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剩女的‘瞎’缘

2019-11-25 23:4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松涛精灵儿 阅读:209

一、算命

石斛周未在西山游了一天,下山的时候看到一棵香樟树上挂了一块小纸牌,上面写着‘大学生算命’和一个电话号码,她有些好奇,便用手机拍了照,回到家她就拨通了这个电话。

“你能就在电话里给我算算婚姻----” “不能,我学的是摸骨神相,电话里摸不到骨的 。” “我就是不想当着别人面说婚姻的事。” “那也没事,我是个瞎子,不用怕我看到你的,只摸摸手就能算出你的婚姻来。” “好嘛!那就见个面----”

她先一点来到壁阴公园,站在壁荫亭的门口等了好一阵,才见到一个穿着满襟长衫的男人,手上拿着一根盲杖,探着路往亭子这边走来。她初时完全以为他是一位有算命经验的算命老头,待他走拢下细一看,却是一位极其俊俏的青年男子,人也不矮,略约有178公分的样子,年龄大约在27岁左右。心里便有些狐疑起来----

“你就是那位来给我算命的吗?” “是呀!我来迟了,让你等久了。” “那到没多大关系,只是你这么年轻----” “你是怕我年轻没经验,给你算不准?你放心,如是算得不准,我不收你的钱就是了。” “那你就开始吧!” “你是问的婚姻,我就不用多摸了,把手伸出来。” 他左手揑往她的右手腕,右手在她的手掌中摸搓一阵、又揑拿一阵。“你指骨细长,为人聪惠,有主见。手掌宽大,鱼际突显,精力旺盛,工作能力较强,不过在柔美上却有些不足。你的心完全放在工作上去了,个人问题考虑得少了些,所以你的婚姻来得迟。不过一但来了,还是比较美满的。” 石斛听了他的这翻话,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高兴,对他的狐疑也打消了----

石斛本是冲天地产的高管,32岁,身高173厘米,属于剩女。她每次回家都觉得是件恼火的事——妈要催婚。今年回家又咋个办?她不免有些害怕起来----她这年龄、身高和职业,却是一般男人,可望而不敢及的。虽说,她对这事也不太在意,但也不是完全不当回事,所以她要算个命,问问婚姻----

“怎么样?我算得不准?” “也不是不准,我看到你总觉得有哪点不对劲。” “不对劲,我一个算命的能有哪点不对劲。” “哦!我说你年纪轻轻,又是个大学生,还长得一表人材,怎么就不去找个正经的工作做,偏要来算命。” “算命怎么啦?我碍着你了?你这个样子说,我还不乐意。”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应该有大好前途!” “是呀!我也是你这样想的,可后来眼睛瞎了,我只有学算命来赚钱,要不我又何以为生呢? ” “说得也是哈,对不起!我刚才不该那样子问你,你说我该给你多少钱?” “本来嘛!我算个命至少要50元,今天我就收你5元钱好了,以后有啥需要解难、转运的事可以来找我,我收费便易,如是在电话里问事,还可以不收费。” “行!那就这样----”

二、租个男朋友回家哄哄老娘

“有啥事不能在电话里联系,一定要约到公园来?” “你说我的婚姻来得迟,究竟迟到什么时候?” “你得自己努力呀!你看看,你都32岁了,再不努力就不是老姑娘了。” “我就是不想当老姑娘!” “那你就等着当老姑婆吧!” “那好,你现在就叫我老姑婆。” “我不敢,我怕叫的时候把那姑字叫掉了。” “那我也答应。” “真的!” “真的!” “不怕我是个瞎子?” “有啥怕的,不就叫叫嘛----”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一段时间,都很熟了,说起话来随便得很。

“你叫我努力,我该怎么努力?” “主动出击噻!” “主动出击!再过9天就过年了,老娘硬要我给她带个女婿回去,我这几天找得到吗?我----” “租噻!时下不是兴租个女朋友回家哄老娘,你不妨效仿一下,租个男朋友回家,去哄哄老娘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今年一过,你再努力去找,一年之内还找不到男朋友?” “你这办法还可以,不过短时间在哪里去租呢?” “在网上发个贴,可能很快就有人联系上你,本来我都可以帮你发贴,奈何瞎子上不了网----”

石斛照着瞎子说的方法做了,经网友介绍,联系好了一个叫方解石的人,也是个瞎子,不过比算命那瞎子稍好一点,是个青光瞎,还能看得到路。网友说这个青光瞎的租金很便易,只要50元,正常人的租金很贵,租金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式的。石斛也没其他办法,只好先试试再说----

三、丈母娘竟看上了这瞎子

方解石个高,穿了一身石斛买的情侣衫,和她手挽手的走在一起,还真是那么回事。

老太太看到石斛今年真的领了个男朋友回来,高兴极了,终于有佳客上门来了,她马上就把准备好的吃食端上了桌。“妈他叫方解石,一个不爱说话的闷声,你就叫他小方。” 然后又对方解石说,“你再怎么不爱说话,也得给妈打个招呼吧!” “那是必须的!” 方解石回答石斛之后,就对着老太太叫了声 “阿姨好!” “什么阿姨!你得叫我妈!” 他看了看石斛,然后冲着老太太,“妈!” “呃!” “妈做这腊肉老好吃的。” 好吃就多吃点。他闷着头吃了一阵,最后又去把那只清蒸全鸡的腿子掰卸下来,他那样子似乎又不太看得清楚,动作就显得大了些。老太太有些愕然,石斛也觉得他这吃相有些不雅。没曾想他把那掰下来的鸡腿放进了老太太的碗里,随后还往那碗里添了两勺鸡汤。石斛心道 ‘只要能这样子做,也无多大妨碍了。’ 老太太也一下子高兴起来,“你在家一定是个孝子----”

在石斛家住这几天,他深得老太太的喜欢。石斛对他的印像也不错,“他要不是个清光瞎该多好----”

石斛有时在想,最近认识的两个人都是瞎子,怎么就老跟瞎子打交道----不过眼前这瞎子还是比算命那瞎子好得多,算命那瞎子是个本地人,眼睛瞎得啥也看不见,出门还要用盲杖探路,还有,他明明是个瞎子,还老戴着一副宽边眼镜,说的是璧阴本地话。方解石虽说视物不清,走路却不需要依赖盲杖,行动自如,说的是一口东北话。再说老太太还挺喜欢他,“那就是他了!”

四、瞎缘

“年过完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这50元你拿着吧!” 方解石把石斛看了看,又看了看那钱,“这几天在你家吃得那么好,又买衣服,还有美人相伴,才值50元?多的都给你用出来了,我得谢谢你的盛情款待,怎么还能再收你的钱?” “你别谢我,我才该感谢你和我一道胡弄我妈,所以你总得接受我点啥,才不觉得我占了你的便易” “那你就给我点啥?只要不是钱。” “我现在除了这50元钱和我自己,其余就啥都没有了。” “你就别给呀!我又没找你要,怕个啥?” “把我给你!” 她说得小声,“你说的啥?我没听清楚。” “把我自己给你,要不要?” “要!要!要!不过你就让我这个瞎子占大便易了。” “你比我小那么多岁,我也不亏!” “你要亏的,有句话叫女大五女辛苦!你要有准备哦!” “没关系,姐姐照护弟弟,辛苦点算不得个啥。” “孺子可教,你果然主动出击了,还满载而归。” 方解石用手在她的肩上轻拍了几下,用璧阴话对她说。“你不是东北人吗?咋会说璧阴话?” “我本来就是璧阴人,在东北读了几年书。” “那个算命瞎子给我说的话你也晓得?” “我就是那个算命瞎子!” “唉哟!你好利害,一个人装两个角色,我都没认得出来,以后不会胡弄我吧!” “你要是害怕,就找别人去。” “不怕!我很高兴,高兴你不是个瞎子,以后真要是胡弄我,就当是弟弟跟姐姐调皮得了。” “我这个调皮的弟弟没找到工作,你愿意养我?” “愿意!弟弟还没长大,姐姐就该养着。” “我还没长大?” “长大了!长大了!不过我看你也不象是要女人养的男人。” “怎么就不象,我就是个吃软饭的男人!” “你越是这个样子说就越不是。” “我就是----” “好了,别闹了,说正经的,我是冲天地产营销部经理,隔几天我们到人力资源部去找吴经理,看能不能给你安排一个工作。” “我早就知道你是冲天地产营销部经理,只是去找吴经理----?” “ 这事看我的,我想他们一定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五、吴经理

吴经理接过石斛拿来的资料细细地看了好了一阵,“这孩子!要工作,直接找他老子不就得了,还来这一套。” 茶是刚沏的,他端起茶盅揭开了盖,用嘴杵拢去轻轻地吹开了茶水面上的浮沫 ,然后微微地呡了两口,“石经理,这人的工作我一时安排不了。不过你得先把人给我找来再说,他人现在在哪里?” “就在门外----” 吴经理搁下手里的茶盅,直接走到了门外,看到方解石举起手就想打,“我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吴叔叔!你咋看到我就想打----我爸最近还好吗?” “不好!都差点被你气死了。” 吴经理先前说的话就使石斛有些不解,眼前发生的事更是觉得奇怪,“吴经理,你们认识?” “岂止认识!说他是我儿子也不为过。” “不为过,不为过,你就是我亲爸爸。” “你这样叫,我也受得起!” “那你咋不给你儿子安排个工作?” “小石呀!你是不晓得,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方董事长接近50岁才生下他,可算得是老来得子。由于溺爱过度,养成了他从小就调皮任性,但又怕他长大了不成才----后来他老子见到我那两个儿子的性情都比较和顺,便懒上了我。我接过来养了他20来年才回的家,后来他又考上东财,他老子指望他毕业回来接班,谁知他毕业后就不回家,硬要在外面打工,说是要自创一翻事业。现目前董事长年事已高,又为他忧虑成疾。其实我都早该歇下来的,就是为了等他回来----” 说到这里他又指着方解石道,“你这小子还不回去看看你爸。” “好的等会我和石斛一块去。” 吴经理看了看他二人,“小石,你能来给他找工作,关系也是不一般的,我代替他爸就把他交给你了。” “董事长能同意我们?” “我同意的他一般都会同意,董事长平素就很看重你,见了面,他还不只要把儿子交给你,怕是连冲天地产都会一并交给你的,去吧,去见见他----”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