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念一场冬雪

2020-01-08 22:2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落梅雪舞 阅读:1477

北方的冬,不来一场铺天盖地的雪,似乎不算是冬天。当满天落下瓣瓣洁白,晶莹剔透的,悄悄沾在睫毛上,又轻轻抚过双肩,雪花逆袭而来,配得上所有的美好。这一片一片,宛如轻盈柔软的羽毛,与冬天来一次香约。站在素净的白里,无声中,盛情而起,总会有所期盼……

雪花犹如冬天的孩子,生长在寒冰中,结束于暖风里。这样说来似乎多了一些冷意在其中,然冬季偏偏喜欢雪,无可厚非,毫无道理地钟爱着。由此,洋洋洒洒了多少笔墨登场,或激昂,或温婉,或喜或悲,雪花诗篇层层叠叠,自古至今。“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如此的美景,便是词穷也要赞一句。冬来谁与争锋,雪舞流年,更胜过万紫千红。

喜欢冬天,更独钟于雪,也许是北方人的缘故,自记忆中,雪就是冬天的专属,不下场雪,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这个冬天一直想着“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在冬末时,冬雪姗姗来迟,虽是晚了些,好在不枉这盼望一场。

冬天,孩子们最期待的,也许是一场冬雪,且很大的那种,可以踩在上面,有“咔咔,咔咔”的声音,可以随便就能堆个雪人,滚个雪球来玩。今年的冬天,雪来的晚些,孩子的期盼声早已淹没了冬的寒冷,却迟迟不见雪的影子。好不容易,吹过几朵雪,飘着飘着,竟成了雨。三两天的细雨,伴着潮湿的心情,在临近年末时,众望所归声中,收获了冬的信笺,慢慢凝结成了雪,一点一点,甚是惹人喜欢。

起初,雨雪混杂在一起,路上涌入大片积水,给行人添了许多阻碍。当冷空气来袭,雪花相约而至,灰蒙蒙的天,大片大片的雪花飘下,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儿子却伸出小手,接着雪花,又弯下腰抓一把地上的雪,攥在手心,认真地打量着,兴奋的不得了。在他这代人记忆里,大雪是很少见的,故而遇见雪,是很高兴的事。

随着气温逐渐下降,花草树木渐渐泛白,眼前呈现出记忆里的洁白,一眼望去白茫茫的,素静得很。虽不及《沁园春·雪》的壮观,但也值得行人驻足,将目光锁定,好好欣赏一番,“这个那个顶着的是白棉花?还是一朵云”?

念一场冬雪,孩子自有孩子的游戏,大人也有大人的思量,同一场雪,不同的想法,却是相同的寄托与祝福“瑞雪兆丰年”,祈祷“事事如意,来年丰收,收获满满”!

念一场冬雪,遥寄一程祝福,不论早早晚晚,雪已经住进记忆里,冬天的邀约到了,雪花自会飘过每个人的心里。站在年末初春的起始点,遥望明天,冬雪润泽着万物,也应允了我们的愿望,就此已是喜上眉梢的美好!

文 落梅雪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