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797迟到的团年饭

2019-11-06 21: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84

2797-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星期日小雪转雨夹雪1℃~-1℃客厅早晨温度8℃ PM2.5-67

九点钟庆小兔在喊妈妈,庆兔兔比庆小兔早起几分钟而已。

庆小兔躺在床上,庆小兔把喝完奶的奶瓶举起来。

外婆说:“我们穿衣服吧。”

庆小兔只是望着外婆在笑。

外婆用手指着电视机说:“我们开电视。”

庆小兔只是转过头看了电视机一眼。

我把电视机打开了,庆小兔马上就坐了起来。

庆小兔说:“火车。”

庆小兔看火车宝宝,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我给庆小兔挤毛巾洗脸。

外婆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尿尿,我给庆小兔洗屁股。

今天宜都二姨奶奶一家人,小姨奶奶一家人过来团年。

外婆把庆小兔的大红唐装拿出来,庆小兔的唐装去年只穿了一天,唐装上的盘扣有一点紧,外婆把盘扣拆下来重新修整了一下。

庆小兔看着外婆在缝衣服。

外婆问:“小九,你会不会缝呀?”

庆小兔说:“会。”

庆小兔用一个手指头在身上戳了一下说:“打针,打针疼。”

外婆说:“这不是打针,外婆这是缝衣服。”

来到姨妈家,厨房里热气腾腾,姨妈一个人正在厨房里忙。

不锈钢笼屉里呲呲地往外喷着热气,姨妈围着罩衣在执掌铁锅大勺。

餐厅里大圆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不是三盘四盘,而是满满的一大桌子。

姨妈有一点遗传外婆的衣钵,姨妈处于老一辈和现代人的过渡期,姨妈有钱,姨妈很节约,姨妈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是现代青年所不具有的美德。

卤菜有牛肉片,有猪耳朵,有猪尾巴,有猪脚,有鸭脖子,有鸭翅膀,有鸭脚掌。还有一盘盘刚刚出锅的热菜,有春卷,有狮子头,有竹笋木耳炒肉,有白菜莴笋,还有炸藕合,还有一条清蒸鲈鱼。圆桌中间还放着两个火锅,一个藕烧排骨,一个就是鸡火锅。

我还以为今天在饭馆里吃饭,没有想到姨妈会做出那么一桌丰盛的年夜饭来。

听见窗户外边狗的叫声,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

庆小兔说:“外公,大毛在叫,思丝龙在叫。”

小狗来到思小龙家,思小龙给小狗起了一个和自己名字差一个字的名字,我没有记住小狗叫什么,庆小兔庆兔兔的还记得小狗的名字。

庆小兔爬上躺椅。

外婆说:“小九,庆兔兔,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不。”

庆小兔在躺椅上躺下来。

庆兔兔马上就往餐厅跑。

庆兔兔说:“哥哥去吃饭了。”

看见庆兔兔往餐厅跑,庆小兔一咕噜从躺椅上滑下来,庆小兔也来到餐厅里。

十一点钟来拜年的人来了,浩浩荡荡那么多人,现在城里过年已经很少遇见这样的场景了。

外婆说:“小九,爷爷奶奶来拜年了。”

庆小兔马上开门出去迎接。

庆小兔喊每一个人,大人浩浩荡荡一共十七个,庆小兔爷爷奶奶舅妈舅舅姨妈姨爹地叫,孙一辈加上庆兔兔庆小兔一共七个人,庆小兔跟着在喊姐姐妹妹哥哥。

今年舅爷爷一家没有来,如果全部到齐那就要超过三十个人了。

小姨奶奶说:“怎么做了那么一大桌子的菜呀?”

姨妈说:“都是外婆事先准备好的冻在冰箱里,热一下就好了,我就炒几个热菜。”

庆小兔进门就跟着钰玉龙姐姐玩,庆小兔跟着钰玉龙姐姐在跑,庆小兔不断地喊着:“姐姐,等等我。”

小姨奶奶说:“上一次来,小九躲在那里不敢出来,这一次怎么了,小九完全变了一个人。”

妈妈说:“小九最近好多了,春节我们出去一趟,回来庆小兔完全变了一个人。”

钰玉龙拿着庆小兔的小红伞,钰玉龙提着庆小兔的火火兔,钰玉龙不知道火火兔怎么用,庆小兔过来帮着钰玉龙打开火火兔。

钰玉龙走到哪里,庆小兔就跟着来到那里。

钰玉龙说:“你不要老是跟着我。”

庆小兔跟着后边喊着:“姐姐,等等我。”

茜茜比庆小兔小一个月,豆苗比庆小兔小四个月,两个人都比庆小兔说话说的早,两个人现在都会背《咏鹅》。

茜茜这次来有一点像窈窕淑女。

豆苗还是有一点男孩子的气息。

庆小兔给两个人找玩具,庆小兔几乎把一箱子的玩具都搬了出来,一会功夫玩具铺天盖地。

茜茜只是看着庆小兔在玩,豆苗却冷不防把庆小兔的玩具夺过去。

庆小兔马上跟着豆苗走,庆小兔试图把玩具夺回了,偶尔庆小兔会把玩具夺回了,大部分时间庆小兔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庆小兔并没有哭,庆小兔只是伺机把玩具重新夺过来。

茜茜就有一点女儿气质,看着豆苗把自己的东西抢走,茜茜只是看着,茜茜一样没有哭。

吃饭,吃饭的人不停地称赞味道的地道。饭是炒花饭,还有就是一大盘饺子,吃的人赞不绝口。

王柳虎比庆兔兔大一岁,钰玉龙比庆兔兔小一岁。

王柳虎拿着一把枪跑出去,庆兔兔拿了一把喷水枪跟着,钰玉龙打着小红伞,庆小兔空着手跟在钰玉龙后边。

王柳虎庆兔兔钰玉龙来到篮球场,庆小兔来到篮球场旁边,庆小兔看见篮球场上都是水。

庆小兔大喊:“下雨了。”

实际上并没有下雨,只是地上到处都是水汪汪的,几个人在前边跑,庆小兔就在后边追,几个人在前边躲进灌木丛后边,庆小兔就满世界找他们,我就负责给庆小兔指引方向。

钰玉龙给庆小兔拿来一片冰,这是从一片叶子上剥离的冰,所有的花草树木都结了冰,但是今年还是没有怎么看到像样的雪。

庆小兔跟庆兔兔要枪,庆小兔把水枪的储水罐给了庆小兔。

一会功夫几个人跑的无影无踪,庆小兔却看见外边的水龙头没有关紧,水龙头在不断地流水。

庆小兔拿着储水罐在灌水,储水罐的口很小,水龙头的水庆小兔一半也接不到。庆小兔在水里在踩着,要庆小兔不要接水了,庆小兔还是不断地把储水罐接满,庆小兔再把储水罐里的水倒在一旁的小树跟前。

庆小兔用手摸着自己的袜子,庆小兔说:“外公冷。”

等庆小兔回到家,庆小兔的棉裤已经湿了半截。

回到家庆小兔的罩衣前边湿了,庆小兔的棉裤沿可以挤出水来。

姨妈家庆小兔没有棉裤,于是让庆小兔坐在被窝里,妈妈让庆小兔看手机里的超级飞侠。

我给庆小兔拿电吹风吹干棉裤。

钰玉龙是一个女孩,钰玉龙把凳子椅子围成一圈,钰玉龙在扮家家,庆小兔就是钰玉龙的忠实粉丝。

豆苗外婆要豆苗过来和钰玉龙姐姐玩,豆苗刚刚走近钰玉龙姐姐跟前,庆小兔从后边抱住钰玉龙,庆小兔把钰玉龙姐姐当做自己的私有。

茜茜仰着头在看鱼缸里的鱼,我把人字梯搬出来放在鱼缸跟前。

茜茜犹犹豫豫,茜茜不敢往上爬,茜茜爸爸把茜茜抱到人字梯上边,茜茜上去又不敢下来,茜茜爸爸又把茜茜抱下来。

庆小兔跑过来,庆小兔麻利的爬上去,庆小兔还自豪地看看大家,庆小兔又迅速爬下来。

茜茜爸爸让茜茜自己往上爬,茜茜还是不敢往上爬,茜茜爸爸托着茜茜往上爬。

豆苗也过来凑热闹,豆苗马上往上爬,茜茜被爸爸抱下来。

豆苗开始还有一点小心翼翼,没有一会功夫,豆苗已经比较顺利地爬上爬下了。

茜茜爸爸把茜茜抱起来,茜茜爸爸把茜茜屁股对着自己闻了一下,茜茜爸爸说:“怎么那么臭呀,不是我们茜茜屙巴巴了。”

妈妈跟前看看庆小兔的尿不湿。

妈妈说:“我们小九没有屙巴巴。”

豆苗外婆把豆苗抱起来看。

豆苗外婆说:“是我们豆豆屙巴巴了。”

豆苗刚刚从卫生间抱了出来。

茜茜妈妈说:“茜茜屙巴巴了。”

姨妈看见庆小兔站在卫生间门口。

姨妈问:“小九,你是不是也要屙巴巴了呀?”

茜茜从卫生间里抱出来,庆小兔的巴巴也从屁股里冒了出来。

豆苗爸爸说:“这个好像会传染,一个屙巴巴,几个人一个跟着一个都屙了巴巴。”

茜茜屙了巴巴就闭上眼睛,豆苗洗了屁股也趴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庆小兔没有一点睡意,庆小兔就是钰玉龙姐姐的跟屁虫。

喝酒吸烟的男子汉们酒足饭饱就去三姨奶奶家去打麻将。

婆婆奶奶妈妈留下来谈天说地。

老一辈坐在餐厅里唠叨一年的酸咸苦辣,一个个有说不尽高兴事,一个个也有吐不完的埋怨话。

妈妈们的说的就是孩子们上学读书的辛酸事。

妈妈说了庆兔兔报了多少培训班,钰玉龙妈妈说,钰玉龙报了舞蹈芭蕾舞滑冰英语数学。

接着就是说了无数的怎样陪着他们做作业复习功课,他们的功课怎么难以辅导。

王柳虎妈妈说:“用不着那样用心。”

钰玉龙妈妈说:“还不是为了以后考一个好学校。”

王柳虎妈妈说:“不行的话就上普通高中。”

姨妈说:“学不好,成绩过不来分数线,就不能上高中。”

王柳虎妈妈说:“不会吧。”

姨妈说:“曼曼去年就分数没有过线,结果只能上了旅游学校。”

王柳虎以后是一个痛,王柳虎的亲爸爸鞭长莫及,现在的爸爸,说不得,打不得。可惜了王柳虎那么聪明伶俐的一个孩子,培养的好,王柳虎可能就是一个人才,王柳虎可能在很多人之上,如果放任自流,可能会毁了王柳虎的前程。

晚饭是三姨奶奶家在饭馆里请客。

庆小兔的面前就是一盘清蒸鲈鱼,庆小兔拿着勺子就舀着鱼汤在喝,妈妈给庆小兔弄鱼肉吃,庆小兔迫不及待,庆小兔一口接着一口。

有人先动了鲈鱼,自然鲈鱼成了大家首先尝的美味。

一会功夫一条鲈鱼就剩下一堆骨架,没有了鲈鱼,庆小兔也就没有了兴趣,很快庆小兔的瞌睡虫来袭,庆小兔闭上眼睛睡着了,一直到大家一起回到家。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