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泪染长安

2019-11-29 18:1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不见长安 阅读:355

烟雨长安,浮华红尘,乱花残雪雨中缠绵舞纷飞,凄凉了这季红袖香。

那一日,她第一次瞒着父亲,携侍女溜出府外,在熙熙攘攘、纷乱嘈杂的长安集市内游玩,这亦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走出府邸,亲眼目睹这街头市井的繁华和喧闹,随即被眼前初次遇见的盛景所迷了眼,却浑然不知世间的欺诈和险恶。

此时,一群歹人迎了上去,随即将她围困,却无人斗胆上前解围。情况危急之际,只见一道身影如风掠过,眨眼间,那数名歹人即刻倒地不起。

茫茫人海之中,就在众人回过神欲寻何方英雄救美之时,一位少年模样的侠士出现在面前。只见他一袭青衫布衣,戴冠红艳,一柄长剑在手,尽显侠士风范。

“小女子姓唐,长安人士。方才幸逢少侠出手相救,小女子就此谢过。”她饱含深情,作揖拜谢。

只见他手足无措,尴尬一笑:“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江湖人士义不容辞之事,姑娘不必言谢。”

她与侍女见状,窃窃私笑。

他自觉失态,便急忙请命以掩窘态:“这长安集市熙攘嘈杂,姑娘身单力薄,唯恐再遇歹人戏扰,且由本大侠一路护随姑娘可否?”

此时,在她掩遮密藏欲语还休的女儿心事里,早已对眼前这位正义善良、气宇轩昂的少年侠士心生爱慕。“既然如此,便有劳少侠了。”

这一日,他陪她走过十里长安,赏花看灯,游遍街头闹市,看尽尘世浮华。

她乃家中独女,父亲视为掌上明珠,百般呵护。平生三步不出闺门的她,早已厌倦府中的平淡无奇,初次外出便与陌生男子结伴游玩,眉目含羞却难掩心中喜悦。此番良辰美景,她深深眷恋。

不知不觉间,暮色向晚,月上柳梢头。

“少侠请留步,此乃小女子府邸。今日少侠恩德,小女子永生谨记。”离别之际,她内心难掩不舍。

只见府邸辉煌气派,戒备森严,府邸门匾上篆刻着三个金漆大字——唐王府,他便知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份非同一般。

“此次随唐姑娘长安一游,意犹未尽,相逢恨晚,街头救美一事,又足见你我乃有缘之人,今日一别,日后如何相见?”

她眉目含羞,强作矜持,沉吟片刻后,便取出随身之物递交过去。“此乃府邸御牌,见此物如见小女子,日后如有事求,可携此物来见。”说罢,拉着侍女碎步溜回府中。

他随手接过御牌,只见背面一行金漆小字——“唐王府 郡主亲携”。

在那段时日不长却柔情万千的日子里,他携她御剑飞升穿梭于云端之上,山水之间,走遍天涯海角,看尽云卷云舒;她陪他煮酒品茗,吟诗作画,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细数夜空万千星斗。

黎明前夕,两人携怀相拥立于赤霞峰之巅。登高望远,旭日东升之际,他豪情万千,对天仗剑高呼:“我赵云轩,立志做天下第一大侠,锄强扶弱,青史留名。”

这时,只见她深情凝望,眼眸满含爱意。他轻声细问:“敢问,雨柔姑娘心中有何宏愿?”

突如其来的一声问询,使她顷刻间从内心的少女心事里回过神来。“小女子无甚宏愿,身为唐王府的郡主,理应祈愿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但……”

说到此处,她眉目含羞,袖遮笑靥:“自从与君相遇,小女子便有了一己私念,唯愿一生伴君左右,浪迹天涯,不离不弃。”

听罢,他仰天长笑,随即拥她入怀,眼里饱含温柔。“雨柔,此生你许以深情,本大侠定不负深情不负卿。”

春花秋月未曾尽,才子佳人情未了,姻缘浅薄愁何状,天意弄人为哪般?一道圣旨降至唐王府,天子恩施,皇恩浩荡,她要嫁给皇宫里那个叫做皇帝的男人。

恰似一道晴天霹雳,瞬间击碎了她内心少女所有如花美梦。

世人皆道,一入宫门深似海,回首皆是生前梦。此去深宫,回首前尘往事,岁月蹉跎,何处是故乡,何处是天涯,儿女情长终归黄粱一梦。这繁华盛世,偌大的长安城,属于她少女内心的那份温存竟无处安放。这一刻,她心如死灰。

新婚之夜,长安城内,多少场烟花绚烂梦蝶轻舞步红尘;大明宫内,又见多少霓裳羽衣歌舞升平皆付笑颜。

皇帝新婚燕尔,普天同庆,万国来贺,朝堂之上,群臣欢宴,天下大赦。后宫庭院深处,红绸罗纱披锦缎,枫叶烛火相映红,新娘身穿凤冠霞帔静坐床沿,仿佛静待命运不幸的来临。

月满还亏,夜色迷离间,一道黑影在苍茫夜色掩护下,偷潜入宫,斩杀几名侍卫后闯入屋内。

新娘闻声揭开盖头,望向屋门,一袭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瞬间泪湿秀靥。

他持剑走来,牵上了新娘的手:“雨柔,我带你走。”

“不!”她急忙挣脱开。“我今日已为皇妃,随你此去,乃欺君之罪,当诛九族,你我虽可苟活于世,可父王和唐王府上下将因此命丧九泉,我…我不能这般自私!”

“我不管!我不要你嫁给别的男子,哪怕他是九五之尊。”他拽着她的手往屋外走。

“求求你,别这样…”她一边哭诉,一边挣脱着。

“有刺客!”只听屋外一声惊喊。

“你快走!别管我!”她哭着哀求他。

“不!我一定要带你走!”他的回答和眼神一样坚定。

这时,数名禁军侍卫冲入屋内,他一个箭步上去,两三道寒光交错,那数名侍卫随即躺倒在地,身首异处。

他转过身,准备强行将她带走,只见她抽出凤冠上的朱钗,直抵脖颈。“别再逼我…不然我唯有一死。”

“你这又是何苦?”他痛苦地问。

她泪流满面,早已不能自已,哭诉道:“今生能与君相遇,小女子了无遗憾,只恨今世情深缘浅,许君深情,唯有来生再报。”

不远处传来一声声躁动,眼看着大批禁军侍卫即刻杀来,她眼含热泪,语带哀求:“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你赶快走!”

他望着她,内心说不出的痛苦。“雨柔,我一定会回来带你走。”说罢,两三个疾步跃出门外,随即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她随之奔至屋外,望向那苍茫迷离的夜色,朝着他身影消失的远方,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低声轻吟:“来世,我一定做你的妻子……”

午夜时分,酒过三巡,那个叫做皇帝的男人来了,屋门大开之际,映入眼帘的并非自己亲手“抢来”的美丽爱妃,而是那悬梁之上的三尺白绫。侍从上前一摸,她的体温和心一样,早已凉透了。

那一夜,她终究是兑现了誓言,此生只许以他深情。

黎明前夕,他伫立在赤霞峰之巅,望向旭日即将东升的地方,任由寒风雨雪袭来。他身体微颤,满脸痛苦。胸口忽然一股阵痛,一口血沫倾吐而出……他痛苦地半跪在峰顶上,低头冷笑了一声,随即拔剑出鞘,一袭寒光掠过,鲜血染红了刀剑……

此时,一轮旭日升起,万丈光芒染红了群山之巅……

飞云之下,赤霞峰顶,千百年来,每有后来人登顶望远,不知是何原由,总能依稀听见有一道声音在群山之间隐隐回响:“此生卿许以深情,本大侠定不负深情不负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