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27主动找小朋友玩

2019-12-01 20:3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46

2827-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二日星期二多云转小雨22℃~8℃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76

我在硬盘里寻找歌曲,庆小兔抬起头在屋里寻找声音的来源。

庆小兔问:“拔萝卜,拔萝卜在哪里?”

我说:“你听到拔萝卜了,我们以后每天就听好听的歌曲。”

来到小区侧门,我打开门,我抬着童车出了大门。外婆过来推着大门要庆小兔过去,庆小兔把外婆从门口拉开,庆小兔说:“小九开。”

庆小兔要外婆把门关上,然后庆小兔要外婆抱着按动开门开关,庆小兔用手去推开大门。

今天童车上装了满满一车东西,庆小兔推了两步,庆小兔觉得不好推,庆小兔没有再去推车,庆小兔也没有要坐车。

来到广场大妈们跳舞的地方,外婆问:“小九,你看不看跳舞呀?”

庆小兔伸出手说:“抱。”

外婆说:“外婆抱不动。”

庆小兔还是举着手要外婆抱,于是我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外婆说:“我们找小鸟。”

庆小兔看见小鸟,庆小兔说:“小鸟在这里。”

外婆说:“我们下来和小鸟玩。”

庆小兔用手指着地下说:“狗巴巴。”

我们一直走到小区里面,庆小兔这才从我身上下来。

庆小兔用手指着旁边的大楼说:“十八栋。”

我问:“姨妈家呢?”

庆小兔用手指着前方说:“姨妈家在这里。”

我问:“姨妈家是多少栋?”

庆小兔指着墙上的楼栋标签说:“十九栋。”

外婆在卸童车上的东西,庆小兔突然发现了砀山梨。

庆小兔说:“葡萄干,要吃。”

我问:“这是什么?这怎么是葡萄干呀?这是砀山梨。”

庆小兔马上改口说:“砀山梨,好吃。”

我把梨切成一块块,我把剩下的梨核拿在手里吃。

庆小兔看见我放下梨核,庆小兔马上拿来一块梨递给我。

庆小兔说:“外公吃。”

我说:“你怎么没有给外婆梨呀?”

庆小兔说:“没有了?”

碗里只剩下了两块梨,庆小兔还是拿了一块梨给外婆。

外婆手里拿着梨说:“外婆的梨还没有吃完,你怎么又要给外婆梨呀?”

原来庆小兔已经给了外婆一块梨了。

庆小兔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庆小兔说:“我打哈欠了。”

打哈欠过人,庆小兔刚刚打完哈欠,我的哈欠就跟着来了。

庆小兔学着我的样子说:“外公也打哈欠了。”

我说:“我们出去玩一会吧。”

庆小兔没有任何犹豫,庆小兔骑上扭扭车就往外边走。

蓝蓝的天,薄薄的云。

阳光洒下来的时候身体慢慢的发热,庆小兔的衣服一层一层地脱下来。

太阳蒙上一层面纱的时候温度适宜怡人,摸摸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穿的衣服恰如其分。

当太阳的影子消失的时候,总怕庆小兔会不会有一点冷,不时地过去问问庆小兔冷不冷,庆小兔自信地说:“不冷。”

过斑马线就遇见昨天的小男孩,我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从马路对面过来,他们却用手指着我们说:“这不是昨天把他们球扔球扔到江里的爷爷。”

我只要只是微微一笑而过,庆小兔只顾骑着扭扭车过马路。

庆小兔阅读果皮箱上的字是每天必修课程,我也顺便给庆小兔讲一些其他字。

路上也能够看到一些孩子,但是大部分都是风尘仆仆地在赶路,一直到了胭脂园,庆小兔才真正的看见小朋友在玩。

一个快三岁的男孩,妈妈拉着他的两个手在旋转,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走到跟前,男孩停下来没有理睬庆小兔。

男孩跑了起来,庆小兔拿了一辆汽车跟在后边,庆小兔拿着汽车让男孩看,男孩没有看汽车,男孩跟在爷爷奶奶到了一边去。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跟在后边,男孩又要爷爷拉着两个手围着爷爷旋转,庆小兔这才骑着扭扭车拐了回来。

庆小兔骑着扭扭车在漫坡往下走。

我说:“把脚抬起来。”

庆小兔的扭扭车突然刹住。

我说:“你把脚抬起来,这里扭扭车可以滑行的。”

庆小兔继续往前骑,庆小兔还是两个脚在蹬。

我说:“你把脚放在扭扭车上。”

庆小兔的两个脚猛地蹬地,扭扭车吱地一声停了下来。

我不说了,庆小兔的扭扭车却一直滑了很远很远。

庆小兔来到三个台阶跟前,庆小兔说:“上楼梯。”

台阶有四十厘米宽,台阶有十厘米高。

庆小兔一个手握住扭扭车方向盘,庆小兔一个手握住扭扭车外边的边,扭扭车勉强被抱了起来。

庆小兔一个脚小心翼翼地踏上一个台阶,庆小兔想用力登上去,庆小兔蹬不上去,庆小兔慢慢的移动下边的一个脚,当下边的脚靠近台阶的时候,庆小兔猛地一用力,庆小兔站在一个台阶上去。

庆小兔把扭扭车放下来,庆小兔拉着扭扭车的方向盘往上走,庆小兔还没有那么大力气,扭扭车的前轮始终绊在台阶上。

还剩下最后一个台阶,庆小兔站在最上边,庆小兔用尽全身力气去拉,庆小兔手一松,庆小兔倒在地面上。

庆小兔回头看看扭扭车,庆小兔又抬起头看一眼我,庆小兔转身爬起来,庆小兔拍拍手上的灰,庆小兔还是把扭扭车拉了上来。

下去庆小兔还是抱着扭扭车下去的,接着庆小兔再把扭扭车拖上来,庆小兔没有疲倦的时候,庆小兔不辞劳苦,庆小兔一遍遍上去下来,庆小兔整整玩了二十分钟。

紫红色的大理石石墩,两个石墩摆成一个直角围着大树,庆小兔爬上去,庆小兔翻过来。六十厘米的石墩对庆小兔是轻而易举,庆小兔还要我跟着他一样做,庆小兔还在石墩后边的大树底下走,大树的根部铺着一层很大的鹅卵石,庆小兔从一边过去,庆小兔从另一边出来,庆小兔也要我跟着一起走。

庆小兔坐在围着大树四周的边框上,庆小兔要我也坐在上边。

我说:“外公是大人,下边太低了,外公坐在石墩上。”

过来几只小狗,其中一只很小的黑狗,径直往庆小兔跟前跑过来,庆小兔还没有注意,小狗伸出舌头在庆小兔的脸颊上舔了一下。

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下边,一个奶奶从童车上抱下一个男孩。

我说:“庆小兔,你看来了一个弟弟,你要不要跟着一起玩呀?”

庆小兔拿着汽车往前走了几步,庆小兔又退了回来,庆小兔说:“弟弟跟前有人。”

可能刚才庆小兔吃了闭门羹,庆小兔还有一点心有余悸。

我说:“不要紧,你不去,你怎么知道弟弟不跟你玩呢?”

庆小兔重新往男孩跟前走去,庆小兔还是一路走,庆小兔的两个胳膊在舞动着,庆小兔这些舞蹈动作和大部分小朋友不一样,庆小兔要不就是跑步,庆小兔在慢慢的走到时候,庆小兔是连蹦带跳,庆小兔的两个手始终没有忘记跳舞。

我几次想录像都是马后炮,到现在我还没有录过一次这样的镜头。

庆小兔走到男孩跟前,庆小兔扭动身体,庆小兔两个手在空中摇摆着。

男孩奶奶问:“哥哥手里拿的是什么呀?”

庆小兔马上停下来,庆小兔把手里的汽车塞进男孩的手里,男孩的手里拿着一架飞机。

男孩奶奶说:“哥哥给你汽车玩,你把飞机给哥哥玩。”

庆小兔伸出手把飞机拿了过来。

男孩一岁八个月,男孩的奶奶竟然知道我。

庆小兔拿出我们的飞机,男孩奶奶拿出一辆大一点的汽车,庆小兔把小公鸡拿出来递给男孩。

庆小兔说:“咕咕鸡。”

男孩奶奶说:“他蛮好,他好像不护自己的玩具。”

我说:“他和他哥哥一样希望别人和他玩,不过他没有像他哥哥一样跟谁都玩,他玩是又选择的。”

庆小兔拿出皮球给男孩,男孩奶奶拿出一个大一点的皮球给庆小兔。

两个人各玩各的,有时候也有小小的争争夺夺,但是两个人很快言归于好。

男孩奶奶要走了,庆小兔眼看着男孩离开。

同样的地方,又坐下来一个男孩,可能男孩有三岁了。

庆小兔拿着飞机走了过去,庆小兔站在男孩对面挥舞着飞机,男孩反而离开站着的地方,男孩来到另外一棵大树跟前的石墩后边,庆小兔走过去,庆小兔把飞机放在男孩跟前的石墩上,庆小兔用手指着飞机说:“飞机。”

男孩看着面前的飞机,男孩想伸出手去摸,男孩又把手缩了回去,庆小兔把飞机拿起了,庆小兔想送到男孩的手里,男孩反而转身回去找妈妈去了。

一个小女孩在妈妈的牵引下从长江底下岸边回来,庆小兔拿着飞机走了过去。

小姑娘妈妈坐了下来,小姑娘妈妈说:“我们喝奶吧。”

庆小兔拿着飞机在小姑娘跟前在挥动,小姑娘扭着头注视着庆小兔。

小姑娘妈妈说:“我们先喝奶,等一会我们再和哥哥玩。”

庆小兔拿着飞机在小姑娘眼前在晃,小姑娘喝完奶,小姑娘妈妈把小姑娘放进童车就走了。

没有了小朋友,十一点半刚刚过,庆小兔说:“回家了。”

外婆在洗被褥,外婆在洗冬天的衣服,外婆的电视还在演出中。

阳光房这几天格外的忙碌,那么长的两个不锈钢的晾衣架没有留下一段空隙。

看得见天上的蓝天,看不见对面路上过路的人们,听得见马路上汽车飞驰,看不见长江对面的高山峻岭。

庆小兔没有要求外婆把电视机让给他,我就给庆小兔说数字,数字庆小兔好像还没有入门,也可能是我一次说的数字太多,庆小兔还没有认识几个数字。

看见外婆的电视剧演完了一集,庆小兔说:“演完了,看卡车。”

外婆问:“你要看什么?”

庆小兔说:“看汽车。”

电视上东西不少,都是要收费的,但是大部分节目我并不看好,就是我认为勉强对付的节目,还有经过庆小兔的考核过关。

我下载的那么多节目都在妈妈家的那个硬盘里,我的一个老旧硬盘又拒绝为我工作,看来我的电脑,我的硬盘都要有一个备份了,庆小兔的那么多这盘录像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栖身之地。

最后找到一个《小猪佩奇》。

我已经把我播放器里的故事都变更为世界名曲小提琴还有英语歌曲。

播放器已经不能改变声音大小,播放器的音质也不令人满意。

外婆说:“放什么放,吵死了。”

我说:“这是给庆小兔听的。”

外婆说:“你知道他会听吗?”

我说:“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有听呢?”

外婆说:“这就是噪音。”

我说:“我又没有放在你们跟前,我是放在书房里,如果你还嫌声音大,我就把书房的门关上。”

外婆说:“你看小九哪里会听。”

我说:“你不能以你的标准去衡量别人,庆小兔还是一个孩子,庆小兔想的做的和我们完全两样。”

我把两个小音箱整理出来,音箱的音质应该没有问题,音箱的音量也是可以调节的,应该外婆就不会再有意见了。

十六点钟听到庆小兔在喊,问庆小兔是不是起来,庆小兔闭着眼睛说不。

用音箱给庆小兔播放音乐,庆小兔听着听着又睡着了。

马上就要去接庆兔兔放学了,怎么喊庆小兔一动不动地躺着,也可能音乐让庆小兔更加放松,音乐让庆小兔重新游荡在音乐世界中。

教室里的同学在等家长,有几个同学在打扫卫生,等着不见庆兔兔出来,发现庆兔兔手里拿着一张卷子,庆兔兔一个人站在班主任张老师的面前。

同学们纷纷离开教室,教室里人也越来越少,我过去看,庆兔兔站在黑板前边,张老师拿着粉笔在跟庆兔兔讲着什么。

走廊里已经看不见几个人了,庆兔兔依旧站在教室里,一直过了半个小时,庆兔兔这才背着书包从教室里出来。

吃饭的时候妈妈问:“小九,我们昨天学了什么成语了,半途……。”

庆小兔马上接着:“半途而废。”

妈妈问:“草船…。”

庆小兔说:“草船借箭。”

妈妈问:“南辕…。”

庆兔兔马上说:“南辕北辙。”

庆小兔用手推了一下庆兔兔,庆小兔嘴里哼哼着表示不愿意。

姨妈说:“这个又不是考你的,你应该会这些的。”

妈妈又把庆小兔最近学的成语都说了一遍,庆小兔都麻利地说了出来。

庆小兔拿了两个乒乓球拍,庆小兔递给我一个乒乓球拍,庆小兔说:“打乒乓球。”

庆小兔右手握着乒乓球拍,庆小兔左手拿着一个乒乓球,庆小兔把乒乓球拍竖起来,庆小兔把乒乓球按在乒乓球拍上,庆小兔把手一松,庆小兔的乒乓球拍还没有来得及动,乒乓球已经掉在地上。

我把乒乓球捡起来,我平拿着乒乓球拍,我把乒乓球往乒乓球拍上抛下,我的乒乓球拍上扬,乒乓球砰地一声弹了起来。

庆小兔把乒乓球捡起来,庆小兔的乒乓球拍也端平了,庆小兔把乒乓球用手按住,庆小兔松开手,乒乓球在乒乓球拍上晃了一下,庆小兔把乒乓球拍抬起来,乒乓球从乒乓球拍上滚了下来。

姨妈在铺床,庆小兔马上跑过去,庆小兔拉着一边的床单,庆小兔使劲地抖着,一会姨妈铺好的床单也被庆小兔拉到一旁去。

姨妈说:“你能不能好好的帮着姨妈铺。”

庆小兔说:“好好地帮着姨妈铺。”

庆小兔又拉起床单。

姨妈说:“这里已经铺平了,你就拉着不要动。”

姨妈继续在拉平两边的床单,庆小兔跑到床的脚头在拉床单,本来铺平的床单又皱拢起来,姨妈过来两条腿夹着庆小兔,庆小兔觉得这样很好玩,庆小兔又不去帮忙整理床单了。

姨妈在床上铺被子,庆小兔又过来帮忙,姨妈拿了一条枕巾递给庆小兔。

姨妈说:“小九帮着姨妈铺枕巾吧。”

庆小兔两个手拉着枕巾的一端,庆小兔用劲地摆动枕巾,庆小兔还没有这种能力,枕巾的那一头始终没有被抖开,庆小兔就把枕巾直接铺在枕头上,庆小兔把跟前的枕巾用手把拉拉平整,庆小兔用手在枕巾书包拍了几下,庆小兔说:“好了。”

姨妈说:“这个哪里好了,你看整个的枕巾还皱着呢?”

姨妈把枕头横过来,姨妈说:“这样你就可以铺好了。”

庆小兔说:“就可以铺好了。”

庆小兔把枕巾铺在枕头上,庆小兔把跟前的枕巾拉展开来,远一点的枕巾庆小兔还是力不从心,庆小兔拍拍枕头说:“姨妈,铺好了。”

妈妈给庆兔兔辅导作业,姨妈让庆小兔背唐诗。

庆小兔的唐诗还是进展不大。

庆兔兔要屙巴巴。

妈妈说:“你上大号,你就拿一本书进去念,你要大声地念,这样你以后写作文就没有问题了。”

没有想到庆兔兔真的拿了一本书在卫生间读。

我说:“上厕所看书不是好习惯,要上厕所就要速战速决,一直坐在马桶上,弄不好会引起痔疮的。”

妈妈听见一声不吭地走了。

我看庆兔兔一直没有出来。

我说:“庆兔兔你屙完巴巴,你不要一直呆在厕所里。”

庆兔兔说:“我不要你说。”

姨妈要给庆小兔剪脚指甲,庆小兔要看汪汪队,现在的网络好像有一点慢,好一会机顶盒信号还没有来。

庆小兔说:“信号还没有。”

外婆笑着说:“你也知道没有信号呀?”

书房里传来妈妈呵斥庆兔兔的声音。

妈妈说:“到底是你在上学,还是妈妈上学。”

庆小兔对姨妈说:“妈妈生气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