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心悸

2019-11-29 18:1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胡平瑞 阅读:115

老妈今年八十五岁了。

她天生要强,住在四楼,如此高的年龄,不让我们做子女的替她买米,连家里至少有50公分高的陶瓷做的腌菜坛子也要自己拿到楼下扔掉。还美其名曰:锻炼锻炼身体,人不活动,就会“生锈”。

久而久之,邻居看不过去了。先是跟我母亲说,后来干脆直接找我们说。

一开始,老妈很强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可是架不住邻居张三说李四讲,架不住我们做子女的昨天说今天讲,要命的是,她在一次买菜回来的路上,莫名其妙地跌了一跤,被好心人送了回来,尽管没有受一点伤,这才松口让我这个做长子的去买米。买菜之事,她老人家还是紧紧攥着,不肯撒手。当然,与菜金多少无关,骨子里希望自己做。

我在家,买东西之事,基本上是交给老婆的。因为女人天生就有爱花钱的本性。我当然落得清闲,大不了用自行车将她买的东西运回来,算是参与了。

平时我买东西,都是目的明确,目标单一。比如要买蹄膀,或是买袋装牛奶,就直接到超市相关货柜,看一下蹄膀的颜色是否正常,或是看一下袋装牛奶包装标明的保质期,之后就付钱走人。

我们地处迈皋桥,地方虽不大,可是有了两家大型超市和多家私人小超市,我们买东西,基本不进小超市。

凭心而论,两家大型超市的货物品质,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我母亲交给我买米任务,对我这个骑自行车五十多年的“老司机”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

再说,这个任务只交给我,也是对我的极大信任!

因为,我有亲弟弟一位,亲妹妹一位,他们接过此事也是能轻易完成的。

我从心里也是希望做好这事。

可能是修路的原因,也可能是价格略低的原因,我在这家国际大超市买回了一袋袋装东北大米。

米,总有快吃完的时候。到了第二个月,我母亲给了我一个大的蛇皮口袋和一根扎袋口的绳子。

我愣住了:现在买米,谁还用自己带米口袋?这是什么年代的事了?太老黄历了!

于是,我再三推掉递过来的米口袋:“在超市买米,都是整包包好的,用不着这个口袋。”

“可是,可是……”老妈支支吾吾的。

“超市的袋子很牢的。”我猜想老妈可能是嫌超市米口袋不牢,“你现在给我的,也是超市的米口袋。”

“不是的。”老妈低声地说,“上次你买来的米,里面有不少小黑虫子,是活的,还不停地爬。”

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我相信,我老妈不会说谎。

第一次帮老妈买米,就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我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真的感到无地自容: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办事还这么不靠谱。幸亏是自家人,有信任感,要是帮外人做这事,还不知道会往哪儿去想。

可是,我转念一想:超市的米,进货时不是要经过检验吗?而且像这样的国际大型超市,更是应该严格把关的呀。

“原本是不想跟你讲的,怕你有思想负担,这不,有了不是?”见我愣在哪,老妈像犯了错误似的。

“这也不能全怪你,米又不是你生产的。”老妈用安慰的口气说,“而且,米是装在袋子里,又看不见。”

“而且,前几个月是南京特有的黄梅天,米生虫并不奇怪啊。”

“所以啊,我想了这个办法,可以避免。”老妈继续说,“买散装米,它们是倒在木箱子里的,可以看到,这样,万无一失。”

“这样做,太费事了:二三十斤米,要用透明塑料袋装上两三个袋子。”我暗自想。可是转念一想,除此办法,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难不成手持一把小刀,趁人不注意,在袋子上划上一个小口子后,抓出一把米看一下?就是确认这袋没有小黑虫子,这袋子已经破袋了,又如何能不撒米地拿走?

看来,老妈想的真周到。不仅不想让我知道她拿自己米袋的真实目的、达到不伤我自尊的效果,而且,又好让我能将米买回来。

我变得无话可说,照做就是。

你想啊,这世上,哪有老妈让自己儿子上当的道理?

可是,超市里的顾客有点不理解了:这人怎么这么土,自己带米袋子,还用透明塑料袋一袋一袋地装散装米,不觉得累得慌啊?同时,他们也疑惑起来:这人怎么一下子买那么多包散装米,是不是便宜的缘故?

不时有人走过来,瞅瞅米,又瞅瞅我,无法找到答案。

好心的称重员走过来提醒我:有整袋子的,价格一样。我只是笑笑。

邻居见了,好奇地盯着我:这个大男人就是这么做事的?怪不得她老妈宁可自己累着,也不要他去做。

说实话,买米,一次性买的数量不多,一月买上一次,累不到哪。

可是,时间一长,我的心就开始揪起来了,感觉自己忽然变成了这座城市里的一只怪物,让人说,让人指指点点,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四个月以后,我还是鼓足勇气跟老妈说:现在已经是冬天了,黄梅季节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不太可能再有小黑虫子了,还是买整包省事。

老妈却将头摇得很夸张:“难讲啊,要是再买到有虫的米,你爸就真的要绝食了。”

“你不知道啊,为了那包有小黑虫子的米,我和你九十岁的爸爸又是筛米,又是拣虫,整整忙了半个月。手上、身上,还有脸上,全是米粉,脏的不能见人啊。现在好了,总算吃完了。”

“你不要有侥幸心理,要是你觉得有事不能来的话,我就让你弟弟去买。反正买米也是给邻居做样子看的。”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得,这回,是我这个孝顺的儿子,把老妈米弄怕了。

可是就在最近,发生一件让我惊呆的事。

就在相隔五个月不到的11月份,我在大厂区一家国内大型连锁超市为公司食堂买米。

在仔细看了三个供应商的袋装米,我竟然发现有两家的袋子里面,还真的有小黑虫子,我随即 将此情况反映给营业员,她们默不作声,那情形似乎她们早已知晓,见怪不怪了。

听到我反映的声音,旁边的女顾客则大声说:米商是有意将陈米拉到安徽附近的小镇上,重新袋装一下,拿来卖了,因为吃不死人,所以没人管。

我又一次惊呆了。

我真的得感谢我老妈的先见之明!

同时,我也为市场监管和商家的行为叹气。

相信,遭罪的,恐怕不仅仅是顾客这么简单了。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