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钗头凤》改编

2020-03-02 01:4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寒枫hfy 阅读:238

雨夜,微风寒冷,一辆车轮碾过积水,溅出水花,雨水滴落在水洼处,泛起层层涟漪。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缩在京城街道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她身受重伤,已经有一天没有进一粒米食了,阵阵寒风吹过,她冷的缩起身子,意识渐渐迷糊。

“姑娘,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去客栈避避雨吧”,一位青衣男子撑着油纸伞走到近前来,弯下腰低声道。

这声音在角落的女子听来犹如天籁,她吃力的抬起头,望见的却是一道朦胧的身影,随即她便晕倒了过去。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当她再睁开眼的刹那,周围的场景变得如此陌生,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两边支起的帷帐被红绳系起,她看了一眼房间里布置,简陋却收拾的干净,木桌上放着茶壶和水杯。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青衣男子走了进来,他看到床上女子已经醒了过来,很是欣喜道,“姑娘,你醒了?”

“承蒙公子相救,小女子唐婉感激不尽,无以回报,望受小女子一拜”,原来女子叫唐婉,她说着便要起身作揖,可能是动作太急了,扯动了身上的伤口,表情很是痛苦。

“姑娘请起,在下陆游,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陆游上前扶住对方,拿起枕头让对方靠在上面,又道,“姑娘感觉身上伤势如何?好些了吗?”

“咳咳……”,唐婉咳嗽了几声,脸色有些泛红道,“劳烦恩公照顾,小女子已经好多了,伤势已无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陆游从桌上倒了一杯水给对方递了过去。

“多谢恩公”,唐婉接过来轻轻呡了一口,她抬起头看着对方问道,“敢问恩公,我睡了多久?这又在哪里?”

“姑娘已经昏迷三天了,这是鄙人的寒舍,我已经请郎中为姑娘看过伤势了,郎中嘱咐,姑娘不宜乱动,还需多些日子将养身体才能下床”,陆游道。

“多谢恩公”,唐婉感激地说了一句,随即又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换了,随即脸上一抹绯红。

“姑娘不要误会,衣服是在下母亲给换的,在下苦读圣贤之书,自是明白君子之礼,孔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

“扑哧”,唐婉见对方解释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小女子命都是恩公救得,怎么会顾及男女之别,还有,公子以后就叫我婉儿吧”。

陆游见对方知书达礼,似乎并不在意当天救对方时的肌肤之亲。心里一松,笑着点了点头。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离陆游当初救下唐婉已经过去了半年有余。

原来唐婉出自书香门第,不过她却自小喜爱舞刀弄枪,闯荡江湖,因此不仅知书达礼,温文尔雅,而且还有江湖儿女的豪迈奔放,洒脱不羁。

三年前,唐家家主唐世杰病逝,自此唐家便没落了。

因唐婉自幼聪颖,长得更是闭月羞花,有着沉鱼落雁之姿,被当朝权贵兵部蔡尚书之子蔡明相中,娶她做妾。

唐婉生性洒脱,不畏强权,于是当场严词拒绝,却也因此得罪了当朝权贵蔡尚书。

半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群黑衣人突然持刀闯进了唐府家中,他们见人就杀,那天夜里刀光漫天,血流成河,唐家老小十八口被屠尽,而唐婉在家仆拼死护卫下,虽然身受重伤,却也侥幸逃脱。

正是那天大雨滂沱的夜晚,奄奄一息的唐婉逃到了京城一处巷道,恰逢陆游路经此地将她救回家中。

这半年来,唐婉的伤势已经痊愈,她为了感念陆游的救命之恩,同时也是无家可归便留住了下来,每天帮陆游的母亲陆王氏操持家务,家中上下都被收拾的规规矩矩。

唐婉的聪明贤惠,知书达礼都被陆王氏看在眼里,深得她的喜爱,于是陆王氏便将对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更有心撮合她与陆游的婚事。

陆游自幼饱读诗书,才气超然,长相也是一表人才,清秀俊朗,待人谦和有礼,通过这半年的相处,陆游与唐婉二人早已是情投意合,心生爱慕。

那一年,他们如花般年华,陆游十八,唐婉芳龄十六。

那一年,陆游喜欢吟诗作对,经常在离家十里远的长歌亭秉月伴读,以前是明月相陪,清风作伴,不过自唐婉 来了以后,他的身边便多了一人作伴,再也不是孤影单只,不用举杯邀月对饮了。

陆游读书时,唐婉便默默守在一旁,吹箫时,她便一身素衣风中翩翩起舞。

当温柔的月光倾泻而下,洒在那片长歌亭上,她口中轻吟,如出谷黄莺,陆游看的如痴如醉,两人恩爱缠绵,情意浓浓,似乎忘了黑夜与白天,晚了明月和清风,还有天上那数不尽的星辰。

一年后,陆游与唐婉成婚了,两人洞房花烛夜的那天夜里,陆游走进房间,拿起如意称挑起对方的红盖头。

唐婉见对方吃了不少酒,有些微醺的模样煞是有趣,她莞尔一笑,眼中秋波荡漾。

“婉儿,这时真的吗?我陆游何德何能娶得你这般娇妻”,陆游被那一笑迷得如痴如醉,不敢相信的说道。

“婉儿能嫁与相公,是婉儿三世修来的福分”,唐婉脸上一抹绯红,羞答答的回道。

陆游听了感动不已,他突然转过身对着从窗外洒下来的一缕月光跪了下去,唐婉见状与对方一并跪下,两人双目深情相对,心有灵犀般起下誓言,“我陆游(唐婉)今夜在此成婚,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得一人心,此生不负,苍天为鉴,明月作证,若为此誓,甘受九世轮回之苦”。

那一夜,两人月下缠绵,心中只装着彼此,山盟海誓相约白头……

三年后,陆游上京赶考,家中便只剩下母亲陆王氏和妻子唐婉。唐婉温柔贤惠,把家中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对婆婆陆王氏也照顾的妥帖细心。

长夜漫漫,空虚寂寞,唐婉总是会想起与相公在一起度过的朝朝暮暮,她满腹惆怅,相思成疾,又忆起当年仗剑天涯,恣意江湖的那段时光,虽然逍遥快活,却没有与相公在一起时那般安稳踏实。

相思愁,断肠酒,她唯有通过饮酒才能缓解对相公的日夜相思之苦。

有一天,她饮的大醉,飞上屋檐,在月下翩然起舞,清风吹乱了她额前的几缕青丝,滴滴相思泪化作满天星辰,这般日子虽孤苦,她却从未后悔过。

赶巧的是这一幕被母亲陆王氏瞧见了,她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心情不悦的转头回屋去了。

陆游高中荣归故里的那一天,她跑到十里远的长歌亭相迎,满心期盼的望着远方,眼里是无数个相思夜积聚的爱恋。今天她特地打扮了一番,穿的是哪天两人成婚的礼服,在她看来,这也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陆游头戴高帽,腰缠红绸,胯下白马俊逸非凡,从那条小路经过时,因为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没有瞧见她的身影,有些失望。

唐婉站在长歌亭目送他远去的身影,泪流两行,为什么他没有向这里看上一眼,难道曾经朝夕相处的时光他都忘了吗?

这两年,她每天都会来这里等着,因为这里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记忆,她以为他荣归的那一天一定会来这里看一看的,因为他们曾经约好的。

虽然她没有等到他,但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却满含深情。

唐婉走回家中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她擦干了泪水不想被对方看见。

这时候客人已经走了,喧闹过后是一片无声的狼藉,她跋山涉水走了二十里路,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回来看到这般画面,心中忍不住一阵辛酸,默默地流下泪来,开始撑着力气收拾起来。

这时,陆游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如今他已不是一身青衣,那一身华贵的衣服绸缎衬得他气质更是不凡,他眼中有些不忍,却还是喊了声,“婉儿,你去哪里了?”

“相公,我……”,她回头看着她,那久违而熟悉的声音拨动着她的心弦,眼前这段身影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她满是欣喜,数不尽的思念在这一刻瞬间化作泪水要与他倾诉。

“婉儿,这是休书,你我从此恩断情绝,不再有任何瓜葛,你走吧”,可惜没等她说完,他便递了一纸休书过来,口中无情地说道。

几年的长情相伴,数年的痴痴相守,最终盼来的不是一句柔情的问候,却等到了一纸无情的休书,于是她把所有的相思情话都咽了回去,她接过那纸休书,什么话也没有说便转身离去。

江湖儿女的姿态何等洒脱,在她看来,什么样的解释和理由都不重要了。

“婉儿,对不起”,他望着她远去的身影,两行泪流了下来,小声道了句。

原来他回到家问母亲陆王氏唐婉的行踪,母亲告诉她,唐婉不守妇道,自他上京赶考以后,便每日朝夕不归,酗酒成瘾,风流成性,与一些狐朋狗友称兄道弟,败坏家风,总是那些不堪入目之词都被这妇人用上了,把她贬的一文不值。

陆游对母亲陆王氏所言自是不信,可今天如此重要的日子她又去哪了?然母亲陆王氏以死相逼,让他签下了这一纸休书。

等唐婉回到家中,看着对方那道纤瘦的身影,风华不再,心中即便再不忍,可又能如何?他想听她的解释,可是她始终缄默无言,他想说一句挽留的话,可是母亲陆王氏在他的身后看着,无论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不知道的是,自他上京赶考以后,母亲陆王氏对她百般刁难,她每天要早出晚归为富户家缝洗贴补家用,回到家里还要伺候多病的婆婆,一日上山采药,遇得一位往日旧友,旧友如今做了樵夫,得知她处境艰难,便帮衬一二。

她还托了一些朋友帮忙打听相公进京高考的消息,可如此用心良苦的一幕看在陆王氏的眼里便成了那般不堪的模样。

不久后,陆游在母亲陆王氏的周旋下迎娶了当地县令家千金,而唐婉蒙旧友不弃,便嫁给了那位樵夫,她因为心中眷恋,与樵夫始终相敬如宾。

他虽已荣华,却整日愁容满面,于是便夜不归宿,迷恋风尘,借酒消愁,消沉度日。

她虽是贫苦,却每日笑颜逐开,和樵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耕我织,尽享天伦。

命里缘浅,奈何情深,有一天他被后悔了,他来找她,可看到她与樵夫生活的那般幸福,藏在心里的话又咽回去了。

两人擦肩而过,此生注定再无交集。

即便想起,彼此也忘了那个下雨的黑夜,在一个巷道的角落里躺着一个瑟瑟发抖,孤苦无依的女子,他为它撑起了一把油纸伞道,“姑娘,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去客栈避避雨吧”。

曾几何时,她以为自那一刻起,她便记下了他手心的温度,那一句问候如同一束阳光穿透她的胸口直达心底,让她觉得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原来山盟海誓也禁不起时光的隔离。

回去的路上,他经过长歌亭,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一时兴起在梁上提笔,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回到家以后,他大病了一场,不就便与世辞别,走的时候眼里带着遗憾和悔恨。

最终,消息还是传到了唐婉的耳边,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失神了。虽一别数年,但是她却无时不刻不思念他,她嫁给樵夫是感念对方的收留,她与樵夫相敬如宾是因为她心中从未忘记过他。

樵夫是一个好人,他尊重她当初的选择。

一个风雨漫天的夜晚,她来到长歌亭,看见了他留下的那首诗词,于是她拔下头上的那把钗头凤刻道,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她望着长歌亭梁上那熟悉的字体,手指轻抚在上面,仿佛当初摸着他那滚烫的脸颊,她就那样痴痴地看了好久好久。

曾几何时,他们在这里吟诗作对,月下缠绵,他吹箫,她伴舞,有曾几何时,她站在这里翘首以盼,等来的却是一纸休书,如今站在这里,花还开着,月光洒在长亭一角,却已人去亭空,热闹不旧。

春锦草盛年年复,几时休?一寸衍化,乍眼云逝,独有伊人倾城顾。弦萧舞,柳翩翩,风雨亦纤柔。如梦似真。

夜渐灯眠日日深,怎奈何?无情游人,行将客老,谁许白头长相怜。 若三年,故城里,长亭思短亭。昔时往矣。

那一天夜里,又下起了磅礴大雨,一如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他一身青衣走到她的身边,轻声说道,“姑娘,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去客栈避避雨吧”。

前生已逝,今生难再续,盼来世再相遇。

如果有来世,她不会走的如当初那般洒脱,至少回头解释一句,哪怕解释苍白,又或者一文不值;如果有来世,她不会错过与他擦肩相遇,至少追上他,问一问他心里要说的是不是她;如果有来世,她不会再跑去长歌亭等他,至少去了也应该喊一声,或许他听到就会回头;如果有来世,这一切或许还来得及……

她走到断崖,回头望了一眼长歌亭,毅然决然的跳了下去,她躺在风中,眼中如湖水般平静,因为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去眷念了。

既然他去了来世,她便要随他而去,在来世的雨夜或许还能相遇,再续今生彼此欠下的长情。

心事缱绻,隔岸观袅烟。细雨声声怨,木笛韵韵绵。

时光画卷,轻绘你容颜。清泪晕墨浅,惊醒三月缘,缘尽不成劫。飞花扬洒满天,我欲至宫阙。

人皆散,曲消愁,憔悴失双眸。风起叶落何轻柔?

物皆变,歌残留,小院独斟酒,雨滴花睡心仍犹。

独倚松杆望云天,云不见伊人远,千里秋风共此间。

一双秋眸,点红唇,三千青丝满云裳,一曲终了离人散,往事回首已千年。醉了红尘笑痴癫,桃花颜,泪无言。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