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得不偿失

2020-02-17 00:1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是染染鸭 阅读:935

我笑着看看相公

前边儿的男子略略有些慌张,仓忙避开了视线。

须臾,像是下定了甚么的决心,向身后的那女子投已安慰的眼神。

缓缓开口道:“啊,这是梨儿,父母双亡,看着挺可怜的,这便娶下做妾,也当有人陪你说说话儿。”

我扯了扯嘴角:“好啊,找个时间安排一下吧。”

唤做梨儿的女子听了,脸上漾出了一个干净的笑容,露出两个梨涡,脸上写满了惊讶,喜极而泣。

俯身就要下跪,不等跪下,便看见我那个好相公慕少卿扶起了道:“梨儿身体弱,也下入深秋了,哪些礼仪也不用给你用了,你也直爽,定不会介意吧?"”

“自然不介意,而且大人误会了,民女说的是,准备休书。”

我的声调,极其平静,清冷的气场显示这绝非玩笑,虽是笑着,笑意却未达眼底。

“胡闹!!!不就是娶个妾吗?你非如此针对!?”

突然暴怒,怒吼着质问,眼中只有不耐的倦色。

似是多亏了儒雅的外表,才显得是无有违和。

“大人息怒,民女已然把正位让给梨儿姑娘了,切莫在危难民女。”

我转身回了东阁,拿走了一些御赐的饰品,一袭白衣,离开了幕府。

——————————————————————————————————————————————————————————————————————

线下已为深秋,这样的深夜,也是极冷的。

今夜的繁星显得格外暗淡,构成一片氤氲,不等仔细观察,却已被深蓝的天空遮住

不一会儿,却又显现出来,琢磨不由,虚无缥缈,不切实际。

我感觉寒冷,却不及心寒的万分之一。

像是被一双大手狠狠蹂躏了我的心脏。

疼,很疼!

我本来以为我会哭,可是反之,我很平静,平静的令我自己害怕,为什么?

是觉得不值得吧,那样的人,也是会继续祸害其他人的对吗?早些解脱,也好。

漫无目的的走着,走啊走啊走,来到一个店门

《醉篱园》。

————————————————————————————————————————————————————————————

“哎哎哎,听说了吗?醉篱园一个月前来了个名角儿呀~那身段,那嗓子,那叫一个绝!!”

“可不嘛,这不前久进宫唱戏,被皇上看中,就是当今最受宠的兮妃娘娘啊!”

-------------------------

马上离愁三万里,望昭阳宫殿孤鸿没。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宫殿转霏微。

宣和宫殿,冷烟衰草。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马上离愁三万里,望昭阳宫殿孤鸿没

华丽的宫殿里坐着一席华丽长裙的女子,迷离媚眼,嘴边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把玩着皇上御赐的酒杯。

“真没趣啊..”我突出简单的几个字,将几十个宫女吓得轻栗不止。

来人:“今晚,我亲自去御书房给皇上送夜宵~”

其实目的,自然是报复我的 好 相 公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翌日,皇上口谕

家查抄家产,家主慕少卿,当日赐毒酒。

不等我细想皇上为何如此相信,我的一面之词。

皇上便带我去慕家亲自抄其家产。

熟悉的府邸和院落,我总是觉得,一阵心痛。

有些不忍,趁着皇上与其他大臣商讨政事。

我来到慕少卿的卧房,还是一点都没变,就连我的曾经衣物,也整整齐齐。

一时百感交集,在书架上,我发现了以前随身佩带的璞玉,许久不见,变得光滑了许多。

可见主人经常抚摸它

这是一封信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呼吸一滞,因为写这封信的,正是,我醉篱园的师傅————白眉!

信文如下:

【少卿:我已按照你的委托,将她收留到园里了,他很努力,早已成为咱长安城的名角儿了,即使皇上真的对慕家下手,也绝不会查到她的头上。其实你这又是何苦,那姑娘也是爱恨交加,瞒着他真的是对她好吗? 君勿念】

指尖不住的打颤,泪水再也抵挡不住,肆无忌惮的流下

“原来,原来,我这是...做了.什么...”

我不顾一切,冲到了市场,把来乌鸦一片的人群,此时,他已经奄奄一息。

我抱着他:“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死,我都知道了!”

面前的人脸上早已没有了血色,只有眼睛在看到我后,闪着星河般璀璨的星光。

流淌的皆为柔情,竭力道:“我..不怪你。”

——————————————————————————————————————————————————————————————————

“你们听说了吗啊?一枝独秀宠冠六宫的兮妃娘娘自刎了!”

-------------------------------------

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