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李公摊记

2019-09-28 10:1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不读外国书 阅读:288

李嘉诚者,巨贾也。粤省潮州人氏,生于民国十七年。其父经,以儒治家。二十七年,倭奴寇粤,袭潮州。经遂携家眷徙香港,寄居诚之舅家。唯时局动乱,民不聊生,经不堪负累,积劳成疾,临终嘱诚以自强爱国之道。既终,诚以少年之躯而负一家生计。秉其勤勉,乃克时艰。

诚性聪敏,有察言观色之术,审时度势之能。时天下初定,百业待兴。诚以倒卖物资之计,小蓄资本。乃创长江塑胶,妻庄氏,倾家以助之。共和十九年,港门动荡,楼价暴跌。诚遂倾资以抄底,囤积居奇。未几乱平,高价而贾,得暴利。初尝甜头,后遂以地产为主业,不重产品行市。

诚精于算计。凡世之地产皆以售楼为主,其通道绿地,须赠以公用。而诚首创公摊之说,但凡通道绿地,电房水塔,楼梯车位,皆依照比例计入户内面积。则购房者所购建筑面积,绝少于实际面积者,皆系于公摊一词,诚以此获利更丰,跃升豪门。业内皆效之,由港门而至于大陆,公摊风行,而民者尽莫之奈何也。

共和三十年,国门开放,期外资以兴业。香港义商争往投资,以兴祖国,而诚独观之。偶做公益之举,以博声名。诚尝有言:“吾爱吾国,吾国以新生之势,前途见好,吾甚信之,吾亦甚慰之。”

历二十载,大陆改革益兴,倡住房产业。诚始携巨资入市,以其财力之雄厚,占尽地利。其所获之地却多闲置,囤积待涨。偶有所建,又创卖楼花之术,楼未建而预售之,规避风险,其算无遗策,得巨利。业界诚服,以超人视之。而新加坡总理则鄙视之,曰:“诚投机奸商耳,倒腾售卖之徒也,可有行世之产品乎?无一是也。”

既富,遂以资本控香港民生,港中通讯,交通,地产,商业,多出于其手。亦勾连港门巨贾名流以干政。哄抬楼价,无力购置者众,三代四代而蜗居一室者,多矣。民怨沸腾,尽道香港为李家之城。

共和六十年始,国朝经济放缓,诚遂撤资产,改国籍,携巨利而投洋国。有好事者曰:“此是赚取国民血汗而济外人也,诚欲遁,吾国须警之。”诚闻言辩曰:“商者,逐利之人也,勿以空洞之道德说教加吾身。”众人以其爱国之语诘之,遂无言,而撤资依旧。

共和七十年,香港动乱。暴徒虐同胞,砸公物,挟洋人而图分裂,四月不休,民苦之久矣。唯诚至耄耋之年,各界皆期诚以厚德而息暴乱。诚乃以市民之称刊报曰:“黄台之瓜,不堪再摘。”又曰:“至善之因,亦结至恶之果。”其语意含糊,模棱两可。又道暴力之徒,是香港明日之主,欲网开一面。语方出,天下哗然。众人皆斥其首鼠两端,以置身事外之态度,混淆乱港祸国之是非,乃大恶也。诚声名愈狼藉。

论曰:义商者,爱国利民。奸商者,祸国殃民。爱国利民之商,取之于国民,用之于国民,诸如霍英东者。祸国殃民之商,取之于国民,用之于洋国,诸如李嘉诚者。公摊楼花,哄抬楼价。资本金融,掠夺民财。此李公摊之恶行也。至于混淆是非,图谋不轨,此寡头之必做也。概因原罪缠身,恐遭清算,惟望国乱而罪销,亦可续其荣华也。今以诚之行止视之,奸商之言爱国,犹娼妓之言贞洁,贼子之言忠义,堪可笑也。

歪联博士

2019年9月27日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