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900这是奔驰

2020-02-12 22:5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474

2900-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4日星期五阴天转中雨29℃~20℃客厅早晨温度24℃ PM2.5-70

六点五十分妈妈从屋里出来,就听见庆小兔哭着喊妈妈。

我怎么哄也没用,我打开喜马拉雅播放《健康歌》。

一会庆小兔喊:“毛巾被。”

外婆把毛巾被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不要唱。”

外婆把喜马拉雅关了。

外婆问妈妈:“庆兔兔怎么办?”

今天姨妈姨爹都要上班。

外婆问:“要不要给他们打一个电话。”

我说:“打电话干什么,打不打电话,他们都要上班,你就早一点过去就是了。”

外婆走了。

庆小兔说:“恐龙起来了。”

我给庆小兔端尿,我给庆小兔洗屁股。

庆小兔说:“这样不舒服。”

我一个人抱着庆小兔,我要给庆小兔洗屁股,我要一个手挤毛巾。

庆小兔说:“要外婆洗屁股。”

我说:“外婆去姨妈家了,今天哥哥还没有上学,哥哥还在姨妈家。”

我把庆小兔身上的新衣服脱下来。

庆小兔说:“不要脱新衣服。”

这是昨天快递送了的新衣服,是一件100尺码的短袖T恤,庆小兔穿在身上衣服的下沿已经盖住屁股。妈妈是让庆小兔穿一下试一试,庆小兔穿上就不愿意脱下来。

我说:“你看外边还有一点冷,你穿着短袖衣服怎么出去呀?”

庆小兔这才同意把衣服换了。

我给庆小兔穿短裤,我在把长裤子套上去,我接着就是想把袜子一并穿起来。

庆小兔用手拉着小裤衩说:“没有穿好。”

我只好先给庆小兔把裤衩穿好,把庆小兔的长裤子拉上来,这才给庆小兔穿袜子。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庆小兔看电视《汽车城之英雄卡车》。

发糕庆小兔只咬了一口,庆小兔就把发糕递给我。

我问:“你要不要馒头?”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你要不要鸡蛋?”

庆小兔说:“不要。”

外婆又回来了。

我问:“怎么你又回来了?”

外婆说:“姨爹今天不上班。”

外婆在洗配奶器。

庆小兔用手指着配奶器说:“奔驰。”

我马上就想到了庆小兔是在说奔驰,因为配奶器是一个圆形罐子,配奶器里面均匀分成三格,把配奶器盖子打开就是一个粉红色的奔驰标志。

外婆问:“什么本次?”

外婆接连问了好几次。

我说:“他说这个像奔驰汽车。”

外婆把配奶器对着自己看了一眼。

外婆笑着说:“真的跟奔驰标志一模一样,小九,你怎么想到的?”

我说:“这个是和奔驰标志一模一样,关键还要会联想到这个问题,这不是所有的小孩子都会想到的。”

外婆说:“小九是跟别的孩子不一样,看看小九长大了会怎么样。”

我说:“三岁看大,现在就是以后长大以后的模样。”

外婆说:“也不一定。”

我说:“有可能,以后的环境还能多多少少改变一下他。只要我们认真培养,我想庆小兔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的。”

庆小兔在搭积木。

庆小兔跑过来说:“外公来,汽车在停车场。”

庆小兔在底板上搭建了很多建筑物,庆小兔安装了带门的墙壁,还有一面墙是有窗户的。庆小兔在一个角围着一块空地,两辆汽车停在里面,庆小兔说:“停车场,汽车停在里面。”

庆小兔把汽车放进一面墙壁的门洞里。

庆小兔说:“汽车进出不方便。”

这是因为大门下边有一个门槛。

庆小兔把汽车都翻转过来,庆小兔说:“汽车睡觉了。”

庆小兔把大吊车推过来,庆小兔说:“汽车要抢救了。”

外婆去超市买菜,庆小兔也跟着进去看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庆小兔一个个地指,我就一样样的说,大部分庆小兔都认识,不认识的就是没有吃过,没有买过的蔬菜水果。

庆小兔从超市出来等外婆,庆小兔这才想起来游戏机。

庆小兔进超市喊外婆:“外婆,给钱。”

庆小兔的运气很好,庆小兔连中三元,但是终归还是败下阵来。

庆小兔说:“还要玩。”

外婆又给庆小兔一个钢镚,这一次庆小兔的运气不佳,庆小兔一次都没有中奖。

庆小兔说:“我再玩一次。”

我说:“已经玩了两次了,今天不能再玩了。”

在去姨妈家的路上。

庆小兔突然喊:“猫。”

外婆问:“哪里有猫?”

庆小兔回转身用手指着一块大石头后边,一条猫尾巴梢尖露在外边,大石头可能有七八米远。

外婆说:“你的眼睛也真尖,那么远就就看见了。”

庆小兔经常可以看见很远的汽车标识,我们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图案,庆小兔就已经说出来是什么汽车了。

庆小兔说:“猫很尖。”

我说:“不是猫很尖,而是你看东西眼睛很尖。”

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今天已经是第三个太阳了。

一望无际的蓝天让人心情舒畅,早上天上没有一片云彩,这一会薄薄的云彩慢慢地展现在我们头顶。

庆小兔在唱歌,庆小兔在自编自演,庆小兔的配乐是自己的谱子。庆小兔看见汽车唱汽车,庆小兔看见椅子唱椅子,庆小兔手脚并用,庆小兔用脚在地上用力跺着。

庆兔兔在跟妈妈打电话,庆兔兔走到庆小兔跟前打电话。

庆小兔也要打电话,庆兔兔把电话递给了庆小兔。

突然听见庆小兔喊着哭着。

庆小兔说:“给妈妈打电话。”

庆小兔的手指头在电话上划着,庆小兔企图把电话拨通,电话无声无息屏幕黑黢黢一片。

庆小兔拿着电话跑拼命地哭。

庆小兔说:“我要打电话。”

庆兔兔过来了。

庆兔兔看了一眼电话说:“你把电话关机了。”

庆兔兔把电话重新启动递给庆小兔。

姨爹说:“是我把电话关了。”

庆小兔拿着电话还是拼命地大哭。

庆小兔说:“打电话,我要跟妈妈打电话。”

庆小兔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干劲,庆小兔哭了十几分钟。

我不知道姨爹为什么要把庆小兔的电话给关机了。

庆小兔要搭城堡。

庆小兔一直在说:“不对,不是这样的。”

庆小兔都有一点带哭腔了。

我说:“你要搭什么样的你就说,你不说,你哭有什么用。”

姨爹说:“不要管他,他自己会弄。”

我说:“庆小兔不是在玩汽车,庆小兔比别的小孩玩的新奇,我们大人的职责就是协助他们完成他们的设想。”

姨爹说:“他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说:“他那么小,那么大的抱枕他能够抱起来吗?”

小孩子只要不是胡搅蛮缠,小孩子有充分的想象力,我们大人就要帮着他们实现,如果他们的想法一次次不能实现,他们会对自己的想法产生怀疑,就会对他们的好奇心产生重创。

庆小兔说:“我要吃南瓜。”

我说:“南瓜要烧好了吃。”

庆小兔说:“南瓜能吃。”

我说:“南瓜不是西瓜,南瓜生的不能吃,中午我们吃饭的时候能够吃。”

庆小兔说:“南瓜可以吃。”

我说:“我们吃香蕉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我要吃南瓜。”

我说:“我们吃苹果。”

我说:“我们喝酸奶吧。”

庆小兔拿着一杯酸奶。

庆小兔说:“外公喝酸奶。”

一滴酸奶滴在庆小兔的裤子上。

庆小兔说:“裤子湿了。”

我拿纸把酸奶擦了。

我说:“不要紧,一会就干了。”

庆小兔说:“我要换裤子。”

庆小兔一个劲用手在裤子上摸。

庆小兔不停地说:“换裤子。”

最后还是把裤子给换了下来。

我说:“我们来复习一下汽车标识吧。”

庆小兔一张纸地跟着念,有时候庆小兔还没有等我开口,庆小兔就说了出来,我就把这种汽车标识拿出来放到一边去,这一次拿出来五张汽车标识。

庆小兔看着卡片说:“双龙好可怕。”

庆小兔看着奔腾说:“奔腾,肚子好疼。”

一张汽车标识掉在地上。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众泰”

外婆说:“小九在外边看见酒缸上的酒字,小九就知道,可以让小九认识一些字了。”

我说:“其实现在庆小兔认字就是当做一幅图画在看,庆小兔并没有注意字的笔画,庆小兔现在看汽车标识就和认字是一个回事,庆小兔认识一个汽车标识,就和认识一个汉字一样的功能。”

我要小爱同学播放新闻。

庆小兔说:“超级飞侠。”

我说:“马上就播放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小爱同学。”

我说:“请播放超级飞侠。”

庆小兔说:“搭城堡。”

妈妈给外婆来电话。

妈妈说:“我已经跟老师商量好了,以后庆兔兔就不管他了,所有的事情由庆兔兔自己安排,挨批评挨罚是庆兔兔自己的事情。”

我说:“他们又从一个极端,转向另外一个极端,幼儿园的时候是放任自由,上学了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紧紧相扣,现在放弃了管辖又放手一搏。孩子不像成年人,孩子还没有形成利用时间学习的习惯,很多孩子还停留在幼儿园的思维里,庆兔兔就是其中一个。是做作业的时候就要做作业,没有什么等一会,休息一会的条件。应该做完的作业没有按时做完,没有理由的拖拉就应该严厉地批评,甚至好可以适当地给予惩罚,在零用钱买玩具出去玩上克扣一下。”

庆小兔说:“接哥哥。”

我说:“哥哥在家里做作业。”

庆小兔说:“小九也做作业。”

庆小兔把汽车标识盒子打开,庆小兔开始又一次的学习。

庆小兔说:“东风像一个车轮。”

庆小兔说:“DS像一条鱼。”

庆小兔说:“奔腾,肚子好痛。”

庆小兔说:“吃瓜子。”

我打开葵花籽的盒子给庆小兔剥葵花籽。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放进葵花籽的盒子里。

我说:“汽车不吃瓜子。”

庆小兔说:“汽车吃瓜子,这是水泥罐车。”

我说:“水泥罐车又没有嘴巴。”

庆小兔愣了一下,庆小兔拿着水泥罐车仔细端量着,庆小兔用手指着水泥罐车前边的横梁说:“这不是嘴巴吗。”

庆小兔再一次把水泥罐车放进葵花籽的盒子里。

庆小兔进到海盗船里。

庆小兔说:“外公进来。”

我说:“外公就站在门口。”

庆小兔还在招手。

庆小兔说:“外公进来。”

我蹲下来把脚放进去,我坐在海盗船的门口。

庆小兔说:“头没有来。”

我把头探进去。

庆小兔手里拿着水泥罐车在海盗船的墙壁往上开。

庆小兔说:“开上去。”

庆小兔把挖掘机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开。”

于是我也成为一个特技司机。

水泥罐车在一点点往上,庆小兔的胳膊举起来,庆小兔的脚踮起来,庆小兔还想将水泥罐车开的更高。

庆小兔伸出手说:“外公抱。”

庆小兔把水泥罐车开到海盗船的最高处。

庆小兔伸出一个手,庆小兔用手抓住帐篷顶端的布。

庆小兔说:“我抓住了。”

于是庆小兔一次次地要我把他举起来。

我要庆小兔站在我的膝盖上,这样我只要扶着庆小兔,庆小兔就可以够着帐篷的最高处。

庆小兔不敢站在我的腿上,庆小兔还是要我把他举起来。

庆小兔从悬窗往外看。

庆小兔说:“外婆在烧饭,小九也烧饭。”

庆小兔爬到沙发上,庆小兔在城堡上切菜炒菜。

庆小兔平端着手掌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吃。”

庆小兔跑了回去,庆小兔又在忙碌了一会。

庆小兔平端着两个手掌说:“外公,喝酱油。”

庆小兔还不是一份酱油,庆小兔两个手都是酱油。

庆小兔说:“还没有喝汤。”

庆小兔马上钻进城堡去熬汤。

庆小兔过来说:“外公,喝汤。”

庆兔兔从书房出来,庆兔兔也钻进海盗船里,庆兔兔还把海盗船的门关上了。我没有阻止庆兔兔的行为,因为庆兔兔已经是生病第三天了,应该说这时候庆兔兔的感冒发烧传染性已经不是很大了。

庆小兔打了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我还是有一点心里悬着,我没有让庆兔兔出来。

庆兔兔对着庆小兔说:“我打了一个大喷嚏。”

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

海盗船倒了下来,海盗船在地板上慢慢地滚动,听到的就是两个人的开怀大笑。

我把庆小兔的城堡站起来。

外婆要庆小兔吃饭,庆小兔不吃饭,庆小兔继续呆在海盗船里。

我午睡起来的时候,外婆手里拿着汽车标识在让庆小兔认。

外婆说:“小九刚刚把碗里的饭都吃完了。”

沙发上又建起了一个城堡,是一个带顶棚的城堡。

我把牛奶冲好。

我说:“我们进去睡觉吧。”

庆小兔说:“还没有念好。”

外婆把一张卡片放在庆小兔面前。

外婆说:“普利茅斯。”

庆小兔说:“普利茅斯像一个船。”

外婆又拿起一张汽车标识。

庆小兔一把把汽车标识拿过来说:“我念。”

庆小兔说:“奇瑞。”

外婆把卡片拿过来看了一眼。

外婆说:“是奇瑞。”

庆小兔读成:“吉瑞。”

我说:“是奇瑞。”

庆小兔拿起一张汽车标识。

庆小兔说:“东风。”

当我拿起一张卡片让庆小兔念的时候,庆小兔把卡片夺过去,庆小兔把卡片往茶几上扔过去。

庆小兔说:“睡觉了。”

庆兔兔午睡起来,庆兔兔在冲感冒药,庆兔兔在测量自己耳朵的温度。

庆兔兔拨通妈妈的电话:“我一个耳朵三十七度一,我的一个耳朵三十七度三。”

妈妈说:“那你把我说上课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

早上还是艳阳天,现在白色充斥了整个天空,地上的太阳影子还那个辨别。

妈妈提前回来带着庆兔兔去上课了。

庆小兔从床上爬起来。

庆小兔说:“衣服打湿了。”

我们盖的薄被子,庆小兔就盖了两层毛巾被,庆小兔的上衣变得湿漉漉的。

给庆小兔换上衣,给庆小兔穿裤子。

庆小兔说:“裤子没有打湿。”

吃饭的时候下雨了,雨噼噼啪啪涌了下来,但是雨也就昙花一现,地面还没有下湿。雨就班师回朝。

吃完饭马上就往妈妈家里赶,刚刚走到侧门,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京东超市门口说:“去哪里玩。”

来到京东超市门口,门口放着一个充气水池,里面放了很多塑料鸭子鱼虾,两个小姑娘拿着钓竿在钓鱼,庆小兔马上蹲下来玩。

以前京东超市门口这样的水池是不要钱的,我发现水池里没有多余的钓竿,我马上想到这个应该是收费的。

免费的午餐只可能偶尔遇见。

小姑娘说:“玩一次要五块钱。”

我要庆小兔去玩游戏机,庆小兔有了不一样,庆小兔不愿意离开。

庆小兔把水生生物不断地拿起了,庆小兔又把水生生物扔进水里。

天上又开始冒起零星小雨。

我们抱起庆小兔离开这里。

还没有走几步,庆小兔就开始大哭起来。

庆小兔还要去那边玩。

雨点慢慢的变大,路上已经有人在打伞,庆小兔的哭声也越发高涨。

商店门口的摇摇车庆小兔不愿意坐,商店门口的游戏机庆小兔一样不感兴趣,庆小兔的目标就一个,庆小兔还要回到京东超市。

不知道雨会怎么下,我们只好任其庆小兔大哭大叫,当把童车推进大门,庆小兔马上偃旗息鼓。

外婆说:“就让他哭一会,你看现在不哭了吧。”

回到家庆小兔就开始搭积木。

我想起来前几天外婆拿的几个磁铁,原来我们买的一套钓鱼的玩具,就是因为磁铁鱼钩不知去向,钓鱼的玩具变成了普通玩具。

一时没有找到磁铁就没有修复渔具,有时候看见磁铁却没有想起来钓鱼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让我想起来,前几天外婆看见的几块磁铁,我临时做了一个鱼竿。

庆小兔马上就玩了起来,庆小兔坐在小椅子上,庆小兔把螃蟹鳄鱼贝壳恐龙一个个钓起来,庆小兔再放到自己的盆子里。

开始庆小兔还不会灵活运用鱼竿,庆小兔看着晃动的鱼钩,庆小兔有一点手足无措,庆小兔一个手拿着鱼竿,庆小兔一个手撰着鱼钩,庆小兔把鱼钩靠在猎物头上的铁钉上。

鱼钩一直在猎物上边盘旋,庆小兔越想接近猎物,鱼钩旋转的幅度越大,最后庆小兔一个手拿着鱼钩靠近猎物头上的铁钉上。

经过几个回合,庆小兔慢慢的有了经验,庆小兔可以很快把猎物钓起来。

庆小兔拿着鱼竿,庆小兔拿着装猎物的盒子。

庆小兔说:“出去玩。”

我说:“外边在下雨。”

庆小兔马上把渔具放着地上。

庆小兔把工具找出来。

庆小兔拿着一把尖嘴钳说:“要手套。”

外婆说:“要什么手套呀?”

庆小兔说:“工作。”

外婆说:“这一会到哪里找手套呀?”

庆小兔说:“能找到。”

外婆没有找,庆小兔也就拿着尖嘴钳,庆小兔拿着螺丝刀在修理家用电器。

外婆说:“小九可能看的工人师傅在我们家修理东西,都是带着手套的。”

一个小小的渔具,庆小兔一直在钓鱼。

妈妈二十一点半回来,听见开门的声音,庆小兔钓着一个鳄鱼走过去。

庆小兔说:“妈妈,鳄鱼。”

妈妈问:“什么鳄鱼呀?”

庆小兔说:“我钓了一个鳄鱼。”

妈妈说:“小九在钓鱼呀?”

庆小兔把鳄鱼放下来,庆小兔又钓起一个螃蟹来到妈妈的跟前。

洗完澡庆小兔继续在钓鱼,庆小兔不再把鱼放进盆里,庆小兔把鱼从爬行毯钓到沙发上,庆小兔把鱼从沙发上钓到茶几上。

妈妈说:“我们要念书了。”

庆小兔说:“等一会,我还要钓鱼。”

庆小兔钓着恐龙来到我的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恐龙来了。”

庆小兔把恐龙放在床上,庆小兔又把鳄鱼钓来,最后庆小兔把所有的猎物都排列在床上。

庆小兔说:“螃蟹睡觉了,蚌壳也睡觉了,他们都睡觉了,小九也去睡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