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狗眼看世界

2019-12-19 21:3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非也非也 阅读:906

(一)

我是婆婆捡回来的。

婆婆是个善良知足的女人。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人抚养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尽管生活得很艰辛,但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恬淡的笑容,似乎所有的困难都打不倒她。

小丫是婆婆的小女儿,她是方圆数里最美丽的姑娘。总会有小伙守在她必经的路上,偷偷地看她;有胆子大些的,会佯装从她对面走来,不经意似的与她擦肩而过;也有上门说亲事的,婆婆的意思是小丫年纪还小,不着急。其实,婆婆曾私下问过小丫,可刚开了个头,小丫便扭捏着跑开了。

小丫跑开的原因,只有我知道。

啊是方圆数里唯一念过大学的。瘦瘦高高,斯斯文文,戴副眼镜,说话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的推一推鼻梁上的眼睛。因为某些个人原因,或者社会因素,啊毕业之后没多久回到了屯里。每当有人问起他,为什么不在外面大展宏图?他先是摇摇头,然后慨叹一声,时不我待也!说完,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便走开了。啊的父亲是屯长的妻弟,所以他便得了份闲差,日子倒是清闲得很。

我不知道这段爱情故事是怎么发生的,当有一天,小丫红着脸,气喘嘘嘘的跑进自己的屋子,隔着门,我能听见她怦怦的心跳。大门外,啊远远的呆呆的向这里张望。空气里,似乎弥漫着淡淡的甜甜的梨花的味道。

啊总是说些奇怪的文绉绉的话,一大段一大段的,带着很夸张的动作和表情,我不懂,小丫也不懂。只是,每当我不屑的把头扭到一边时,总瞧见小丫满脸的崇拜和爱慕。她的眼睛里,除了啊,便再装不下其他。

后来的某一天,县长的傻儿子看见了小丫,当时他的口水就流了下来,吧嗒吧嗒。我恶心的瞪视着他,可是,深陷爱情喜悦里的小丫丝毫没有留意到。

自从那次糟糕的邂逅之后,县长的傻儿子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了小丫,非小丫不娶。之后,县长托人来提亲,小丫决绝的拒绝了。几天后,哥哥们都莫名的丢掉了工作,家里也会经常来一些没事找茬的。如此,哥哥们便不给好脸色,女人们也冷嘲热讽。婆婆看着委屈的小丫,第一次,我在她脸上看到了化不开的愁容。后来,小丫答应了婚事。哥哥们的工作得以继续,一个个眉开眼笑,把小丫当宝一样捧着。

出嫁前的一个晚上,小丫见到了啊。

小丫让啊带她走,可是他却喃喃的说了许多话,唯独没有要带她走的意思。最后,我听到小丫问,你带不带我走?啊犹豫了一下,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你爱我么?小丫的声音颤抖。爱,可是——啊深深的叹了口气。你忍心看我嫁给别人?啊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回答。小丫呆呆的望了他半晌,转身跑开了。我知道,她依然在期待着,啊追上去,拉住她,坚定的对她说,别怕,我带你走。可是,这个啊呢,他的嘴张了张,手抬了抬,终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仿佛卸掉了包袱似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开了。我鄙弃的瞥了他一眼,向小丫的方向追去。

那天晚上,小丫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身体里的水都化作了眼泪。

出嫁那天,小丫被打扮的像个仙女一样,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县长的傻儿子看着小丫,口水流了一地。婆婆躲在门后,眼泪流着流着,便忍不住哭出声来。吹吹打打的唢呐声,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很快将这哭音湮没,仿佛它根本不曾存在一样。

婚后没多久,小丫便逃了回来,身上尽是淤青和伤痕。问,不说,只是哭。哥哥们个个摩拳擦掌,义愤填膺地吵吵着去找县长理论,回来的时候都变成了说客,不顾一切的硬要把抽泣着的小丫送回去。婆婆和我追着那车跑了很远,直到婆婆摔倒在地上,车影渐渐消失,小丫的哭声却萦绕在耳畔,久久不褪。婆婆失了魂儿似的回到家里,关上门,我站在门口,听见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哭。我抬起眼睛,望着灰蒙蒙的天,心里像是被塞满了石头。

小丫被送回去之后不到一个月,便死了,自杀的,用床单吊死了自己。据某不知名的人讲,那天夜里,听到小丫的呼救声,似乎还提到了县长的名字。后来,某人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传言也像一阵风一样,无影无踪了。哥哥们又是一番摩拳擦掌,义愤填膺,回来之后却告诉婆婆,小丫的死确实是意外。不多久,县长升迁,哥哥们都有了各自更好的前程。

小丫死后没多久,婆婆的眼睛便瞎了,哭瞎的。后来,竟连眼泪都流不出了。小丫的骨灰被婆婆葬在小丫生前最喜欢的那颗大梨树下面,每天傍晚,我都会带着婆婆去看小丫。坟前除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外,总是放着一枝梨花,我知道,那是啊放的。我很想把它丢掉,踩烂,甚至拉屎撒尿。

可是一想到,这是小丫唯一的爱情。哎——

再后来,婆婆病了,病得很重,却拒绝了三个儿子的任何孝心。只是在临终前将我托付给他们,要他们发重誓答应,一定要好好待我,像兄弟一样,否则——婆婆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咽了气。也许是念及婆婆生前待他们的种种好,他们哭得些像真没了亲娘的儿。葬礼隆重铺张,每个儿子都竭力的向人们证明着自己尽了应尽的孝道,满足的宣泄着,痛哭流涕。葬礼结束后,三个儿子严肃的聚在一起,商量关于我的归宿。

不就是一个畜牲,真不知道娘是怎么想的!老三嚷嚷道。你懂什么!娘的话,还是要听的,否则——老大一脸凝重的说。大哥说的对。人死为大,娘为咱也吃了不少的苦……老二不紧不慢的说,不过一只畜牲,浪费点残渣剩羹而已。最后,兄弟三人一致决定轮流。

(二)

老大原来是无业游民,因为嘴巴甜,会来事,倒也混得人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小丫嫁去之后,老大被安排到了交警队,小丫去了之后,老大被调到了局里面,官品不大,油水却很足。

回到老大家里已经是深夜了。一路上,老大媳妇鼻子下的手帕都没有放下来。儿子,别碰它!老大儿子的手指刚要碰到我,就被喔喝斥的缩了回去。老大则闭上眼睛,睡着了似的。任喔独自在车上叨叨不休。

老大的家是一个独家小院。老大第一个进屋,喔第二个,儿子第三个。当我跟在后面准备进屋时,被一只尖尖的硬物踢了出来,疼的我嗷嗷直叫。

妈妈,你踢疼它了!儿子说。

这狗东西,又脏又臭的,还想进屋!真给自己当人看了呢!喔怒气冲冲的说道。啪的一声,门关上了。

我悻悻的在院里转悠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趴下。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老大儿子蹑手蹑脚的走到我跟前,给我一根香肠和两个馒头,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他笑着摸摸我的头,说,知道你饿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喔梳洗打扮之后,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宠物美容店。经过了一番长长的折腾,喔来接我的时候,竟没有认出我,她左右上下打量了我,还算满意,就又买了项圈和绳子等等。然后就拉着我四处逛街,遇到熟人就告诉他们,说我是老大托人从XX买来的特殊品种,好几万呢!我耷拉着脑袋,爱理不理的,任那些女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瞧这家伙的表情多有个性!喔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兴奋之余,又买了许多化妆品和衣服。

回到家,已经到了晚上了。老大还没有回来,老大儿子说已经在同学家里吃过了。正跟我玩得兴起,喔让他回房间做作业。

已经做完了。老大儿子说。

那就回房间温习明天的功课!喔脸上贴着面膜,严厉的说道。

于是,老大儿子不情愿的回房间了。

老大回来的很晚,醉醺醺的。喔温柔的依偎在老大的身边,揉肩端茶,老大喝了一口茶水,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说吧,今儿又花了多少钱?喔拿出一沓子的票子,娇滴滴的说,老公,今天给你家老太太的狗做美容了,花了我不少钱呢,你给我报了吧!老大懒懒的睁开眼,登时眼睛瞪大了,这么多!恩啊,不就又买了点化妆品和衣服嘛!最近局里查的紧,你不消停一段,这是要害死我呀!—不给它收拾一下,怎么出去见人!这么脏丑的狗,放到家里我看着就觉得恶心的很,还不都是怨你老娘!人都走了,还弄这么个畜生磕碜人!也就是你们仨兄弟蠢,拿来当个宝……你闭嘴!忙了一天,回到家里都不让人清静!老大趔趄的站起来,走向卧室。喔抓起遥控器,朝我掷了过来,正砸到脑袋上,喔嚎:畜生,滚!我闷哼一声,狼狈的跑了出去。

此后的日子,很少见老大回家。喔给他打电话,他总是说很忙。挂了电话,喔就一顿脾气,随手抓起什么都朝我掷过来,门关着,我左躲右躲,总免不了中枪。喔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心里仿佛也顺畅了很多,然后赶我到院子里,打电话约上几个姐妹,一起去逛街。老大儿子放学回来会跟我玩,喔快回来的时候,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只有他记得给我食物,喔偶尔会在她心情不错的时候丢些吃的给我。

每次有客人要来的时候,喔会提前带我去美容,然后把我介绍给他们。有些人会一个劲的夸我,血统纯正,英武健壮。然后会夸喔和老大的眼光和品位。有些人会用各种奇怪的举动逗我,看我无所措的样子哈哈大笑。临走的时候,总会有些人故意遗落些随身携带的什么东西,喔假装看不见似的送走客人,收起“遗落物”的时候脸上像笑开了花似的。

夜里,我会仰面躺在院子里,以前小丫最喜欢抚摸我的肚皮。那里是我最软弱的部位,只有最亲密的人,才会向她敞露。天空中挂着那么多颗星星,婆婆和小丫是不是已经化作了其中的两颗?

看,那只傻狗又在想事情了。它又不是人类,你们说它这样子是不是很愚蠢?愚蠢的像个小丑!哈哈。几只野猫从墙头掠过。

月底的时候,喔给老二打电话,提醒他别忘了来接我过去。

离开老大家的时候是个周末,老大依然不在家。老大儿子望着我,依依不舍。我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蹭了蹭他的腿,他摸了摸我的头,说,二叔,你可要好好照顾它,别饿着它了。

放心吧,二叔会照顾好它的,老二应道。

(三)

到了老二家,开门的是哦。哦望着我,吃了一惊。然后大笑起来。

大嫂她倒是真能折腾!不就是一只土狗嘛!话说回来,这得花不少钱吧!

老二进了门,咱大哥有钱,不差这点。

哼!哦白了老二一眼。你什么时候也让我尝尝这不差钱的滋味?

老二谄笑着凑到哦身边,干笑了两声,你说,咱屋子这么小,这么处理它呢?

哟,你这话问的,这不是你们家的宝贝吗?问我干嘛!它怎么不进来?先进来吧!我听见哦发话了,才小心翼翼的进了屋。哦还算满意的拍拍我的头,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老二和哦都出门了,我被栓在卫生间的水管上。大约中午的时候,我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了。怎么闹起肚子了,难道是早上老大儿子给我吃多了? 我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拉在了卫生间的地板上。一直到晚上,我才听见了开门声。

什么味道?这么臭!哦的声音。糟糕!我想躲起来。眼见哦拿着棍子就冲了过来,棍子像暴雨一样砸在我身上。畜生,叫你乱拉!最后,哦打累了,终于停下了手,我抬眼看了她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哦忽然又怒火中烧,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抡起棍子,朝我的头砸下来……

醒来的时候,浑身疼痛,周围黑漆漆的,空气里弥漫着药的味道。原来,我被关在了笼子里,安置在了老二诊所里的储物间旁边。

老二原来在屯里卫生所上班,后来到了大城市,开了这个诊所。刚开始的时候,看病的人冷冷清清。随着各种证件和头衔随之而来,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平日里,老二是个略显拘谨的人,胆子也略小那么一点。他害怕跟女人接触太多,不知道是不是哦的缘故。可是就在那一天晚上之后,老二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临近下班,老二正准备关门,这时走进了一个女人。长得很好看,就是身上的香味太浓,惹的我的鼻子痒痒的。女人的眼睛会勾魂儿,她和老二低语了一会儿,我看见老二的脸红的像喝醉了,然后他们走进了诊疗室。过了好一会儿,女人走了出来,边走边整理自己的短裙,老二随后也走了出来。空气里隐隐的飘着一种奇怪的味道。老二给女人拿药的时候,女人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正当两人的脸快要凑到一起的时候,老二忽然推开了女人,慌张的拿起了电话,表情立刻变得跟平素一样起来,女人拿着药,挥了挥手,摇曳的走开了。挂了电话,老二望着女人的背影,伫立了一会儿,转过身,看见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骂骂咧咧了几句,我忽然看到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丢给我几块干巴巴的馒头,关上门,走了。我又陷入深深的黑暗和寂静之中。是的,我听不见声音。自从来老二家第一天挨打之后,我的耳朵便聋了。

那天之后的老二,变了。他变得快活起来,表情也变得丰富。那个女人又来了几次,依然是在那个时候,依然会和老二待在诊疗室,空气里飘过的依然是那个味道。后来,女人一周没有出现,老二总是会呆呆的望着女人出现的方向,直到哦打电话,他才会失望的关门离开。

那也是一个晚上,哦还没有打电话,老二已经失望的在关门了。这时,来了一个女孩。十一岁左右。老二惊喜的回过身,然后若有所失的带女孩进门坐下,拿药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他对女孩低语了几句,女孩似乎有点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跟着老二进了诊疗室。出来的时候,女孩的脸上挂着泪,咬着嘴唇。老二的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当女孩回头看他时,他的脸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拿了药,收了钱,女孩正要走的时候,老二叫住她,严肃的嘱咐了她一些什么,女孩点点头。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他回过头,眼睛里的笑藏也藏不住似的在脸上化开。空气里,有血的味道。

接下来的几天,老二看起来有点惶恐不安,不过,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他整个人忽然放松下来,容光焕发,胆子也越来越大起来……

诊所里的味道让我感到窒息,我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只是一动不动的趴在笼子里,等死。

(四)

软软的,暖暖的感觉,是天堂的味道么?我虚弱的睁开眼睛,看见了伊,老三的媳妇。你终于醒了。她舒了一口气,笑了。医生说你伤的不轻,尤其是耳朵,再耽搁上几天,就治不好了。我舔了舔她伸过来的手,她开心的笑了。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耳朵,又叹息起来,真可怜,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呢!

这时,门开了,老三回来了。

伊连忙站起来跑了过去,接过老三的包,说,你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

老三探头瞧了瞧我,下手可真狠啊,这小丫要是看见了,非得跟老二他俩拼命不可!

是啊,二哥和二嫂下手真是重了……

住嘴。这话是你该说的么?

对不起,我错了。伊怯怯的应道。

正吃着饭,老三接了个电话,便出去了。

伊独自坐了一会儿,怔怔的,什么也没有再吃下去。收拾好之后,来到我身边,轻轻的抚摸着我,心却不知飘向了何处。

老三读过技校,毕业后工作一直不稳定。后来,随着哥哥们的步伐,他开了这间网吧。因为位置较好,生意倒也不错。伊是老三救的,后来便嫁给了他。结婚几年了,两个人一直没有孩子。老三觉得是伊的问题,渐渐的厌弃了她。伊因为爱和内疚,对老三百依百顺。甚至连老三带别的女人回家,她都隐忍着,不敢言语。

伊总是陪着我,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跟我说话,带着我一起散步,给我讲当年读书的时候,老三怎么样英勇的把她从流氓手里救出来。她沉浸在回忆的幸福中,跟当年的小丫一样。梦醒之后,她总是幽幽的抱着我,喃喃自语,我欠他的,都是我欠他的,所以来还债的。

老三有个很坏的习惯,当他心情不好,或者喝醉酒的时候便会对伊大打出手。清醒了之后,便主动认错。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有咬他的冲动。伊总是原谅他,跟我说着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老三不在的时候,伊总是陪我玩着玩着就开始流眼泪了,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有一天,老三带了些朋友回来,伊做了一桌子的菜招待他们。其中有个人大夸伊,说老三有福气,伊长得既漂亮又温柔贤惠。

不会下蛋的母鸡!老三剔着牙,瞟了伊一眼,说,喜欢给你呀。

真的!那人喜不自禁。

哼!老三没有做声。

那人便窃笑着伸手去摸伊的臀部,伊转身躲开,跑去了厨房。我蹲在厨房,看见伊在嘤嘤的哭泣。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竟追到了厨房。伊惊恐的注视着他,我呜呜的敌视着他,发出警告。他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眼见他一步步逼向伊,我扑上去咬住了他的大腿。他痛得嗷嗷直叫,想甩开我,我死死的咬住不放。死了都不放。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诊所里了,宠物诊所。伊看见我醒了,抱着我失声痛哭起来。听说那个人被送进了医院,差点伤重不治。

后来,伊提出了离婚。老三起初不答应,伊说,如果不答应就法庭上见。最终,老三不情愿的答应了。伊离开的时候我没有看见,老三把我栓在了网吧后面的小院子里。

夜深的时候,我总看见一些男男女女,来到后院的一个房间里。他们离开的时候,身上散发着某种淡淡的味道,闻得多了,仿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味道褪去之后,又虚脱了似的疲惫。

终于有一天,警察来了。封了网吧,抓了老三和那些男男女女。

一个捡垃圾的人看见了我,我软趴趴的卧着,看着他。我知道在他的眼睛里,我已经不再是活着的一个生命,而是几张廉价的钞票,或者一锅煮熟了的肉块。趁他解开绳子的时候,我窜起来,逃跑了。他先是愣了一下,破口大骂起来,畜生,装死呢!狗东西!看我不逮着你,剥了你的皮!我边跑边偷偷的笑了。

逃跑的路上,我遇见了几个小孩子。他们扯住了我的绳子,我故作凶态,他们却一点也不害怕。拿着树枝挠我,捡起小石块丢我,看我气急的样子乐得哈哈大笑。我又累又饿,干脆趴在地上,任他们耍个尽兴。慢慢的,他们便对我失去了兴趣,把我拴在路边的树上之后,都跑开了。我无精打采,听天由命。这时,其中的一个小孩子跑了回来,他解开了我的项圈,对我笑了笑,又跑开了。

我不知道往哪去。恍恍惚惚中,来到了老二的诊所。诊所已经被封了。

真缺德!祸害了这么多小闺女。

是啊,这种人就该被枪毙了。挨枪子儿这都便宜他了!

咱得看好自己的孩子,别着了这种人面兽心的道儿。诊所旁边聚集了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咬牙切齿的说。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老大儿子。于是,便向老大家跑去。

老大正被警察押上车,喔哭得死去活来。我看见老大儿子正站在一棵大树后面,远远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跑上前去,蹭了蹭他的腿,他低下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仿佛从来不曾见过我一样,转身走开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静静的趴在老大儿子刚刚站过的这块草地上,抬头望着天空,繁星满天。那一天也是这样,婆婆捡我回来,小丫跑出来抱起我,我躺在她怀里,睁开眼,看见了她,看见了

婆婆,也看见了这样的满天繁星。

看,这不是那只傻狗嘛,它又在想事情了。你们说说,它究竟是在想什么呢?

我想,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