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21鱼在洗澡

2020-03-06 23:3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268

2921-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星期五多云32℃~18℃客厅早晨温度25℃ PM2.5-51

庆兔兔起来了,庆兔兔坐在沙发上发呆。

外婆说:“庆兔兔,你动作快一点,早上起来就这么一点时间。”

妈妈说:“你们不要管他,他什么时候准备好,他什么时候上学,迟到了,就让他迟到。”

妈妈临走的时候说:“你们把庆兔兔送到马路跟前,你们只要看着他过马路就可以了。”

外婆说:“他那么大了,他已经会过马路了。哪一天马路没有什么汽车,路上都是上学的孩子。”

我说:“又不是第一次送他上学,哪一天不是我们接接送送,过马路他自己会过,我们只是提醒一下是不是有车。”

庆兔兔在找课外书。

外婆说:“妈妈说的,要你看语文书,要把书读出声音了,这样你的说话吐词就会清楚一点。”

庆兔兔坐在沙发上拿起书。

庆兔兔说:“外婆,有没有牙签呀?”

外婆说:“你念书要什么牙签呀?”

庆兔兔说:“我的牙齿缝里有东西。”

外婆给庆小兔拿了牙签。

外婆说:“你就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这样磨磨蹭蹭,你看黄耀虎,每天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完了,回到家骑自行车打篮球,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你马上就三年级了,如果你还那么不懂事,等你到了十六岁,你的学习还跟不上,我看你只能捡破烂扫马路了。”

庆兔兔轻轻地地在念书。

外婆说:“念书要把声音念出来,这样可以增加你的自信力,大声地念书,你可以把文章一字不漏念下去。”

我准备去送庆兔兔上学。

外婆说:“我去送庆兔兔吧,小九醒了怕是要找外公,我出去就当做早上锻炼身体了,我还可以出去买一点菜。”

外婆买菜回来了。

外婆说:“出门就碰见紫兔兔去上学,两个人一起走了一会,紫兔兔妈妈就要庆兔兔跟着一起走,我就自己回来了。”

七点五十分我就让喜马拉雅展开歌喉唱儿歌,庆小兔似醒非醒在床上辗转着。

外婆说:“小九,几点了,要起来了。”

庆小兔一声不吭的继续躺在那里。

外婆说:“不能再睡了。”

庆小兔在床上换了一个位置,庆小兔还是没有说话。

外婆把庆小兔头抬起来一下,庆小兔不愿意了。

庆小兔说:“我还要睡觉。”

外婆说:“睡什么睡,该起来了。”

庆小兔睁开眼睛趴在枕头上。

庆小兔说:“我还要睡。”

外婆去厨房回来,庆小兔的头已经转了一个方向,庆小兔正在听两只老虎爱跳舞。

外婆说:“你起来不起来。”

庆小兔说:“不起来。”

外婆把庆小兔拉到床边,庆小兔用手在打外婆的手。

外婆说:“你学会打人了,你是哪一个手打人的?”

外婆在庆小兔的手上打了一下,庆小兔同样也在在外婆的手上打一下。

外婆把庆小兔强行抱了起来,庆小兔一个劲地犟着,庆小兔在大声地哭着。

外婆把庆小兔饱到卫生间,外婆刚刚准备坐下来,就听见嘭地一声,庆小兔的头撞在了玻璃门上,庆小兔的哭声骤然升高。

庆小兔大的喊着:“我要外公。”

我把庆小兔抱了过来,外婆给庆小兔洗脸洗屁股。

庆小兔用手指着里屋说:“去床上。”

庆小兔不哭了。

我说:“小雅,小雅,请播放葫芦娃。”

庆小兔说:“不是葫芦娃,是金刚葫芦娃。”

我以前看过这个动画片,好像名字就叫葫芦娃,但是庆小兔这几天一直在唱葫芦娃的歌,我想庆小兔说的可能是对的。

外婆说:“是金刚葫芦娃。”

歌声响起,庆小兔开始跳舞,庆小兔在床上转了一圈,庆小兔就不跳了。

庆小兔说:“看电视。”

外婆问:“你吃不吃发糕?”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鸡蛋。”

临时露天菜场出来就是马路,我们的车子刚刚推到斑马线上,菜场门口的播放器在喊:“发糕,馒头。”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已经上了马路,已经不可能再回头,庆小兔一个劲喊着要发糕。

外婆说:“有发糕。”

过了马路外婆说:“哦,发糕忘了放进包里了。”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我们去姨妈家吃馒头。”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馒头。”

外婆说:“你看马路上那么多汽车很危险。”

庆小兔还是一声声地要发糕,外婆不想在回头去买发糕,因为这里的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如果不慌不忙等没有车的时候过去还可以,现在为了买一个发糕急急忙忙赶路,可能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我们越走越远,庆小兔要发糕的声音越来越小。

金东方中学的门口,几辆房车还在寻找代理商。

庆小兔说:“房车可以睡觉,上海大通。”

旁边停着一辆江淮吉普车。

庆小兔说:“这是小姑爹的车。”

庆小兔又指着一辆车说:“尼桑,二姑爹汽车是尼桑。”

回到家庆小兔又想起来吃发糕。

庆小兔说:“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馒头要不要。”

庆小兔说:“我不要馒头,我要吃发糕。”

外婆说:“外婆给你下面条。”

庆小兔说:“不吃面条。”

外婆说:“我们看鱼吧。”

听说有鱼,庆小兔马上忘记了一切。

三条鲫鱼放进塑料盆里,外婆在往盆子里放水。

有了水鲫鱼马上就动了起来。

庆小兔说:“鱼在洗澡。”

外婆把水龙头关了。

庆小兔问:“鱼怎么不游呀?”

我说:“刚刚鱼没有水,鱼儿离不开水,鱼还要休息一会才能游,你看鱼是不是在动呀?”

庆小兔说:“鱼的嘴在动。”

我用手指着鱼鳃说:“鱼鳃也在动。”

庆小兔重复一句说:“鱼鳃。”

我说:“鱼就是通过鱼鳃进行呼吸的。”

庆小兔说:“鱼游了,鱼游了。”

一条鲫鱼脊背立了起来,这条鱼轻轻地地在摆动尾巴,很快这条鱼又躺了下来。

庆小兔说:“鱼又睡觉了。”

庆小兔用手拍打着塑料盆,马上有两条鱼晃晃悠悠地露出黑色的脊背。

庆小兔高兴地说:“鱼在游泳,鱼在游泳。”

庆小兔喝着酸奶。

庆小兔说:“看电视。”

外婆说:“小九,你吃不吃桃子?”

庆小兔马上来到厨房,庆小兔先看看盆子里的鱼,三条鱼都立了起来,虽然三条鱼还是站不稳。

庆小兔说:“鱼醒了,鱼在工作。”

庆小兔在看电视。

庆小兔说:“看完了,外公关电视。”

我刚刚把电视机关了。

庆小兔说:“看新闻。”

我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问:“什么大事?”

庆小兔继续在说:“看新闻。”

我说:“看新闻。”

我还是不知道庆小兔说的是什么,庆小兔又大声地说了一句。

外婆在厨房听到了。

外婆说:“小九要看新闻。”

我说:“你要看新闻呀,外公开。”

外婆笑着说:“小九,你知道什么就新闻吗?”

庆小兔说:“看新闻。”

庆小兔去厨房说:“外婆,吃面条”

外婆说:“我们吃西瓜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吃西瓜,我要吃面条。”

新闻庆小兔很少会去看,新闻庆小兔会不断地提问,庆小兔也会告诉我们电视上是什么。

虽然庆小兔不怎么看电视,庆小兔不时地还会重复播音员的说话,这就是说电视机播放的新闻,会多多少少地潜入庆小兔的脑海里,庆小兔能够接受多少信息很难判断,但是新闻机对庆小兔的影响不可小视。

庆小兔问:“大吊车呢?”

我说:“大吊车在妈妈家。”

庆小兔把几辆不是很大的挖掘机校车赛车放在沙发上在推。

庆小兔说:“撞车了。”

校车和赛车的头靠在一起。

庆小兔说:“救援队来了。”

庆小兔把挖掘机推到赛车校车的跟前,庆小兔用挖掘机的挖斗在赛车上边磕了一下。

庆小兔说:“赛车得救了。”

庆小兔把赛车校车挖掘机摆成一排。

庆小兔说:“它们在工作。”

外婆说:“要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饿了,我要吃饭。”

庆小兔在和姨爹在疯。

庆小兔说:“姨爹搭山洞。”

自从地上铺了麻将席,庆小兔的山洞也由沙发上移师麻将席上。

庆小兔是原料供应商,姨爹就是山洞的承包商。

庆小兔把一个个抱枕扔到麻将席上,姨爹把抱枕一个个堆砌起来。

姨爹把大抱枕码成高高的一堵墙。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这上边。”

姨爹把一个大抱枕架在沙发和高墙上边。

庆小兔说:“洞洞。”

庆小兔从一端爬进去,庆小兔抬起头,庆小兔用手指着拐角处。

庆小兔说:“这里还没有洞洞。”

于是又一个抱枕架在空中,庆小兔的山洞两头都有了洞洞,山洞中央还可以看到天空。

姨爹施工完毕正在休息。

庆小兔说:“姨爹,进山洞。”

姨爹说:“姨爹钻不进山洞。”

庆小兔说:“钻得进。”

姨爹只好蜷缩起来往山洞里爬,庆小兔就一步步往后退。

姨爹的身躯就不像姨妈那样瘦小灵活了,姨爹庞大的身体在山洞里处处碰壁。姨爹的上身勉强进到山洞里,姨爹的腰已经把山洞壁撼动了,姨爹用手拽住山洞壁,姨爹的头又把前边的山洞顶晃动了。

姨爹说:“不行,姨爹太胖了,你还是晚上和姨妈钻山洞吧。”

庆小兔说:“姨爹不胖,姨爹可以过来。”

姨爹一边往前爬,姨爹一边还要维修损坏的建筑物。

姨爹终于完成庆小兔的任务。

庆小兔说:“姨爹还要过去。”

姨爹说:“你的任务有一点太艰巨了,姨爹有一点害怕了。”

庆小兔说:“姨爹不害怕,小九就可以过去。”

庆小兔趴下来,庆小兔以极快的速度爬了过去。

庆小兔说:“过来了,姨爹过。”

姨爹说:“姨爹怕你了。”

姨爹伸出一个手指头说:“姨爹再钻一次好不好?”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指头说:“就一次。”

姨爹就在出山洞的时候,姨爹把山洞顶撞了下来。

庆小兔把毛巾扔到山洞里,庆小兔钻进山洞把头枕在毛巾被上。

庆小兔说:“姨爹,睡觉。”

姨爹说:“小九睡觉。”

庆小兔说:“姨爹也进来睡觉。”

姨爹说:“这么小的一个山洞,你进去就把山洞塞满了,姨爹怎么进去呀,姨爹在沙发上睡觉好不好。”

外婆说:“小九,外公起来了,我们去睡觉吧。”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说:“到点了,要睡觉了。”

庆小兔说:“小九在山洞里睡觉。”

外婆说:“山洞里怎么睡觉呀?”

庆小兔说:“可以睡。”

庆小兔闭上眼睛,庆小兔在假假地打呼噜。

外婆说:“这里太亮了,我们还是去屋里睡觉吧?”

庆小兔说:“小九在这里睡觉。”

外婆说:“外公把牛奶冲好了,你不喝牛奶吗?”

庆小兔说:“不喝牛奶。”

外婆说:“你不睡觉,外婆就一个人去睡觉了。”

庆小兔举起手挥了几下说:“外婆,拜拜。”

外婆说:“那外婆把你的牛奶也喝了。”

庆小兔说:“那是小九的奶,小九睡觉了。”

庆小兔从山洞里爬出来。

庆小兔说:“电视机还没有关。”

随着咔嚓一声,电视机的画面没有了。

庆小兔说:“姨爹,电视机关了,姨爹要去睡觉了。”

姨爹正在看电视,电视机关了,姨爹只好坐了起来。

姨爹说:“姨爹也去睡觉。”

我抱起庆小兔往屋里走。

庆小兔大声地说:“毛巾被。”

我把牛奶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拿着奶瓶说:“小九拿。”

庆小兔把奶瓶重新放到床头。

庆小兔往后退了一步说:“小九拿。”

外婆把毛巾被给庆小兔盖上。

庆小兔把毛巾被从身上拉下来说:“毛巾被抱着。”

本来今天晚上姨妈送庆兔兔去市里上课,姨妈突然医院有事,只能我去送庆兔兔去上课。

天不是那么的蓝,云也不是那么多,太阳光却温文尔雅。

公交车没有走出几站,庆兔兔两个手抓住前边横着的栏杆,庆兔兔不时地把脸靠到横杆上去。

我拉了庆兔兔一下。

我说:“脸不靠近铁杆,如果汽车刹车,你的头由于惯性,你会把脸撞在铁杆上。”

庆兔兔的头是离开了铁杆,但是庆兔兔的头还是不断地往铁杆栽过去。

庆兔兔前边是一个一个横排的位置,前边的椅子也很高,前边的人下车了,庆兔兔把两个手放在椅子上,庆兔兔把头放在两个胳膊上。

我说:“庆兔兔,汽车是公共交通工具,公交车这是大家共同财产,不管现在有没有人,你不能占据多余的位置。”

庆兔兔把头靠在椅子上。

我问:“你是不是中午没有睡午觉,中午不睡觉,你下午就不可能听好课。我们要该吃饭的时候就一定一吃饭,该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睡觉,而且一定要保证足够的睡眠时间。”

庆兔兔很快就睡熟了。

庆兔兔背着一个书包,我就在后边拉着庆兔兔的书包带子,这样庆兔兔就不会往前冲很远。一个汽车刹车,庆兔兔完全冲过去,很快庆兔兔在书包带子的牵引下,庆兔兔的头撞在后边的椅背上。

庆兔兔用手摸摸头,庆兔兔往后看了一眼椅背,庆兔兔又睡着了。

下课庆兔兔从培训中心出来,庆兔兔跟着自己的同学一个个打招呼,庆兔兔对同学热情有加,有一个也是金东方的同学,听到庆兔兔的打招呼,男孩一点没有反应,男孩的妈妈看了庆兔兔一眼也没有吭气。

庆兔兔就往旁边的马路上走。

我说:“你怎么往左边走了?”

庆兔兔说:“打的呀?”

我说:“明明这里有公交车,为什么要去打的呢?”

庆兔兔说:“妈妈来就是打的的。”

我说:“能够走就走,能够乘公交车就尽量坐公交车。”

这时候的公交车已经不是那么拥挤了,很少会出现没有位子的情况。

上车前边就有位置,庆兔兔旁边是一个五岁多的一个男孩,没有一会功夫两个人就跟老朋友一样。两个人跪在椅子上,两个人用手比作手枪对着窗外射击。

男孩说:“怪兽呢,怪兽在哪里?”

庆兔兔说:“怪兽在那里,开枪。”

男孩用手指着远处问:“这是什么?”

庆兔兔说:“麦当劳。”

男孩说:“不是麦当劳,是旁边的一个。”

男孩把一些贴画让庆兔兔看。

男孩说:“这是我刚刚买的。”

庆兔兔说:“我早就买过这个贴画。”

庆兔兔从椅子上下来,庆兔兔两个手握住两边的立杆。

我说:“坐到椅子上。”

庆兔兔说:“我不想坐。”

也许庆兔兔刚刚坐了那么长时间需要放松一下。

庆兔兔在扭动身体,庆兔兔的身体在晃动。

我说:“这是汽车,是公共场所。”

庆兔兔稍微停下片刻,庆兔兔的身体又动了起来,庆兔兔一会头向下、下去冲了过来,一会庆兔兔的屁股又往后撅起来。

我说:“你这是上下车的过道,你不要一直挡在这里。”

一个中年男子上车了,庆兔兔松开一个手,中年男子坐在庆兔兔刚才的位置上。

男孩说:“你不坐,你的位置别人坐了。”

汽车启动了,庆兔兔松开两个手,庆兔兔微微蹲下来,庆兔兔猛地蹦起来,庆兔兔两个手握住上边的横杆,庆兔兔把横杆当做了单杠。

我拉着庆兔兔的衣服说:“这是汽车,这是行驶中的汽车,你这是危险行动。”

庆兔兔松开手下来了。

我说:“公交车是公共场合,一个人在公共场合就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公交车又是一个危险的运输工具,公交车在行进的过程中要保持自己重心的稳定,因为路上险象环生,说不上就会发生急刹车,你在公交车上蹦蹦跳跳,不仅仅给自己埋下危险隐患,你也可能给别人造成危险。”

从出去到回来,整整四个小时,就是为了听老师的一堂课。

我说:“弟弟那么小,弟弟就知道要小心,弟弟就知道要注意危险。”

庆小兔跟着妈妈进屋念书了。

一会庆小兔喊道:“外婆。”

庆小兔开门出来。

庆小兔说:“表演一个。”

妈妈拿着一本书出来。

妈妈说:“小九要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

妈妈外婆坐在沙发上,庆小兔站在爬行毯上。

庆小兔说:“春晓。”

妈妈用手指着书说:“春眠…。”

庆小兔说:“春眠不觉晓。”

妈妈说:“处处…。”

庆小兔说:“处处闻啼鸟。”

妈妈说:“夜来…。”

庆小兔说:“夜来风雨声。”

妈妈说:“花落…。”

庆小兔说:“花落知多少。”

庆小兔微微地弯了一下腰说:“表演完了。”

妈妈外婆和我都在给庆小兔鼓掌。

庆小兔虽然没有自己完整地把春晓背下来,但是在妈妈的提示下庆小兔干净利落地背了出来,庆小兔没有任何犹豫。庆小兔吐词清楚,庆小兔的声音洪亮。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