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823衣服上有头发

2019-11-28 20:2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135

2823-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星期五多云10℃~5℃客厅早晨温度12℃ PM2.5-77

我原来为庆兔兔准备的很多简笔画,庆兔兔对我的画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庆小兔好像很喜欢画画,我想把画拿出来给庆小兔看,可是把家里翻遍有没有发现画在哪里。

我不会画画,我只会比葫芦画瓢,画出的画我自己感觉良好。我给庆兔兔幼儿园里每年都画过很大的装饰画,可能幼儿园老师要求比较低,幼儿园也请不起画家,我的画也能堂而皇之地挂在教室里。

我画出的米老鼠,没有被别人当做一个米袋。

画出的唐老鸭不至于被人误认为是一个枯木桩。

孩子们一眼就能认出是米老鼠唐老鸭。

我是用4A纸画的简笔画,一张纸画一个动物一个人物,我可能画了三百多张。现在要教庆小兔又要临阵磨枪,我还要熟悉好一会才能够重新上战场。

妈妈总是认为教孩子,就要系统正规地教,给庆兔兔庆小兔教学更不能马马虎虎。

我不是老师,我不是专业幼教专家,我只能用最朴素的语言,最简单的方法,去引导庆兔兔庆小兔,我只是让庆兔兔庆小兔时时刻刻处在一个学习的环境里。

妈妈是让他们始终置身于课堂之中,让庆兔兔庆小兔接受老师最良好的教育。

自然我的画,我的音乐故事,我的想法,妈妈始终不屑一顾。

庆小兔早早地就醒了,我跟庆小兔说成语,庆小兔说:“小九看。”

我把成语故事都拿到庆小兔的跟前,庆小兔躺在被窝里,庆小兔侧着头,庆小兔吃力地看着书中的画。

我说:“我们起来看书好不好?”

庆小兔说:“小九躺着看。”

我说:“你看不看电视呀?”

庆小兔马上就爬了起来。

庆小兔说:“尿尿了,下边湿了。”

于是早上的尿尿工序也节省下来。

庆小兔看《神奇英语》,我在写日记,外婆在洗被褥。

庆小兔的电视看完了,庆小兔要我讲书,于是我在书架找了一些书。

《冠军宝贝有声读物》《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恐龙历险记》,这些都是系列丛书。

庆兔兔小时候就很喜欢看《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我还下载了《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MP3故事,庆兔兔小时候经常抱着播放器听。

我在播放器里储存了五百多集儿童故事。

今天外婆给我理发,于是我又让庆小兔看了一集汪汪队。

等外婆给庆小兔理发,庆小兔就不愿意了,庆小兔大喊大叫,其实就是把庆小兔脖子跟前的头发剪短一点。

庆小兔并没有犟动身体,庆小兔的带哭腔的大叫,庆小兔喊声让外婆没有办法理发,结果我们两个人努力,庆小兔也只是剪了一个疤疤癞癞的下沿。

下楼,庆小兔要外婆抱。

外婆问:“好好的为什么要抱。”

庆小兔拉着衣服领子说:“有头发。”

外婆说:“理发的时候给你围了布的,理发完了又给你弄干净了。”

庆小兔说:“衣服上有头发。”

外婆说:“衣服上有头发就拍几下。”

庆小兔说:“有头发,外婆抱。”

庆小兔始终不愿意下地,外婆抱不动了,我接着抱庆小兔,庆小兔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衣服上有头发,庆小兔一直抱到姨妈家的门口。

庆小兔站在沙发上,庆小兔用手指着墙上说:“小鸟。”

外婆问:“谁画的?”

庆小兔说:“哥哥画的。”

庆小兔想了一下说:“小九画。”

外婆说:“小九还会画小鸟呀?”

庆小兔在阳光房说:“真好玩。”

庆小兔在拍大毛的尾巴,大毛的尾巴高高的翘起来,庆小兔两个手来回拍打着大毛的尾巴。

我说:“庆小兔,你不要拍大毛的尾巴,当心大毛生气了,大毛咬一口会流血的。”

庆小兔还是不断地拨弄大毛的尾巴,大毛不时地回头在庆小兔的手上吻一下。

庆小兔马上把手缩了回来,庆小兔把手举起来看一眼,庆小兔说:“大毛舔手。”

庆小兔拿着喷水壶浇水,先是一个压力式喷水壶,接着是一个大的普通喷水壶。

大喷水壶有一个盖子,盖子庆小兔拧得开,但是庆小兔盖子却拧不上,庆小兔知道盖子怎么盖,但是庆小兔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螺纹对齐。

庆小兔把喷水壶的水倒在了地板砖上。

我说:“庆小兔,你把水倒在地上,你踩在上边会滑倒的。”

我拿拖把去拖,庆小兔把拖把接过去,庆小兔说:“小九拖。”

姨妈的一盆营养土成了庆小兔玩沙的沙土,庆小兔用铲子把营养土挖到一个小簸箕里,尽管庆小兔现在已经撒的不多了,庆小兔还是把撒出来的营养土扫起来。

庆小兔一个手拿着簸箕,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扫把,庆小兔用扫把把营养土扫到一起,庆小兔一个手拿着扫把扫不好,庆小兔的手腕还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庆小兔突然发现扫把可以用不着全部挨着地面,庆小兔斜着拿着扫把,扫把接触地面的面积变小了,庆小兔竟然那个把地上的营养土扫进簸箕里,只是每一次扫进簸箕的营养土比较少一点而已。

地上还有稀疏散落的营养土,庆小兔拿一把宽的扫把,庆小兔用扫把往前推,庆小兔推一下,庆小兔把扫把提起来看一眼,扫把下边竟然也累积一些营养土,于是庆小兔一路推下去,等庆小兔把扫把推到玻璃围墙跟前,扫把下边的营养土已经勉强可见了,营养土沿途薄薄地撒了一路。

外婆在屋里拖地板,外婆在卫生间洗拖把,庆小兔停下来细细地听。

我说:“外婆在洗拖把。”

庆小兔说:“小九洗拖把。”

等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外婆已经洗完拖把了。

庆小兔拿着一个橙子说:“我要吃。”

我用剥橙子的小工具在剥橙子。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刀。”

庆小兔伸出手说:“小九弄。”

庆小兔剥橙子,庆小兔就是拿着小工具在橙子表面戳,然后庆小兔把小工具放进嘴里唆一下。

庆小兔说:“好甜。”

庆小兔不断地用橙子剥皮刀在橙子上戳,庆小兔把粘在橙子刀上的汁液放在嘴里唆,庆小兔每唆一次,庆小兔就会说一句好甜。

庆小兔把橙子递给我,庆小兔说:“外公剥。”

这时候的橙子身上已经遍体鳞伤伤痕累累了。

我给庆小兔嘴里塞了一块橙子,庆小兔嘴里嚼着橙子,庆小兔说:“好甜。”

一会庆小兔把嘴里的橙子吐了出来。

外婆说:“你没有吃完,你怎么就吐了?”

血橙并不是口味爽口,血橙不是那么甜,血橙微微还带有一点酸味。

庆小兔只是一时兴趣,吐归吐,庆小兔还要继续吃,庆小兔都没有全部吞下肚,庆小兔把橙子在嘴里嚼了一会,庆小兔又把橙子吐了出来。

外婆从阳光房回来说:“外边弄那么脏,你就让他弄,你也不把它们弄干净,回来她们又要说。”

我说:“庆小兔玩完了,庆小兔就回来了,我不能把庆小兔一个人放在一边,我去打扫卫生吧,过一会庆小兔在看电视,睡觉的时候,我就过来收拾。”

听到屋里电视机打开的声音,庆小兔马上就从外边回到屋里。

外婆说:“外婆先看一会。”

庆小兔说:“小九先看一会。”

电视机屏幕上出现启动画面庆小兔说:“还没有开始。”

外婆笑着说:“你也知道没有开始呀?”

屏幕上出现菜单画面,庆小兔说:“开始了。”

外婆问:“小九,你要看什么电视?”

庆小兔说:“汪汪队。”

妈妈给庆小兔带了一把安全剪刀,其实就是一把塑料玩具剪刀,这种剪刀像一个剪刀,这种剪刀却不能剪东西,这种剪刀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认识剪刀的一个道具。

庆小兔拿着不一样的剪刀非常兴奋,庆小兔马上就拿起一张纸在剪,庆小兔怎么剪,纸并没有被剪开,纸反而被挤在剪刀两片刀口的夹缝里,庆小兔生气了,庆小兔抡起胳膊就把安全剪刀扔到远处。

教孩子学知识,不见得都要按规程做,一个因地制宜,一个是因人而已。庆小兔已经会用普通剪刀剪纸,庆小兔已经会左右开弓,现在却要庆小兔按条例从头开始,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想的。

汪汪队结束了,庆小兔还要继续看。

外婆说:“外婆看一会,你休息一会眼睛,过一会再看你的电视。”

庆小兔不愿意,庆小兔还是要看挖掘机。

我说:“庆小兔,我们去江边玩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我们骑扭扭车好不好?”

庆小兔依旧不愿意。

我说:“外公给你念书吧。”

庆小兔马上拿起书要我讲。

首先拿起一本《恐龙历险记》,恐龙看起来不像电影上的恐龙那么逼真,庆小兔还是能够认识是恐龙,但是看故事内容就是一般的以恐龙为背景的故事,孩子们学不到什么恐龙的知识。于是我又换了一本《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

《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以前就给庆兔兔念过,播放器播放的《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故事我也听过无数遍,我喜欢这本书,庆兔兔喜欢这本书,我也希望庆小兔也能够喜欢。

我给庆小兔念了三本书,庆小兔回头要看电视,外婆只好把自己的电视剧停下来了,外婆让庆小兔看《挖掘机麦克斯》。

庆小兔在飘窗上玩挖掘机,我让播放器播放《外公是一棵樱桃树》。

飘窗下沿上的墙皮有一些受潮剥落了,庆小兔坐在飘窗上,庆小兔把挖掘机的挖斗对着墙在刮着。

外婆在厨房没有看见,我看见也没有说,反正墙皮已经疏松脱落,与其慢慢的一天天往下掉,还不如一次把它们清除干净。庆小兔工作兢兢业业,庆小兔把所有可以剐蹭下来的墙皮都刮下来,庆小兔把剐蹭下来的白灰都倒在飘窗上,庆小兔还自豪的让我看他的成就。

庆小兔在进行挖掘机工作,庆小兔不时地也跟着播放器说几句,说明庆小兔无意中在听故事。

庆小兔吃饭速战速决,我和外婆还没有吃完一半,庆小兔的餐盒里已经吃完了。

外婆说:“小九,你吃这么快干什么,吃饭要细嚼慢咽。”

庆小兔把餐盒端起了,庆小兔把餐盒扣在脸上,庆小兔把餐盒里的饭都舔了出来。庆小兔把餐盒放下来,庆小兔用手把散落在餐盒边的米粒一粒粒都捡起来放进嘴里。

外婆说:“小九,你真是节约的模范。”

我说:“庆小兔以后可能会更像我们。”

外婆说:“妈妈在家里,妈妈不会让庆小兔把饭捡起来吃的。”

我起来的时候《外公是一棵樱桃树》已经被关了,外婆正在给庆小兔念书《小兔汤姆成长的烦恼》。

庆小兔拿起一本书说:“外公,书坏了。”

外婆问:“是谁撕坏的?”

庆小兔说:“小九撕坏的,外公贴。”

姨妈带庆小兔去江边散步,这时候火车从大桥上飞驰而过。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火车。”

姨妈问:“小九坐火车没有?”

庆小兔说:“坐火车。”

姨妈问:“小九坐火车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小九去杭州。”

姨妈问:“小九坐飞机去哪里了?”

庆小兔说:“小九坐飞机去宁波。”

庆兔兔昨天晚上就想回家睡觉。

妈妈说:“你还有那么多作业没有做,你路上走一会,再回家耽误一会,你今天晚上的作业就做不完了。明天下午放学妈妈去接你,等我们从市里上课回来,你就可以回家睡觉了。”

庆兔兔喜欢在姨妈家,庆兔兔喜欢姨妈家的气氛。庆兔兔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过自己家,妈妈的家就是自己的家,时间长了庆兔兔还是想回去住几天。

远处路口出现一辆汽车,庆小兔马上跑到两辆汽车的夹缝里,庆小兔说:“汽车来了。”

庆小兔探出头看了一眼,庆小兔说:“汽车停下来了。”

庆小兔重新走出来,庆小兔往小区大门走去,我拿着门卡正准备去刷卡,庆小兔站在门口大声地喊:“爷爷,开门。”

庆小兔的头并没有抬起来,庆小兔眼睛注视着大门,门卫爷爷看了一眼庆小兔,门卫爷爷笑着把门打开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