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征途阡纵,置情无端

2020-01-27 00: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醉梦飞絮 阅读:226

我还是决定今后不再结交新朋友了。我要把现在的朋友都变成老朋友,把现在的老朋友都变成更为醇厚的陈年老酿,供我在岁月的角落里时不时地独自抿上一小口,这样就够了。在这里,没人知道我的过去,也不会有人愿意了解我的未来。隐藏着的莫名悲哀,在极其幸福的背后,是身首异处的断念。

记忆跳跃,时空交错,故友新朋傻傻分不清楚,一幕幕情景再现,一张张面孔渐逝,不知道该与谁为伍,口干舌燥呼不出的姓名,只能任其疏远,我们都是弃民,何曾享受过不羁的待遇。我于时光的虚席,摇醒那世不堪的妄想。所以,在当下的四年里歇斯底里的,把五湖四海的过客,都变成点头之交。孤僻,成为昨日的注解。拾起散落的碎片,感叹这难眠的恶习。

我不知道,时间能否把朋友变家人。只自持异性间以为是多重可能,就擅自寻花问柳,不知何处炊烟弥漫,留我宿停风尘。得不到如愿的可能,没有义妹,更没有红颜。在几尽伤痕零落,侥幸得此伊人,不道是:女为己悦者容。更许下花前月下,且不论柴米油盐。既非才高八斗,又攀不上名利。守我至今,委实前世衔缘,才受用。

若干年后,定曾想过,儿女承欢膝下,仍见我有朋友,逢年过节,必有亲密之谊。能丢的朋友,都丢了,时间只顾着推我远行。双手却还要在钢琴上起舞,我所赘述的音符,从不曾存档。也正因如此,更多的阴霾,才得以被穿透。得不到更多,却学到了更多,至少每学期都会有那么几位老师对我的所谓才华,青睐有加。

北城的秋,有它的浓烈之处,就有可怜人在低诉。故乡是何乡?山东接海天,多少誓言不过,夕阳余晖里的漠然。经过几个版本的更迭,就连网络游戏,都被正名成电子竞技。我执念于娑娜,就像执念她,娜娜。在无数闲寂的时光里,我们寻找伴侣的终极意义,似乎都指向我们太孤单。在这个无限的宇宙里,没有一个回应,可以被阻挡。你不曾解释的出,却还要掩饰。

我凭来时的路张望,希求的旅行迟迟未来。乘坐交通工具,莫名像是遨游星海。我轻斥流萤,挥舞着的,却没有仙女棒的通透。若不能够再次紧依彼怀,谁曾愿想的,都变成有朝无至的记载,刊登在明信片的此段,爱惜是不可顾缺的涟漪,伴随游影寄托幽情。

我见过许多人,他们自我意识澎湃,认为任性就是个性,就要活出真实的自己,他们永远活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只管自己的痛快和发泄,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看不惯别人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装逼腔调,根源在于自己也是个自我中心的人。因拆穿别人装逼而沾沾自喜,那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装逼。

文/姜绝之 827565739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