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49我是孙悟空乖乖

2020-04-02 22: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59

2949-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星期五小雨24℃~21℃客厅早晨温度26℃ PM2.5-44

雨,半夜里就开始下了,稀疏的雨滴声响彻了一夜,当天微微有一点发明的时候,雨紧锣密鼓地下了起来。

妈妈刚刚出门,庆小兔就在喊妈妈,接着庆小兔的喊声变成哭声。

听不清楚庆小兔说的是什么。

外婆问:“你是不是要喝奶呀?外婆给你冲奶。”

把奶瓶递给庆小兔,庆小兔只是一个劲地哭,庆小兔躺在那里就是哭。

庆小兔说的含含糊糊,好像在说奶,好像又在说尿尿。

外婆问:“你是不是要尿尿,尿尿就起来尿尿。”

我说:“要尿尿,快一点过来。”

庆小兔哭喊着,庆小兔继续躺在床上,庆小兔用手拍打在被子。

外婆说:“你好好的说,你说清楚,外婆才知道你要干什么呀。”

庆小兔还是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在大喊大叫。

外婆说:“你哭吧,让你哭一个够。”

我和外婆出来了,庆小兔继续表演哭闹大戏。

七点二十分,庆小兔在喊:“外婆。”

外婆问:“怎么了?”

庆小兔说:“尿尿了。”

外婆在抱起庆小兔。

我说:“外公抱。”

庆小兔说:“外婆抱。”

我说:“外婆胳膊疼。”

庆小兔说:“我要外婆抱。”

外婆这几天右边的肩膀疼痛起来,外婆甚至拿菜刀都有一点困难。

尿完尿庆小兔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喜马拉雅在播放儿歌。

我说:“小雅小雅,小白兔乖乖。”

外婆说:“小九,你是不是小猴子乖乖。”

庆小兔说:“我不是小猴子乖乖,我是孙悟空乖乖。”

庆小兔在看电视。

外婆问:“小九,刚才是谁在哭呀?”

庆小兔说:“小九没有哭。”

外婆问:“那是谁哭了?”

庆小兔说:“大青蛙哭了。”

外婆说:“哪里有大青蛙呀?”

庆小兔说:“是青蛙小九哭了。”

庆小兔举起两个手,庆小兔一蹦一跳地在走着。

庆小兔嘴里叫着:“呱呱呱,呱呱呱。”

雨越下越大,想等雨小下来。

庆小兔在搭积木,庆小兔把滑滑梯一个个立在底板上,庆小兔手里拿着风火轮汽车,风火轮汽车从滑滑梯下边开上去,风火轮汽车腾空而起。

庆小兔说:“我的汽车厉害吧,汽车在空中飞翔。”

雨没有一丝一毫想停歇的感觉。

外婆说:“不能再等了,我们还是走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走,我还要搭积木玩汽车。”

外婆说:“姨妈家不是也有玩具吗?”

庆小兔说:“姨妈家没有积木。”

我说:“等外公外婆的房子买到了,我们把你的玩具都搬到外婆的家里。”

雨还在继续地下,童车上蒙上一层塑料薄膜,还没有走出多远,塑料薄膜已经在积水,雨点把薄膜点缀的斑斑点点。

雨并不能阻止我们前进的进程。

机器人从它们的充电站搬了出来。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有没有垃圾呀?”

我说:“没有垃圾,前天外公把垃圾倒了。”

庆小兔把垃圾盒取出来,庆小兔把垃圾盒打开。

庆小兔说:“没有垃圾。”

庆小兔把扫地机器人翻转过来,扫地机器人四脚朝天躺在地板上。

庆小兔大声地说:“有垃圾。”

扫地机器人的垃圾灰尘入口处挤满了毛毛茸茸的垃圾,机器人垃圾的进口处被垃圾完全堵塞了。

庆小兔用手把入口处的垃圾拉了出来。

我说:“难怪的,上一次扫地,垃圾盒里没有一点垃圾。”

庆小兔说:“把垃圾倒了。”

庆小兔还在用手把垃圾往外拉。

我说:“外公来。”

垃圾重新清理一遍,庆小兔启动扫地机器人。

庆小兔说:“工作了。”

扫地机器人嗡嗡嗡地往前走了起来。

庆小兔拿起一辆警车一辆赛车。

庆小兔说:“等一等,警车赛车还没有来。”

庆小兔把警车和赛车放在扫地机器人的身上。

庆小兔说:“都工作了。”

庆小兔在玩变形金刚汽车,变形金刚汽车在地上不停地转圈。

我说:“它转圈转圈,它会不会转晕呀?”

庆小兔说:“它不会转晕。”

汽车变成了机器人,机器人继续在地上转圈。

机器人的两个手,也就是机器人汽车的两个前轮,两个前轮晃晃荡荡,就好像要掉下来一样。庆小兔拉着机器人的前轮说:“不对的,不是这样的。”

我说:“是这样的,它的起来就是跟着转动一下。”

庆小兔还是拽着机器人的前轮说:“不是这样的。”

我说:“你这样会把机器人搞坏的。”

庆小兔不再要求机器人的前轮的鞠躬了。

机器人在庆小兔的遥控器下不停地在走,机器人不辞劳苦不停地在转圈。慢慢的机器人有一点动作缓慢了,接着机器人就不再走动了。

庆小兔说:“机器人没有电了,机器人要充电了。”

汽车机器人充电,越野攀爬车的电池装上去,越野攀爬车又在屋里轰鸣起来。

庆小兔抱起毛巾被说:“外公,看电视不看。”

我说:“你看吧。”

外婆问:“小九,你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庆小兔说:“它叫小八。”

外婆问:“妈妈家的毛巾被叫什么?”

庆小兔说:“妈妈家的叫小七,我叫小九。”

外婆问:“是谁给它们取的名字?”

庆小兔说:“是小九。”

庆小兔停顿一下说:“是姨妈起的名字。”

动画片看完了,电视机调到CCTV15音乐,这时候正在演出蒙古歌曲。

外婆说:“小九一直在看电视。”

其实这时候一个民歌还没有唱完。

我说:“刚刚看一会不要紧,歌曲他不会一直看的。”

外婆说:“他的眼睛还要不要了。”

我把节目调到CCTV13新闻。

庆小兔说:“不看新闻,听唱歌。”

外婆说:“看新闻。”

庆小兔说:“我不看新闻。”

外婆说:“把电视就关了。”

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庆小兔可能哭了十分钟。

庆小兔改口说:“我要看新闻。”

外婆在茶几跟前剥花生,庆小兔也过来帮忙。

外婆说:“小九也剥了好几个花生,不过小九剥的都是外壳有一点破的花生。”

有外婆在跟前,我就去屋里写日记。

一会庆小兔拿着遥控器过来。

庆小兔说:“新闻没有了。”

我过来看,电视机屏幕显示的一片蓝色。

庆小兔把两个手一摆说:“没有了,外公调。”

外婆说:“他用电视机本身的遥控器把电视调没有了。”

我正准备把电视机调整过来。

外婆说:“不能再看了,他看多长时间电视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看。”

外婆说:“把电视机关了。”

我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马上进入噪声生产。

庆小兔趴在外婆的身上,庆小兔口口声声要看新闻。

外婆说:“是你自己把电视关了的,现在电视机停电了。”

庆小兔还是低一声高一声地喊着要看新闻。

外婆说:“你现在怎么那么不听话了,电视机下班了。”

外婆去厨房煮面条了,庆小兔也不哭了。

庆小兔拿着书说:“外公念书。”

一本书接着一本书,庆小兔听完一本,庆小兔又递过来一本。

庆小兔说:“还要讲。”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念书多了,我就会慢慢的产生睡意,渐渐地我眼睛都有一点睁不开了,可是庆小兔听书的兴趣有增无减。

外婆喊我:“面条煮好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庆小兔咚咚咚地跑进餐厅。

外婆把面条一点点甩冷了再往庆小兔的餐盒里放。

外婆弄得快,庆小兔吃的一样快,外婆刚刚离开几步。

庆小兔说:“外婆,面条没有了。”

我过去给庆小兔弄面条,庆小兔推开我的手。

外婆说:“小九今天还真行,一会功夫就吃了一碗面条,还吃了一个鸡蛋。”

我说:“庆小兔像一个北方人,庆小兔更喜欢吃面条馒头。”

外婆的面条还没有吃完,庆小兔端着剥好的一碗花生米端过来。

庆小兔说:“外婆弄。”

外婆说:“过一会外婆就烧。”

庆小兔说:“外婆烧。”

外婆说:“你把花生米放在台子上,庆小兔把大碗放在飘窗上。”

庆小兔说:“外婆,我放在这里了。”

外婆说:“好,谢谢了。”

庆小兔说:“不用谢。”

接着庆小兔来到茶几跟前剥花生。

庆小兔拿起一颗花生,庆小兔用指甲抠一下,如果抠不动庆小兔就把花生放进嘴里用牙齿咬一下,接着庆小兔再用手去剥。

庆小兔还是剥了好几颗花生。

外婆过来了。

外婆说:“小九,你在剥花生呀?”

庆小兔说:“剥花生。”

外婆端起剥好的花生米看。

外婆说:“小九,你怎么把花生壳也放进去了。”

庆小兔不好意思地把花生壳捡了出来。

今天可能是下雨的缘故,我睡一会觉,庆小兔进来尿了两次尿。

我要起来给庆小兔端尿。

庆小兔挥挥手说:“外公不要起来。”

我起来了。

外婆说:“小九睡觉了。”

庆小兔抱着奶瓶就进到屋里。

庆小兔往床上爬。

外婆说:“小九,你的脚也有一点太脏了。”

庆小兔说:“外公,尿尿擦脚。”

十三点十分庆小兔躺在床上,我进屋好几次,庆小兔一直在床上折腾着,一直过了五十分钟,我进屋看,庆小兔才睡着。

听见庆小兔在哼哼,我连忙去卧室里看。

庆小兔嘴里咕咕唧唧,也不知道庆小兔要说什么,我拍庆小兔,庆小兔不要,我给庆小兔端尿,庆小兔也不要尿尿,庆小兔就是一个劲地哭。

外婆说:“小九,你最近怎么了,有事没事都要哭一会,你这样别人很烦的。”

我怎么也哄不了庆小兔。

我说:“你哭吧,让你哭一个够。”

可能也就五分钟,庆小兔来到客厅。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

让庆小兔尿完尿,庆小兔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我去接庆兔兔的时候,下了一天一夜的雨终于停下来。

庆兔兔自己坐电梯下来,庆兔兔就是一路小跑,庆兔兔跑到前边,庆兔兔停下来等我一起走。

庆兔兔不断地提醒我走哪一条路,庆兔兔会告诉我在哪里下车。

我回来了。

姨妈拿着快递也回来了,姨妈买了芒果。

姨妈问:“小九,你看不看芒果呀?”

庆小兔跑了过来,姨妈刚刚转过身迎上去,庆小兔正好撞在姨妈的腿上,庆小兔一屁股坐在地上。

姨妈说:“你怎么跑那么急呀,姨妈你抱起来。”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外公。”

姨妈在称芒果。

庆小兔说:“我看看。”

我把庆小兔放在餐桌上,姨妈把芒果都放进纸箱里,姨妈给庆小兔一个芒果。

庆小兔说:“我要吃。”

姨妈说:“这些芒果还没有黄,等放几天我们再吃。”

庆小兔说:“我要吃。”

姨妈说:“没有熟怎么吃呀?”

庆小兔拿着芒果在磅秤上拍了一下。

我说:“轻一点,这是秤,不小心会弄坏的。”

庆小兔又在芒果上拍了一下,这是一个小磅秤,我怕庆小兔的拍击可能把磅秤弄坏了,我把庆小兔从餐桌上放下来。

庆小兔马上不愿意了,庆小兔哭了起来。

大家都没有理睬庆小兔,没有一会功夫,庆小兔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在喊外公。

我问:“你还哭不哭了?”

庆小兔说:“不哭了。”

我说:“你是男子汉,男子汉就不能无缘无故地哭。”

庆小兔的脚踩在一个塑料袋上。

庆小兔捡起来说:“这是小九的。”

庆小兔举着塑料袋说:“这是我放钱的。”

庆小兔把放在桌子上的一块钱硬币拿起来。

庆小兔说:“这个钱放在这里的。”

庆小兔举着一块钱钢镚。

庆小兔说:“这个钱是游戏机的。”

外婆说:“你把钱收好。”

庆小兔说:“游戏机在超市。”

外婆说:“明天早上买菜去超市。”

庆小兔说:“这可以坐摇摇车。”

庆小兔说:“把钱放进去。”

庆小兔想把钢镚放进塑料袋里,庆小兔打不开塑料袋。

庆小兔说:“放不进,外公放。”

庆小兔说:“我玩这个。”

庆小兔把汽车机器人开关打开,庆小兔按动遥控器,汽车变成了机器人。

机器人在旋转,机器人在前进,机器人来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连忙往后退,庆小兔没有穿鞋,庆小兔是光着脚。

庆小兔爬上飘窗上,庆小兔在飘窗上遥控机器人。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

庆小兔说:“不吃饭。”

姨妈说:“有花生米哟。”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有鸡蛋哟。”

庆小兔说:“不要鸡蛋。”

姨妈夹着一颗花生米说:“你吃不吃花生米,你不吃,姨妈就吃了。”

庆小兔探头看了一眼,庆小兔又跑回客厅。

姨妈说:“花生米好香哟。”

庆小兔又跑了回来,庆小兔来到姨妈跟前。

姨妈伸出手抱起庆小兔说:“你坐在桌子跟前,姨妈喂你花生米。”

庆小兔一下子坐在地上。

庆小兔说:“不要。”

姨妈坐回凳子上,庆小兔又跑到姨妈跟前,姨妈往庆小兔嘴里送进一颗花生米。

庆小兔吃完一颗花生米,庆小兔又来到姨妈跟前。

庆小兔说:“姨妈,还要。”

姨妈说:“我们坐着吃吧。”

庆小兔扭头就跑。

姨妈问:“小九,你不吃花生米了吗?”

庆小兔说:“我要喝牛奶。”

外婆说:“你起来就喝了牛奶的,你怎么现在又要喝呀?”

姨妈说:“他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多喝奶,就像喝水一样。”

姨妈说:“小九,我们去江边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我的奶没有喝完,不吃饭不能出去玩。”

姨妈说:“你的理论也真多。”

姨妈说了菲菲的故事。

菲菲妈妈带菲菲去游泳,菲菲妈妈看见菲菲身上有几块青紫斑。

菲菲妈妈问:“你身上的青斑是不是游泳碰的?”

菲菲说:“这是外婆掐的。”

菲菲妈妈问:“外婆为什么要掐你?”

菲菲说:“外婆说我唐诗没有理解里面的含义。”

姨妈说:“这要是姨妈家的孩子,能够把唐诗背下来就不错了,还要理解诗词的含义,要求有一点太高了吧。”

菲菲妈妈说:“我就是被她外婆打大了的。”

庆小兔举着奶瓶跑过来。

庆小兔说:“奶喝完了。”

姨妈说:“是不是要去江边玩了呀?”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吃饭,吃完饭才可以出去玩。”

庆小兔来到餐厅,庆小兔往凳子上爬。

庆小兔说:“我要吃花生米。”

外婆往庆小兔的餐盒里倒进五颗花生米。

庆小兔说:“我还要吃青菜。”

庆小兔跑到姨妈跟前说:“姨妈,吃完饭了。”

姨妈说:“我们出去吧。”

庆小兔说:“应该出去了。”

姨妈说:“还要应该出去呀,姨妈去换衣服,你把自己的鞋穿上。”

庆小兔拿了鞋坐在地板上。

姨妈说:“你把鞋瓣拉下来穿。”

庆小兔把脚伸进鞋里,庆小兔鞋拉不起来。

庆小兔说:“拉不起来,要帮忙。”

姨妈换好衣服过来帮着庆小兔穿鞋。

庆小兔说:“尿尿了。”

姨妈说:“快,去卫生间。”

庆小兔说:“要外公。”

我过来。

庆小兔摆动双臂往卫生间跑去。

庆小兔跟着姨妈去江边,姨妈碰见自己的同事。

姨妈说:“小九,多多哥哥在前边,你要不要跟多多哥哥玩呀?”

庆小兔跑到多多跟前,庆小兔仰着头。

庆小兔对多多妈妈说:“多多妈妈。”

多多妈妈问:“小九,你有什么事情吗?”

庆小兔说:“没有事情。”

庆小兔又咚咚咚地跑了回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