会,妈妈去上厕所。”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妈妈用手指着旁边说:“你先下来一会。”

庆小兔带着哭腔在说:“我要妈妈。”

妈妈说:“妈妈要上厕所。”

庆小兔拉着妈妈的衣服说:“我要妈妈。”

妈妈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在妈妈在喊:“我要妈妈。”

妈妈从卫生间出来了。

妈妈伸出手说:“妈妈抱。”

庆兔兔说:“小九,我们玩积木吧?”

庆小兔说:“玩积木。”

庆兔兔把六节小车子挂在一起,庆兔兔在前边推着车头在走。

庆兔兔嘴里说着:“滴滴叭叭,火车来了。”

庆小兔嘴里一样说着:“呜呜呜,火车来了。”

庆小兔在后边推着火车在走。

这种积木火车只能在前边平稳地拉,在后边推火车,前边的火车并不能往前走,很快后边的火车拱了起来。

庆兔兔说:“小九,你把火车弄坏了,哥哥不跟你玩了。”

庆小兔说:“不要,哥哥还要跟着小九玩。”

我说:“这种玩具,要在平滑的地面上走,火车在麻将席上是走不好的。”

庆小兔抱着满身疙疙瘩瘩的蓝色皮球说:“外公,没有气了,要打气。”

我说:“你自己去拿打气筒呀。”

庆小兔说:“找不到打气筒。”

我说:“打气筒在储藏室里。”

庆小兔到储藏室一趟又回来。

庆小兔说:“看不见打气筒。”

打气筒很少用,打气筒也经常变换藏身之地,是有一点为难庆小兔了

我把打气筒拿过来。

庆小兔说:“小九弄。”

庆小兔把气针扎进皮球里,庆小兔在给皮球打气,气球慢慢地鼓了起来。

庆小兔说:“皮球大了,皮球胖了。”

庆小兔又找来一个皮球。

庆小兔说:“这个也要打气。”

两个皮球都恢复成为精神抖擞的本来面貌。

于是庆小兔拿着一个皮球,庆兔兔拿着一个皮球,两个人叫唤着在互相抛掷皮球。

屋里传来阵阵的尖叫声,还要咚咚咚地脚步声,还有皮球碰到障碍物的声音。

妈妈说:“你们两个人要好好的玩哟。”

庆兔兔说:“哥哥要上厕所了。”

庆兔兔刚刚坐在马桶上,庆小兔抱着皮球就走了过来,庆小兔的皮球砸向庆兔兔。

庆兔兔说:“哥哥在上厕所。”

庆兔兔用手把皮球挡了回来。

庆小兔说:“哥哥,还要玩。”

庆兔兔从卫生间里出来。

庆兔兔说:“哥哥要休息一会。”

庆小兔说:“我还要玩。”

庆兔兔坐在沙发上,庆小兔过去拉庆兔兔起来。

庆小兔说:“哥哥起来。”

庆兔兔说:“哥哥有一点累了。”

庆小兔说:“哥哥不累。”

妈妈说:“哥哥累了,我们小九也要休息一会。”

庆兔兔躺在沙发上休息,庆小兔把挖掘机拿了过来。

庆小兔说:“救援队来了。”

庆小兔用挖掘机把皮球挖了起来。

庆小兔说:“皮球得救了。”

庆小兔说:“皮球谢谢救援队。”

庆小兔拉着挖掘机的挖臂说:“不用谢。”

插接积木包装袋里有一个硬纸板的盒子,也是描述积木是怎么样的一个形态。

庆小兔把纸盒子推了过来。

庆小兔站在盒子里说:“上船了。”

纸盒子很快就散架了。

庆兔兔站在硬纸板上,庆兔兔跳起来,庆兔兔让硬纸板往前移动。

庆小兔也站在盒子底的硬纸板上,庆小兔也想跟庆兔兔一样,庆小兔跳起来,庆小兔又落下来,庆小兔脚下的硬纸板并没有移动。

庆小兔用手把硬纸板往前移动一下,庆小兔再站上去,庆小兔再一次跳起来,庆小兔的硬纸板还是没有一点半步。

外婆喊吃饭了。

庆兔兔说:“我不想吃饭。”

妈妈说:“你不吃饭,你今天下午去游泳也不要去了。”

庆兔兔说:“我要去。”

庆小兔说:“我在吃桃子。”

庆兔兔说:“我也要吃桃子。”

妈妈说:“小九,今天有花甲哟,你不来吃,妈妈就吃完了哟。”

庆兔兔吃完桃子,庆兔兔这才去吃饭。

庆小兔吃完桃子说:“花甲,花甲,吃花甲。”

外婆说:“要不要给小九穿衣服呀?”

我说:“穿什么衣服,他一直疯到现在,他身上浑身是汗,你再让穿衣服,汗潞潞的难受不难受呀?”

外婆说:“那怎么兜围兜呀?”

我说:“怎么不能兜围兜呀?”

庆小兔拿起一个很大的花甲,庆小兔把花甲送到妈妈的跟前。

妈妈问:“这是给妈妈的吗?”

庆小兔说:“妈妈吃。”

庆小兔这才拿起一个花甲往嘴里送。

庆兔兔探过头说:“我看看小九怎么吃花甲的。”

庆小兔把半边有肉的花甲送进嘴里。

庆兔兔说:“小九,你怎么这样吃花甲呀?”

妈妈说:“小九这样吃怎么不对呀?”

庆兔兔说:“应该这样吃。”

庆兔兔是用筷子把环境肉夹出来吃的。

庆小兔了两个指头捏着花甲壳,花甲壳一张一合地来到庆兔兔的手指头跟前,庆兔兔把手指头伸进花甲壳里。

庆兔兔说:“你夹的又不疼。”

庆小兔捏着花甲壳去夹碗里的饭,庆小兔夹起一点饭,庆小兔把饭送进嘴里。

庆兔兔说:“妈妈,你看弟弟,他拿着贝壳在吃饭。”

吃完饭还是给庆小兔洗了一个澡。

给庆小兔擦身上的水,庆小兔用手指着沙发上说:“小卡米。”

妈妈问:“小卡米?”

庆小兔说:“小猫。”

妈妈说:“嗷,小卡米呀?小卡米是不是很胆小呀?”

庆小兔说:“小卡米胆子小。”

妈妈问:“小九是不是胆子小呀?”

庆小兔停了一下说:“小九不胆小,妈妈念书。”

妈妈说:“要睡觉了,我们念一本书就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点点头。

书念完了。

庆小兔说:“去那里睡觉。”

妈妈说:“那里哥哥在睡觉,哥哥已经睡着了。”

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睡觉了。

庆兔兔从屋里出来了,庆兔兔在书架上找书。

姨妈说:“庆兔兔,你怎么不睡觉呀,你昨天晚上睡那么晚,你中午还不睡觉呀?”

庆兔兔又回到书房床上。

也就五分钟,庆兔兔又出来找书。

我说:“庆兔兔,你现在是什么习惯呀,饭不好好吃,觉又不好好睡,你以后还要不要一个好的身体了。看书我们并不反对你,但是你第一要把身体保养好,第二你要把时间主要放在学校的学习上,多余的时间你可以看书,可以去锻炼身体去玩。”

庆兔兔还是拿着书走进书房,庆兔兔在出声的念着课外书。

一会听姨妈在说:“庆兔兔你怎么又在看画书,你现在主要是学习书上的文字,你看画能够看出什么呀,要去读文字多的书,多学习一点别人是怎么写作的,作家怎么写一个故事,怎样描述一个事情,怎样描写人们的内心世界。”

王柳虎来电话要庆兔兔去游泳,妈妈送庆兔兔去游泳了。

庆小兔跑过来说:“外公来。”

我跟着庆小兔来到书房。

庆小兔说:“外公,好凉快。”

马上感到一阵凉气袭来,我再看看空调的指示灯亮了,空调的出风口已经打开。

我问:“庆小兔,这是谁打开的?”

庆小兔说:“小九开的,好凉快。”

这是庆小兔今年第二次把空调打开了。

庆小兔要长柄刷子,庆小兔把刷子头放在地上推。

庆小兔说:“姨妈扫地。”

姨妈说:“这个不是扫地的,这个是刷子刷床上的灰的。”

庆小兔说:“扫地的。”

姨妈说:“怎么跟你说不清呢?”

庆小兔说:“是扫灰的。”

庆小兔又推着刷子到书房里。

庆小兔用手指着墙上钩子上挂的拍子说:“要这个。”

我说:“这个是拍床上的灰的。”

庆小兔拿着拍子来到屋里,庆小兔拿着拍子在拍打床单。

庆小兔说:“外公,这上边有脏东西。”

庆小兔说:“去姨妈房间,姨妈的床上脏了。”

庆小兔把葫芦娃的积木拿了出来。

庆小兔把五节火车车厢连接起来。

庆小兔说:“葫芦娃兄弟上车了。”

庆小兔把葫芦娃分别插在每一辆车厢上。

庆小兔说:“要开车了,请上车。”

庆小兔说:“上车要小心。”

庆小兔用手推着火车。

庆小兔说:“呜呜,呜呜,火车开了。”

火车遇到障碍,火车倒了回来。

庆小兔说:“火车要倒车了,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姨妈说:“红灯,停车。”

火车停了下来。

庆小兔说:“绿灯,继续开车。”

火车转了一圈停下来。

庆小兔说:“到站了,要下车了,下车要注意安全。”

我说:“他这些东西在哪里学会的,好像他没有看过这方面的节目。”

外婆陪着庆小兔玩火车。

庆小兔说:“到站了,要卸货了。”

我说:“庆小兔真有一点自学成才,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教过他,他也没有看过这方面的电视节目。”

庆小兔一下子站了起来,我和外婆也都愣了起来,我的说话不小心,让庆小兔想起来看电视了。

姨妈端着碗说:“小九,你要不要喝糖水。”

姨妈在喝冰糖黄桃水,庆小兔马上来到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要这个。”

庆小兔用手指着厨房里挂着的不锈钢支架。

庆小兔拿着支架说:“外公,没有搅拌机。”

庆小兔拿着支架在转圈。

我问:“搅拌机。”

庆小兔说:“摇啊摇。”

我这才知道庆小兔要的是搅拌蛋液的搅拌器。

庆小兔说:“我还要一个勺子。”

我给庆小兔拿了一把不锈钢勺子。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勺子,这个勺子是吃饭的。”

于是我给庆小兔一把塑料勺子。

姨妈问:“外婆叫什么名字?”

庆小兔说:“仙女外婆。”

姨妈说:“外婆叫何忠娣。”

庆小兔说:“不是,外婆是仙女外婆。”

姨妈跟外婆说:“我问他,外婆叫什么名字,他说仙女外婆。”

外婆说:“都是他外公惹的祸。”

因为一年前外婆穿了一条新裙子。

我问:“庆小兔,你看外婆漂亮吗?”

庆小兔说:“漂亮。”

我说:“外婆像不像仙女外婆呀?”

庆小兔说:“外婆是仙女外婆。”

外婆说:“小九的记性真好,一年前的事情小九还记得,庆小兔还知道对号入座。”

庆小兔又在跟姨妈玩打针看病的游戏。

庆小兔说:“姨妈,你生病了。”

姨妈说:“姨妈没有生病呀?”

庆小兔说:“姨妈生病了,姨妈看病。”

姨妈说:“姨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看病呀?”

庆小兔说:“姨妈发烧了。”

姨妈说:“你又没有量温度,你怎么知道姨妈发烧了?”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问:“外公,发烧的东西怎么没有了。”

我问:“是不是温度计呀?”

庆小兔说:“是呀。”

我说:“温度计在妈妈家,温度计没有拿来。”

庆小兔跑回海盗船里。

庆小兔说:“姨妈温度计没有了。”

姨妈说:“是不是姨妈就不要看病了。”

庆小兔在姨妈的腿上摸了一下,庆小兔又在自己的额头上摸了一下。

庆小兔说:“姨妈发烧了,姨妈要打针。”

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问:“外公,我的打针的东西呢?”

我问:“你的什么打针的东西呀?”

姨妈说:“就是一根粉红色的塑料棍。”

还好,我一眼就看见茶几上的打针的针管。

庆小兔说:“姨妈找到了,姨妈打针。”

姨妈说:“小九医生,姨妈怕打针怎么办?”

庆小兔说:“不要怕,打针不疼。”

姨妈问:“小九打针不疼吗?”

庆小兔说:“小九没有生病。”

给庆小兔穿裤子,我发现庆小兔的裤子穿反了。

庆小兔问:“裤子穿反了?”

我说:“你看,这个裤子前边是有花的,屁股后边是没用花的,有谁愿意看你的大屁股呀?”

庆小兔说:“没有人看外公的大屁股。”

外婆说:“小九反应的有一点快哟,你说了他,他马上就会返回来。”

我说:“关键是庆小兔知道这句话怎么返回去,我们以后说话真的要小心一点,不要让庆小兔学会一些不应该学习的东西。”

妈妈今天又来了快递,是十几本图书,这些可能是学校要求家长统一买的。

看书没有错,多看书有益无害,但是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并不是家里书架填满了才叫读书,过去的大文豪未必每天都要读几千字的书。

庆小兔拿了一本神笔马良让我去读。

我记得以前的神笔马良没有多少字,现在的神笔马良已经变成一篇小说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让人生畏,上边还有一排汉语拼音。

不是神笔马良不好,神笔马良是家喻户晓的优秀民间故事。现在是加入了现代人的理解,把一个几百字的故事,拉长成为几千字,几万字的中篇小说。这是给小学生阅读的故事,这不是给未来的作家在上课,这么小的字让孩子的眼睛无法承受。

庆小兔说:“外公讲。”

我说:“这本书的字有一点小,外公看的有一点吃力。”

外婆拿出一本老版的红楼梦。

外婆说:“你看这是不的字和这个一样大。”

我说:“红楼梦是给中学以上的学生看的,今天买的书都是小学一二年级看的书。”

庆小兔说:“外公念红楼梦。”

我说:“红楼梦不是庆小兔看的书,这些书等庆小兔认识字了自己去看。”

外婆又拿了一本读《唐诗学汉字》,这本书每页一首唐诗,旁边还有三个很大的汉字,这对庆小兔来说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第一首就是咏鹅,我刚刚开始念鹅鹅,我的第三个鹅还没有念,庆小兔就跟着念起来,但是庆小兔后边两句开头念的含糊不清。

我念旁边的大字,鸟雨的时候,庆小兔用手指着鸟说:“鸟,鸟是这样飞的。”

庆小兔两个手背在后边,庆小兔两个手在抖动着。

庆小兔说:“小鸟这样飞翔。”

庆小兔的表演让我和外婆都笑了起来,庆小兔真的是一个表演天才。

庆小兔又说:“大象的耳朵是这样煽动的。”

庆小兔的两个手掌快速地煽动着

第二首是春晓,春晓庆小兔早就会念了。

当我准备念第三首唐诗的时候。

庆小兔说:“外公进去找书,”

庆小兔拿了一本英语书让我念。

我说:“外公不会念。”

庆小兔说:“外公会念。”

外婆说:“外公真的不会念,一会让妈妈给小九念。”

庆小兔说:“外公会念。”

这本书就是一幅幅漂亮的图画,虽然是英文,图画要讲的故事一目了然。最后我只好看图说话,我讲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