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35期末考试

2020-03-20 11:5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11

2935-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星期五暴雨转大雨30℃~22℃客厅早晨温度27℃ PM2.5-60

雨又下了一夜。

刚刚过了零点,雨就从天上倒了下来。

雨来的快,雨也停的快,一会外边的声音销声匿迹。

接下来的雨就没有那么汹涌澎湃了,雨轻轻地起来,雨声渐渐地放大,雨声又悄悄地离去。

昨天夜里睡觉已经开启风扇,后半夜身上已经感到凉丝丝的。

妈妈刚刚从屋里走出来,庆小兔跟着妈妈后边就出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买挖掘机,妈妈买垃圾车。”

妈妈说:“妈妈要先上班,妈妈有时间才可以去买挖掘机。”

庆小兔说:“妈妈买挖掘机。”

妈妈说:“妈妈又不是不给你买挖掘机,妈妈不上班,妈妈怎么能够有钱买玩具呢?”

妈妈在刷牙,庆小兔就站在卫生间门口念叨着。

庆小兔说:“妈妈买垃圾车。”

庆小兔说:“妈妈买挖掘机。”

外婆说:“小九,你是不是要刷牙呀?”

庆小兔说:“我不刷牙。”

外婆说:“你晚上睡觉刷牙,你早上起来还没有刷过牙呢?”

庆小兔马上就来到客厅里。

庆小兔在按有声挂图,庆小兔跟着有声挂图在说话。

庆小兔来到茶几跟前,庆小兔两个手搬起陀螺盘。

陀螺盘里有八个陀螺,陀螺盘里还有陀螺发射器。

陀螺盘不是坚不可摧,陀螺盘薄如纸片,庆小兔慢慢地抬起来,陀螺盘也慢慢地垂下高贵的头。当陀螺盘离开茶几的一瞬间,陀螺盘的腰迅速折了下来,听到稀里哗啦激励咣当声音,发射器和陀螺滚了一地。

庆小兔把陀螺盘放在地上,庆小兔把手枪发射器递给我,庆小兔给了我一个陀螺。

庆小兔说:“外公转。”

我说:“你可以用那一个发射器转呀?”

庆小兔说:“外公转。”

陀螺在陀螺盘里发出嗡嗡嗡的旋转声音,庆小兔又递过来一个陀螺。

当第二个陀螺进入陀螺盘,马上激烈的战斗开始了,听到叮叮当当的撞击声,第一个陀螺被撞到一旁。

第一个陀螺晃晃悠悠,第一个陀螺跌跌撞撞,第一个陀螺终于一头栽倒在盘子里。

庆小兔把晕倒的陀螺给了我,第一个陀螺重新焕发青春,第二个陀螺却不堪重负到了下来。

第二个陀螺重新进到盘子里,庆小兔又给我第三个陀螺,三个陀螺水火不容,马上就有一个陀螺被撞到了盘子外边,一个陀螺被撞到边沿的缺口里。

外边的陀螺还在顽强的旋转着,边沿的陀螺又重新回到陀螺盘里。

庆小兔伸出手,庆小兔试图用手去触摸陀螺,庆小兔的指头试了几次都没有靠近陀螺的边沿。庆小兔把手指头指向陀螺的中心,庆小兔的指头轻轻地触摸陀螺的中心,陀螺只是轻微的晃动一下,陀螺继续在旋转。

庆小兔问:“小汽车呢?”

我问:“什么小汽车?”

庆小兔说:“有眼睛的汽车。”

我问:“什么有眼睛的汽车。”

外婆说:“是不是那个板牙呀?”

我说:“板牙不是在姨妈家吗?”

外婆说:“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说:“不要。”

庆小兔在写字台下边发现一个包装盒。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呀?”

庆小兔把包装盒拉了出来。

庆小兔说:“飞机。”

这是妈妈给跆拳道交了几万块钱的学费跆拳道赠送的。

这是一架X-5C-2.4G遥控四轴飞行器。

庆兔兔没有玩过,庆小兔更加不知道有这架飞机。

打开包装盒,里面的飞机包装已经被打开,庆小兔拿着飞行器说:“飞机,飞呀飞。”

拿出遥控器,遥控器里没有电池,遥控器的电池仓里没有电池,电池仓的盖板却放在一旁。

当我打开飞行器的电池仓的时候,发现飞行器的充电电池的接口不一样,我打开另外一个包装盒,包装盒里没有充电器。

我说:“没有电。”

庆小兔说:“充电,飞。”

包装盒里没有发现充电器。

我说:“没有充电器怎么充电呀?”

我把遥控四轴飞行器说明书拿到姨妈家去仔细研究一下。

庆小兔问:“坦克呢?”

我说:“你玩的,你问我干什么?”

庆小兔说:“要外公找。”

我说:“你的东西你自己找。”

庆小兔说:“我们一起找。”

我们来到屋里,庆小兔刚刚走到玩具架跟前,庆小兔说:“坦克车,坦克车找到了。”

我说:“我们穿鞋走。”

我把那双新鞋拿过来。

庆小兔说:“不穿这个鞋。”

我说:“这是新鞋哟。”

庆小兔说:“不穿这个鞋,穿那个鞋。”

庆小兔用手指着那双松紧带的鞋。

我说:“这双鞋有一点小了。”

庆小兔马上拿了一双旅游鞋。

我说:“这旅游鞋是天冷的时候穿的。”

庆小兔说:“我要穿这双鞋。”

从菜场出来,外婆买了两个馒头。

外婆说:“小九你吃不吃馒头。”

庆小兔马上把馒头推开。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昨天买了发糕你没有吃,今天外婆没有买发糕。”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庆兔兔昨天就要吃杂酱面,我们到前边买面条,再给小九买一个发糕。”

庆小兔要玩游戏机,外婆也忘了把发糕给庆小兔。

来到姨妈家,庆小兔看见放在吧台上的面条。

庆小兔说:“吃面条。”

外婆说:“吃发糕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发糕,我要吃面条。”

庆小兔看完动画片,我把电视机调整到新闻节目。

还没有过半个小时。

庆小兔说:“看飞侠。”

我说:“你刚刚才看了动画片,怎么现在又要看了。”

庆小兔说:“看飞侠。”

我说:“不行,要过一会才能看。”

庆小兔马上就大哭起来。

我到外边买西瓜回来,庆小兔已经不哭了。

我问:“你刚才哭对不对呀?”

庆小兔摇摇头。

我说:“好孩子不会随便哭的。”

庆小兔说:“不哭了。”

庆小兔拿起庆兔兔的橡皮泥。

庆小兔说:“这个是我的。”

庆小兔把粉红色的橡皮泥打开,庆小兔跑进屋里的飘窗上。

庆小兔说:“外公看。”

庆小兔把橡皮泥按在几辆汽车的后边。

我说:“这个好看吗?”

庆小兔说:“好看。”

庆小兔拿着奥特曼鸭蛋不倒翁。

庆小兔说:“是我装好的。”

庆小兔把奥特蛋放在飘窗上。

庆小兔说:“恐龙快来,你的蛋在这里。”

庆小兔把奥特蛋放到飘窗另外一头,放在距离恐龙近一点的地方。

庆小兔说:“恐龙,恐龙到这个地方生蛋。”

庆小兔问:“拖拉机呢?”

我说:“庆小兔,你为什么自己不找呢?”

庆小兔说:“找不到。”

我说:“你没有找,你怎么知道找不到呀?”

庆小兔说:“我要外公找。”

我说:“以后你玩完了玩具一定要记住放回原处。”

庆小兔打开越野攀爬车的车门,庆小兔把拖拉机塞进驾驶室里。

庆小兔说:“你要开车了。”

庆小兔推着越野攀爬车在走。

庆小兔说:“请让开,汽车来了。”

庆小兔拿起警车。

庆小兔说:“警车开来了。”

庆小兔拿着警车在翻滚着。

庆小兔说:“我是包警长,包警长工作了。”

庆小兔两个手扳动警车,庆小兔嘴里唱着不知道的名曲。

庆小兔说:“外公,这是汽车跳舞的游戏。”

庆小兔打开越野攀爬车的车门。庆小兔想把拖拉机拿出来,庆小兔抓住拖拉机,庆小兔的手卡在驾驶室里。

庆小兔说:“外公,我的手拿不出来了。”

我说:“手不能随便伸进孔洞里,你可以把汽车歪过来,一个手把车门拉开,拖拉机就会自己掉了出来。”

庆小兔说:“看宝宝巴士。”

这时候我正在让CCTV4回放《经济大讲堂-量子力学》,这是前沿科学,是我最喜欢看的节目。

我说:“外公把这个看完了,庆小兔再看好不好,我们来学习国旗吧。”

庆小兔说:“念国旗。”

庆小兔并不是非常注意看国旗卡片,但是庆小兔却一直在听,庆小兔一直在说。

庆小兔在沙发上走着,庆小兔嘴里跟着说着,庆小兔钻进了海盗船。

我在注意着电视机上边的节目,我没有在接着念国旗。

庆小兔从海盗船的悬窗往外看。

庆小兔说:“外公,你怎么没有念了。”

我说:“你不是在玩吗?”

庆小兔说:“外公念。”

我继续念,庆小兔在海盗船里继续跟着念。

庆小兔拿起西瓜要吃,我给庆小兔围塑料围兜。

庆小兔说:“好凉。”

庆小兔是光脊梁,围兜软趴趴地贴在庆小兔的胸脯上,庆小兔两个手把围兜往下拉

我把围兜在我的胸前放一下。

我说:“我帮你把围兜焐热。”

庆小兔还是不要塑料围兜,外婆又另外拿了一个布围兜。

外婆拿着庆兔兔的练习本说:“庆兔兔的字现在写的很有一点好了。”

外婆把练习本递给我看。

庆兔兔的字确实写的不错,最起码我小时候的字不如庆兔兔写的,庆兔兔的字工工整整,庆兔兔的字比较能够放开。

我说:“庆兔兔不是无能之辈,庆兔兔还是有一技之长。庆兔兔是到现在还没有玩醒,庆兔兔脑子确实也少转一个圈,庆兔兔的思维到现在还没有开窍。关键是庆兔兔在五年级的时候能够明白事理,说一千道一万,能不能把基础的功课搞上去是关键,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不是就不可能再东山再起,而是以后的路就会更加艰辛,但愿妈妈的努力不会付之东流。”

“书,心画也”

“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

字如其人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但是字写的好与坏,显示一个人的心力,也不是说你的字写的好了,你的人品也就板上钉钉了。细细分析研究,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做什么都毛毛糙糙,你的字一样潦潦草草,你的性格压抑,你的字一样会被压缩,你的字迹多多少少会和你的性格相关联。

外婆说:“吃饭了。”

庆小兔迅速跑到餐厅。

庆小兔坐在凳子上,庆小兔发现桌子上的发糕。

庆小兔说:“吃发糕了。”

外婆说:“你不是不吃发糕吗?”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庆小兔一口下去,发糕立刻凹陷下去一大块。

外婆说:“小九的这一口也真大呀。”

庆小兔也不要吃菜了,因为发糕微微地有一点甜味,发糕让庆小兔一口接着一口。

那么大的一块发糕,转眼间被庆小兔削去一大半。

庆小兔放下发糕说:“不吃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灶台上的酸奶。

庆小兔说:“喝酸奶。”

外婆指着庆小兔跟前的红枣酸奶说:“你这一杯酸奶还没有喝完,你怎么又要酸奶呀?”

庆小兔说:“我要喝。”

庆小兔要的酸奶是用勺子舀的。

庆小兔喝着酸奶说:“看新闻。”

我说:“网络今天不好,我们睡觉起来再看新闻。”

庆小兔说:“我要看新闻。”

外婆说:“看什么新闻。”

庆小兔说:“看新闻。”

说着说着庆小兔就哭了起来。

外婆说:“你怎么了,说哭就哭,跟你讲道理也不行。”

庆小兔马上大哭起来。

我睡觉了,很快听到庆小兔要睡觉的声音。

说睡觉,庆小兔马上就爬上床,喝完奶庆小兔就翻了一个身,庆小兔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天阴沉的厉害,好像暴风骤雨马上就会降临一样,站在学校门口,雨点很快由小变大,由稀变密起来。

雨并没有预想的那样猛烈,雨只是不断地变化着节奏,风也没有刮起来。

今天是星期五,学校十六点半放学。

回到家庆兔兔问:“小九呢?”

外婆说:“小九今天早上起来早了,小九还没有起来。”

外婆问庆兔兔:“你今天考试感觉怎么样?”

庆兔兔说:“不怎么样。”

外婆说:“你自己考的怎么样,你怎么不知道呢?”

庆兔兔说:“我有一题没有答完。”

外婆问:“怎么你的题没有答完,是不是你不会呀?”

庆兔兔说:“时间到了我来不及了。”

外婆说:“放假了,你每天就要抓紧时间做作业,能够把作业往前赶就尽量往前赶,这样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要为作业犯愁了。”

庆兔兔来到房间里,庆兔兔在轻轻地喊庆小兔。

我说:“你不要喊,庆小兔没有睡好,庆小兔会哭的。”

我刚刚从房间里出来,就听见庆小兔的说话的声音。

庆小兔拿着坦克车出来了,庆兔兔推着卷草机。

庆小兔的坦克车在开炮,

姨妈回来在询问庆兔兔的考试事情。

姨妈说:“我们不是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当一回事,就你考试的时候要写竖式,你就是不写,你这次如果考不好,以后你什么都不要想了。”

庆兔兔说:“我如果这一次考的好怎么办。”

庆小兔一个人跪在飘窗上玩汽车,两个车库并排在一起,庆小兔把消防车开了进去,庆小兔把警车开了进去。

庆小兔推着恐龙车在前进,恐龙车开到第一个车库跟前。

庆小兔说:“有人了,不能进了。”

恐龙车退了回来。

庆小兔说:“一,二,三,四,五,前进,转弯。”

庆小兔说:“这个车库也有人了,我们不能进了,倒车,请注意。”

庆小兔说:“一,二,三,四,五,前进,转弯。”

恐龙车退了回来。

外婆说:“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

外婆说:“今天吃打卤面。”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面条庆小兔很快吃完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吃面条。”

于是我又往庆小兔的餐盒里加了面条。

庆小兔用手指着餐盒另一边说:“这里没有面条。”

我说:“你已经吃了那么多面条了,你看,又给你弄了面条了,我们把面条往这边拨一点过去。”

我把这边的面条拨一点到餐盒那一边,庆小兔马上又把面条拨了回来。

庆小兔说:“这边吃。”

庆小兔吃完饭拿着坦克车在开。

庆兔兔也吃完面条了。

庆小兔说:“哥哥,你玩汽车吗?”

庆兔兔说:“小九,我们骑车吧。”

庆小兔说:“知道了。”

庆小兔骑上扭扭车。

庆小兔说:“哥哥骑滑板车。”

庆兔兔说:“我们玩小车吧。”

庆小兔说:“哥哥玩赛车,我玩坦克车。”

两个抱枕摞了起来,汽车赛车坦克车拖拉机并排在抱枕上。

庆小兔说:“工作了,启动了。”

庆小兔推着拖拉机从抱枕上开下来。

庆小兔说:“哥哥,赛车还没有工作。”

庆兔兔也把赛车推了下来。

姨妈说:“小九,我们理发吧?”

庆小兔说:“我不要理发。”

姨妈说:“那哥哥来理发。”

庆兔兔坐在凳子上。

庆小兔说:“不跟哥哥玩。”

姨妈说:“你怎么不跟哥哥玩了?”

庆小兔说:“哥哥理发了。”

姨妈说:“哥哥理发,哥哥就变帅了。”

庆小兔说:“小九最帅。”

庆小兔来到屋里的床上,庆小兔噗通一声趴在床上。

庆小兔说:“睡觉。”

我问:“为什么要睡觉呀?”

庆小兔说:“我打哈欠了。”

姨妈说:“哥哥理完发好帅哟。”

庆小兔说:“我不要。”

我说:“要姨妈给你理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

我说:“我们要外婆理发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外公给你理发好不好?”

庆小兔用手指着我的身子说:“外公没有穿那个。”

我说:“外公又不理发,小九理发穿罩衣。”

庆小兔爬到屋里,庆小兔爬到床上。

姨妈说:“我们躲猫猫好不好?”

姨妈把围裙遮住脸,姨妈说:“小九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小九不见了。”

姨妈一下子把庆小兔抱到怀里。

姨妈说:“我们去理发,一下子就会理好的,我们小九就会变得很帅了。”

姨妈抱着庆小兔,我拿起推子就给庆小兔理发。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理过发了。

庆小兔的头皮上出现头发道道,就像刚刚割完的麦田,我这才知道我的推着没有放平。

庆小兔叽哩哇啦叫着,但是庆小兔并没有挣扎,尽管庆小兔不愿意,庆小兔的头还是理完了。

姨妈说:“哗啦啦,哗啦啦,是什么?”

庆小兔说:“下雨了。”

姨妈说:“咔擦。”

庆小兔说:“闪电。”

姨妈说:“轰隆隆,轰隆隆。”

庆小兔说:“打雷了。”

我听了马上给庆小兔鼓掌表示祝贺。

今天隔壁的小狗叫声不断。

外婆说:“隔壁要卖房子了,一百三十万,每平米一万元,现在一平米一万元不算贵。今天好多人在看房子。妈妈准备把房子买下来,爸爸已经同意买房子,姨妈妈妈都出一部分钱,剩下的我们出。他们卖房子,他们的家具都搬走,一套家具也就几万块钱。”

我说:“也好,妈妈一直想让我们买房子,买在一起也好,省得我们一天到晚来回跑,想照顾两边,两边都照顾不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