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隔年的爱

2020-01-08 22:1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云微若雨 阅读:438

文|李胭

每个妈妈,都是世上最高明最真正的厨师。虽不敢说厨艺比得上那些色香味样样俱全的大厨,但在我看来,妈妈们简单式的柴米油盐翻炒,辅味佐以爱,已然完全,能贴贴实实收服了家人及众人的胃。

实不相瞒,烟火味特浓的食物,是我这一生,怎么也无法割舍得了的情怀与痴迷。只是,我并不知道,这份情怀和痴迷,牵动与隐藏着的,到底是我对妈妈和家的依恋,还是,更多的其实是母亲那未曾言明的爱。

端午就快到了,特爱吃妈妈弄的粽子与红烧肉。这是打小以来,一直都偷心独爱忠一不二着的痴然和喜好。然转念一想,母亲年逾花甲,自己就不要再去劳烦她了。况且,老人家身体不太好。纵使,我想吃,她满心欢喜。

可,我这么想时,电话就来了。

电话那头,娘说:“儿呀,过两天端午节,妈妈想亲手包点粽子你吃。这么些年,打自你外出工作,就一直对妈妈的粽子念念不忘。知道你口味一路走来,仍如从前,不曾改变,于是今个儿妈妈特意包了好些粽子,回头蒸好我叫邻居Z嫂帮我给你邮寄。”

我说妈妈,您就别操心了,现在买卖多方便,关于节气需要准备的糕点,超市都多着呢,您以后就不要让自己那么辛苦了。

“不,不,哪辛苦?妈妈壮着呢!妈笑说,等你放假有空回家,妈还要给你弄爱吃的红烧肉咧!嘻嘻……”

顿时语塞,却还是强压忽而上涌的哽咽与心疼。我说妈妈,前两天给电话你时你说村市集上这几天不见有咸蛋买,知道你有心想让我解馋,我还思忖着等礼拜天不用上班然后回家陪你时便给你买回去,顺便让你教我包粽子,正好可以赶在端午之前。我还未买呢,粽子你就弄好了,你没有放咸蛋黄作馅么?还是买到了?

“不是的,妈年纪大了,人有点懵。不用买,家里冰箱多着哩,备有在。下次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妈妈再教你如何包粽子了。”

“好的妈妈,先谢谢妈妈,辛苦您了!但话说回头,家里有咸蛋么?我记得半月前出差经家乡顺回了趟家,那日虽买有一些干货给您,但没在冰箱备有咸蛋呀!”

“有,有,有,家里有。记得吗,你俩个姐姐知道我爱吃莲蓉蛋黄月饼,前些天来看我时给我带来很多。你还交代过我不能吃,兴许是怕我把月饼吃了内热,因此我把月饼切开,掏了里面的蛋黄出来给你弄粽子。我没有吃月饼哦,所以,你不用担心妈妈吃后会上火。”

“不对吖妈妈,那是去年姐姐她们中秋前回娘家看你时带来的。你说姐姐都远嫁他乡,纵家里亲朋好友送的月饼多到吃不完,但无论怎样,姐姐俩带来的,你怕是不吃,也要留着看看。因为上面,残留有姐姐她们抚过的印记和气息。因此过期了,才没扔掉。”

“啊…不是姐姐她们前不久才买来的吗?妈妈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呵呵……”

“没关系妈妈,只要是你包的,我都爱吃。纵然粽馅隔年,也总比外面买的好。你不用邮寄,反正公司离家不算远,我一会下班回去吃。现在交通方便,驱车回家,不到一小时车程。”我笑对妈妈撒着善意的谎。

驱车回家,不塞车的情况下,实则,亦需二个半小时左右车程。

“嗯嗯,好的,那妈妈现在蒸好,等你回来。”

“不用的妈妈,等我回到,我再蒸。趁热吃,才好吃。”意识到事情的隐性和严重,我慌忙稳住母亲。心里也在暗暗责怪,责怪自己的粗心与大意。为了工作,为了方便,也为了外面繁花迷眼,熙攘戳心的世界,竟好些天例休或放假都没回家陪伴母亲了。姐姐俩嫁得早,且远,一年到头,也不方便经常往娘家赶。我虽排行老三,但和姐姐俩年龄却是隔有好些年头的。尚在恋爱,还未成家。父亲患疾,走得早。这么些年,母亲一个人守护着一个家,拉扯大几个孩子,多么不容易,内心又该有多寂寥。农村的生活,虽详和安宁,可现今跟随时代发展,已慢而少了原本该有的人气和热闹。过处清清寂寂,萧萧幽幽,只偶得几声鸡鸣鸭唱与猫叫狗吼。年轻一辈,很多皆带着孩子迁住到城里去了;或有些远出闯天涯的闯天涯,打江山的打江山。村中剩却的,大都是老一辈,孩童身影也没多一个。忙碌了大半世的老一辈,亦不见有多少人闲于家里。皆忙农活的忙农活,理锁碎的理锁碎。每个家庭每个人,都在埋头过自己的烟火日常。未到日落山头、牛马纷归,一天的序幕都不算拉下。因此,倘若老人家忽而有个三长两短,一时间内,想找个人帮忙照应,还真是件伤神劳心的事儿。何况,阿尔茨海默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嗯,好的孩子,这样也行。那妈妈等你回来再蒸。”

“好的妈妈,今晚见!”

“好的孩子,今晚见!你回来时,下班高峰期记得小心开车……”

“是哒,母亲大人!遵命!”

半晌之后,安排好所有工作,我在返家的路上,有人打来电话。一看,是亲情号码,妈妈的号码。点开,接通,里面传来一把男声。我还没出声,对方已自我介绍。他说:“我是某某小学的门卫师傅,校门口,有位老奶奶未到放学钟点,就早早等在门口。现已到放学时间,家长们都陆陆续续接走了孩子,她还等在门口说不见儿子出来。问她儿子姓名班级,她说了,但我们查无此人,班级老师们也没人认识她,我们只好借她电话来拨打帮忙寻找。你这号码排列通话首席,中午亦曾通过话,固而冒昧打扰……”

匆忙赶到,我喊:“妈妈,我在这。”眼前同时浮现儿时的画面:一年轻的妈妈,总是微笑着,梳着两条乌青油亮的麻花辫,气质温婉地等在校门口。不同的只是,当时简陋的校园,如今早已建设成朝气蓬勃宽敞如许的大校。我,也已长大成人;而母亲,亦早已满头白发,满脸霜花。

听到我声,母亲回过头来,看到我,晃了晃手中白色胶袋里装着的、还冒着热气的粽子,话还没说,就已眯起双眼,佛一样的,对我咧嘴笑了……

注:【亲们,云微若雨早已将笔名改为冽荛灯,后又将冽荛灯改作李胭。因系统问题,个人设置里暂不能修改资料,所以现今显示的还是当初的笔名云微若雨。】

李胭公众平台:李胭

微信:LY1850074460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